<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都化作了云雾!
    “开城门!”

    冰冷的话语掷地有声,惊动周围每一寸大地!

    话语入耳,众人纷纷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在九天之上,修长纤细身影映入眼帘。

    强大的气势从天空之上笼罩而下,尊贵而又磅礴,只是看一眼,仿佛就已经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了。

    看到空中站立的身影,众人纷纷感觉心口跳动都快速了起来。

    北宫,北宫离夜!

    对啊!

    百年盛会已经结束了,影门,婆罗门,宣风楼,海家几位都已经回来好久了,北宫离夜现在会出现,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玄机城内,众人听到这一声,脸上纷纷露出欣喜,抬头看向空中,当天空上的身影映入眼帘,他们更加欢喜不已。

    少城主,少城主回来了!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

    “开城门!”

    城内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笨重的大门立刻打开。

    城门才刚打开一半,离夜立刻走了进去,残影闪过,便已经走进城中了。

    看到离夜走进城内,外面的人才彻底松了口气。

    “据说这次中临都能成为二流势力,还多亏了北宫离夜,这点就连其它四位都没否认。”

    “成为二流势力是不是因为北宫离夜,我不知道,但她却是打败了所有二流势力之首。”

    “早就自到北宫离夜变态,没想到这么变态。”

    “你们说话悠着点,要是被邪尊听到了,你们都得玩完!”

    “对对对,不说了,快走。”

    ……

    在临天大陆上,北宫离夜是现在最热议的四个字,却也是众人最不敢议论的四个字。

    不管是离夜还是纳兰清羽,这两个人都让人心生畏惧。

    别说是对她如何,就是议论几句,他们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说太多。

    很多人慢慢就发现了,现在这个情况,就和当年所有人知道纳兰清羽的时候一样。

    邪尊名震临天大陆之时,也是无人敢去议论,现在的请款更甚!

    离夜走进玄机城中,刚走进去,就看到一群人围了上来。

    “洛九城!”看着人群中的人,离夜有些惊讶。

    他不是回去了吗?怎么来这里了?

    还有南轩,兰御风,他们都回去了。

    不过这里没看到他们,只看到洛九城一个人。

    洛九城高大结实的身影,以及脸上的疤痕在人群之中特别显眼。

    见离夜一回来就看到他,他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老大,是盟主他老人家让我来的。”盟主明明是想老大了,又一直不肯说。

    离夜看着洛九城,脸上笑容加深。

    “我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离夜叹息一句,扭头看向城外。

    的确很久没有回去了,最近临天大陆的事情,在百年盛会以后,暂时安定下来了,第五家族有天穹峰盯着。

    的确,是有时间回去一趟。

    “老大,盟主他老人家想你了。”洛九城沉声开口,一张脸拧巴在一起。

    是很想很想。

    可是盟主嘴硬啊,就是他们问也不说。

    “非白。”离夜叫了一声。

    “在在在。”蓝非白立刻从人群中走出来,急忙应道。

    什么事来着?

    “师父呢?”离夜疑惑问道,怎么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师父?

    “城主在火洞,不知道在看什么,这几天一有时间,他就跑去火洞了。”蓝非白如实说道。

    他们也在奇怪,萧城主怎么一直往火洞走,一天下来,一待就是好几个时辰。

    “我去看看,你们也都散了,最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离夜环视了他们一眼,沉声开口。

    “是!”所有人齐声应道,话语中透着兴奋。

    他们都知道,寻神池即将出世,只是不知道具体的日子,所以他们也一早就在准备了。

    离夜含笑点了点头,然后往火洞方向走去。

    刚走几步,她停下脚步,看向洛九城。

    “你在这再住几天。”说完,她继续往前走去。

    “是。”洛九城笑嘿嘿应道。

    “蓝非白,你最近实力增进不少啊,来,要不要和我比比?”洛九城见自己可以留下,高兴的拍了拍蓝非白的肩膀。

    太好了!

    “别,我不想跟你打,一点都不想。”就他那拳头,玄兽都能一拳打死!

    “别这样,我们打啊,打,我保证不会手下留情。”一定不会!

    不会手下留情!

    蓝非白嘴角狠狠一抽,看了洛九城一眼。

    “我还有事,是离夜吩咐的,而且我还要去看看墨白。”说完,他撒腿就跑。

    他反正是听说了,在北宫联盟离夜不知道弄了什么在那,只要在里面修炼,实力就能突破神化,朝着灵者一步步提升!

    再加上离夜的丹药,尊品啊,哪里会简单!

    反正现在是听说,他们的实力一点都不比他们的弱就是了!

    都这样了,自己还跟他打,哪肯定会几天下不了床,还是不要了。

    还不如去看看墨白,他在百年盛会以前,找到了离夜,让离夜把他弄昏睡,让他安静想明白。

    离夜说了,只有墨白自己想明白了,才能够从沉睡中醒过来!

    洛九城见蓝非白走远,立刻转身看向旁边其他人。

    众人看到洛九城的目光,纷纷摇头,一步步往后退去。

    不要,别这样。

    他们一点都不想比试,真的,一点都不想!

    妈呀!救命啊!

    想到这里,众人拔腿就跑,简直比看到鬼跑的还要快!

    洛九城站在原地,看到跑远的众人,嘴角狠狠抽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跑了!

    居然他娘的都跑了!

    他都还没说什么,也没说要和他们打啊!

    “算了,我还是一个人呆着去吧。”叹了口气,他转身离开。

    这里再次恢复平静,微风轻拂而过,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和谐。

    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虽然安宁,也让人心惊胆战!

    “少城主!”

    “少城主!”

    “少城主!”

    ……

    离夜一路走过,众人看到她,立刻就会停下恭敬开口叫道。

    离夜点点头,然后一路飞快离开。

    灼热温度迎面袭来,她看着面前火洞,想到玄机城刚刚建成的时候,这里还不是这样的。

    “时间过的真快。”红莲叹息。

    听到这话,离夜轻咳一声,“你都经历万年了,居然还说出这种话。”

    时间在它眼里,应该就跟浮云差不多吧。

    “那不一样,真的不一样。”那个时候没有在离夜身边,也没有什么感觉。

    它可是一步一步,看着离夜走过来的。

    从风启大陆开始,到风启大陆的巅峰,再来是临天大陆,玄机城,中临都……

    一切的一切!

    离夜轻轻一笑,然后迈步走进火洞。

    刚走进火洞内,就看到萧水寒站在熔浆旁边,背对着洞口。

    “师父,怎么了?”她疑惑走过去问道,看着面前熔浆,没有什么不对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萧水寒扭头一看,当离夜的身影映入眼帘,他错愕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一点都不知道。

    “刚回来,然后看到洛九城来了,就有点事情想和师父说。”离夜笑嘿嘿说道。

    萧水寒单手负在身后,笑道:“夜儿想回一趟风启大陆?”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师父。”最近事情都暂时安定了,就想着回去一趟。

    别说家里老头想她了,她都很想家里老头的。

    就是奇叔……

    说好了,她会带奇叔回去,回北宫联盟,回北宫家族……

    可是到现在,奇叔都还在第五家族,根本就不能回去。

    萧水寒含笑点头,说道:“去吧,玄机城有我在,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谢谢师父。”离夜嘿嘿笑道。

    正好,齐暮炼制出的一些丹药可以带回去了。

    这段时间百年盛会,他们可都没有闲着!

    “寻神池的事情怎么样了?”她很早就说寻神池的事了,只不过这次百年盛会的时候,还让人回来手寻神池,看来事情不简单啊。

    离夜皱眉摇头,叹息道:“不知道,我已经收集齐了寻神池的地图了。”

    可惜,就算找到那地图也没什么用处。

    临天大陆根本就没有,寻神池地图上面标注的地方。

    地图在手里,就跟没有一样。

    “没用吗?”收集齐了地图,没有什么用处么?

    “嗯,没用,感觉的没有半点提示,上面的线路也根本找不到地方。”在看到寻神池地图以后,清羽就让人去找了。

    派的人出去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寻神池地图上标明的位置,那些地方根本就不存在。

    想到这个,还是很无奈的事。

    “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先回风启大陆吧。”萧水寒惋惜叹道。

    “嗯。”离夜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

    既然寻神池还没出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世,那就先等等再说。

    就算是她回风启大陆这段时间出世了,有清羽,师父,爹娘他们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这次回去,带点兵器回去吧。”对于灵师来说,兵器也是很重要的。

    “好。”离夜含笑点头应道。

    “对了。”她看了看周围,疑惑道:“剑堕呢?”

    回来了以后,怎么都没有看到他,人去哪里了?

    “他让我帮他治伤……”

    “咳咳!”

    萧水寒的话还没说完,离夜已经有种笑喷的冲动了。

    又是,治伤。

    “夜儿!”萧水寒满头黑线。

    “咳咳,师父,我明白,现在很严肃。”真的,非常严肃。

    萧水寒无奈摇了摇头,继续道:“这次他没有脱衣服。”

    再敢脱,直接扔出玄机城!

    离夜忍住抽动的嘴角,点了点头,没有脱。

    “我也帮他看了。”那伤,的确很麻烦。

    “据说它是主灵的佩剑,应该也是主灵的兵器。”不知道是谁的,主灵一个个陨落,现在谁还知道,谁是谁的剑。

    “看看再说吧,我都没有把握能弄好那伤。”要是拔出来的话会方便很多。

    只不过,要是拔出来了,剑堕的命也就没了。

    现在人和剑已经融为一体,想要分开都已经分不开了。

    “伤的不是剑堕,伤的是堕剑,所以炼药师也没办法。”剑堕的情况,现在还很麻烦。

    萧水寒面色凝重,然后点点头,的确是这样。

    伤的是那把剑,并不是剑堕,想要医好剑堕的伤,哪里有那么容易。

    “我会看着吧的,你回去就好。”萧水寒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想太多了。

    “好。”离夜含笑点头。

    “那我回去收拾一下,然后安排一下最近中临都的事情,就和洛九城回去了。”在这里,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大事了。

    “嗯。”萧水寒点了点头。

    在这一方面,夜儿简直和天才一样。

    明明就很少见她管过什么事,北宫家族也好,玄机城也好,她一直都不怎么管,可真正掌管起来,真的是滴水不漏。

    现在都无法想象,她是怎么做到的。

    洛倾风转身离去,刚走没几步,她停了下来。

    对了!

    “师父,你这几天怎么了?”干嘛一直来火洞?

    “对了。”萧水寒恍然大悟,“你回去把吾邪留下。”

    差点忘了这件事!

    “吾邪?”怎么回事?

    “最近琢磨了一个方法,我试着再次提升吾邪,就算失败了也别担心,拥有器灵的兵器,没有那么容易损坏。”要是吾邪再强一点,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这样?

    离夜没有犹豫,从储物手镯中拿出吾邪。

    冰凉寒意散开,杀伐气息弥漫,顿时间,到处都充满了杀气!

    萧水寒站在原地,看着杀气腾腾的吾邪,眼眸中终于有了淡淡的笑痕。

    “比你拿走那一会,强了不是一点半点。”那个时候,吾邪的杀气还没有这样,现在明明在剑鞘,都已经杀气腾腾了。

    “那是自然。”她都已经成长了,吾邪怎么还会停留在原地不动。

    “等你回来的时候,就能知道结果了。”要是成功了,吾邪的等级即便到不了尊,也能最大化的靠近尊。

    说话间,萧水寒伸手去拿吾邪。

    然而,他的手还没靠近,吾邪身上一道蓝色剑气闪过,将他的手弹开!

    一道锋利的口子立刻在萧水寒手掌上蔓延,鲜血滴落,坠落脚下大地!

    离夜看到这一幕,顿时满头黑线。

    “师父。”他是不是大意了。

    知道吾邪变强了,居然还这么放心,现在的吾邪,哪里有那么好说话。

    “没事。”萧水寒看了一眼手上的伤口,无奈摇了摇头。

    果然不是变得一般的强了,还真是有点无奈。

    吾邪剑是他打造的,从一开始就无法掌控,到现在连碰都不给他碰了。

    可是,它几乎是完全温顺的在夜儿手里,没有半点反抗的迹象。

    “吾邪,师父只是想提升你的力量。”离夜看着吾邪,不急不缓说道。

    清冷的话语响起,刚才还在震动练连连的吾邪,立即稳定下来,就连周围的寒意都减弱了不少。

    萧水寒看着这样的吾邪,眼中绽放出光彩。

    “好,很好。”再好不过了!

    这样的兵器,这样的兵器才是世间绝品!

    这就是他要打造的兵器,他是打造出来了,可并没有做到这种程度,夜儿却做到了!

    好,太好了!

    “喏。”离夜再次把吾邪递了出去。

    萧水寒看了一眼,没有理会手上的伤口,伸手抓过。

    这次他小心了一点,也警惕了一点,不至于被兵器所伤。

    稳稳抓住吾邪,萧水寒才松了口气,终于抓到了。

    只是这蚀骨的寒意,早就不是他熟悉的那把吾邪!

    等到萧水寒抓稳吾邪后,离夜才松开手。

    刚一松开,吾邪就剧烈跳动了起来,就像是在反抗,挣扎,不满。

    “呃,师父……”

    “没事,让我来吧。”有器灵的兵器都是如此,它们具有灵性,不会让外人掌控自己,只会听从自己的主人。

    离夜看着吾邪,讪讪应道:“那你可要小心一点。”

    再被吾邪伤到,那就真不是开玩笑的了。

    “嗯。”萧水寒轻抚着吾邪剑身,手指握住剑柄,用力一拔!

    剑鞘中的利刃纹丝不动,根本就不由他掌控。

    萧水寒皱了皱眉头,一脸无可奈何。

    现在的吾邪,他还真的掌控不了了。

    眼前还能勉强做到,现在就是勉强都勉强不了了。

    算了!

    萧水寒把吾邪递回去,摇头叹息道:“我都掌控不了的剑,哪里能让它变得更强。”

    这样的吾邪,他已经不能掌控了。

    “师父,你就放心吧,现在的吾邪,也很强了。”离夜接过吾邪,刚才还在猛烈的震动,瞬间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萧水寒看到,嘴角阵阵抽搐。

    松开吾邪剑,它身上的寒意也减弱了几分。

    离夜轻咳一声,把吾邪剑放进储物手镯里。

    “师父,这样就够了吗?”真的不用再弄一下吗?

    萧水寒摆了摆手,问道:“你觉得我连剑都拔不出来,还能重新打造它吗?”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还是算了。

    放弃!

    吾邪也比他想象中更强,既然现在这种办法行不通,那就另外再想一个。

    若夜儿成为主灵,现在的吾邪的力量还差点。

    “师父。”离夜眯起双眼,注视着萧水寒,眸光中带着探究。

    “怎么了?”被她的眼神注视着,萧水寒疑惑问道。

    “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没有回答。

    要琢磨怎么提升吾邪,不至于好几天待在火洞吧?

    “也没什么事,真的有事,一定会告诉你。”萧水寒哑然失笑,这个问题她倒是记得,一点都没有忘记。

    离夜看了看他,见他没有什么异常,这才点头。

    “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既然师父下不愿意多说,她也就不问了。

    谁都有自己的事情,不愿意说也不能勉强不是。

    “嗯。”萧水寒无奈一笑,目送她离开。

    离夜走远以后,萧水寒重新看向面前熔浆,火焰跳动,熔浆滚滚,灼热温度一阵接着一阵,连绵不息。

    离夜走出火洞,然后停下脚步,回头往火洞里看了一眼。

    还是让蓝非曰他们盯紧点,这样才能放心。

    离夜继续走远,回到自己的院子以后,她在院子里找了个地方坐下,手指轻点着桌面。

    “来人。”

    残影闪过瞬间出现在的离夜面前,他单膝跪下。

    “去叫玉隐快点来玄机城一趟。”

    “是。”

    暗卫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银翳。”暗卫离开后,离夜又叫道。

    藏在暗处的银翳身体一僵,表情极为滑稽。

    他就说吧,这样是瞒不过王妃的,非得用这种办法来,真怀疑主子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还故意这样。

    迟疑了一下,银翳慢慢走了出来,走到离夜面前恭敬俯身。

    “王妃。”王妃要相信啊,躲在暗处,绝对不是他的本意,真的!

    “我要回风启大陆一趟,你跟清羽说一声。”要是借用清羽的跨越空间之力,当然是分分钟就能到风启大陆了。

    这几天就在这里等着,消息传到他那里,他也应该回来了。

    风启大陆!

    银翳惊讶回神,然后急忙点头应道:“属下明白。”

    应了一句,他立刻转身离开。

    这种事情的确是应该尽快让尊主知道,不然他们都得玩完。

    还好王妃说了,要是像上次那样,王妃一下子消失的无隐无踪,他……

    更何况这次还是风启大陆,临天大陆这边根本找不到人。

    回到房间里,离夜又安排了几件事,然后大门一关,直接走进了木盒空间里。

    站在天空俯瞰大地,高耸山峦,青丘河川,山路蜿蜒……

    每一处地方灵气都异常浓郁,形成乳白色气体,笼罩在每一寸土地上。

    山川大地,无边无际,全都映入眼帘!

    “吼——”

    白色巨影走向天边,俯瞰大地,流光在它身体周围游动,光晕笼罩在周围,那通体雪白的身影,看起来圣洁无比!

    “你跑出来干嘛?”离夜抬头看了一眼跑出来的小白,还弄得这么高大上的场面。

    这里又没有外人,它此刻看上去再怎么圣洁,那也掩盖不了它的本质。

    “晒晒太阳。”小白缓缓开口,那低哑的声音圣洁无比,宛若一股清泉流淌进心中,洗礼着心中的烦闷。

    离夜嘴角一抽,看着走出来的巨影,顿时满头黑线。

    “你继续晒吧。”算了。

    话落,她转身走向菩提树,看着那庞大的树木,冰封的地面,她不禁叹了口气。

    龙参还没长出来,她现在都怀疑,那个办法是不是可行。

    不然这么长时间了,龙参怎么还会没有长出来。

    “人类,慢慢来。”菩提树缓缓开口,现在这个时候,就是着急也着急不来。

    “嗯。”应了一句,离夜往另外一边走去。

    目光在空间真扫视,将山河大地尽收眼底,眸光一点点变得深邃。

    在空间里行走了一大圈,将每一个地方都走到,离夜才转身走出空间。

    看着离夜的举动,空间里待着的玄兽纷纷走了出来,狐疑看着她离开的方向。

    “离夜这是怎么了?”居然有时间在空间行走,基本把每一个地方都走到了。

    “你问我,我问谁?”小八扔给小狮子一个白眼,它还想知道离夜在看什么,可是它们哪里能猜到离夜的心思。

    “也是,问你等于白问。”小狮子摇摇头。

    “白问,别说我,你知道吗?”谁知道,谁知道?

    “白泽都那么走出去了,不就是想问离夜要做什么,结果离夜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所以,还是别问了。

    该知道的时候,它们肯定会知道的。

    反正这片空间留在这里,想逃也逃不掉。

    离夜离开空间后,又忙碌了好几天,这期间玉隐来过。

    她简单说了一下自己要回风启大陆的事,让他通知风腾他们最近注意一点,谁敢来犯,杀无赦!

    没过多久纳兰清羽就来了,四目相视,眼中露出笑意,不用多加言语,一切已经了然明白。

    玄机城内出现一条缝隙,三道身影迈步走过,身影瞬间消失。

    当再出现之时,周围空气急速聚拢,形成巨大漩涡,紧接着九天之上一股力量笼罩而下!

    离夜刚踏出那一道缝隙,脚步不由自主停下,眉头微微蹙起。

    “这就是界层压制。”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个。

    不过幸好,有造化诀在,这界层压制只是让她暂时不适应,不会压制她的实力。

    两人走出缝隙,俯瞰着那一片熟悉的山河,辽阔无边的建筑。

    风启大陆!

    离夜看着熟悉的地方,眼中多了几丝笑意。

    “夜儿,我先回去。”纳兰清羽轻咳一声,不急不缓说道。

    离夜回头看着他,眉头蹙起,心里泛起疑惑。

    看到他眼中的情绪,心里的疑惑瞬间消散,然后笑了起来。

    “为什么?”她故作不知问道,忍住大笑的冲动。

    “为夫以为,来风启大陆把冥王大人找来,更合适。”纳兰清羽一本正经开口,眸光中露出算计的光芒。

    离夜看着他的眼神,嘴角笑意一点点加深。

    把老爹一起找来,够高!

    “你觉得老爹会上当吗?”在这方面,老爹不输给他,他想要做什么,老爹肯定很清楚。

    “不是上当,是即便他知道,也必须来。”他已经见过冥王了,还不止一次。

    可是……

    冥王从来没有见过北宫弑,从娶北雪儿到夜儿出世,甚至到现在都没有见过。

    就算他不想来,那也由不得他。

    “我也有点期待。”期待他们两个一起去,最后谁会被臭老头砍。

    纳兰清羽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尖,然后双手负在身后。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要是回来……”

    “放心,我知道去临天大陆的路。”又不是没有去过,她知道往什么方向走。

    纳兰清羽哑然失笑,然后点点头,“好,等你回来。”

    他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天空之上再次出现缝隙,白色身影就那么消失在缝隙之中。

    就如同仙人脚踏祥云,飞向九重天宫,脱离凡尘!

    洛九城站在一旁,惊奇看着这一幕幕。

    尽管他就是这么走出来的,但是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种震撼!

    太神奇了!

    太强大了!

    “邪尊真的好厉害!”洛九城走到离夜身边,一脸崇敬的表情。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做到这样!

    “那是跨越空间之力。”离夜简单说了一下,然后看向脚下大地。

    红唇上扬,嘴角弧线多了几分柔和。

    回家了。

    跨越空间之力?那是什么?

    洛九城还想问,看到离夜的目光,问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走吧。”离夜迅速往下走去。

    洛九城脸上露出笑容,笑盈盈跟着离夜往下走去。

    偌大的城池,气势宏伟,磅礴大气!

    在山林之中,一座座建筑矗立,占据着千里之地!

    主殿,在主殿一处巨大岩石上,两鬓斑白的老人盘腿而坐,一手撑着下巴,目光注视着外面,一坐就是好几个时辰。

    走过主殿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摇头,一脸了然。

    不用说,盟主又在想念少主了。

    少主这么长时间没回来,盟主坐在这里,都快成望孙石了。

    “不是让洛九城去临天大陆了吗?怎么还没回来?”盟主这么下去,也没有办法啊。

    东方白衣一身蓝衣长袍,双手负在身后,看着不远处的人。

    “喂!”旁边的人推了推他。

    干嘛不说话,他不是刚从临天大陆回来,干嘛这种表情,一脸抑郁。

    “东方红袖,你哥这是怎么了?”紫衣妇人挺着大肚子,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他不管东方家族我已经够忙了,不想连他也管。”那样会累死的。

    反正回来了以后,大哥就是这个样子,一脸思春的表情。

    说不定是在临天大陆遇到了什么人,然后自己又想不明白,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不然好好的,能有什么事情。

    “一个盟主,一个东方白衣,北宫联盟的两大抑郁。”两个人都看着一个方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好好养胎吧。”东方红袖低头看了一眼那大肚子,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

    他们没事,居然跑到北宫联盟来养胎,说什么这里安全。

    养胎也就算了,他们四大家族应该没有那么要好吧,南门紫竹养胎,居然连她都叫来了。

    凌剑锋……变成了十足的夫奴。

    “竹儿!”匆忙的身影跑过来,看到南门紫竹大步走过去,形色匆匆。

    东方红袖站在那,他看都没看一眼,一把推开。

    东方红袖满头黑线站在原地,无语看着跑过去的人,手掌慢慢握成拳头。

    “凌剑锋!”有没有看到,有没有看到,这里还有人呢!

    “竹儿,你赶紧去休息。”凌剑锋完全没有理会东方红袖,扶着南门紫竹离开。

    南门紫竹看到东方红袖几近抓狂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其实她也没想到,自己跑到北宫联盟来,剑锋也跟着来了,不然也不会……

    现在东方红袖对她,肯定是很无语了。

    两人并肩离开,东方红袖站在原地。

    “靠!”

    这两个人,不行,她要回家!

    想着她迈步走远,刚走没两步又停了下来。

    不对啊,她要是回去了,南门紫竹谁来照顾,凌剑锋……

    对!

    凌剑锋现在比谁都专业,她还是回去吧,东方家族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她呢!

    这么多年过去,南门紫竹都嫁给凌剑锋了,北宫离夜还不见回来。

    他难道不知道,风启大陆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在对战之下,皇权完全瓦解,现在的风启大陆已经没有国家了,只有一个北宫该联盟!

    整个风启大陆都在北宫联盟的掌控之下,也就是北宫弑的掌控下!

    那天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他们一大跳,不过好在那个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盟主!盟主!”

    大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带着欢快的喜悦。

    叫唤的声音响起,正要离开的东方红袖和东方白衣都看了过来,心里泛起疑惑。

    傲刑这么激动,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现在的北宫联盟,应该已经没有人敢找上门了吧?

    现在他们找上门来,无非就是找死!

    就连三国都已经败了,那些小势力到北宫联盟来,都不够看的。

    听到这叫唤,北宫弑回头一看,见傲刑匆匆跑来,然后收回目光。

    “又出什么事了?”每天都有那么多事,就不能留点时间给他,让他想想夜儿吗?

    臭小子!

    已经离开那么长时间了,到现在都没见到人!

    到底去哪里了?

    “那什么,门口,门口……”傲刑语无伦次,激动不已。

    门口?

    门口怎么了?

    东方红袖转身看过来,不解看着傲刑激动的表情。

    他这么激动,到底是为了什么?

    “能说清楚吗?”北宫弑满头黑线问道。

    他能不能先把话说完,然后再大喘气?

    “不是,家主你快去看……”傲刑激动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总之是好事,天大的好事!

    北宫弑满头黑线,一脸无语,跳下那块石头走到地上,双手负在身后走过来。

    “先冷静,把话说清楚。”不要急急忙忙的,什么都说不清楚的样子。

    傲刑着急跺了跺脚,都说让他们出去了,出去看看就什么都知道了,完全不用说啊!

    深吸一口气,他慢慢平稳自己的呼吸。

    郑重的看着北宫弑,严肃而又认真道:“盟主,离夜,是离夜!”

    离夜!?

    两个字入耳,北宫弑眼中顿时绽放出了光亮,随即光亮又变成了担忧。

    “夜儿怎么了?”出事了吗?

    出什么事了?

    “不是,离夜回来了!”傲刑艰难说出一句话,终于说出来了!

    什么!?

    北宫弑看了看外面,眼中的笑容一点点扩散,就是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格外灿烂!

    夜儿回来了!

    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

    等等!

    北宫弑脸上的笑容停下,重重一哼。

    “臭小子,她还赶回来,看老子怎么教训她!”说完,北宫弑拉了拉袖子,大步往外走去。

    虽然说是在走,但那速度,比跑还要快!

    傲刑看着北宫弑离去的背影,顿时满头黑线,一脸无奈。

    盟主,咱们诚实一点不好吗?

    明明就很想念离夜,听到离夜回来了,明明就很高兴。

    “来,咱们来打个赌。”刚刚离开的南门紫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回来,靠在凌剑锋怀里,含笑道。

    “赌!”几道身影立刻窜了出来,然后匆匆往门口走去。

    “我赌一句话!”

    “我赌一看到离夜就破功!”

    “哎哎哎,也许是离夜叫爷爷呢!”

    ……

    几个人匆忙往门口走去,一脸期待的表情。

    外殿,离夜站在那一片空地上,双手负在身后,狐疑看着周围的人。

    因为周围的人,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少主,咱们进去再说吧。”北宫家族的人满头黑线说道,他们这么看着,少主要是生气了,他们就完了。

    好好的,这么看着少主干嘛?

    “嗯。”离夜点点头,往宫殿走去。

    然而刚踏出一步,一声大吼从对面传来,带着喜悦和怒斥。

    “北宫离夜,你个臭小子,还敢回来!”

    这一声暴怒传来,原本还看着离夜的众人,立即收回目光,眼中露出惊奇。

    感情,感情这个人,真的是北宫离夜,真的是他们的少城主啊!

    完了完了!他们刚才那么看他!

    想到北宫离夜的那些传闻,众人就一阵哆嗦,不知如何是好。

    对风启大陆来说,北宫离夜就是传奇!

    离夜听到这一声怒吼,嘴角弧线加深,扭头看去,苍老的映入眼帘,炯炯有神的双眸也注视着她,身影匆忙往这边而来。

    北宫弑看到那熟悉的身影,瞬间冲到了她面前,看着那熟悉的容颜,舍不得移开。

    “爷爷,我回来了。”离夜走到北宫弑身边,自然地环住他的手臂。

    她家老头还是这样,一点都没有变,一眼就能认出来。

    简单的一句话入耳,北宫弑感觉鼻子发涩,眼眶瞬间就湿润了。

    “臭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都好几年了,几年都没看到了。

    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比起以前,更好看了,不过好像瘦了,怎么没有照顾好自己……

    什么怒火,什么气恼,什么教训,在那一声过后,都化作了云雾!

    ------题外话------

    来晚了,不过也终于万更了,等会还有一章一万,近三天都会每天两万,然后再更新几天万更,酱紫也算爆更了吧,嘿嘿,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