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零九章 只会比他更狠!
    “夜儿,不要再想了。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乐:文:3..”白皙的手掌落在她的头上,低柔轻语喃喃响起。

    看不到就不要再想了,看她的样子都觉得很疼。

    离夜抚着额头,调整着呼吸。

    “没有再想了。”就是那个画面,不管怎么样都挥之不去,好像一直缠着自己,就是不肯离开。

    大海,蓝天,连成一线,到处都是一片平静,没有半点事情发生。

    偏偏那个地方,她还莫名的觉得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见她一点点恢复正常,几人才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

    他们慢慢退回去,在刚才的位置上重新坐下。

    离夜弯曲手指,手指触碰到羊皮卷,她扭头看去,然后皱起了眉头。

    这……

    她抓过羊皮卷,惊讶看着。

    分开的地图,变成一张了,重合在一起了!

    “自己合在一起。”看着离夜手中的东西,他们心里泛起了疑惑。

    就在刚才,他们保证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这东西合在了一起,完全连接。

    就这么看着,不会有人相信,这寻神池的地图,曾经有分开过,甚至还分成了四份。

    “就算是合在一起,也看不出什么。”北雪儿叹了口气,脑海中一直回响着离夜的话,心里既是担忧又是害怕。

    寻神池出世,天才血祭!

    天才血祭!

    袖子下的手指一点点收紧,若不是知道,不是三言两语能劝住夜儿,让她不要去,还真想让她不要再去找寻神池了。

    那东西,再怎么难得,在她看来,也比不上夜儿一分!

    “先收起来吧,说不定是寻神池内部的地图。”第五炎泫沉声开口,眉头紧锁。

    没有人知道寻神池是怎么回事,一切都要等出来了以后,才能知道。

    要看怎么选择,大家是想要找到寻神池,还是继续留在这里比试。

    两者同样重要,能放下哪一样,就要看他们更想要哪一样。

    “轰隆~”

    微妙的动静传来,空气中抖动了几分,大地微微颤动。

    离夜刚想说什么,脑海中就浮现出海浪翻滚的一幕。

    那一片寂静无声的海面,终于有了动静,仿佛是有什么要破世而出!

    强大,可怖,渗人!

    惊涛骇浪之力,席卷着这一方天地,将所有的一切笼罩!

    “寻神池,要出世了。”离夜喃喃开口。

    “什么?”感觉到动静站起身,看向别处的三个人,听到这喃喃的声音,都纷纷回头看着离夜。

    听到他们的惊呼,离夜皱眉。

    “我说什么了吗?”她刚才眼前看到的,就是那一片翻滚起波涛的海面,然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听到离夜这么问,三人的大惊。

    “雅儿,一定不可以再想了,不能再想了!”绝对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离夜张了张嘴,迟疑了一下,“好。”

    她轻轻一笑,眼睛深处闪过一丝黯然,寻神池要出世了。

    朦胧之间的印象,她刚才说的好像就是这个。

    寻神池要出世!

    “这个动静,我们先去查查怎么回事,邪尊。”北雪儿严肃看着纳兰清羽,然后看了看离夜。

    纳兰清羽点点头,他知道,也一定会好好陪着夜儿。

    两道身影大步走出去,很快消失在院中,离夜抬眸,注视着纳兰清羽。

    “清羽,传信回中临都和天穹峰吧。”寻神池一定要出世了,那一片海面翻滚起了波涛。

    就在海面翻滚起波涛的同时,他们这里也出现了动静。

    这动静绝对不是无缘无故,肯定是有什么的!

    “好,我等会就让银翳去传信,不过你不要再想了。”他不知道夜儿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但是她看到的越多,他心里就越担心。

    这些事情,常人看不到,只有夜儿一个人看到,怎么可能会不担心。

    天才血祭,这四个字,最近一直环绕这他,挥之不去。

    “嗯。”离夜含笑点头,不想就不想了,她暂时也不想再去想了。

    就是那些画面经常会浮现,她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你们这么紧张,是担心天才血祭成真,可是清羽啊,我是那种会乖乖成为祭品的人吗?”离夜歪头看向纳兰清羽,轻轻一笑。

    谁让她成为祭品,那个人肯定会先成为祭品。

    什么血祭,什么天才,世上的天才又不只是她一个。

    只不过在这些人中,她拥有了两种主灵血脉。

    娘说,要是两种主灵血脉都开启了,必须要找到一个平衡点,不然就会因为血脉之力的争斗,而三败俱伤!

    这样想想,还要在这之前,找到血脉之力的平衡点在什么地方,不然还不能轻易解开第五家族的血脉之力。

    听到她的话,纳兰清羽怔了怔,然后笑了起来,“当然不是。”

    成为祭品。

    他倒是觉得,谁要让她成为祭品,那个人会先成为祭品。

    就是心理不放心罢了,不放心的时候,多想了一点东西,多想想也好。

    “明天我就不去了,我要去找找菩提树。”离夜笑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那个灵体现在还在沉睡,是医治了以后,一些后遗症,不过等他醒来以后,就没事了,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记得以往的事情。

    既然菩提树知道一些事,那就去问菩提树好了,反正也没什么。

    “好。”纳兰清羽轻笑应道。

    在空间里睡着了的某棵树,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狠狠打了个冷颤,紧接着,它猛然惊醒过来。

    看了看四周,风平浪静,一点事情都没有。

    “难道我想多了?”可是那股莫名的寒意,是怎么回事,应该不是错觉吧?

    想了想,它继续沉默下来。

    想那么多干嘛,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现在它就好好睡它的觉。

    等待寻神池的出世,以前只是听说过,没有真正见过,这次能见到,那种感觉,一定会很好!

    寻神池,天才血祭。

    突然间,想到这句话,空间了传出一声幽幽叹息。

    第二天百年盛会的时候,离夜真的没有去,只不过在广场上,密集的人群,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少了很多。

    中临都蓝非曰他们,也是不见踪影,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在忙什么。

    一流势力的人重新坐下,北雪儿看到离夜没来,走到纳兰清羽身边。

    “没事吧?”夜儿怎么会没有来?

    纳兰清羽抬眸,看着她,不急不缓说道:“没事。”

    不想来就不来,反正这一场比试继续拖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北雪儿这才放心下来,松了口气,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齐暮坐在一旁,听到他们的谈话,不禁皱起了眉头。

    最近,到底出什么事了?

    总感觉每个人都很忙碌,每个人都有秘密,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可就他一个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该死的!

    司南不在身边,果然没有一个打听消息的人。

    现在司南要是在这里,他就能打听消息,也不至于一无所知。

    某个齐暮大人,完全不谙世事,就算是寻神池的事情,在众人之间已经不是秘密了,他依旧茫然,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的他,一看就是再也离不开司南了。

    “邪尊,我现在能去找师父吗?”齐暮好奇问道,师父都没来,他觉得坐在这里也没意思。

    纳兰清羽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然后点头。

    见他点头了,齐暮大喜,然后立刻起身离开,头也不回就走。

    在高楼里,离夜坐在房间,正想打开空间的门进去空间,就感觉到一股气息靠近。

    她扭头看了一眼门外,然后起身打开房门,往外面走去。

    映入眼帘就是齐暮飞奔而来,速度还特别快,一脸欣喜的表情。

    “师父!”齐暮看到她打开房门,大声叫道。

    哈哈,师父就是厉害,他都还没靠近,就知道他来了。

    离夜迈步走出去,看了他一眼,轻笑道:“你在百年盛会,也觉得无聊吗?”

    齐暮来了,那就等会再进空间,看看他有什么事情。

    “对啊,可无聊了,而且师父,我觉得有点奇怪。”齐暮站在原地,一脸不解看着离夜。

    太奇怪了,这些天一直有这种感觉。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眸光注视着他,嘴角含笑。

    “哪里奇怪?”他不会是到现在才感觉到,百年盛会不对劲的事情吧?

    齐暮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过了一会才说道:“师父,我总感觉每个人都有秘密,每个人的心思,都不在百年盛会上。”

    离夜:“……”

    果然!

    不过这种事情,谁都早看出来了,齐暮怎么到现在才有感觉?

    想了想,离夜叹了口气。

    也是,齐暮进步太快了。

    而且他在风启大陆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脾气怪,不和人相处,谁也难和他相处。

    那是他完全不知道和别人怎么相处,所以才会这样。

    再加上后面到了临天大陆,没有学会……

    也不对啊,有些事情……

    算了。

    “齐暮,你坐下,接下来的话你要听好了,自己知道就好,不要说出去,就跟现在这样,保持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行了。”离夜语重心长道。

    有齐暮这么个徒弟,一开始她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是却能确定是好事。

    他要能保持这样,当然是好事。

    现在这个世上,像他这样没有算计,喜欢就喜欢,讨厌就是讨厌的人,已经不多了。

    这一颗心,最好不要变。

    尽管这样会很吃亏,但是有他的身份,有炼药师公会,中临都,天穹峰,都会保护他的。

    “是!”齐暮立刻点头,一脸严肃。

    师父这么交代,他一定记着。

    “最近有一件事,寻神池,听说过吗?”离夜先问。

    齐暮听到,然后摇了摇头,没有,他不关心这些。

    “那你知道寻神池吗?”离夜又问,好吧,她承认刚才那个问题白问了。

    要是他知道,就不会一脸茫然跑到这里来找她了。

    “知道。”寻神池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很好!

    离夜点点头,“现在要说的事情就是,寻神池最近会出世,具体是哪一天谁也不知道,所以大家想尽早结束百年盛会,就有了你看到的,大家的心思都不在寻神池上。”

    齐暮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吧,肯定有鬼!”

    离夜:“……”

    这么个老头,不对,他现在看上去很年轻,更像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

    “你也要做好准备,炼药师公会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不过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不要答应,就保持你一贯的孤僻就行了。”离夜叮嘱道。

    她倒是不担心蔺药对他做什么,只是担心会出事情。

    寻神池出世,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现在先叮咛了他,让他小心一点,做好防备才是上策。

    “是!”齐暮应道,师父一说,他就明白怎么做了!

    离夜满意点点头,很好。

    虽然他不谙世事,好歹不用多说就能了解,这样很好。

    “不过师父,相传寻神池能造就出主灵,这是真的吗?”齐暮迟疑问道,他只是听说而已,从来没有见过。

    这世上,居然还有地方,能造就主灵!

    不是早就说了,这个世上,没有主灵了吗?几万年都没有过了!

    离夜沉默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

    “不知道。”她所听到的,也只是传闻,应该说每个人听到的都只是传闻。

    能不能造就出主灵,谁也不知道。

    “好!我明白了,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他现在的实力,好歹在灵皇,加上他的身份,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离夜笑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嗯,要小心。”

    一定要小心。

    “师父,那个……菩提子……”齐暮一双耳朵泛红,看上去十分的不好意思。

    菩提子。

    “对了,你说想要菩提子炼制丹药。”离夜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一个玉瓶,递到齐暮面前。

    齐暮看着她拿出的东西,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是菩提子!

    “这,这么多!?”他抬头错愕看着离夜,满脸诧异,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

    离夜轻咳一声,淡淡说道:“上次去羽化之穴……”

    “师父,羽化之穴你找到菩提树了!”要不是菩提树,肯定不会有这么多好东西啊!

    离夜迟疑了一会,然后点头,的确是这样。

    “厉害啊!”齐暮惊叹道,“谢谢师父!”

    离夜迟疑了一下,然后拿出几张尊品丹药的药方。

    “这些药方上的药材,你有吧?”

    齐暮接过,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嗯,有,不过数量不多。”

    这些药材加起来,有上百种,其中珍贵的不下三分之二,要是出去买药材的话,没有上千万两金子,看都不要看。

    千万两黄金,这数字还是少的,要是遇上好一点的,东西卖贵一点的,也许要更多的钱!

    “你要是不想去参加百年盛会,就帮我把这些炼制出来,不用勉强自己炼制到最好,尽你所能。”尽管她炼制了尊品丹药,但总觉得不够。

    风启大陆,中林都,天穹峰要是需要,多少丹药都不够。

    加上肯定还要多一点准备,不能就这样,所以还要准备的多一点。

    “好,我知道了。”齐暮把东西收起来,然后点点头。

    师父交代的事情,他一定会办好的!

    红唇上扬,离夜轻笑道:“你去吧,也可以在这里,找间没有人住的房间。”

    这里有结界,怎么说,都要比别的地方安全。

    齐暮眼中闪过光亮,然后立刻点头,“好!”

    看着齐暮走远,离夜才收回目光。

    “离夜,你这个徒弟,倒是有点意思。”小白笑眯眯看着齐暮离开的方向,笑容中的多了几分深意。

    有意思,有意思,炼药师啊!

    离夜嘴角一抽,收回看向齐暮的目光。

    “你放心,再怎么有意思,我也不会让你靠近他,你别想偷吃丹药。”平时吃的已经够多了,现在还敢打上齐暮的主意。

    呃……

    小白轻咳了一声,然后沉默不语直接装死。

    被看穿了,这么快就被看穿了。

    见它不说话,离夜这才回到房间里,将空间打开,迈步走了进去。

    走进空间里,看到那庞大的树木,离夜双手抱臂。

    “菩提树,小爷又来了。”

    听到这清冷的声音,菩提树心中警铃大作,它突然知道,刚才惊醒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感情这家伙要来,早知道,它也应该直接装死的!

    在此同时,外界家族之中,北宫奇行走庭院各处,目光环视周围,神情严肃。

    站在高楼上的身影,俯瞰着大地,将他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随即只见他脚步移动,转眼已经走到了北宫奇的面前。

    “景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冰冷的呵斥响起,没有一点感情,冰凉刺骨。

    听到那冰凉的话语,北宫奇皱起眉头。

    “二哥,你怎么……”比起上次面前,这一次的二哥,更冷血无情了,为什么会这样?

    第五尧灏轻哼,不屑开口道:“我怎么,我能怎么,是你想怎么!”

    从他回来以后,虽然什么都没有做,但也什么都做!

    他重新将第五家族走了个遍,从第一层走到第五层,又从第五层走回来,每一个地方,别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二哥在说什么。”北宫奇收回目光,迈步往前面走去。

    他只是想找到按个人,夜儿问过的人。

    第五昼天!

    他是一切的关键,一切关键的所在,当年的事是他一手造成,说不定现在,现在也是这样。

    第五昼天没有死,他一定还活着!

    活在这个世上,只是他们一直不知道,也看不到,或者是有人把他藏起来了。

    “从你一回来,就说要见父亲,父亲不愿意见你,你就在找东西,你倒是说说,你在找什么?”第五尧灏沉声问道。

    整个第五家族都在他的掌控中,有什么事,能瞒过他的眼睛!

    北宫奇停步,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

    “二哥,要是大哥还活着,你觉得你还是能赢他吗?不用卑鄙的手段就能赢他?”就算用上卑鄙的手段,也不能再赢了吧。

    大哥手段,只会比他更狠!

    第五尧灏听到这个问题,愣在了原地,一时间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第五炎泫!

    若他还活在这个世上,会活着吗?

    就连他的本命兽,上古火凤都沉睡了,气息都在一点点流逝,很快就会没了声息,这样的情况下,第五炎泫,怎么可能还活在这个世上!

    “你不要说胡话,乖乖在第五家族呆着,我就不会对你做什么。”第五尧灏传长袖一挥,迈步离开。

    北宫奇站在原地,眉头紧锁。

    刚走出一步,第五尧灏停下脚步。

    “景澈,还有一件事情,你想必不知道吧?”尽管他一直在第五家族之中走动,但一定不可能知道。

    北宫奇转身,疑惑不解问道:“什么?”

    “寻神池要出世了,整个临天大陆的人都知道了,当然也包括整个外界家族。”谁都知道了,谁都知道寻神池出世了。

    什么!

    寻神池!

    “难道又是你!你到底想做什么!”他们,他们到底想要干嘛?

    第五尧灏讥讽一笑,回头看向北宫奇。

    “为什么你会以为是我,不会以为是他们自己知道的?景澈,这个世间有很多,连你我都不知道的事,寻神池出世,不是我散播出去的。”说完,第五尧灏继续往前走去。

    原来已经如此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三个的反应都是一样。

    芙儿跑过来问,是不是他传出去的。

    漪衣也是这样,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来问他,是不是他干的。

    现在就连景澈也是这样,听到寻神池出世的消息,第一个想到的,是不是他传播出去的。

    他知道寻神池出世,可是……更不想太多人知道寻神池出世的消息!

    北宫奇眉头紧锁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他开口道:“我要见三姐。”

    剑家比试结束以后,就再没见过三姐的踪影,是不知道人去哪里了,也没有半点消息。

    能做到这样的,只有他!

    “我是不会让你见她的,这段时间,谁也见不到她。”直到,那件事情结束。

    现在,那件事情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所以谁也不能离开!

    ------题外话------

    嗷呜…写了六千,来晚了一点,还不算迟吧,嘿嘿,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