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零四章 血盟盟主,得完!
    ♂

    “北宫离夜!”

    大呼的声音突然响起,震响咋众人耳膜。

    听到这一声怒吼,众人扭头看去,当看到来人,他们纷纷收回目光。

    北雪儿看了看周围,疑惑问道:“我们家那臭小子呢?”

    人怎么不见了,还想好好跟她说说来着!

    众人又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她出去了,貌似和人有约,具体是谁就不知道了。”

    和人有约?

    北雪儿心里泛起疑惑,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那白色身影慢慢走回来,眼眸中一片冰寒,像是在想着什么。

    “臭小子!”北雪儿走过去,狐疑叫道,她这是怎么了?

    离夜听到这一声,抬头一看,就看到北雪儿站在自己面前,轻轻一笑。

    “娘,怎么样,我爹……”

    北雪儿立刻捂住她的嘴巴,一脸警告的模样。

    “不许提起他!”哼!她必须和他冷战,当着女儿的面,那么把她带走了!

    离夜含笑看着她,爹和娘二十年不见,感情还是这么好。

    “我只是比较好奇后来发生了什么事。”离夜眨了眨眼睛,满眼好奇看着北雪儿,嘴角多了几丝戏谑。

    北雪儿眯起眼睛,注视着离夜,语气森森。

    “你以为我会想信吗?”他们的女儿,她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吗?

    即便她只是好奇后来发生的事,那也不能告诉她,绝对不能!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无害笑道:“我可是你女儿,你怎么能不相信呢?”

    “就是因为你是我女儿,我才知道你什么样,臭小子,昨天都不拦着点。”让她就那么被带走了,被教育了一晚上。

    第五炎泫这男人太啰嗦,简直比她家老头还啰嗦,偏偏从小他就喜欢教育她,找她毛病!

    “我被拉走的时候,也没见你拦着点。”离夜满头黑线道,以老爹现在的状态,最多说她两句好么。

    北雪儿:“……”

    那什么,他们家那位……

    “你们家那个,杀人不眨眼,我还是少搀和。”淡定,冷静。

    “你们家那位,昨天的样子,像是要吃人,我也不用拦着啊。”离夜耸耸肩,那表情,太精彩了。

    北雪儿:这是什么女儿!

    本来不在意这边的众人,听到这边谈话,纷纷好奇凑了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风腾眼中绽放着光芒,那表情好奇到不行。

    离夜扭头看去,扫视了风腾一眼。

    “你少八卦!”不该知道的不要凑过来打听,打听也不会告诉他!

    风腾摸了摸鼻子,退了回去,一声声叹息。

    不对啊,他们不是在讨论寻神池,怎么说到这件事情上面了?

    “我说几位,我们继续说寻神池的事吧?”寻神池事关重大,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和差池!

    看到离夜的目光,众人好奇的心,又一点点收了起来。

    他们嘿嘿一笑,指了指风腾,“我们先走了。”

    就不八卦了。

    寻神池?

    北雪儿走到她身边,疑惑看着她,“夜儿,你也知道寻神池的事了?”

    这次寻神池的事,还真不是秘密,感觉每一个人都知道。

    所有人参加着百年盛会,心里想的却是寻神池,事关主灵,他们不可能放手也的确是这样。

    “也许知道的挺多。”离夜耸耸肩,漫不经心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知道了一大堆,该知道的一点都不知道。

    像什么寻神池什么时候出世,出世在什么地点,以什么样的形式出世,这些统统都不知道。

    “要是能找齐寻神池的地图,也许会知道很多。”北雪儿叹息道,现在连寻神池的地图都不知道在哪里,这要怎么找?

    寻神池地图?

    “你也在找这东西?找到了吗?”还差在最后一块,最后一块!

    “我当然不找,是你爹。”北雪儿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他那里有?”离夜欣喜问道,要是有寻神池地图,那就太好了啊!

    “你这么激动干嘛?”北雪儿狐疑问道,她不会也在找吧。

    离夜一把环住北雪儿的手臂,急忙问道:“透露一下,老爹那有吗?”

    如果要是有,那就真的不用找了,四块寻神池的地图,已经找到三块了,就差最后一块。

    “不知道,他只是说在找。”北雪儿摇摇头,叹息道。

    谁知道有没有找到,也许是找到哦啊了,也许还没找到。

    离夜:“……”

    这个都不知道!

    “你就没盘问老爹?”她要是问,老爹应该会说吧,应该会说。

    “盘问,他,算了吧。”她觉得自己是被盘问的那个,要是她问寻神池,说不定反而被他说一大堆,自己最后还回答了。

    得不偿失,这种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不过……

    “夜儿,你知道寻神池,应该也知道,天才血祭的事吧?”天才血祭,每次想到这四个字,心里就不高兴,甚至有点排斥这四个字了。

    离夜点点头,收回目光,“嗯,听说过。”

    她还是把钥匙呢,怎么没听说过。

    “夜儿,你要小心,天才血祭,虽然不确定是谁,但是这片大陆上任何一个天才,都是有可能的。”陨落一个天才,造就一个主灵。

    这买卖,在众人眼里,怎么看怎么划算,他们是不会错过的。

    “我知道。”离夜含笑点头,天才血祭,的确是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

    “娘,我想问问,你为什么当年会封印我的血脉之力?”离夜好奇问道,应该不只是因为那场变故吧。

    北雪儿眼中闪过一丝黯然,眸光看向她。

    “你身体里的有什么,你应该清楚。”应该非常明白。

    离夜点头,两种血脉之力,北宫家族的和第五家族的。

    “封印第五家族的,除了怕他们把你找到,还有一种原因,是担心你北宫家族的血脉突然苏醒。”那样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两种不同血脉的冲撞,那痛苦是无法承受的,若是不能找到平衡点,它们冲破而出,反噬本体。

    血脉之力就是主灵之力,主灵的血脉有多强大,可想而知!

    “所以,不能轻易解开封印?”解开封印会是什么样子的?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在解开封印以前,你一定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平衡两种血脉,形成一个牢不可破的契约!”北雪儿回头,严肃而又认真注视着她。

    这个牢不可破的契约,是必然,是必须,不然……

    “我明白了。”平衡点。

    不知道是什么。

    到时候找找看,娘说能找到平衡点,那应该就能找到。

    万物都有一个平衡点,否则相生相克,早就覆灭了。

    “还有就是,你要注意身边的危险。”两种血脉之力,不只是他们知道,第五家族也有人知道,他们会打上这个主意,对夜儿出手。

    “嗯。”离夜点了点头,嘴角勾起淡淡笑意。

    第五家族那些人,不得不防着,特别是第五昼天,他们已经见过一次了。

    尽管那只是另外一种形式出现,但已经能感觉到他的强大,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抗。

    这次寻神池,他应该不会放弃,说不定这样也会早就他成为主灵。

    他当年对北宫家族出手,不就是担心北宫家族出现主灵吗?

    “娘,天家的预言。”离夜迟疑了一会,继续开口道。

    天家的预言,她觉得有必要跟娘说说,毕竟这件事情也挺重要的。

    “你是去见天圣了?”她这次出去,是去见了天圣?

    “在北宫家族还没有发生这一切的时候,天家曾经预言,下一个主灵会出现在北宫家族。”离夜沉声开口。

    预言一直没有实现,也就说,预言随时可能实现!

    都说天家预言从未出过差错,若是这样的话,她和娘其中之一成为主灵的机会,那就大了。

    “出现在我们家,难怪。”北雪儿皱起眉头,难怪啊。

    难怪他们会对北宫家族赶尽杀绝,若不是保留下来他们这最后一支血脉,北宫家族可能已经消失了,又怎么会出现主灵。

    不过现在北宫家族,还存在于这世上,也就是说,预言很有可能会实现!

    主灵,现在来临天大陆,有这个可能成为主灵的,就是她和夜儿!

    “放心,娘一定会保护你的。”北雪儿含笑看着她。

    既然这个主灵该出现,那就出现吧。

    出现,她觉得在夜儿身上的机会会比较大。

    “到时候再说吧。”离夜含笑耸肩,这件事情的真假都还不知道呢。

    北雪儿点头,眸光一点点沉下,天家的预言。

    “夜儿,在外界家族,有尊令,少尊令,还有公子令,而家主则是族长令,你却有一个独一无二的令,还记得吗?在你很小的时候,你爹跟你说过的。”北雪儿像是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

    离夜迟疑了一会,点了点头,“有点印象。”

    那是后面才想起来的,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可是后面就是想起来了。

    “你的令,不是别人赋予的,是在你出生百日那天,在第五家族测试石上,我们早去了一点,在还没有人的时候。

    你的手放在了那上面,上面浮现出一个字。”说着,北雪儿拉过离夜的手,眸光深邃,思绪着以前。

    离夜皱眉,看着自己的手,没有人的时候,浮现出的一个字,是令?

    她的令,不是被人赋予的,是与生俱来的?

    “什么字?”张了张嘴,过了好久就离夜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主!”北雪儿抬起头,神情认真而又严肃。

    主令!

    那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令,除了她和炎泫,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也幸好没有人知道。

    离夜看着自己的手掌,主令?

    “从那时候开始,我们想的,只是让你好好活着,简单的活着。”哪怕平凡无奇,废材一生也好。

    可是,主令和传言一样。

    在古籍上找到,拥有主令的人,注定不会平凡,更不会平凡度过一生!

    从她出生开始!

    离夜皱眉,主令,她还从未听说过,不过外界家族的令,她也不是很清楚。

    细碎的声音传进耳中,离夜回头一看,就看到风腾他们还在议论寻神池的事,他们今天都没有去百年盛会。

    而她跟娘的谈话,他们好像没有听到,一直在埋头议论。

    “主令有什么特别的?”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主令。

    “不知道,上面只说了一句,从蛮荒到现在,拥有主令的人屈指可数,上古时期更是没有。”唯一知道的,只有这些罢了。

    离夜嘴角微微上扬,轻笑,“我知道了。”

    手指曲起,一点点握成拳头。

    主令!

    “还有,夜儿,拥有主令的人,从出生开始就不平凡,像你出生的时候,天地异变,而你差点被第五尧灏打了一掌的时候,天地也出现异变,那异变一直到你重新苏醒才消失。”后来发生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不平凡?

    “娘,我……”

    “雪见宫主,冥王找你。”薄凉的声音响起,依旧是那么疏离。

    所有人扭头看去,就看到邪尊站在楼上,仿佛从未离开过。

    北雪儿立刻拉住离夜,着急说道:“你跟我一起去吧!”

    她绝对不要单独去见那个男人,绝对不要。

    离夜嘴角弧线加深,含笑注视着北雪儿。

    “娘啊,你自己去。”自己家夫君,当然是自己去见。

    “别!”北雪儿紧紧抓住,死活都不肯放手,她是偷偷溜出来的,这要是回去,又是一天教育!

    “娘,他怎么会对你怎么样呢,你好歹是当年的混世魔王!”离夜收回手,可是她爹是醋坛子,混世魔王撞上醋坛子,哦豁!

    北雪儿嘴角抽搐,指了指离夜,“你个没良心的。”

    也是,就算去了,他能把自己怎么样。

    她偷偷溜出来见女儿,怎么着了!

    北雪儿轻咳一声,直起腰杆,大步往外走去,去见他就去见他!

    离夜目送北雪儿走远,看了一眼楼上的人,一溜烟跑了上去。

    走到他身边,挑了挑眉头。

    “我老爹真的找我娘的?”大白天,应该没这种的可能吧?

    纳兰清羽面无表情道:“连你都觉得没可能了。”

    大白天,冥王怎么可能找她。

    “你……”离夜笑了起来,干得漂亮!

    “你这几天没日没夜研究帝皇灵诀,要不要休息一下?”看着她眉宇间的疲倦,他皱起眉头。

    离夜狠狠瞪了他一眼,咬牙道:“那你还……”

    算了!

    “所以,为夫这不是体谅你了?”纳兰清羽笑道。

    离夜在心里狠啐,见鬼的体谅,当时怎么不体谅一下。

    不过也好,她也想想点事情。

    “你陪我。”她拉住他的手,反正他们都没去百年盛会,就不要去了。

    “好。”纳兰清羽点头。

    他坐在床边,离夜躺在床上,头枕在他腿上。

    “你去问过我爹我的主令了吗?”不然他是不会去见老爹的,太清楚了。

    “嗯。”迟疑了一会,他点头应道。

    的确是打听过了,只是没想到夜儿的令,会是主令。

    独一无二的令!

    不需要赋予,与生俱来!

    “刚才娘也跟我说了,不过等我醒了以后再继续讨论这个。”离夜慵懒打了哈欠,闭上眼睛。

    “好。”他低声应道,手指轻抚着她。

    离夜闭上眼睛,慢慢沉睡过去,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周围涌起变化。

    天是血红色的……

    耳边呼唤的声音越来越远,她认得那个声音,那是娘的声音。

    娘……

    声音越来越远了,去了哪里?

    突然睁开双眼,天地涌起变化,一片血红出现。

    “太太,小姐没事了!醒过来了!”

    “嗯,醒过来了。”

    这是,陌生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前世多少个日夜,都是这个声音在说。

    你生来就注定要学会这些,不管多难都要学会,走上巅峰之顶,万人膜拜!

    可是她们没看到吗?

    天是血红色,就跟一个遥远的地方,很远的地方出现的血红色一样。

    在她睁开眼睛的瞬间,才呈现出的异变!

    然后再次变化,耳边响起了另外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臭小子,你快点醒过来吧,爷爷教你灵诀,教你修炼,不再让你平凡了。”

    她睁开眼,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那是爷爷!

    天,又是血红色的!

    这是怎么回事?

    天地异变?

    身体一颤,她猛然睁开双眼,微弱的烛火光芒映入眼帘。

    “夜儿?”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夜微微一颤,慢慢抬头,熟悉的容颜映入眼帘,她才松了口气。

    “怎么了?”纳兰清羽皱眉看着她,将她扶起。

    离夜揉了揉额头,摆了摆手,“没事。”

    娘说,在她被第五尧灏一掌打中,天地异变才消失,其实天地异变并没有消失,而是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娘说的那个天地异变她看见了,娘没有看见的天地异变,她也看见了!

    那是什么感觉,要怎么说,该说是什么感觉呢?

    好像那就是她,引起天地异变的人就是她,而没有让天地异变的人,并不是她。

    “做梦了吗?”她刚才睡着的时候,一直很紧张,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离夜迟疑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做梦了。

    很真实的梦。

    从这个世界,到前世的世界,再回到这个世界。

    就像是一次重生,然后再次重生回到这个世界!

    “没事,那只是梦而已。”纳兰清羽轻笑,摸了摸她的头。

    离夜轻轻一笑,淡淡道:“不想只是梦,像是真正发生的。”

    每次都能看到周岁的时候那些事,像是真实的体验。

    她甚至怀疑,自己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只是被第五尧灏一掌,送到那个世界。

    而她明明没有遭受暗算,可是再次醒来,就已经是在这边世界了,像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一样。

    “真正发生的事?那是什么样的梦?”纳兰清羽好奇问道,什么事情,印象这么深刻?

    离夜往他怀里靠去,扭头看着窗外,“等以后跟你解释,等我确定了再说。”

    她现在都不确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好。”等她确定。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那百年盛会还有几天,什么时候是势力首领比试?”离夜好奇问道,应该快了吧。

    算算时间,应该说差不多了的。

    “是快了。”纳兰清羽点头,看着她继续道:“我后天,你大后天,就看什么时候结束。”

    百年盛会也该结束了,来这里的人,最后都会纠结于一件事情!

    “来这里的人,应该都想知道寻神池吧,外界家族,各方势力?”离夜含笑说道,要不是百年盛会一直没结束,他们肯定早就才蠢蠢欲动了。

    每一个都是为了寻神池而来,比起成就主灵的寻神池,百年盛会的确是微不足道。

    “没有人不想知道。”寻神池的重要,谁都明白。

    “先不管那些,你先帮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离夜赶紧拿出帝皇灵诀,递给纳兰清羽。

    中间好几段有问题,怎么琢磨也不通顺。

    纳兰清羽笑看了她一眼,接过帝皇灵诀,目光在上面扫视,那些招式就在脑海中浮现。

    可就在离夜指着的那几个点之时,那些招式骤然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他皱起眉头,拿过灵诀,“的确是奇怪。”

    “是吧!”不只是她觉得奇怪,清羽都这么觉得。

    “没问过你娘?”她给的东西,问她应该能够明白的。

    “今天本来想问她的,结果被某人……”

    纳兰清羽收起帝皇灵诀,轻咳一声递回去给她。

    “明天问问。”他也就那么随口一说,谁知道北雪儿就那么相信了。

    “嗯,只能明天了。”离夜接过东西,重新放回储物手镯。

    “你在百年盛会,比在中临都要轻松。”至少在这里只是修炼一下灵诀,不用操心中临都的事,也不用理会其它。

    离夜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多好。”

    反正也没人勉强,主要他们也不敢勉强。

    “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不要,我要去炼制点丹药,等百年盛会结束,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话刚落音,离夜站起身往隔壁房间走去。

    虽然不用那么着急,可是谁知道寻神池什么时候出世,出世以后会发生什么。

    “你不说说天圣白天找你干嘛去了吗?”纳兰清羽手撑着下巴,看向离夜走去的房间,挑了挑眉头。

    天圣?

    离夜走回来,伸头出来轻笑道:“他啊,也没什么事,就是跟我说,寻神池出世和我们北宫家族有关,据说这是他的预言,可是我还没想明白。”

    说完,她又走了回去,拿出药鼎,还有一些药材。

    火焰燃烧,她开始炼制丹药,她决定各种丹药都来几百上千颗的,要是够时间,最好各种都来上万颗,这样会比较保险。

    寻神池出世,和北宫家族有关?

    纳兰清羽轻嚼着几个字,眸光变得深邃。

    这和北宫家族有什么关系?

    房间里,纳兰清羽转身离开,走出高楼,看着笼罩的结界,他微微蹙眉。

    结界到现在还不曾消失,这要弄到什么时候?

    摇了摇头,他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火光跳动,细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叹息。

    “离夜,也就你还这么淡定,我刚刚出去走了一遍,到处都在说寻神池才事。”鎏金鼠叹息开口,还以为多平静,那是没有靠近,这靠近一看,谁都打着一样的主意。

    寻神池,他们都在找寻神池。

    离夜手上动作停下,火焰包裹着药材,她看向走到面前的鎏金鼠。

    拿起旁边的玉瓶,到出一颗,它一点不客气的大吃了起来,就跟吃糖果一样。

    这要是外人看到,肯定肉疼到不行。

    这都是尊品丹药啊,居然是这么吃的!

    太任性!太任性!

    “他们在说寻神池什么事?”离夜好奇问道,这些人想要知道什么?

    鎏金鼠趴在地上,一颗丹药扔进嘴里,“就是说寻神池什么时候出世,说外界家族突然参加这次百年盛会,是不是跟寻神池有关。”

    想了想,它继续道:“还有人知道的挺多的,居然知道寻神池需要天才血祭。”

    它还以为这件事,只有离夜他们知道,完全没想到,这么多人都知道了。

    “还有还有,据说这次很多势力都没来参加百年盛会,或者是来了没参加百年盛会,那是因为他们的目标放在寻神池上。”

    反正各种说法,它也不知道哪种是真的,哪种是假的。

    就是把听到的事情,都跟离夜说一遍,这样应该就没有多大事情了吧?

    “为什么?”寻神池出世,大家跑来无际黑海?

    “不知道,他们也没说,然后我也不敢多留,怕被发现,不过外界家族那些人住的地方,都设下结界了,没办法靠近就是了。”管他什么靠近不靠近。

    大家无非就是在说一件事,寻神池出世!

    有什么好隐藏的,大家心里心知肚明!

    “想当年离夜,你得到第一块寻神池地图的时候,并不当一回事。”红莲幽幽开口,它可是到现在都记得,离夜那个时候,连什么叫寻神池都不知道。

    离夜轻咳一声,看了一眼红莲,“不知道怎么可能当一回事。”

    要是知道寻神池会引起这么大动静,她肯定早早就关注了,也不至于很多事情最近才知道。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去了,知道的也就差不多了,还有两天时间,到时候咱们去参加百年盛会。”百年盛会结束,这些也该落幕了。

    不过百年盛会的落幕,是另外一个新的序幕。

    “嗯。”鎏金鼠吃着丹药,点着头。

    离夜伸手重重拍了一下它的头,“回空间去!”

    吃这么多丹药,等会有它难受的。

    鎏金鼠缩了缩脖子,把丹药放下,默默走回契约空间。

    想到自己刚才吃的丹药数量,它脚步僵住。

    “离夜,我刚才吃了多少丹药?”刚才那那那,那是错觉吧!

    离夜睨视一眼地上,淡淡开口,“不多,五十几颗而已。”

    “咔擦!”

    鎏金鼠只觉得一声晴天霹雳,然后都懵了。

    “离夜,我要去空间,不要回契约空间!”它要去修炼,把丹药的药力慢慢消化,不然肯定完蛋!

    那么多丹药啊啊啊,它刚刚是怎么吃下去啊啊啊!

    它又不是白泽那个变态,把丹药当糖吃,照样活蹦乱跳,然后分分钟没事!

    离夜看着它惊慌的模样,满意点头,“终于想起来了。”

    手结变化,白色光芒慢慢形成,化作一扇门出现在房间里。

    鎏金鼠顾不得其它,赶紧蹦跶进去!

    “果然啊,离夜的丹药是不能随便乱吃的。”红莲看着鎏金鼠激动的模样,摇头一阵轻啧。

    “好好炼丹药,这段时间能炼制多少就炼制多少吧。”离夜若有所思道。

    等寻神池出世,那就真的没时间了。

    “好好好。”红莲点头应道,不就是炼制丹药,小意思!

    火焰转动,炼药炼制在继续,阵阵药香飘出,弥漫在整个房间里。

    时间一点点流逝,离夜在房间里一待,就是两天。

    一直到一流势力首领比试,她才走出房间,房间里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有炼制过丹药的痕迹!

    “今天要去看?”见她走出来,纳兰清羽笑道,决定好了吗?

    “那当然。”邪尊大人的比试,当然要去看看。

    “走吧。”朝她伸出手,两人并肩走远。

    庭院之中,大家研究着寻神池,一道残影突然跑进来,所有人惊吓的站起身。

    “靠!”

    当看到来人,他们当场就爆粗口了。

    他们还以为是谁,吓死他们了,结果什么事都没有。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算了,本来还想提醒你们,离夜去参加百年盛会了。”轻叹之声响起,透着几丝惋惜。

    离夜!百年盛会!

    “对啊,今天是邪尊比试的日子,走走走。”他们赶紧去凑热闹!

    众人赶紧放下手里的一切,纷纷往门外冲去。

    邪尊比试的日子,赶紧去看看,难得看显著存一次手,这绝对是不容易的事情。

    九天之上,离夜重新走出来,让所有人眼中闪过光亮,随即想到今天是势力首领比试的日子,他们才点点头。

    也是,邪尊的比试,北宫离夜怎么会不来。

    不过今天北宫离夜穿的,是大家熟悉的那一身男装了,翩翩公子,英姿飒爽!

    坐在凤凰背上的九人,看到离夜想,脸皮抖动了几分。

    看到北宫离夜,他们就会想起的第三通道发生的事情,心里有点承受不住。

    离夜在纳兰清羽旁边坐下,才刚刚坐稳,耳边就响起音非的声音。

    “少城主,最后一场挑战比试,还请你多赐教。”不管怎么说,这么多年了,总要让白泽和暗之天龙马对招,分出一个胜负!

    离夜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收回目光。

    “小白,你是不是想和暗之天龙马打?”要是想的话就打,不想的话,没必要。

    “也不是一定要和它打,不过这家伙是挺欠揍的,离夜你怎么想,要不要打?”听她的,反正不打也无所谓。

    离夜轻轻一笑,不急不缓说道:“看情况而定的吧。”

    它们两个要不是有顾忌,早就打起来了,小白还么什么,暗之天龙马不会在无际黑海出手。

    上古之兽的一战,绝对是不能小视的。

    “好,听你的。”小白应道,反正它也无所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和小龙马一战,也不是不可。

    见离夜没有理会自己,音非顿时满头黑线,好歹他也是无际黑海的少主,北宫离夜也太不给他面子了!

    “师父。”齐暮默默走过来,在离夜身边坐下。

    “什么?”离夜挑眉,干嘛这种表情,怎么了?

    “我想要几颗菩提子。”齐暮一脸纠结。

    其实他不想问师父要的,可去问蔺药要的时候,他个老东西居然说,问你家师父要去,然后就直接关门了!

    什么人嘛!

    最近师父都没来,师父的院子外好像有了结界,没办法靠近,他也就没去找师父。

    “嗯,等会给你。”离夜应了一声,几颗菩提子而已。

    见离夜一口答应,齐暮大喜,“我一定会给师父惊喜的。”

    虽然菩提子是师父的,但依旧是惊喜不是!

    惊喜?

    离夜皱眉,他又想做什么?

    “别是惊吓就好。”离夜含笑调侃,惊喜什么的,她到不是那么在意。

    “放心放心,绝对不是!”他怎么会给师父惊喜呢!

    红唇上扬,离夜点了点头。

    广场上众人看着九天,注视着坐在空中的离夜,深深叹息。

    “北宫离夜这算是男女通吃吗?男装居然也这么好看,人比人气死人。”

    “看看,刚才她过来的时候,迷倒的一大群。”

    “我突然觉得,北宫离夜不来,也挺好的。”

    ……

    众人扭头看向说话的那个人,一阵沉默。

    他们什么都没说,北宫离夜,这句话不是他们说的!

    看到众人的目光,那人赶紧捂住嘴巴,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

    口误,绝对是口误!

    这这这,这绝对不是真心的!

    “原来离夜来一趟,这么多人怨声载道。”留香轻啧,摇了摇头,这是拉仇恨的时候。

    “好好看比试,这次一场就是邪尊大人的。”他们绝对,不管是谁对上邪尊,最后都是被完虐的对象。

    可怜,实在是可怜。

    那九个人,抬头看了看天色,见时间差不多了,手上手结变化。

    九天之上,又一道光芒乍现,出现一个空中擂台,擂台宽长有上百丈,辽阔的让人咋舌!

    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叹息,一阵轻啧。

    “我去了。”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拍了拍她的手背,迈步走过去。

    看着纳兰清羽移动的等身影,众人伸长脖子,好奇看着另外一个人是谁。

    他们只知道第一场有邪尊,另外一个是谁,还真是不知道。

    在一流势力中,一个身影慢慢站起身,看到站起的人,众人相视一看。

    这人是谁啊?从来没见过。

    “呃,我代表炼药师公会。”那人轻咳一声说道。

    炼药师公会都是炼药师,实力真正强大的,是被炼药师公会请去的灵师。

    他们之中实力强大的还是有不少,他们除了培养炼药师,还会培养天赋高的灵师。

    炼药师传承炼药师公会,有灵石在,就能守护炼药师公会。

    四周一片哗然,居然练市炼药师公会对上天穹峰,这一峰一会第一场就撞上了啊!

    随着九人手结变化,空中擂台再次扩展,而刚才看到的擂台一分为二。

    这时,另外两个人站了起来,一个是玄门门主,一个是血盟盟主。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眼中纷纷闪烁出光亮。

    两场同时进行啊!

    那谁跟谁是对手,刚才还以为是炼药师公会对天穹峰,先在看来,不是这样的啊!

    “还以为炼药师公会对上天穹峰,一定会很精彩的呢!”

    “刚才站起身的那一位,不是炼药师公会的原丰大人么?他貌似也是九尊巅峰灵尊,绝对的有实力!”

    “据说原丰大人是炼药师公会一手培养的,当然了,他也是难得的天才。”

    “这两场,都会很精彩,不过谁和邪尊撞上,就自求多福吧。”

    ……

    众人议论纷纷,声声叹息,表情那叫一个生无可恋。

    对于一流势力的势力第一,势力首领第一,在看到纳兰清羽以后,所有人就再也没想过。

    现在跑上去的,都是奔着第二名去的。

    离夜靠着椅背,看着面前展开的擂台,四道身影同时走上去,红唇上扬。

    血盟。

    “齐暮。”她叫道。

    “在呢,师父。”齐暮赶紧应道。

    “血盟盟主和咱们,是不是还有一笔账没算?”当年他派人封锁中临都,差点中临都就栽在她手里了。

    齐暮听到离夜的话,想到前段时间发生的事,立刻应道:“是这样没错。”

    被师父这么一问,他怎么觉得,这次的倒霉鬼,是血盟?

    不会是真的吧,血盟和邪尊大人撞上了?

    要是这样,那可就真的太倒霉了,简直是人间惨剧,无比的悲剧!

    “嗯,很好。”离夜满意点了点头,嘴角弧线多了几分嗜血。

    听到这段对话,在场所有人吞了吞口水。

    乖乖!

    血盟和北宫离夜有恩怨啊,这要是血盟对上天穹峰,血盟盟主,得完!

    ------题外话------

    一万奉上,其实某甜也不知道能万更几天,趁着灵感好,更几天算几天吧,哭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