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零二章 这次,玩大了!
    ♂

    广场上,一阵哗然响起,众人眼中露出惊愕,到处一片寂静,所有人久久无法回神。

    注视着那个方向,众人微微张开嘴巴,整个人看上去已经完全呆木。

    就连一流势力之中众人看到,目光中都是一片沉寂。

    “这个人是什么人?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厉害的人物?这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算得上是今年散修者比试中,最大的一批黑马,看看,多少人伤在他手上了。”

    “什么身份?能查出来,这个人是什么身份吗?”

    “他老子的,这人怎么这么厉害!”

    ……

    众人看着那空旷的地方,四周被屏障阻隔,对战的余力无法弹出伤到外面所坐的人。

    可就是这样,众人还是心有余悸,稍稍往往后挪动,手掌拍着胸口。

    太吓人了!

    从刚才到现在,这个人几场下来,几乎都是秒杀!

    而且是一招秒杀!

    这要是突然杀出来的黑马,这实力就太惊人了,对于其他散修者来说,那肯定是噩耗啊!

    中临都所有人相视一看,注视着擂台上的身影,看着西陵诺身上的伤,皱起了眉头。

    就连西陵诺在他手上都伤的这么惨,他们要是上去,那还不是必输无疑!

    这家伙谁啊,刚才到现在,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

    “哈哈哈,就凭你们,还想赢我,把你们玄机城的少城主叫出来还差不多,城主也行!”那人叫嚣开口,指着落败的西陵诺。

    西陵诺看着那家伙嚣张的模样,说着就要起身。

    “这家伙,太嚣张了,看老子一脚踹死他!”他愤恨道,完全没有准备,就被这人一脚踢了下来!

    所有人赶紧拉住他,看着他身上的伤,大家摇了摇头。

    咱们还是冷静,没看到人家的实力么?

    “看到怎么了,太嚣张了!”西陵诺恨不得冲上去,多咬那家伙几口。

    赢了就赢了,居然还指着他说,叫离夜和萧城主出来,什么东西!

    “你们确定,玄机城没见过这个人?”东方白衣不确定问道,这也太嚣张了,落败在他手上的人那么多,就指着他们。

    众人扭头看向东方白衣,满头黑线。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这么诚实。”留香一脸阴郁的看着他,额头被黑线覆盖。

    东方白衣:“……”

    诚实,没想到中临都的人,还能有这东西,第一次听到。

    “你们呢?没有做过什么?”轻咳一声,指向的玉隐他们,不然这个人怎么没理由就找上他们了?

    众人摇摇头,他们怎么可能见过,要是见过,怎么可能不记得。

    这么强的人,也不是他们能抢的啊。

    他们最多也就是在中临都做点什么,超出了中临都他们就不做了。

    谁都知道,就算是嚣张,干点什么事,也该在自己的地盘,别人的地盘,那是绝对不可能去滴!

    九天之上,齐暮轻咳一声收回目光。

    “邪尊,这家伙明显冲着中临都来的啊。”而且是指名道姓要找他家师父和师公,什么情况?

    所有人纷纷看过来,是不是中临都最近做了什么事,不然怎么会有高手上门,还主动挑衅?

    纳兰清羽看着站在地面的人,顿了顿,然后摇头,“不认识。”

    众:“……”

    白期待了,还以为邪尊会知道什么。

    不过也就齐暮问他会回答,这要是别人提问,邪尊只怕看都不会看那个人一眼!

    “要不要我去叫师父?”这个人要是这么挑衅,师父一直没出现,他这不是要大闹百年盛会?

    这得有多大仇,才在百年盛会上闹事,百年盛会还夹带个人恩怨。

    “跟她说了。”就在第一个中临都散修者被摔下擂台,痛的死去活来的时候,他就让人跟夜儿说了。

    “说了?那师父呢?”齐暮看向周围,师父要是知道,怎么到现在还没过来?

    纳兰清羽看了一眼齐暮,然后收回眸光。

    那个去的人只带回了一句话,夜儿说的。

    小爷不参加散修者比试,他要是真的有本事,来二流势力首领比试,小爷等着!

    然后房门一关,夜儿就继续去修炼帝皇灵诀了。

    这句话嘛,到现在还没人说,也不会有人理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

    “邪尊,你看……”音祁迟疑说道,要不要把北宫离夜叫出来,那个人站在那里,总是不肯下来,那也不是办法。

    百年盛会还要继续,不能让他一个人耽搁了。

    纳兰清羽挑了挑眉头,一旁站着的银翳立刻会意。

    “我们王妃说,她不参加散修者比试,你要是真有本事,就参加二流势力首领比试,她等着!”

    银翳走出去,提高声音,那话语,让所有人都听到。

    这个人这么嚣张叫嚣,这要真是碰上王妃,就算他是条龙,也会被王妃打成虫!

    听到这话,所有人一片哗然,纷纷抬头看向九天,注视着银翳。

    大爷的,这也太嚣张了!

    简直一个比一个狂!

    不过也是,说到狂,还真没有人能狂过北宫离夜。

    “她是不敢吗?”擂台上的人不满说道,还要参加二流势力首领比试,麻烦!

    “你不能参加,只能说你没本事。”银翳淡淡道,王妃已经把是话说的很明白了。

    说起来,最近王妃还真是没空,貌似在修炼什么,连尊主都没时间理。

    以至于现在,尊主一团火气,随时就会爆炸。

    “混蛋!”重重哼了一声,那人大步走下擂台。

    所有人顿时囧了,看着他走远的身影。

    这是不打了么?

    听到北宫离夜说不来,他就不准备打了么?

    “你若是想,本尊陪你打一场。”纳兰清羽优雅起身,那一举一动,简直迷人!

    啥!?

    所有人惊得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纳兰清羽来,这是开玩笑的吗?这不是开玩笑的吧!

    人家只是说要和北宫离夜打,没说要和他打啊!

    银翳摸了摸鼻子,默默退了回去。

    看吧,他就说最近尊主火气有点大,炸在谁身上,谁倒霉。

    退回去那人看到纳兰清羽,脖子一僵,顿时哑口无言。

    “不,我不跟你打!”邪尊,邪尊就算了!

    “本尊难道还不能代替我家夫人?”纳兰清羽一本正经问道,脸上没有半点开玩笑的痕迹。

    那人立刻摇头,一点点后退,算了算了,才不要,绝对不要!

    “邪尊,我不跟你打!”就是一流势力,都没有几个人敢和他过招,自己送上去,这绝对就是找死!

    他只是想叫嚣两声,挑战挑战北宫离夜,邪尊就算了。

    所有人看着他,眸光中多了一丝鄙夷。

    这世上的人啊,吃软怕硬。

    看到北宫离夜不在,他就出言不逊,邪尊大人都说这话了,还是不敢接招。

    他们真怀疑,北宫离夜要是在这里,他肯定屁都不敢放。

    纳兰清羽冷着脸,重新坐了回去,双眸轻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看着他的举动,四周一片寂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九天之上,坐在凤凰背上的几个人,轻咳一声。

    “如此,散修者的比试,还剩下最后十个人,今天暂时休息,明天继续。”这最后十人,只怕又是一天。

    没想到这次散修者,居然有这么多人参加。

    纳兰清羽起身,转身走过,瞬间消失在空中,不知道去了何处。

    中临都所有人站起来,立刻往住的方向跑去。

    看到他们的举动,北雪儿一阵轻笑。

    “真是的。”月媚轻哼一声,转身往回走。

    北雪儿扭头看去,就看到月媚一脸不满,然后转身往回走。

    “月媚宗主。”她叫道。

    月媚停下,挑眉看向北雪儿,眼中划过惊奇。

    北雪儿!

    这个冰山美人,可是从来不喜欢和人搭话的,今天怎么主动找她了。

    “月媚宗主,我要去看夜儿,你要不要去?”北雪儿笑道,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容。

    月媚眯起眼睛看着她,慢慢走了回来。

    “宫主,虽然你这笑容,有其它意思,但是我依旧觉得这主意不错。”不然她不去找东方白衣,这家伙完全都不来找她!

    搞得好像她一厢情愿一样,这种感觉太不爽了!

    多少男人围着她转,这个男人总是这样,让她跟着他走,偏偏自己还就是放不下!

    “我只是想看看,他们一家人的于理不合,会被你怎么打破。”北雪儿笑盈盈道,肯定非常有意思。

    月媚嘴角一抽,看着北雪儿,“我突然知道北宫离夜笑容里的意思了。”

    不愧是母女,连想法都一样。

    “不过你这样也是不行的,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帮你。”顺便看一场好戏。

    月媚:“……”

    这肯定不是她全部的目的,也不是主要的目的。

    “为什么我还是想答应?”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爽了!

    北雪儿点头,应道:“我知道你会答应的。”

    “走吧,不是要看北宫离夜。”月媚拉着她,两人往一个方向走去。

    绾绾站在原地,看着月媚离开的身影,张了张嘴,笑着摇头。

    算了。

    “绾绾护法,宗主这是怎么了?”其余的人好奇凑过来问道,她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宗主那么急切。

    “尊主的事情,你们少大听,没你们什么事。”绾绾收起笑容,沉声说道。

    所有人身体一颤,立刻应道:“是!”

    她们明白,明白!

    外人只见过宗主的妩媚,可没见过宗主的手段。

    一宗之主,怎么可能只靠妩媚就行了,她们宗主还是很厉害的,正确的说,不是一般的厉害!

    不过有时候连她们都会被宗主迷住,更何况是外人,他们看不到宗主手段的一面,那也正常。

    “走吧。”绾绾沉声开口,转身离开。

    所有人缩了缩脖子,立刻跟上去,匆忙离开。

    无间修冥的方向,一行人停下,看着他们走远的方向,黑布遮住的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

    “王?”方逆疑惑问道,他们不走了吗?

    “本王也想凑凑热闹。”第五炎泫看向那个方向,眸光变得深邃。

    算了,现在还不是去找夜儿他们的时候。

    啊?

    众人一头雾水,什么意思?凑热闹,什么热闹?

    “回去吧。”第五炎泫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去,还是算了,不要去了。

    “是。”所有人应道,跟着他离开。

    然后同时看向慕容晟,冥王这是什么意思?凑什么热闹?

    除了百年盛会,最近哪里还有热闹吗?

    看到他们的目光,慕容晟轻咳一声,收回目光,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那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不要看着他,不要看着。

    见他故作神秘,众人嘴角一抽,挥了挥袖子,跟上第五炎泫,转身离去。

    离夜关在房间里,将上面的灵诀看了一次又一次,重重叹了口气,把东西扔进储物手镯,推开们走出去。

    她完全不知道广场上发生的事,走到外面,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差不多了,基本上吧。

    就是还差一点,最后一点还没有想明白,等娘来了,到时候问娘就行了,看看是怎么回事。

    “夜儿,你终于出来了。”银光闪过,白色身影瞬间出现在她面前。

    离夜看到出现的身影,心口一跳,诧异扭头看着她。

    见他盈盈轻笑,俊美无瑕的脸上绽放的笑容,周围都变得黯然了。

    “发生什么事了?”他怎么突然笑成这样,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纳兰清羽嘴角抽搐,满头黑线问道:“纳兰夫人,你都冷落为夫多少天了?”

    这就是大事!

    冷落?

    “邪尊大人,我可是百忙之中,等你回来以后,可从来没有没理过你。”不过现在那本灵诀已经差不多了,这样也就挺好的。

    纳兰清羽挑眉,好像是这样的。

    “真希望纳兰夫人可以时时刻刻陪着。”坐在那上面,多无聊啊,有夜儿在就不一样了。

    “会有这个时间的。”离夜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盈盈说道。

    “那……”

    “离夜!”

    “离夜,跟你说,发生大事……”

    所有人一股脑冲进院子,没有看到离夜,反而看到纳兰清羽,他们脸上的表情僵住。

    看了看周围,他们轻咳一声,“那什么,我好想还有点事。”

    “被你这么一说,我好想也有点事的。”

    “是吧,走走走,我们赶紧去看看,是什么事呢?”

    说话间,所有人都往回走,心里暗暗叫糟。

    完了完了,他们完全没想到邪尊在这里,就是啊,邪尊比他们先走,肯定会先回来的,蠢蛋啊,怎么没想到这个,撞上了,还撞个正巧!

    罪过,罪过。

    纳兰清羽深吸一口气,冷声开口,“站住!”

    所有人身体立刻僵住,一脸欲哭无泪,他们真的可以先走的!

    离夜看着纳兰清羽一脸阴沉,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觉得还是不要笑出声,不然邪尊大人生气,后果很严重。

    “夜儿!”这时,两道身影从天上走过,落在脸众人面前。

    听到这一声叫唤,纳兰清羽眼角抽搐不止,转身看去。

    离夜笑看着他,双手摊开耸耸肩,这可跟她没关系,她今天没约娘做什么。

    “娘。”她走过去,就看到月媚跟着北雪儿一起来,眼中顿时闪过阵阵光亮。

    有好戏看!

    众人看到月媚来了,又看了看东方白衣,眼中的光亮和离夜的差不多。

    几个人相视一看,脚步一点点往后挪动。

    看戏是要走到一旁的,这里有东方白衣在就够了,他们就先走了,没错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点了点头,众人纷纷往后面走去。

    “站住!”月媚看到他们后退,眯起眼睛扫视过去。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她又不是东方白衣那个呆子!

    听到这声呵斥,所有人脚步立刻停下,然后脸上堆起笑容。

    果然,逃不过月媚宗主的眼睛。

    哎呀呀,还想后退一点,站远一点,然后好好看戏的。

    东方白衣就是个呆子,呆头鹅!不解风情!

    “月媚宗主,我跟我娘有点事要谈,总可以吧?”离夜眨了眨眼睛,她们可以走吧?

    反正她也是来找东方白衣的,瞧瞧,她出现以后,东方白衣都沉默了。

    月媚看了一眼她,然后风情万种笑道:“奴家就是来找少城主的,少城主怎么能走呢?”

    想走,她还想看好戏,没门!

    离夜:“……”

    她表现的没有那么明显吧,至少东方白衣就看不出来不是。

    也不是,东方白衣在她出现后,眼睛就不敢看这边。

    寒光扫过,月媚只感觉脖子发凉,但是已经到这里了,她要是害怕这点凉意,不就真的让他们看好戏了!

    绝对不行!

    “少城主,虽然你是女儿身,奴家还是可以嫁给你不是。”说着,月媚妖娆一笑。

    北雪儿眼角抽搐,有种捂脸的冲动。

    “你敢嫁?”离夜挑眉。

    “为什么不?”月媚反问。

    不就是邪尊,只是一个眼神而已,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的。

    “好啊,你敢嫁,小爷有什么不敢娶的。”说话间,离夜朝她脸上伸出手。

    冰凉寒意从身后袭来,心脏一阵直打鼓。

    这邪尊大人,明知道是做戏,居然还释放这么冷的寒意,冷死人了!

    “夜儿,夜儿。”北雪儿拉了拉北宫离夜的衣袖,看着她身后的男人,不妙啊。

    “娘,你干嘛?”离夜皱眉。

    北雪儿指了指她身后,轻咳一声,然后收回目光。

    她什么都没看看到,本来是来看北雪儿的好戏的,结果……好像玩的有点大。

    离夜艰难吞了吞口水,轻咳一声,扭头看去。

    两汪寒潭映入眼帘,她差点倒抽一口凉气,嘴角抽搐,手上的动作也停下。

    纳兰清羽走过来,阴沉看着月媚,拉过离夜那只要伸过去的手。

    “送月媚宗主!”说完,就拉着离夜往房间走去。

    离夜一阵忐忑,转身看着北雪儿。

    这次,玩大了!

    北雪儿默默收回目光,女儿啊,虽然邪尊大人目光吓人,但是他不会对你怎么样,可要是娘出手,他会对娘怎么样的。

    月媚看着是纳兰清羽那杀人的目光,感觉呼吸都紧蹙了,脖子好像随时会被扭断一样。

    这男人吃醋的时候,太吓人了!

    银色身影从天而落,银翳面无表情站在月媚面前。

    “月媚宗主,请。”再不走,宗主就要杀人了!

    月媚轻咳一声,扯出笑容。

    “天穹峰的男人啊,就不知道解不解风情了。”她走过来,含笑看着银翳。

    银翳身体一僵,忍住后退的冲动。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银翳和月媚,一下子把东方白衣忘记了。

    东方白衣在月媚往银翳走出去的那一刻,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袖子下的手握紧成拳头。

    契约空间的白虎,感觉到那一丝怒意,睁开一只眼睛,然后摇了摇头。

    呆头鹅!

    都已经吃醋吃成这样了,居然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思。

    心里嘀咕完,白虎又闭上眼睛。

    在看戏的队伍中,它也是其中一员,虽然它是东方白衣的契约兽,这和看戏,没什么冲突。

    “月媚宗主,你还是走吧,宗主杀人的时候,可不管对方是谁的。”银翳僵住身体,苦口婆心道。

    月媚就是个妖精,可是这妖精碰不得啊。

    而且,这明白不是拿他刺激人,看看,东方白衣眼睛都变成血红色了,他要是做点什么,杀人的就不只是尊主一个了。

    月媚嘴角一抽,看了看紧闭的房门,默默叹息的。

    北宫离夜,对不住了啊。

    可这呆头鹅,她不说,这家伙完全就不明白!

    “他杀我的时候,你会不会保护我?”月媚娇柔轻叹,疑惑问道。

    银翳额角滑下冷汗,他会先逃走。

    尊主的怒火,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北雪儿和西陵诺他们慢慢站在统一战线,默默看着两边的人,嘴角保持着笑容。

    然后几个人相视一看,嘴角笑意加深。

    有好戏!

    就在这时,东方白衣长袖一挥,霍然转身离去。

    他,要回风启大陆,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所有人推着对方,用眼神示意。

    去拉啊!

    赶紧去拉啊!

    不然人走了,走了就没戏看了。

    真的是呆头鹅,已经生气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你推着我,我推着你,东方白衣已经走远了。

    北雪儿立刻冲到月媚身边,拉了拉她,“走了,走了。”

    “走什么,我还要……”

    “不是,东方白衣走了。”北雪儿立刻打断,再不追,就真的走了。

    月媚皱起眉头,看着银翳的眸光突然冷淡。

    “北雪儿。”她看向北雪儿。

    北雪儿摇头,轻咳一声,“别找我。”

    “你明天不会去参加百年盛会吧?”反正他们去不去都无所谓,她都好几次没去了。

    北雪儿嘴角一抽,狐疑问道:“你想要干嘛?”

    怎么突然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走。”月媚拉着她往外走去。

    眸光中的阴霾,将心中的火焰一点点弄灭。

    “哎哎哎,别拉啊,我也是有主的人。”北雪儿急忙叫道,这要是让她家那口子看到,也会很麻烦的。

    “管你有没有主,先跟我走。”月媚强势说道。

    一群男人愣在原地,看着走远的身影,张大嘴巴。

    他们这一群男人站在这,月媚宗主就没看到吗?

    看着走远的身影,他们瞬间走到银翳面前。

    “有没有感觉到杀意?”

    “东方白衣刚刚有没有想杀你?”

    “有没有差点对你动手?”

    ……

    听到他们的问题,银翳一阵无语,他们这算什么?

    对他有杀意,他们很高兴吗?

    “我说各位西陵诺你刚刚是不是没受伤,要不要我送送你?”银翳挑眉,是不是伤的太轻了?

    西陵诺看着银翳,立刻摇头,“我先走了。”

    不用送!

    “西陵诺,你赶紧把东方白衣拉回来!”就这么走了算什么会是,太不负责了。

    “放心,他要是回那边,我会跟着他一起回去的,一定不久留。”西陵诺摆了摆手,分分钟走出百米。

    所有人阵阵凌乱,好戏不能到一半,结果主角跑了啊!

    “算了,我们也走吧。”摆了摆手,众人转身离开。

    东方白衣什么脑子,居然转身就走了。

    看看邪尊,已经做了那么好的榜样了,居然都不知道学,太蠢了。

    所有人纷纷离开,银翳才松了口气,转身离开那里。

    而房间里,离夜靠在门口,看着外面动静,摇了摇头。

    “东方白衣,我怀疑他情商为零。”到底是没发现月媚喜欢他,还是没发现自己喜欢月媚。

    两个人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大家都已经看好戏了,他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纳兰夫人,你就不担心自己吗?”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浓浓酸味。

    听到这话,离夜缩了缩脖子,慢慢转身。

    看着面前目光阴沉的男人,双手圈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红唇凑了上去,吻住那冰凉的薄唇。

    唇瓣刚刚碰在一起,纳兰清羽立刻将她搂住,化被动为主动紧紧拥入怀中。

    离夜心中一紧,扭动着身体。

    然而拥住她的双臂搂进,没有给她半点挣脱的机会……

    然后第二天,一流势力就有三个首领没没去,这让众人惊掉了下巴。

    这么多次百年盛会,还是第一次有三个首领同时不来参加!

    最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千陌桑他们相视一看,心里一阵嘀咕。

    东方白衣和西陵诺也没看到人,难道真的回去了吗?

    靠!这也太不靠谱了,回去了都不来说一声,然后人就不见了!

    至于月媚还有北雪儿,这是去哪里了?

    她们昨天走了以后,到现在都还没看到人,影子都没看到一个。

    离夜和邪尊嘛……

    他们不发表任何意见!

    直到散修者的比试结束,他们都没出现,众人怀着满心疑惑,离开广场,等到着明天的百年盛会。

    “去问问,东方白衣和西陵诺是不是离开了。”

    比试一结束,玉隐立刻派人去打听。

    没过一会,回来的人如实禀报,猜的没错,人果然是离开了。

    众人看向银翳,嘴角微微抽动。

    银翳疏导他们的目光,面露警惕,“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什么都没干。”

    只是听令而已!

    不过,他们回去了也好,要是寻神池出世,是临天大陆这边,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腾。

    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寻神池什么时候出世,倘若真的出事,这里会出不小的问题。

    “这家伙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也就算了,结果还经不起激将法。”众人摇头,算了,等忙完这段时间,他们再派人去风启大陆,送封信给他。

    “看来只有我们提醒了,关键月媚宗主也不想戳破啊。”不然这两个人怎么会走不到一块,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墨东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我去静静,你们别打扰我。”

    看着墨东炎走远的背影,众人嘴角抽搐,这家伙又怎么了,最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银翳看着他们疑惑不解的样子,立刻转身离开,他什么都不知道!

    时间流逝,直到夜里,北雪儿才慢慢往离夜这边走开,看到离夜坐在院中翻着帝皇灵诀。

    她瞬间走了过来,“夜儿,你家邪尊没对你做什么?”

    离夜抬起头,睨视了一眼北雪儿,“娘,你这是要唯恐天下不乱吗?”

    就算做了什么,她也不会说的。

    即便是自家爹娘,她那个爹,这个娘,有些事还是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

    “没有,我只是好奇,你看看我,都快散架了。”北雪儿走到旁边趴下,一天一夜啊!

    “月媚拉着你去干嘛了?”总之绝对不会哭。

    “我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昨天打了一架,打到今天早上,然后她拉着我去做了什么什么,然后我就睡着了。”北雪儿趴在呻吟。

    果然看好戏要离远一点,不然自己也会跟着那什么的。

    “什么什么?”离夜挑眉,老爹在这里,还能让她做什么什么?

    “臭小子,你想什么呢?”北雪儿坐起身,重重拍着石桌。

    离夜正要说什么,看着黑夜中走来的身影,默默收回目光。

    “没,我什么都没说。”

    “你这表情,明显就是想说什么,跟你爹一模一样!”北雪儿凑到她面前。

    离夜:“……”

    她不觉得是一样的,倒是觉得老爹的表情,跟清羽昨天发怒的时候差不多。

    “别不说话,我每次说你爹,他也是这样!”什么都不说!

    离夜:“……”

    她也想说来着,不过真担心她那个爹会大义灭亲。

    “北宫离夜。”

    “北宫雪见!”

    两声同时响起!

    北雪儿刚叫出声,听到突然响起的声音,身体愣住。

    她看着离夜,磨了磨牙,臭小子!居然不提前说,人都找来了!

    离夜默默看向北雪儿,眨了眨眼睛。

    娘啊,实在是老爹的表情,活像是我欠了他多少钱,我这要是说了,他指不定怎么大义灭亲!

    不过……

    离夜稍稍抬头,看了看周围,差点咋舌。

    太夸张了!

    居然布下了结界!

    她就说老爹怎么叫这么大声,还光明正大走过来了,感情是用结界挡住外界了。

    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她本来想问问不懂的地方的,现在,算了。

    “娘,那什么,清羽在等我,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说完,离夜把帝皇灵诀收起来,转身往外面走去。

    还好还好,清羽今天在隔壁院子处理事情,不然还不知道往哪里走。

    北雪儿磨了磨牙,看着离夜走远的背影。

    这是什么女儿。

    “北宫雪见,你消失二天一夜,去哪了?”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缓柔和。

    北雪儿闭上眼睛,暗暗叫完。

    深吸一口气,她转身,“你倒是光明正大找过来了,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想想,想想怎么脱身。

    “还有,我明明就消失了一天一夜,哪里有两天一夜!”她身体慢慢往后挪。

    黑色身影下没有再出声,见她的小动作,残影闪过,瞬间走动她面前。

    “我错了!”北雪儿立刻说道。

    说完,她暗暗咬舌,没骨气的东西!

    黑色身影一把将她抱住,脚尖一点,两人消失在了院中。

    离夜坐在隔壁院子里,睁开双眼,摇头一阵轻啧。

    居然走了。

    不过这结界……没散去啊。

    “你爹弄的?”纳兰清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离夜一扭头,就看到他在身后。

    “你不是知道么?”不是她爹,还能有谁。

    “这样,的确安全不少。”就算是外界家族,也无法窥探进这里,他们一家人可以在这团圆。

    这个结界,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传言说的一点都没错。”纳兰清羽若有所思叹息,一把将离夜搂入怀中。

    离夜挑眉,扭头看着他,问道:“什么?”什么传言一点都没错?

    “都说第五炎泫是第五家族最杰出的灵师,也是最厉害的天才。”这结界,谁能想象是灵体布下的。

    他现在还只是灵体状态,要是重生过来,好好恢复一段时间,一定很快就会回到鼎盛!

    “你在哪里听说的?”她怎么没听说过?

    “外界家族。”纳兰清羽笑道,是属下回来禀报的时候,顺便说了一句。

    离夜扔给他一个白眼,原来是外界家族,难怪她没听说过。

    “怎么样,那个人查到身份了吗?”在那么多人面前挑战她,什么人?这点还真是不知道。

    可惜她没空,也不想接受这个挑战,更没兴趣。

    “查到了,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骄傲,刚愎自用,还喜欢四处挑衅,为夫还发现一条。”纳兰轻易不以为然道。

    “嗯?”还有一条?

    “欺软怕硬。”他说代替夜儿出手,那人就立刻怕了,不是欺软怕硬是什么。

    “不管他,他不是第一场就落败了。”要不是骄傲,听他们说的那些,他应该不会那么轻易落败。

    “嗯。”的确是不用理会。

    手指轻点,离夜想了想,“第五家族有没有打听他?”

    “这个……”纳兰清羽脸色立刻一沉。

    “来人!”

    银色身影从天而降,单膝跪在他们面前,把头埋在胸口。

    “让你们查人的时候,第五家族是不是也在查?”这个他差点忽略了!

    “尊主,是这样。”第五家族的确是在查那个人,貌似还挺有兴趣的。

    “刚才怎么不说!”纳兰清羽冷声问道,这么重要的事!

    来人沉默不语,他也忘了。

    “去盯着那个人,若有异动,杀!”

    “是!”

    来人赶紧离开,就怕纳兰清羽一阵怒火,自己最后被烧得粉身碎骨!

    “该早点注意!”纳兰清羽趁着脸色,冷声开口,现在这个时候才说,不知道会怎么样。

    “没事,现在还不晚。”离夜拍了拍他,不会有事的。

    “嗯。”纳兰清羽点了点头,不会有事的。

    “寻神池会出世吗?”现在还不知道寻神池会不会出世,那天得到的消息,是寻神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世。

    连什么时候出世都不知道,会出世吗?

    “会。”既然有这么大动静,那就一定会出世。

    天家预言,第五家族的动静,都能说明一切的问题。

    “明天去找找天圣如何?”明天貌似是什么比试,不记得了,反正也不是势力首领比试,势力首领在下一个。

    “你一个人去?”纳兰清羽皱眉,他不放心。

    “嗯,别担心,没事的。”只是去一趟而已,不会有什么事。

    纳兰清羽重重叹了口气,拥住她的手臂收紧。

    自从知道寻神池会出世,听过菩提树的话以后,他就总觉得不安,非常的不安。

    这种不安的心情,从未有过,心里真的在怕又什么事情会发生,的确是有什么事会发生。

    “天圣要是还敢做什么,为夫杀了他!”管他是不是外界家族的少主,他也不管天圣的身份,对想夜儿如何,直接杀了便是!

    红唇上扬,离夜点头应道:“好。”

    空气中闪过波动,纳兰清羽迟疑了一会,然后松开抱住她的双臂。

    没过一会,银翳便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东西。

    “尊主,天圣说,想见王妃。”说话间,他把手里的东西递出来。

    ------题外话------

    一万奉上!

    等会还有一更,五千字,补上昨晚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