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零一章 也是翩翩美男子嘛
    两人走出空间,白光形成一道门,他们从门中走出来。

    院子里的几个人看到,眼睛都忘记了眨,愣愣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如何反应。

    离夜他们走出去,就看到那一双双睁大的眼睛,一下子也愣住。

    他们怎么都在?

    还有

    娘!

    她怎么,也来了?

    留香看到他们,立刻凑了过来,看到他们身后消失的白光,一阵惊奇。

    “离夜,刚才那个就是跨越空间之力吗?你们去哪里了?”好神奇,就那么出现,然后消失,出现!

    今天在广场上看到邪尊消失,他吓了一大跳,后面连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么有看到,反正往他们那边看到时候,他们已经回来了!

    呃

    离夜看着留香一脸好奇,轻咳一声,“你们在这里干嘛?”

    “我们想参加散修者比试,来问问你。”留香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

    反正也是无聊,排名他们是不想的,就是想着凑个热闹,没那么无聊。

    势力比完,基本上就他没他们什么事了,接下来就是各方首领的比试,然后是挑战比试,擂台等等!

    各种各样的,要等结束,最少也得十天半个月这样。

    要他们在这里无聊待这么长时间,真的会受不了的,是真的会。

    “想参加就参加啊,这个不用问我。”离夜耸耸肩,他们想参加,难道她还会阻拦不成?

    见离夜答应,留香眼中闪过光亮。

    “真的啊!太好了!我跟第六殿的那些人说说!”终于能一展身手了,简直太好了!

    说话间,留香已经转身离开了,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其余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看到北雪儿,轻咳一声。

    “我们也走了。”人家母女团聚,他们在这凑什么热闹。

    不过真没想到,北雪儿已经是为人母了,居然还是北宫离夜的母亲!

    这消息,比惊天雷还刺激!

    东方白衣站在一旁,所有人都走了,他还站着。

    “喂,你干嘛?”西陵诺扯了扯他的衣袖,人家团聚,他站在这里干嘛?

    东方白衣看着北雪儿,这是北雪儿原本的样子,他总觉得眼熟。

    不是和北宫离夜相似的那种眼熟,而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不过他能确定,他们以前绝对没见过面,可这该死的眼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北宫主,你以前,是不是来过风启大陆?”既然是北宫离夜的母亲,应该就知道风启大陆。

    也许,还来过!

    到底是,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离开的人纷纷停下脚步,狐疑看向北雪儿,目光落在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心里又是一阵惊叹。

    这才是她真正的模样,不过比以前还要好看!

    离夜也惊奇看向东方白衣,见过?

    她记得娘离开北宫家族的时候,应该还没有多大。

    按照风启大陆的人,只知道北宫家有儿子,不知道这儿子是女儿来说,他们应该不知道娘就是以前那个叫什么北宫什么昊,还是北宫昊什么的。

    她都不记得了,东方白衣会记得?

    “来过。”北雪儿笑着点头,当然去过。

    当时她还小的时候,还在风启大陆做了不少事呢。

    只不过在他们眼里,没一件是好事就对了。

    “难怪。”东方白衣点点头,他就说见过,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没想到真的见过!

    反正见过的不是本人,更像是画像一类的,至于什么时候,什么样子的画像,就不记得了。

    众人也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走吧走吧,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西陵诺拉了拉他。

    东方白衣抱了抱拳,然后才离开。

    所有人看到他的举动,顿时满头黑线,一脸无语。

    算了,任由他去吧。

    东方白衣也就这德行了,改不了!

    “我先去处理点事。”纳兰清羽看了一眼北雪儿,轻声说道。

    “嗯。”离夜点点头,含笑注视着他。

    紧扣的十指松开,双手负在身后,纳兰清羽转身离开。

    等所有人离去,北雪儿才走过来,什么都没说,将离夜拥入怀中。

    “辛苦吗?”她知道,那很辛苦。

    “有你们在,不辛苦。”离夜身体慢慢放软,靠在她怀里。

    一人也许不会觉得辛苦,那是因为心已经麻木,不知道辛苦是什么。

    现在的不辛苦,那是因为有他们在,做什么都不会辛苦的。

    “在你出生后,第五家族发生的事,等百年盛会结束,我和你爹会一起告诉你的。”不会再隐瞒她,也许当初就不该隐瞒。

    让景澈把事情告诉她,也许事情就又会变得不一样。

    她能防着第五家族,防着外界家族。

    “好。”离夜应道。

    “不过娘,东方白衣为什么会觉得你眼熟?”离夜站直身体,疑惑问道。

    娘那么早就离开过家里了,应该不会见过啊。

    北雪儿轻轻一笑,拉着她走到旁边石桌旁坐下,“也许是当年我到东方家族大闹了一次,结果他们家的人就画了我的画像。”

    那一家人,动不动就给人画像,动不动就于理不合,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去东方家族大闹了一场,为什么?”离夜好奇问道。

    没有人不会好奇爹娘以前的事,毕竟还是如此轰动的事!

    “不记得了。”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那个时候的事情,她就记得当时臭老头都拿她没办法,因为她非得穿男装出去混。

    后来那老头不止一次后悔,把她当男娃娃养。

    不过他也没办法,娘在生她以后就去世了,他那个时候还得掌管北宫家,他又不放心别人,都是自己带大她,能把她养大就不错了,哪里还会理会那种方式。

    迟疑了一下,北雪儿问道:“景澈回去了吗?”

    他还是回去了吗?

    离夜嘴角笑意僵了僵,然后点了点头。

    是回去了。

    “放心,没事的。”北雪儿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说道。

    景澈就算是回去了,他们也暂时不会对他怎么样,至于他想回去做什么,倒是真的不知道。

    那个家,他应该不想回去了才是。

    离夜轻轻一笑,应道:“这个我倒是不担心。”

    “明天是散修者比试,没有势力之间什么事情,要不要跟我走一趟?”北雪儿对她眨了眨眼睛,眼中多了点点淡笑。

    走一趟?

    “去哪?”离夜好奇问道。

    “明天去了你就知道了。”北雪儿站起身,迈步离开,有些事,她也打算看看。

    离夜看着她走远,然后收回目光,眸光变得深邃。

    手指轻点着桌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她就坐在那里,一直到纳兰清羽回来,还是没有回神。

    “在想什么?”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眉头轻挑,她轻笑道:“钥匙。”

    纳兰清羽在她对面坐下,无奈笑了笑,“纳兰夫人,有没有决定好去不去寻神池?”

    按照她的性格,有些事情是不会逃走的,寻神池要去,她是不会躲避的。

    “去,为什么不去?”离夜笑着反问,当然要去了。

    不管她有没有决定,第五家族要是想让她去,就一定会想进一切办法让她去的。

    那样算起来,她现在一点准备都没有,到时候还会变得被动。

    这样,怎么算都很吃亏。

    “好。”纳兰清羽应道,她决定要去,那就去。

    “齐暮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遇到第五家族的人,他好好的在历练,和第五家族的人发生什么冲突了?

    也不对,和第五家族的人发生冲突,也没那么容易被放开,还会比较麻烦。

    “第五家族最近到处在找炼药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纳兰清羽耸耸肩,漫不经心说道。

    没有人知道第五家族要干嘛,别说他们不知道,可能就连外界家族都不知道。

    没有一点征兆,没有一点预兆,就在找寻炼药师,人数都还不少。

    “你的人在盯着?”

    “嗯。”

    “不知道原因,那就先盯着吧。”即便是想也想不明白。

    “怎么样,你娘跟你说了什么?”只是在想要是的事?没有其它?

    “她说明天让我跟她走一趟,你就不用去了,好好参加百年盛会。”离夜拍了拍他的肩膀,娘没有提过要不要带他去,反正他最近也忙,不去也是可以的。

    “好。”纳兰清羽一口答应。

    两人相视一笑,不用再说什么,就已经完全明了对方要说的。

    咚

    一声金钟响起,也代表第二天的比试正式开始!

    离夜没有去再去百年盛会,换了一身男装,直接到离宫住的院子去等人。

    离宫的人看到她,眼中纷纷露出惊艳。

    “少宫主。”每个要走的人,纷纷走过来叫了一声,这才离去。

    离夜微微颔首,然后目送他们离开。

    过了好一会,北雪儿才出来,看到她又一身男装,有些人俊不禁。

    听到动静离夜扭头看去,当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帘,她眼中闪过光亮。

    “娘!”啧,娘穿男装,也是翩翩美男子嘛!

    多好看!

    “走吧。”北雪儿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往前面走去。

    两人并肩离开,走出楼台水榭,庭院阁楼,然后离他们住的地方,七绕八拐,不知道走了多久,北雪儿才停了下来。

    环视周围,离夜好奇问道:“娘,我们来这里干嘛?”

    这没有人,也什么都没有。

    还以为走到这里,就能知道,他们要来做什么,现在才知道,当时想的太天真,还是不知道要来干嘛!

    “夜儿,你不想学帝皇灵诀吗?”北雪儿反问。

    帝皇灵诀!第五家族的绝技!

    “也不是不想,奇叔当时没教我,我也就没学,一直拖到现在。”离夜如实说道,不过她现在在修炼灵诀。

    就是在第五家族禁地得到的东西,那东西学起来还挺容易的,已经快完成了。

    离夜这话若是北宫家族以往,历代的少主族长听到,非得气吐血不可。

    在他们看来,北宫家族中最难的,就是灵诀。

    他们从小就开始学习灵诀,一步一个脚印,这样才能修炼好,结果她居然说容易,还挺容易!

    “娘教你。”北雪儿含笑说道,有一门绝学在身上,她也能放心不少。

    看到九天穹诀她就有这种想法,把第五家族的帝皇灵诀教她,关键的时候能够用上。

    “好。”离夜点点头,原来是叫她来教这个的,还以为是来干嘛的。

    “首先”

    北雪儿笑看着她,开始一点点教她。

    离夜站在一旁看着,满脸狂汗,因为北雪儿真的是一点点教她,就怕她有什么地方不懂。

    不像邪尊大人,告诉她口诀,修炼方法,还有运用,再来就给她演练几遍,就直接甩手,让她自己练习。

    修炼一天后,离夜到晚上才回去,回去以后就看到纳兰清羽坐在那,她立刻跑过去。

    “我现在才知道娘找我去干嘛。”她靠着桌边,手撑着侧脸,笑看着他。

    纳兰清羽挑眉,回头看着她,见她神秘轻笑,好奇问道:“什么?”

    “帝皇灵诀。”离夜简单说道。

    “不错。”他点头。

    帝皇灵诀的确是还行,毕竟是主灵遗留下的绝技,除了第五家族的人,还必须是灵尊才能修炼,要求挺严格的。

    她多学一点也好,这样遇到什么事,都不必要担心。

    “你就不想说什么?”离夜挑眉。

    “什么?”他看着她,反问。

    “我娘教我,比你认真多了,就你那样三两下,她连注意什么,都说了!”离夜指着他,轻哼了一声。

    脸上露出几分喜悦,隐约间还有这淡淡兴奋。

    “你不需要那样。”纳兰清羽收回目光,淡淡笑道。

    以她的悟性,不需要说太多,就能学会。

    不过她现在很高兴,很欢喜,这样就足够了。

    嘴角一抽,离夜无语看着他,什么叫不需要。

    “我先走了,你慢慢忙吧,邪尊大人!”说完,离夜转身离去,嘴角微微上扬,眼眸始终带着淡淡笑容。

    等她离开,纳兰清羽才抬起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摇了摇头,然后收回目光。

    离夜回到自己房间,盘腿坐在床上,脑海中回想起今天白天学的招式,周围灵力在扭动。

    第二天天一亮,离夜出现在院中,没有凝聚灵力,将昨天学习的招式运用而出,掌力推动,空气猛然撞击,如同浪涛一样泛起波浪。

    北雪儿走进来,就看到这一幕,一脸狂汗。

    以夜儿的悟性,她根本不需要交的那么仔细,这不,才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将帝兽诀融会贯通了!

    离夜收起招式,就看到北雪儿走进来,双手负在身后。

    “娘。”她语气淡了几分,神色也不再像昨天那么喜悦和兴奋。

    她发现,纳兰清羽说的一点都没错。

    真的不需要教的太仔细,她就能融汇贯通,就是她这一晚上,也只是挑了几段简单的,多看了几次,然后就这样了。

    “不然我把所有的口诀和招式给你看一遍,你自己学吧,不懂的再来问。”感觉这样会快很多,根本不用特别教。

    这比起他们当年,还要变态。

    虽然是女儿,不能这么说女儿,但她是在想不出什么词表达了。

    “好。”离夜汗颜点头,她也觉得这样简单,不用每天等着娘来教。

    “等会,我回去拿给你。”北雪儿轻咳一声,转身往回走。

    她刚走远,纳兰清羽就从旁边房间走出来,双手负在身后,含笑看着她,往她这边移动脚步。

    “为夫都说了,纳兰夫人不需要那样。”就算不那样,她也能修炼的很好。

    离夜嘴角一抽,满头黑线看着他。

    “是是是,还是邪尊大人厉害。”离夜含笑应道,注视着他,眼中笑意加深。

    “今天百年盛会还是散修者,去吗?”的确是挺无聊的。

    “你直接跟我说,你哪天比试吧。”看邪尊大人的,比较有意思,一流势力首领的,应该也会不错。

    散修者其中也有实力不错的,比起他们,还是差点。

    一方势力之首,并不是那么好当的,没有强大的实力,没有人会臣服你,为你卖命,甘心听命!

    “还早,势力排名比试和势力首领比试,刚好占着百年盛会的首尾。”纳兰清羽若有所思道,貌似是这样的。

    那样看的确是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待在这里,好好修炼什么的。

    “那还是你自己去吧,二流势力首领也会比试,可能我们的时间差不多。”有他在,她不去也可以,中临都就更不用她担心了。

    纳兰清羽含笑捏了捏她的脸,柔声道:“纳兰夫人,为夫就先走了,你要是无聊,随时来找为夫都可以。”

    揉着被捏的脸,离夜还没说什么,纳兰清羽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男人!

    不过吧,一个人在这里,的确也是挺无聊的。

    幸好能修炼帝皇灵诀,不然还不知道去哪里打发时间,然后只能坐到天上,看着他们比试,被人围观。

    现在想想,百年盛会虽然盛大,其实也没什么。

    不过真正比试的时候,她不是这么想的。

    “夜儿。”北雪儿走回来,拿出一卷布帛,递给她。

    离夜立刻接过,将布帛打开,上面的招式映入眼帘,脑海中就已经浮现出那种画面!

    题外话

    今天不舒服,已经十点半了,乐文新规定,编辑超过十点半就不审核了,只能写五千更新了,么么哒,我要去休息了,晚安。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