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章 谁若敢伤害夜儿,杀!
    广场之上,音祁笑盈盈走到纳兰清羽面前,客气拱了拱手。

    “邪尊,我们该走了。”他们这些一流势力比完,等待二流势力闯一流势力,他们还有一点事要做。

    所哟一流势力的首领族长,都已经起身,大家投来目光,仿佛在说,只差你一个人了。

    纳兰清羽睨视了他一眼,眸光冷淡,慢慢站起身。

    突然间,灵魂深处闪过一丝波动,带着剧烈的跳动和不安。

    他眸光一寒,缓缓扭头看向无际黑海的海域方向。

    无际黑海就是一座宝岛,四面临海,外面就是辽阔的海域,不见尽头。

    众人本来要走,见纳兰清羽再次停下,心里泛起疑惑。

    “银翳。”薄唇轻启,他冷声叫道。

    银色身影在空中划过弧线,瞬间出现在他身旁。

    “尊主。”

    “你和他们去。”说着他迈步走出去。

    “是。”银翳应道。

    他!

    所有一流势力首领睁大双眼,看向银翳,见他脚下闪过银光,急忙走过来。

    “邪尊,这种事……”

    银光闪过,面前划开弧线,一道缝隙出现在面前。

    音祁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已经消失不见,连残影都没有留下。

    嘴角抽动了一下,音祁站在原地,一脸懵逼看着他走远的地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发生什么事了?”欧阳走过来疑惑问道。

    刚才那个,是跨越空间之力吧?

    “邪尊隐藏的还真深啊,连跨越空间之力都有了,竟没有人知道!”无情宗宗主眯起双眼,眸光中尽是寒霜。

    若不是他这一次,谁能知道他拥有了跨越空间之力。

    到底是什么事,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他就运用了跨越空间之力,连这么多人看着都不顾了。

    这和平时纳兰清羽处事的方法,截然相反啊!

    “各位,尊主有事要处理,麻烦各位海涵。”银翳淡淡开口,也就是那么客套说了一句。

    北雪儿皱起眉头,走了过来,看着纳兰清羽离开的方向,心里涌出一丝不安。

    夜儿,是夜儿怎么了吗?

    北雪儿看向外界家族坐在的地方,那个地方少了两个人。

    皱起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她也想要去,可是纳兰清羽突然离开,她再突然离开,所有人都会发觉出事了,到时候更不妙。

    怎么办?

    她看向那一抹黑影,刚好他也面对着这边,藏在宽大衣袍下的手动了动。

    北雪儿看了看,眼中闪过一道光亮。

    他派人去了!

    那就好!

    北雪儿彻底松了口气,太好了。

    “既然这样,我们走吧。”月媚轻轻一笑,妩媚万千。

    她转身走去,心里幽幽一叹。

    能让邪尊如此的,还能有什么事。

    北宫离夜!

    会让邪尊抛下一切,不顾一切的人,只有北宫离夜了。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啊对啊,你们走吧。”欧阳点头,这里有他们看着呢,不会出事的。

    所有一流势力的首领,这才不情愿离开,心里有几分不情愿。

    可是想到纳兰清羽从来都是这样,随心所欲,做什么事情只按照自己的心情来,他们也就释怀了。

    不管纳兰清羽去不去,他们把事情弄好就行了,反正他天穹峰也有人盯着,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就和他们无关了。

    纳兰清羽刚一走,哗然之声四起,不少人震惊的站起身,面露惊诧!

    不见了,邪尊不见了!

    瞬间!

    “据说只有领悟到跨越空间之力,才能随意跨越大小空间!”

    “这,邪尊居然已经拥有这种力量了,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

    “颤抖吧你们,每次邪尊出手,都会引起一方颤抖。”

    “你他娘的闭嘴,别说这种风凉话,难不成你还能做到?”

    ……

    惊呼之声四起,每个人都是那么震撼!

    跨越空间之力,谁不想拥有,邪尊居然已经如此了!

    太牛叉了!

    看到纳兰清羽突然消失,东方白衣他们皱起了眉头,看向远处,心里泛起疑惑。

    邪尊突然消失,发生什么事了?

    同时之间,无际黑海的海域之上,波涛翻滚,海水为屏的包围圈之中。

    修长身影慢慢走来,离夜和天圣看到他,同时皱起了眉头。

    “第五泠沨?”离夜喃喃轻语,不禁狠啐。

    妈的,这家伙怎么来了!

    一个天圣就已经够难缠了,现在还来一个第五泠沨,靠!

    看了看周围,离夜眼中闪过寒光。

    管他是谁,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不管他们任何中的一个,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让小白和九婴出来!

    离夜这么想着,契约空间里一双眼睛睁开,她肩上的小白,眼中也是认真和嗜血!

    灵力闪动,离夜脚下海水波动下逐渐加强,沸腾起波涛汹涌!

    第五泠沨看着离夜,眼中露出轻笑。

    “少城主,你是炼药师,可否请你走一趟?”若是北宫离夜的话,一定会事半功倍的!

    离夜冷冷一笑,冷声笑道:“不好意思,小爷最近没出门的打算。”

    他们第五家族就不烦吗?同样一件事,要说多少次。

    “第五泠沨,你最好不要再靠近了!”天圣指着走来的人,沉声开口。

    他只是想叫北宫离夜出来,问个明白,没打算让北宫离夜被他们第五家族带走!

    第五泠沨轻轻一笑,不急不缓道:“那就不由不得你们了。”

    他手上凝聚灵力,身体飞跃而起,目光注视着离夜。

    就是她,北宫离夜!

    天圣在同时有了动作,灵力凝聚,迎向第五泠沨!

    就在这时,银光闪过,方圆百米汹涌起的海水,瞬间粉碎!

    “轰——”

    “嘭!”

    天地炸开了水花,海面惊动,掀起波浪狂潮,狂潮迅速凝聚成两条巨龙,分别冲想第五泠沨和天圣!

    原本要对招的两人,看到突然汹涌而来的力量,神色惊变,脚步立即后退!

    水形聚拢翻滚而来,追逐着他们而去。

    离夜手上凝聚起的灵力,再看到这一幕后,一点点消失。

    她看向九天,目光落在那一道银光之上,嘴角露出淡淡笑意。

    高大身影从九天走来,步步为阶,眸光注视着那两抹身影,寒霜冷冽,冰寒到了极点!

    这时,蓄势待发的小白和九婴,感觉到那人的出现,同时安静了下来。

    九婴再次闭上双眼,仿佛像是沉睡了一样,小白趴在离夜肩上,一脸不以为然,然后转过身,用屁股对着第五泠沨他们。

    没意思!

    终于又一次,离夜要用到它们,好不容易它们有机会出手,王者天下,结果……

    大爷的!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迈步走向空中,看着走来的男人。

    “我没什么危险啊。”就算是灵魂印记,这也太神了吧!

    纳兰清羽一笑,不急不缓说道:“纳兰夫人,也许我们是心有灵犀呢?”

    只是那么一瞬间,感觉她在这里,总觉得有什么事,然后就过来了。

    刚才一流势力的首领,要是听到这句话,非得吐血不可。

    一个感觉,就让他抛下了一切!

    说完后,纳兰清羽看到转身的小白,悬着的心落了下去。

    他就算不过来,夜儿也有办法脱身,这就好。

    “一连走过连个通关,有点力不从心,休息一下就好了。”离夜耸耸肩,淡淡开口。

    本来和天圣多说两句,再拖延一下时间,也差不多能恢复了的。

    没想到第五泠沨这个时候来了,她才想要叫出小白和九婴。

    不就是打一场,奉陪到底!

    “嗯。”纳兰清羽看了一眼不远处,和海水凝聚的巨龙纠缠的两个人,漠然收回目光。

    脚下银光闪过,缝隙出现在他们面前,脚步移动,他们并肩离去。

    很快他们就消失了,天圣和第五泠沨还在和巨龙纠缠。

    看到他们消失,第五泠沨低咒,“天圣,都是你坏了我的好事!”

    他们现在需要北宫离夜,带北宫离夜走多好!

    “你怎么不说你坏了我的事!”天圣沉声开口,只差一点,他只想问清楚而已!

    寻神池若是出世,北宫离夜要是寻找,她又拥有两种血脉,那这个血祭的人……

    他的预言不会错的,寻神池出世,那是必然!

    第五泠沨重重一拳砸去,面前巨龙碎裂,巨龙化作水珠,坠落在海里。

    天圣这时也击碎了巨龙,海水散落,拍打着海面!

    波涛汹涌席卷,震动四方!

    天空之上,两道身影就那么出现,没有任何预兆!

    看到突然出现的两人,众人大惊!

    又,又回来了!

    北宫离夜,北宫离夜也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刚才邪尊扔下事情出去,只是为了去接北宫离夜!

    没理会众人惊呆的眸光,离夜和纳兰清羽回到位置上坐下。

    齐暮看到他们,担忧凑了过来。

    “师父,出什么事了吗?”邪尊走的那么着急,他都没来及问。

    离夜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没什么事。”

    总的来说,的确是没什么事。

    齐暮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没事就好,我还在担心呢。”

    见他们回来,不动声色的第五炎泫也暗暗呼出一口气。

    “让他们回来。”夜儿已经回来了。

    “是。”玄冰站在一旁,低声应道,然后迈步离开。

    一切仿佛恢复平静,众人时不时往空中看一眼,心里划过疑惑。

    没过一会,天圣和第五泠沨也走了回来。

    天家和第五家族的人看到他们,心里泛起疑惑。

    “你们回去,就是为了换件衣服吗?”他们两个都换衣服了,看百年盛会看到一半,去换衣服了?

    天圣和第五泠沨相视一看,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沉默收回目光,谁也没有理谁。

    那两条巨龙破碎,海水浇在身上,他们衣服都湿透了,总不能穿着湿衣服回来。

    不过这种事情,他们怎么会说。

    要是说出来,他们还换什么衣服?

    见他们都不说话,脸色也不太好看,外界家族众人耸耸肩,想也不再说什么。

    人家都不愿意说了,他们勉强做什么。

    看到他们脸色一样阴沉,要不是他们不是一起出去的,还真以为他们是出去打了一架。

    空中气氛诡异,广场上所有人缩了缩脖子,然后专心看着第二通道和第三通道。

    第二通道,蛟龙一族和屠河势力已经到了最后面关键,第三通道还是那僵持的局面。

    比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他们想应该不会有二流势力再去闯一流势力的通道。

    至于三流势力,应该也就这样了。

    自从被北宫离夜不知道做了什么以后,第三通道就没有人能通过第三关。

    一流势力所有首领走回来的时候,看到离夜和纳兰清羽都坐在那,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不禁一愣。

    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们都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如何?”纳兰清羽看着银翳,冷声询问。

    银翳摇了摇头,应道:“回尊主,无事。”

    中间没有多大问题,一切都属于正常。

    “嗯。”他应了一声,摆了摆手。

    银翳转身往回走,沉默做到人群之中,不管多少人投来目光,他都一脸淡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咚——”

    一声金钟响起!

    “冰蛟一族!”

    “咚——”

    “屠河!”

    咚咚咚……

    一声接着一声金钟之声,接连不断,一个个身影走出来,天上黑麻麻一片。

    一流势力的通道,没有人再打算闯,就算是闯也闯不过,他们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面。

    二流势力一个接着一个走出来,即便是曾经的二流势力,这一次也不一定能站稳自己的位置。

    优胜劣汰,肉弱强食,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你若不强,那便只能成为垫脚石,然后被淘汰出局!

    离夜沉默不语坐在那,双眸轻合,像是睡着了一样。

    生命之源不停在身体中流转,帮她恢复元气,在生命之源恢复下,她感觉自己情况大好。

    听着外面一个个声音,当上百声钟声响起,还是没有停下,她已经重新睁开了眼睛。

    纳兰清羽扭头看向她,眼中多了几丝询问。

    她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已经没事了。

    他轻挑眉头,露出几丝笑意,沉默不语看向前方。

    中临都他们吃下丹药,也在慢慢恢复,看着空中出现的身影,一声声叹息。

    “我们在里面度过了好几天,结果在这里居然才几个时辰!”西陵诺纳闷道,才几个时辰啊。

    两边时间流过的速度不一样,怎么说呢,要不是在比试,要不是要拿第一,真想在里面多待一段时间,好好修炼。

    毕竟反正时间流速也不同,多待几天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就是百年盛会的神奇地方之一。”墨东炎如有所思道,以前只是听说,现在真正看到了,也不得不惊叹一句神奇!

    “不过这百年盛会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是一族人吗?他们怎么会有资格主持百年盛会的?”一流势力都只是能参加,不能主持,他们却能主持百年盛会!

    “你又不知道?”蓝非曰看向留香,他到底听哪里去了?

    留香挠了挠头,嘿嘿一笑,貌似他们说的那天,他不在,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不能怪他,他也想知道,只不过没赶上时间!

    “来,留香,我再跟你说一次。”玉隐拉过留香,沉声开口。

    看到是玉隐,留香顿时老实了不少。

    现在的玉隐毕竟是曾经的浪子,在第六殿的名声,大家都知道,也都见过他的手段,留香多少还对他有几分畏惧。

    “你说吧,被动手动脚。”他害怕!

    “我不打你。”玉隐拍了拍他的肩膀,有种捂脸的冲动。

    “反正你还是说吧。”玉隐指着他,这样有点渗人。

    “好。”玉隐坐回去,然后说道:“百年盛会那是第一次举办的时候,几位强者立下的约定,这几位强者之中,就有一流势力的人,还有二流势力的代表。

    有他们在,三流势力哪里还有反驳的资格,几位强者之中,就有当时主持百年盛会的人!

    从此以后,百年盛会就一直传下来,就算是那些强者坐化,或者是出意外死了,在这之前,他们也会挑选好继承自己的人。

    一个接一个,有些人会传两个,随着势力的发展,主持的人也就多了,所以就有现在这些!”

    既然是约定,当然就不能违背约定,更不能对这些主持的人怎么样,不管他们强还是弱。

    总而言之,一百年比试一次,并不是真正的打斗,只是根据他们的提升,每次盛会都会弄出相对的通道,让他们通关。

    要是真的打起来,百年盛会一年都结束不了,别说最后选不出来谁抢谁弱,整个凌天大陆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所以他们才会相处这种,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但实际上严格的比试,决定一流势力二流势力。

    当然了,这些主持的人,一百年才一次,也许有些人一辈子就只能主持这么一次,强者也许能多活久一点,所以想要贿赂他们,那是完全行不通的!

    “明白了!”留香点点头,他已经知道了,就不要再靠近了!

    见留香明白,玉隐满意点头,“非常好!”

    明白了就好,就不用再继续多说了。

    “不过这第二通道的人都基本上走出来了,第三通道的人一个都走不出来,要怎么办?”西陵诺好奇问道。

    他才是刚刚来的,没听过这规矩,再继续讲讲。

    “时间一到,他们就会被自动弹出来,到时候,他们就全部丧失三流势力的资格,沦落为没有排名的势力。

    想要再成为三流势力,或者是二流势力,都要等到一百年以后!”风腾笑盈盈说道。

    所以那九个老头着急啊,他们想恳求离夜放那些人出来,不然这些来参加百年盛会的三流势力,就要全部降级,成为没有排名的势力了。

    尽管是悲剧,可怎么那么想笑呢!

    毕竟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让他们招惹离夜!

    “一百年!看来未来一百年,三流势力怕是没有了。”东方白衣摇了摇头,招惹上北宫离夜,就说会悲剧吧。

    “不会,这次参加,又不是全部的三流势力都会参加,总的来说,还是会剩下有的。”只是不多而已。

    “可怜啊可怜。”千陌桑手撑着下巴,摇了摇头。

    这就是招惹上北宫离夜的后果,不只是三流势力倒霉,就是主持这次百年盛会的人也会倒霉!

    可能记录这次百年盛会的人,会在后面添加一句。

    三流势力除了中临都,全部都没有通关,原因,守关者得罪了北宫离夜!

    想想,还是觉得很好笑。

    人啊,还是要长长眼睛,不能因为他们没有排名,又走的快,就对他们下手啊。

    这不,撞上离夜这块铁板了。

    “那个守关人的下场,应该也不会好吧。”毕竟是他导致的。

    “当然!”所有人异口同声回答,肯定不会好,必须不会好,当然不会好了!

    见他们异口同声,西陵诺满头黑线,他们还真是……

    “二流势力出来完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还能剩下三分之二。”玉隐指着空中的人,二流势力该走出来的,应该都出来完了。

    那么凶残的通道,还有三分之二的人走出来,已经非常不错了!

    “时间差不多到了。”千陌桑眯起双眼,第三通道的人也差不多该出来了,这次,他们也就这样了。

    “三分之二,这些二流势力会被降为三流势力,三流势力还是会有不少嘛。”蓝非曰耸了耸肩。

    就是这一次的三流势力,完全提高了一个档次,下一次百年盛会,应该会比这次还要激烈!

    众人点头,的确是这样没错!

    当二流势力走出来完,四周一片欢腾,毕竟还有这多,三分之二的势力出来,已经非常不错了。

    就连一流势力都不禁点头,露出非常满意的笑容。

    只是三流势力……

    众人看向第三关,然后看向离夜,轻咳一声,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这个时候,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不然……

    坐在凤凰身上的九个人,相视看了一眼,无可奈何点点头,他们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

    三流势力,全部降级!

    “咚——”

    金钟响起,震慑四方!

    沧桑威严的声音响起,透着不可忤逆的威严!

    “三流势力,除了升级成为二流势力的中临都,其余全部降级为没有排名的势力,没有排名的势力,不变!”

    话刚落下,四周哗然一片!

    果然,今年三流势力,特别惨!

    他们同时抬头看向空中,然后缩了缩脖子。

    这些,都是北宫离夜弄出来的,所以说,以后不管是谁,都不要去得罪北宫离夜,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人家不只是自己强,那一个个后盾,都强到让人头皮发麻!

    听到这一声宣布,离夜松了口气。

    从今以后!

    中临都就是二流势力!

    第一的二流势力!

    第五家族就算是要对她做什么,也不会动中临都,玄机城也有了保障!

    看着一个个被弹出第三通道的人,离夜再次拿出伐天玉阵。

    伐天玉阵浮在她面前,手结在手指间变化,在此同时,第三通道的那一个阵,彻底破碎!

    想破头在破阵的守关人,听到那破碎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看到周围变化以及破碎以后,他们重重叹了口气!

    阵,终于没了!

    所有人看了看对方然后点点头。

    “快,我们快点离开这里,九位大人就要收空间了!”

    要是北宫离夜不收阵,他们还真不知道怎么收这一片空间。

    “好!”几人点点头,转身跳开,迅速走出那一片空间!

    当所有人离开第一通道,第二通道,第三通道,空中九人这才有了动作。

    手指变化,手结在手上扭动,空中再次恢复灰蒙。

    三流势力站在空中,看着身后消失的一片,重重叹了口气。

    失败了!

    这次他们,彻底失败了!

    不但没有成为二流势力,反而连三流势力的位置,都没能保住!

    看到空中那一切消失,众人同时看向离夜。

    她,收阵了!

    “几年势力之间的比试已经结束了,明天是散修者的比试,散修者的比试一共分两场,希望各位参加比试的灵师准备好!”

    话落下,凤凰展翅,九道身影走远,最后消失不见。

    他们刚一离开,所有人立刻站起身,几十万人的会场,一片喧哗,欣喜的,惋惜的,叹息的,还有愤怒的!

    可是让三流势力和二流势力震惊的,还是属于离夜他们。

    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中临都成为了二流势力,而且还是二流势力的第一名!

    二流势力之首!那意义就和天穹峰成为一流势力之首一样!

    “走吧。”纳兰清羽朝离夜伸出手,轻轻笑道。

    离夜轻笑,伸手放在他手上,两人并肩离开。

    外界家族眉头紧蹙,看着他们两个离开,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五泠沨和天圣相视一看,两个人眼中都露出不满,袖子一会,转身离开。

    见他们都走了,一流势力的人也匆忙离开,无间修冥就如同来一般,悄无声息消失,更像是一团迷雾,一下子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一流势力的人纷纷散去,众人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吵杂的声音更加响亮。

    在众人争吵之际,中临都的人也不见了身影,谁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可就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刚回到住处,玉隐他们就匆忙跑了回来,看到离夜,他们着急出声。

    “刚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肯定出事了!

    离夜挑眉,然后点点头。

    的确是出事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是他们吗?”玉隐沉声问道,他们之中别人不清楚,他是知道的。

    “算是吧。”离夜淡淡回答。

    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他们就算再次找上她,完全恢复了的她,也不会受制于人!

    “没事就好。”玉隐点点头,转身走出去。

    他要去见见公子,公子会很担心,想要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离夜见他离开,大概也能猜到他想要做什么,不过她也没阻止。

    有玉隐告诉他们,让他们不用担心也是好的。

    “你们在说什么?他去哪?”众人扭头看着玉隐离开的背影,疑惑问道,这是去什么地方啊?

    “你们,是不是真有那么无聊?”冰凉的声音响起,四周温度急速下降!

    所有人脖子一缩,寒意扫过,他们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差点忘了!

    邪尊!

    他们缓缓扭头,看向离夜身边是男人,嘿嘿一笑。

    “邪尊,我们先走了,先走了。”有邪尊在,哪里还用得着他们关心。

    走走走,不然会出大事的!

    他们可不想跟墨东炎一样,去天穹峰一趟,现在提起天穹峰都浑身打颤!

    看着他们走远,离夜忍俊不禁,轻咳一声笑道:“邪尊大人,你吓到他们了。”

    不怒自威!

    就足以震慑!

    “没对他们动手,就已经不错。”纳兰清羽轻哼一声。

    离夜噗嗤一笑,靠在他怀里,“说说发生什么事了吧。”

    从她出来以后,就感觉他的不安。

    认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感觉到他这么激烈的情绪。

    “是寻神池,夜儿,不然我们不找寻神池了。”纳兰清羽紧紧将她抱住,心里的不安越发剧烈。

    这种情绪他从未有过,可这次绝非常剧烈,仿佛真的会有什么事发生。

    “寻神池,寻神池怎么了?”她只是传了个消息给他,让他查寻神池的事,没说要找寻神池啊。

    她身上的那块地图,还是七零八凑凑起来的。

    “夜儿,寻神池出世,需要天才血祭!”说完,他深深叹了口气。

    第五家族就在寻找着寻神池,他多担心,他们把目标放在夜儿身上,用她来血祭寻神池。

    天才血祭!

    四个字落入心中,离夜心里咯噔一下,瞬间明白他在担心什么。

    “我找不找没什么关系,第五家族一定不会放过的。”尽管第五家族的天才很多,但他们一定会找到寻神池!

    她皱了皱眉头,突然想到菩提树。

    挣开纳兰清羽,她站起身拉过他,“走,我们去问问菩提树!”

    菩提树肯定知道什么,不知道就见鬼了!

    每次一靠近它,就感觉它有很多话要说,尽管它在极力隐藏,也隐藏不住!

    菩提树?

    “菩提树知道?”纳兰清羽皱眉,它知道怎么不早说!

    “谁知道它怎么想的,我们去问问。”离夜打开盒子,里面闪烁出白色光芒。

    她以灵力拖住那一层白光,白光慢慢移动,然后变化,一点点凝聚,在他们面前,化作门的形状!

    “进去的方法改变了,夜儿又领悟出了什么吗?”若是没领悟什么,是不会有这些变化的。

    “嗯,一点点,走吧。”离夜拉着他走进去。

    两人迈步走过,消失在白光之中。

    只是一步的跨越,就从外界踏入空间,白光也随之消失。

    他们跨过平原山川,走到那一片冰雾面前,脚下大树庞大而又神秘,身上散发着古老的气息。

    看到他们两个走来,菩提树心口一跳,直接装死。

    它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来问它,它是什么都不会说的,真的不会说的,什么都不会说!

    “菩提树,你现在是跟我在装死吗?”离夜落在冰层之上,双手抱臂,睨视着装死的菩提树。

    要是有那么容易死,菩提树不会这么多年还存活着,而且还活的好好的,看它气色,再活几万年都不成问题!

    菩提树:“……”

    要不要一眼就戳穿了,既然知道只在装死,那就不要戳穿嘛。

    纳兰清羽低头看着脚下寒冰,百里冰川,上面散发着浓郁的灵气,就连冰层以外的灵气,都往他们这边聚集!

    这是……

    低头看了看周围,他看向离夜。

    冰层凝聚!

    九幽寒冰的精元,菩提树,天地灵气!

    她提过龙参的事情,现在遮掩个,她想要自己种出龙参!

    “菩提树!”离夜叫道,它还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听到叫唤,菩提树重重叹了口气,无奈开口,“人类,要是能告诉你,早就告诉你了。”

    就是怕她这样,所以才没说嘛。

    “寻神池出世,真的需要天才血祭?可不一定是我啊,世上天才那么多!”外界家族都有不少天才,它这么紧张干嘛!?

    “可你不但是天才,还拥有两位主灵的血脉之力,是最适合开启主灵的钥匙!”菩提树一口气说完,然后怔住了。

    该死的!

    说好都不说的!

    “最适合开启主灵的钥匙?”离夜眯起双眼,她的血脉之力是钥匙!

    呃……

    菩提树顿了顿,有种捂脸的冲动,“我都说让那个灵体不要跟我说了。”

    让它知道那么多,关键是,它还不知道那个灵体的身份!

    简直了!

    “说清楚!”纳兰清羽冷声开口,话语中的冰凉,比周围的寒冰还要冷冽!

    “别这样嘛,反正已经说了,那我就告诉你们。”菩提树重重叹了口气。

    “在几万年前,主灵一个个陨落以后,这世上就缺少了一种东西,没有那种东西在,不管如何天才,如何修炼,都无法成为主灵!

    至于帝品炼药师,你当时要是在临天大陆,而不是羽化之穴,也无法成为的!”

    就是没有那样东西,要是有那样东西在,怎么可能几万年来,一个主灵都没有出现。

    “那样东西是什么?”离夜皱眉问道,还有这事?

    菩提树一直不说,隐藏够深的啊!

    “也没什么,就是一点点……人类称呼为主灵精元。”就是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那跟寻神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是钥匙?”两种血脉之力,就是钥匙?

    大爷的!

    她这都沦落成为钥匙了!

    菩提树要是知道,离夜关注点,是在自己成为钥匙上面,还不知道怎么吐血。

    “刚好有个传说,说寻神池里有这样东西,但是,需要一个人血祭,天才血祭!最适合血祭的人,就是你们外界家族的人。

    而你,拥有两位主灵的血脉之力,貌似这两股血脉之力都很强,你就是最适合的!”就是这样!

    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来寻找她的!

    离夜一怔,呆呆看着菩提树,脑海中闪过在第五家族的画面。

    “清羽,我突然明白他们为什么突然放我走了。”第五尧灏,第五昼天,他们的目的……

    “嗯,我也知道了。”

    他们断定,寻神池出世,夜儿一定会去!

    所以他们有没有把夜儿抓在手上,就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夜儿肯定会去的!

    “所以啊,我就怕你知道以后,还去找寻神池,才没跟你说的。”菩提树纠结开口,虽然它不喜欢人类,可相比其他人类,它更喜欢这个。

    也许是恻隐之心,总之它不想让她去找寻神池,太危险了!

    离夜皱了皱眉头,讥讽一笑。

    “这件事,不要跟爹娘说。”她紧紧握住纳兰清羽的手,话语冷了不少。

    “其实让他们不盯上你,也挺容易的,只要有一个跟你差不多的天才,比你还要强一点的天才,都是可以的。”他们就会去找他,不会找她了。

    不过现在嘛,还不知道寻神池什么时候出世,一切都很难说的。

    天才血祭,虽然是需要最天才,可不一定是她不是。

    “也就是说,这一把钥匙,不一定是你。”不过她是最好的。

    菩提树默默把最后一句话咽下去,没有说出来。

    “所以,天圣才会来问我。”离夜抬起头,看向纳兰清羽。

    “天圣找你,是为了寻神池?”天圣。

    “嗯。”问他什么,他都不肯说。

    可他是想提醒她,还是……有其它原因!

    “既然他来找了你一次,就会来找第二次,我们等着就好。”纳兰清羽沉声开口,话语中透着冰凉。

    外界家族,第五家族!

    谁若敢伤害夜儿,杀无赦!

    “现在只是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她也不想知道,若外界家族真的找上门来,大不了一战!

    “我们先走吧。”纳兰清羽握紧她的手,因为夜儿的血脉关系,若是其他人知道,也一定会不顾一切。

    不用担心的事,第五家族不会告诉给外人。

    他们也不想外人知道,更不想别的人,成为主灵!

    看着他们走远,离开,菩提树深处一条藤蔓,戳了戳旁边突起的小冰层。

    “你快快成长,给这个人类一个惊喜,让她知道她的心血没白费。”

    ------题外话------

    一万奉上!不知道晚上还有没有,要是十点半还没更新的话,就是明天早上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