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小爷将他碎尸万段!
    又一个势力倒下,众人看着涨上去的点数,满意笑了起来。

    不错不错。

    “离夜,我觉得要预防一下。”风腾溜回来,他们这么抢下去,肯定会引起各方势力不满的。

    到时候这些势力要是联手,他们会被抢的连裤衩都没有了!

    “有什么想法去做,我看着就行了。”他们抢的这一路,还挺好的。

    “好!”风腾点点头,含笑应道。

    离夜答应了就好,现在他们要做什么就去做!

    看着他们一路走远,离夜慢慢停下,这一关对于她来说,应该是最不用操心的。

    他们一路走的飞快,四处寻找着目标,同时也不断前进。

    尽管抢是他们擅长的事情,但是不能忘记这还在比试,他们还是要不断往前!

    尽快解决完这些,他们也早点回去,简直快累死了。

    要不是靠丹药撑着,他们哪里能走到现在。

    环视周围,离夜看向一个方向,脚步停顿了一下,精神力探究过去,红唇微微上扬。

    来了!

    看着一路往前的众人,她脚步移动,瞬间走到了他们面前。

    “怎么了?”众人疑惑不解问道。

    “他们来了。”猎人和猎物的关系,就此调转!

    他们?

    众人一怔,然后眼中闪过光亮。

    “离夜,你说的是他们?”大鱼,大鱼上钩了。

    “摆阵!”离夜命令道。

    他们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如何,要是这实力在他们之上,就这么冲过去,吃亏的还是他们。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应道。

    听从命令,立刻按照离夜的吩咐开始行动,不敢有半点怠慢!

    就是婆罗门,影门,宣风楼,海家的人,在这一路,从刚开始不情愿听从命令,变成了现在的不由自主听从命令。

    最后一关守关的人看着他们的举动,疑惑看向对方。

    “他们这是在干嘛?不是应该逃走吗?”已经感觉到他们来了,他们不但没有逃走,反而在原地忙活了起来。

    这是想要所什么?

    “他们在摆阵,应该是要抓谁吧,我们看着就好了,不用管那么多。”另外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们管那么多,说不定还会管出问题来,现在好好看着就行了,不要管的就不要去管。

    那人点点头,也是,不需要他们管的,他们不要管,就这样。

    只是,他们到底要抓谁啊?

    等等!

    刚才还不以为然的两个人,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惊醒过来。

    四目相视,心口的跳动越来越大。

    “他们没有逃走!”

    “北宫离夜也感觉到了那一队人来了!”

    那他们是想……抓那一队人!

    乖乖!

    什么时候这规矩变了,猎物反而成了猎人,猎人却成了猎物!

    众人看着那一片世界,看着逐渐靠近离夜他们的一队人,只是摇了摇头。

    “不是,我说九位阁下,为什么会有这东西出来?”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了,这不是造就中临都吗?

    他们这简直是熟到不能在熟了,被抢的人,不管是哪一方势力,在他们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

    坐在凤凰身上的九人,只觉得脸都快肿了。

    他们哪里知道,今年会有这种情况出来,不要问他们,他们现在也在后悔!

    “猎物变成了猎人,有意思。”血盟盟主注视着北宫离夜,眸光一点点变色深邃。

    北宫离夜!

    就像那一次血盟想要对中临都出手,结果北宫离夜到中临都各个势力走了一圈,血盟最终完败!

    到现在他都还记得,怎么可能忘记!

    还有这一次把尸体送回血盟,这种事情,肯定也是北宫离夜做的!

    那么多人,就那么一一被拔除了,然后全部被送回血盟,全部送回去了!

    可恶!

    空中九人嘴角阵阵抽搐,他们就不用再说了,这种事他们都看到了!

    谁知道对其它势力来说不容易的事情,在中临都就是小菜一碟,在他们看来,一点难度都没有!

    “你们那么着急干嘛?没看到冰蛟一族已经快到了吗?”怎么样也不会说中临都得到第一,还有冰蛟一族在。

    “冰蛟一族附近,还有屠河,一直比较看好他们,而且冰蛟一族一直是最靠近一流势力的二流势力。”就是这样,也不应该是北宫离夜他们,得到第一。

    中临都,第一次参加百年盛会,就想夺取二流势力第一!

    多没面子!

    “要是这两股势力打起来呢?”蔺药反问道,这两股势力要是撞上,打起来又不是不可能。

    他们要是打起来了,谁赢谁输就还不知道,依照这个趋势,他们打起来,是迟早的问题。

    “说那么多干嘛,总而言之,中临都怎么样也不可能拿到第一!”方家族长说的非常武断肯定,好像早就知道结局了一样。

    齐暮不满站起身,皱眉看着方家族长,“说什么呢?我家师父怎么就不能得到第一了!”

    是不是等会拿一个第一,可以往他脸上甩!

    此时司南要是在这里,肯定又要捂脸了。

    方家族长表情僵住,看着不满起身的齐暮,张了张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差点忘了,齐暮大人,是北宫离夜的徒弟,那是徒弟啊!

    不知道该说什么,方家族长干脆沉默不语,扭头看向别处。

    齐暮伸出手,指着方家族长,“以后看到你们方家的人,我就揍一次!”

    挥了挥袖子,他气呼呼坐下。

    就算他揍不了,就叫人来揍!

    妈的!

    他是炼药师,尊品炼药师,就不相信,还叫不了一两个人了!

    什么东西,结果都还没出来,就说他家师父怎么也得不到第一了。

    眼角余光看到气炸呼呼的齐暮,纳兰清羽嘴角勾起细微不可见的弧线。

    很好,这样的话,方家就不用他出手了。

    夜儿收的这个徒弟,还算不错。

    方家族长听到这话,愣愣扭头看向齐暮。

    他绝对相信炼药师的号召力,就算齐暮大人动不了手,他完全可以叫人来。

    他,他就这么小小的说了一句而已,刚才血盟盟主都说那种话了,只是齐暮大人没有听到而已!

    众人往方家族长那看了一眼,露出同情的目光。

    自求多福吧。

    看到齐暮大人来了,还敢大放厥词,这不是自己找虐。

    也不想想,当日在天穹峰,有几个人知道齐暮是北宫离夜徒弟,但是为了维护北宫离夜,他直接就在那么多人面前承认了!

    在那种情况下,他都那么维护北宫离夜,更何况是现在,这不是自己找虐么。

    未来,方家的日子不好过啊。

    哪怕他方家,是一流势力,那也不好过。

    哪一个一流势力,还不缺几颗尊品丹药,只要齐暮大人肯开口,相信很多人会很乐意对方家出手的。

    广场上的人听到这一对话,深深汗颜。

    一句话得罪了一个人,让自己倒霉,说的就是方家族长这种人。

    他也不看看,北宫离夜是谁,齐暮是谁,而且,这里还坐着邪尊。

    要是邪尊出手,只怕方家的后果,会更加严重。

    众人看着那一方天地的离夜,深深叹息,以后遇到北宫离夜,还是绕道走吧。

    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她,那就相当于得罪了一大串人。

    邪尊,炼药师公会,现在还多了个离宫,貌似魅宗跟她关系也挺好的,还有玄门……

    算起来这些一流势力,大部分都跟北宫离夜,又扯不开的关系啊!

    在忙着对付来抢的他们那一队人的离夜,完全不知道外面还发生了这种事,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有什么态度。

    “赶紧的,抢完他们,我们就快点去终点,其它势力,应该都差不多到了。”离夜冷声说道。

    “明白!”众人点头应道。

    他们赶紧完成!

    “离夜!离夜!”留香跑的飞快!

    空中金鹏飞过,风腾从大鹏鸟身上跳下来,然后玄兽在众人面前消失。

    “差不多可以了!”风腾点了点头,已经快到了。

    “好,你们先躲起来。”只要到了阵里,他们就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离夜,不用我们做诱饵吗?”没有诱饵,看到这边没人,他么也不会过来啊。

    “没事,你们先躲起来。”离夜摇了摇头,诱饵肯定是有的,不用着急。

    “好。”他们点头应道,迅速往回走,然后一个个趴在旁边斜坡上,隐藏起气息。

    离夜站在阵里,手结变化,伐天玉阵在手上闪烁出光芒。

    “伐天玉阵——幻阵!”

    光芒洒落,笼罩四方!

    看到这一幕后,众人纷纷站起身,睁大双眼看着离夜的举动。

    有人了!

    这是什么?怎么做到的!

    天圣注视着离夜,他那双清澈的眼睛,仿佛能将人的一切看透。

    “北宫家族除了在剑式的造诣超于常人,就连摆阵也是几家之首。”随便一个阵,都足够让他看好一会的。

    尽管他们都看在眼里,可要真走过这个阵,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们看着摆,闯进去后,还是会被困在这里面。

    外界家族不了解情况的几个家族,听到这话,纷纷皱起眉头,就连墨家和寒家,都是眉头紧蹙,一脸的不解。

    北宫家族?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北宫家族?

    他们从未听过北宫这个姓,什么叫北宫家族除了剑式才超于常人,摆阵也是几家之首!

    “天圣,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第五泠沨沉声说道,北宫离夜的身份,那是外界家族的秘密!

    不对,是他们第五家族的秘密!

    就连第五家族的人,知道北宫离夜身份的都很少,他不用在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

    “嘴巴长在我身上,我又不是你们第五家族的人,有何不能说的?”每次看到第五家族和北宫离夜的关系,他就在庆幸。

    庆幸他们之间的关系闹僵,若是没有闹僵,北宫离夜有第五家族的栽培,简直不敢想象!

    “你!”第五泠沨皱起眉头,众人投来不解的目光,他只能收起声音,没有再说下去。

    天家,的确知道了太多不应该知道的事,每次想到这个,都特别气!

    他们两家的人说话,其它几大家族,都只是不解看着他们,不懂他们话里的意思。

    外界家族之中,知道离夜身份的人少,知道她还活着的人就更少了,除了第五家族以外,其他家族,加起来都不够十个人。

    就算是知道离夜和第五家族有关系,但北宫家族,大家早就遗忘了,又怎么会知道,其实他们之间,也是有关系的。

    “主子。”低沉的声音响起。

    无间修冥方向,慕容晟看着握住椅子扶手的手掌,蹙起了眉头。

    第五炎泫靠着椅背,听到这一声轻唤,这才慢慢松开手掌,气息也恢复正常。

    北雪儿往他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心里划过担忧,却也只能不动声色。

    他们最近察觉第五家族要做什么事,所以才没有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表露的身份。

    他还在这世间的事,也少人知道越好。

    特别是第五家族,他们要是知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空中慢慢恢复平静,没有人再说话,可是天圣的话,却在每一个人脑中响起。

    北宫家族。

    北宫家族。

    北宫家族……

    天圣说,北宫家族,这世上,还有这个家族?

    齐暮看了看周围,再看看纳兰清羽,本来想问的,最后还是都咽了回去。

    有些事,不适合在这种情况下询问,还是不要问了。

    不过他是真好奇,为什么这边的人都不知道北宫家族的存在。

    在风启大陆,四大家族的北宫家族,只要有人提起,谁人不知!

    两个大陆虽然相差挺大的,也不至于这边除了师父,连一个姓北宫的都没有啊!

    众人各怀心思,目光都不由自主看向离夜,她在正在和充当猎人那一队人纠缠。

    一点点将他们引入阵中,那些人半点都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入局。

    离夜慢慢退出阵内,将他们所困在阵中,直到再无一人能逃出这里!

    “幻阵——散!”

    手结变化,双手轻轻落下,幻境中的一切,立刻消失无踪!

    踏入幻境的人,看到突然消失的人,纷纷睁大双眼,就怕是自己看错了。

    真的消失了!不是看错!

    消失!

    人呢?

    “可以出来了。”离夜看到所有人锁住,淡淡一笑。

    躲藏在一旁的众人,听到这话,想这才纷纷爬了起来。

    “离夜,你的阵真厉害。”墨东炎惊奇看着锁在阵中,还浑然不觉的众人。

    真的被锁住了,就这么被锁住了。

    “你们家的人不是最不会阵了吗?”西陵诺疑惑看着的这个阵,现在这么看起来,完全不是那样的。

    这叫不擅长,三两下将人困住了,他们还浑然不觉。

    “也许是相反呢?”离夜反问。

    “真的有人!”困在阵里的人惊呼,他们为什么看不到,阵,什么阵?

    “哎呦喂!能听到啊,既然这样,那就迅速一点,把你们手里的晶石交出来,就不杀你们。”风腾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阵里大叫。

    晶石!

    所有人看了看手里的晶石,神色大变,“喂,我们才是找你们的!”

    什么叫让他们把晶石交出来,他们才是抓人的!

    “管你谁谁谁,把晶石交出来就不杀你们!谁敢不交,就杀了你们!”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里面的人脸上露出不满。

    脚步移动,他们就想往外面走。

    刚踏出一步,面前的一切都在变化,身边的人立刻掉了进去!

    “啊——”

    “救命啊!”

    面前人突然消失,所有人狠狠打了个冷颤,惊恐看着四周。

    是阵!

    他们刚才说的,就是这个!

    “怎么样,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快点叫出晶石,不然不介意多死几个!”千陌桑陈声开口,没那么多时间陪他们闹。

    “不行!”那人果断回答,他们怎么能把东西交出去,绝对不行!

    “离夜,他说不行!”弄死!

    必须弄死!

    离夜面无表情看着阵里,手指点动,灵力在指间流动,飞入阵中,顿时间,周围都在变化!

    “轰隆隆——”

    阵里突然大地震动,山崩地裂之声在耳边响起!

    四周动荡,大地摇晃!

    “啊——”

    他们之中又一个人消失,那声音就像是跌入了万丈深渊!

    其他人看着周围动荡,艰难吞了吞口水,满头大汗。

    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继续下去,他们,他们也会死!

    不,他们不想死!

    “谁再说一个不,小爷将他们碎尸万段!”

    冰冷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就如同寒冰蚀骨,冷冽渗人!

    碎尸万段!

    众人狠狠打了冷颤,艰难吞了吞口水,他们不想死!

    他们只是来帮忙的,来帮忙的而已!

    刚才消失的那两个人,是灵尊,灵尊级别啊!

    他们不过才灵皇而已,要是真的对他们做点什么,他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看着手上的晶石,所有人迅速扔了出去。

    看到地上滚落的东西,众人咋舌。

    他们说那么多,居然还比不过离夜的一句话!

    这差别!

    守关的几个人看到这一幕,恨不得冲出去抽他们两下。

    蠢蛋!蠢蛋!

    人家说杀了他们,他们就真的把东西扔出去了!

    好歹坚持一下啊,他们没那么多时间,不给他们,他们自然而然就走了!

    看到扔出来的一块块晶石,众人相视一笑,然后走过去捡起来。

    墨东炎迅速拿起几块,扔给离夜,离夜接过晶石,点动了两下,手里晶石的数字,在飞速增加。

    几块晶石同时点动,速度迅速不止,一路飞涨!

    一直到两百多点,才停下来。

    其他人都七八十点,一百多点就停下来了,看到那些晶石,他们又扔了回去。

    “我们有这多人,一个人七八十点,一百多点的也有,看来有不少人栽倒在他们手上了。”东方白衣若有所思道。

    离夜走出几步,手掌翻滚,一块晶石出现在她手里,扔进那个阵中。

    “咔擦~”

    破碎的声音响起,就像是玻璃碎裂一样。

    “走。”

    一个字响起,她转身离开。

    众人看了看阵里,然后纷纷跟着离夜离开。

    一直到他们走远,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背影,那个阵彻底破碎!

    阵里的人蹲在地上,手抱着头,恐慌不已!

    而刚才消失的两个灵尊,正完好无损站在他们面前,一点事情都没有,茫然看着四周。

    发生什么事了?

    走远以后,离夜转身看着他们,“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众人点头,立刻拿出一颗丹药吃下去。

    他们走向九天,直奔远处而去。

    广场上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叹息,谁说中临都不会得第一呢,现在第一已经到手了。

    凌空而行的速度,当然快过他们在地上走。

    冰蛟一族又撞上了屠河势力,现在两边打的难分难舍,其它势力都没跟上来。

    这最后上去的势力,还得到了二流势力的第一!

    “咚——”

    一声金钟响起,四方震动!

    “二流势力第一名,中临都!”

    苍老的声音响起,不大不小,却能让每个人听到!

    中临都!

    那一个世界,打的难分难舍的冰蛟一族和屠河的人相视一看。

    怎么会是中临都,中临都不是应该还在第三通道吗?

    就算上来了,应该也没那么快吧!

    “还打什么打!赶紧走!”第一名都已经让人夺走了,再打下去,他们谁也占不到便宜。

    此时,不管是冰窖一簇还是屠河势力,连忙往终点走去,就怕一个怠慢,他们连前三都没了。

    声音落入耳中,众人叹息,却说不出半句话。

    一个个身影走出来,看到那还有一百多人的队伍,众人咂舌。

    果然有炼药师在,就是不一样啊,看看他们,精神抖擞,感觉跟刚刚进去的时候一样。

    听到那个声音,中临都众人叹息,二流势力,他们终于也是二流势力了!

    “离夜,什么时候是个人比试,你大概什么时候参加?”西陵诺好奇问道,时间紧迫,他们还要回风启大陆。

    离夜耸耸肩,淡淡笑道:“不知道。”

    “走吧走吧。”墨东炎摆了摆手,现在三流势力还卡在那里,他们要是知道,那才奇怪了。

    离夜看向纳兰清羽,迈步走过去,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齐暮见她坐下,赶紧凑到她面前,“师父,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差点就被人带走了,简直是人间惨剧啊!

    “嗯?”见不到?

    离夜狐疑看向纳兰清羽,发生什么事了?

    纳兰清羽皱眉看了她一眼,眸光往旁边扫视了一下。

    又是第五家族!

    离夜也皱起眉头,挑了挑眉头,看向齐暮。

    “就看到你,司南呢?”他们两个不是同时去历练的吗?

    见离夜这么问,齐暮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转移了。

    “不知道,你不是说我们两个要分开历练,然后我就把他踹出去了。”笑话,师父说他们分开,老是让他跟着,那怎么行!

    离夜嘴角一抽,一脸狂汗的看着他,“我传信回去,让师父去找找。”

    “师公回来了?”齐暮惊讶道。

    离夜:“……”

    师公……

    貌似也没错,不过师父要是知道,一定会肉疼。

    “回来一段时间。”百年盛会开始,只是来了一部分的人,没有一个人坐镇,也不行。

    当然了,还有剑堕也在,有师父在,剑堕就更跑不了了。

    这段时间就师父比较头疼,剑堕跟着他,肯定三天两头让他治伤,要是再脱一次衣服,师父肯定把人踢出玄机城。

    “好吧。”回来一段时间了。

    离夜看向纳兰清羽,注视着前面,笑道:“都看到了?”

    “九天穹诀,已经发挥的不错了。”纳兰清羽点了点头,想起在地狱沼泽林的那一幕。

    不过要不是那沼泽怪物,也的确没那么快走出地狱沼泽林。

    “三流势力还没能过去么?”离夜轻轻一笑,看来今年的三流势力,都要败了。

    听到这话,凤凰背上的九个人立刻转过身,严肃而又认真看着离夜。

    “少城主,请您手下留情。”今年别在他们手里,让百年盛会出了问题啊喂。

    离夜靠着椅背,翘起二郎腿,手撑着下巴,她轻轻笑道:“手下留情,在你们的人,故意为难我的时候,想过这四个字吗?”

    既然已经做了,干嘛还要留情,不就是三流势力没办法评出么。

    一百年而已,一百年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在重新比,那不就行了。

    “少城主,那个人不按规矩,已经处置了,请您……”

    “处置了与我何干?我逼你们的吗?”离夜冷淡问道,处置那是他们的规矩,而不是她的要求。

    几人眨了眨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的确不是她逼的,好像也的确是没什么关系,不过咱们能不能把阵撤了?

    几人在心里呐喊,一脸欲哭无泪。

    他们那么多人,居然连几个破阵的都没有,有人懂阵,居然一个两个都不会破阵。

    听到离夜这么说,几人默默闭上嘴巴,看向三流势力通道。

    三流势力,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希望来参加的三流势力不多,不然未来的一百年,临天大陆就没有三流势力了。

    “北宫离夜,你这样不好吧。”音非皱眉,这好歹是百年盛会,还在他们无际黑海举行的,有什么,还和他们无际黑海有关。

    “音非少主,要是今天我们因为这个,离不开第三通道,你还会说不好吗?”离夜冰冷反问,眸光中没有一点情绪。

    好不好,不是由他们来说的。

    音非闭上了嘴巴,这种事,他怎么知道。

    算了,他也只是随口说说,三流势力的事情,他们也管不了。

    众人看着三流势力,只觉得阵阵肉疼。

    然后把目光移开,看向二流势力。

    可是看到北宫离夜他们那么简单走过,现在看他们走的如此困难,好像,没那么刺激了。

    今年的百年盛会,无聊了很多啊。

    “离夜。”小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带着不甘心。

    “嗯?”它又怎么了?

    “你一定要和音家那个少主打一场!”太不甘心了!

    “暗之天龙马挑衅你了?”它们两个已经按耐不住了么,她都已经把小白放进空间了。

    “对啊,就是我出来那一会,靠!”这要是上古之地,在就跟它打八百回合了!

    那些人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想着把它和暗之天龙马分开。

    打一场也许还没那么大动静,分开了以后,它们这么多年没打,现在心痒痒,看到对方就恨不得咬上一口!

    “可是我们不会打,他是一流势力,我是二流势力,怎么样也不会撞到一起。”要遇上,还听不容易的。

    小白:“……”

    人类世界的规矩,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我先走了。”离夜凑到纳兰清羽耳边说了一句,然后起身离开。

    没什么好看的,都是他们走过的地方,再这么看一遍,心累。

    众人看着北宫离夜离开,然后才是收回目光。

    北雪儿回头,问道:“她去哪?”

    纳兰清羽看向她,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也许是去见谁了。”

    北雪儿见他冷淡的模样,也没说什么。

    邪尊就是这样,她问一句,他能回答,都是看在夜儿的份上了。

    叹了口气,她无奈看向前方,其实她也想走,这一场比试,没了夜儿,还有什么好看的。

    离夜刚走远,把小白拉出了来,它跳到离夜肩上。

    “我们为什么走啊?”没必要啊,不就是暗之天龙马。

    离夜回头看了一眼后面跟来的人,把小白直接扔了出去。

    小白没反应过来,就飞在半空。

    “离……夜!”

    跟着离夜走出来的人,看到她甩过来的小白狗,愣在了当场,呆呆看着小白。

    这是什么东西!?

    小白看到那人,也愣了一下,然后回过神。

    “靠,你敢跟着我们!”说着,一爪子挥出去,重重落在那人脸上!

    “砰!”

    那人飞出了百米!

    坠落脚下大海,再也不见踪影!

    离夜移动脚步,转眼消失,深色的海面上一阵微风吹过,仿佛谁也不曾来过。

    小白动手完,转身看去,身后空无一物,它怔了怔。

    离夜呢?

    随着契约联系,小白一路找去,就看到离夜站在海面上,双眸轻合,四周寂静无声,就连海面都没有一点动静。

    它慢慢走过去,低头看着海面,然后看向离夜。

    “离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她怎么离开百年盛会,到这里来了。

    “刚感觉到一个东西比较奇怪。”离夜没有睁开眼睛,是在地狱沼泽林感觉到的,这海面好像也有那种感觉。

    “离夜,奇怪的东西多了去了。”小白趴在海面上,看着蔚蓝色的海水。

    这里的海水颜色比较深,但是也不是黑色,怎么就叫黑海呢?

    “出来!”离夜淡淡开口,眼中闪过微怒。

    小白立即站了起来,有人靠近!

    这时,海面上青色身影飘过,慢慢往离夜这边走近。

    在他靠近离夜的百米内,四周海水立刻翻滚而起,形成巨大包围圈,将一切阻隔在外。

    离夜转身看着来人,冷声道:“是你引小爷来这里的?”

    天圣!

    又是他,怎么哪里都有他!

    “你发现了地狱沼泽林的东西,就一定会来这里。”天圣慢步走来,好像没看到周围翻滚起的海水。

    注视着离夜,他眼中只有好奇,除了好奇,还是好奇。

    “你这么大费周章,到底想要干嘛?”从风启大陆,到这里,无不无聊!

    “只是想确定一件事!”天圣注视着她,回答坚定!

    “我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离夜冷声开口,脚下海水翻滚,如同沸腾的开水一样!

    看到这个人,就会想起爷爷在他手里差点受伤,而自己当时还不在!

    该死的!

    “你是北宫家族和第五家族的血脉,是不是拥有两种血脉之力?”以前他只是猜测,现在他想求证!

    只是想求证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与你何干?”离夜冷漠回答,脚下海水翻腾的更加厉害了。

    尽管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在地狱沼泽林做手脚,她也不想知道,但是每次看到他,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其实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没必要一见面,就这么针锋相对。

    “我不想和你谈,要么滚,要么我杀了你,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上次已经这样了,这次又引她出来!

    靠!

    偏偏这个人的实力不弱,想要杀他,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北宫离夜,你是不是在找寻神池?”天圣沉声说道,不再继续刚才那个问题。

    离夜转身就走,没什么好说的,就算是要打,她也不想在无际黑海动手。

    “站住!”天圣叫道,身影晃动,瞬间走到她面前。

    看到面前的身影,离夜脸上的怒意又明显了几分。

    “北宫离夜,你刚刚一连走过两个通道,应该知道,这个时候跟我打,你不会是我的对手。”不如他们好好谈谈。

    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拳头,离夜冷声回答,“你可以试试!”

    天圣身上泛起灵力,脚下海水翻滚,寒风阵阵,翻腾的海水逐渐凝结成冰。

    既然跟她说她不听,那就只有让她输了,她才会停下听他说一句。

    “人类,你问问他,知道寻神池什么事,这个人类,的确有点本事。”菩提树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带着几分冷笑。

    寻神池,千万不要靠近寻神池,寻神池出世的代价太大了!

    天才血祭!

    “你只要肯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会跟你出手。”天圣沉声开口,只要回答问题就行了。

    两种血脉她不愿意说,寻神池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关系,她有什么不能说的。

    “回答问题,是你们天家预言,又预言到了什么?”天家的预言,预言到了什么,和寻神池有关?

    菩提树都说他有本事,看来他的预言能力不错。

    天圣摇摇头,“这个我不能回答你。”

    离夜收回目光,转身就走。

    他不能回答,她也不会回答,那他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

    见她要走,天圣瞬间出现在她面前。

    离夜眼中闪过寒光,手掌握成拳头,灵力在拳头上翻滚,她一拳落下,朝着天圣脸上砸去!

    天圣立刻迅速挡住,反手扣住离夜的手腕。

    离夜将灵力逼到手腕那里,在天圣握住以前,将他的手震开!

    紧接着拳头移开方向,慢慢张开,化作掌力!

    天圣看到她的手掌,手上灵力力量加强,再次逼近!

    两人站在原地不动,其实手上已经过了十几招了!

    脚下海水沸腾,都快掀起浪涛了。

    离夜额上密布细汗,看着逼近的手掌,全身灵力暴涨!

    灵力在两人之间炸开,她迅速挣脱他的即将将她困住的掌控!

    尽管如此,她还是一连退好几步,生命之源在身体中迅速转开,为她调整和恢复。

    “天圣,你既然不回答我的问题,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是真的想动手,真的打起来,谁赢谁输还不知道!”一连闯过两个通道,身体是还在恢复没错。

    可她还有小白,九婴它们,真的打起来,她不一定会输!

    “你不说,我还是要问,你不说,我是不会让你走的!”若是平时,他不会这么坚持。

    今天是他占得上风,就算是趁人之危,他也没觉得怎么样。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你强我弱,趁人之危又如何?

    离夜磨了磨牙,这要是她鼎盛状态,早就跟他出手了,哪里还有这么多废话!

    小白跳到离夜肩上,看着天圣。

    “我说你个人类真奇怪,离夜都说了,你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干嘛还要纠缠不休。”这要离夜肯让它动手,一爪子拍过去!

    “上古之兽,白泽。”天圣看着小白,眯起了双眼。

    白泽拟态,竟是这个样子的。

    被认了出来,小白心里咯吱一响,它威武的形象啊,破灭了!

    不过这人类到底是谁,怎么一眼就认出它的本体,它现在是拟态状态,应该看不出来才对啊!

    “天圣,你在这里啊,你突然不见,原来是来找北宫离夜的。”含笑讥讽的声音传来。

    在那一层海浪波涛之中,一道空隙被划开,修长的身影慢慢走过,双眼注视着他们。

    听到这声音,天圣神色微变,皱起了眉头。

    他怎么来了!

    ------题外话------

    五万奉上!手软…

    月底啦月底啦!求个票票!╭(╯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