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九十八章 这一关,这样真的好吗?
    “嘭!”

    爆炸震开,方圆百里都在抖动!

    听到动静,所有人扭头看去,然后才发现,不只是逃走,跟他们一起走的所有势力都在跑!

    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艰难收回目光。

    想在第三通道的时候,一直是他们走在前面,也不知道后面有多少人。

    现在突然跑出来这多人,总感觉有点不习惯。

    “留香,你的消息不灵通,哪里只有一个意外了。”他们刚才都遇到意外了,现在还来一个,而且不只是直接朝他们来的!

    现在这样,难不成后面还要告诉他们,这不是他们的意外!

    “对了,我还打听到一件事,有玄兽的,最好坐着玄兽赶紧跑,越到后面,动静越大。”留香走在后面,听着那排山倒海的动静,还有那冰寒和灼烫,感觉心累。

    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逃走过!

    从刚才到现在,感觉心脏在承受折磨!

    离夜神情冰冷,看着周围动静,她也不知道这些有什么意义。

    “不过这样的确会死不少人,你们看。”西陵诺指过去,众人纷纷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山崩地裂以后,黑麻麻一群人就掉入火河之中,熔浆翻滚,将他们完全吞噬!

    又一波热潮滚滚,更大的巨浪掀起,那巨浪涛完全就是熔浆!

    旁边冰层倒塌,冰层融化,冰层上站着的人,全部掉下去!

    火焰吞噬,每一个人都在其中,完全被吞没,连骨头碎屑都没留下!

    逃走的众人看到这一幕幕,搓了搓手臂,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哗啦……”

    “咔擦!”

    细碎的声音响起,众人身体一僵,艰难吞了吞口水。

    他们怎么感觉,感觉他们脚下动了!

    离夜走在最前面,听到动静,低头环视周围!

    “留香,你的预言到了,现在就是我们的意外。”离夜指了指脚下,他们脚下的对熔浆开始暴走了。

    “往天上走!”千陌桑提议,他们还能凌空走,只是比较耗费灵力而已。

    “嗯,往天上走,记住,熔浆扑过来,立刻捏碎令牌。”离夜看向身后的人,再次叮嘱。

    众人点点头,他们一定照办!

    “走!”他们快速往空中走去,抢在熔浆爆发,冲出以前!

    大地震动,四周开始暴走,他们周围的人听到动静,扭头看过来,没有先看到即将爆开的熔浆,反而看到离夜他们往天上走。

    他们差点暴走,一个个激动不已。

    都快走完一半了,他们不但体力能跟上,灵力居然还支持他们凌空而行!

    人比人,果然是气死人啊!

    “你们还看什么看,还不快跑,等会别人的意外发生没有撞上,我们倒是撞上了!”势力首领看到自己的人还在发呆,立刻呵斥道。

    众人这才回神,看到那暴动的地上冰层,神色惊变。

    “跑!”

    他们差点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这个时候,怎么能不跑呢!

    快走,必须要快点离开这里!

    不然刚才那一群人没有倒霉,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可是,刚才那个实力的人,好眼熟啊,特别是那个姑娘,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等一下!

    那个人好像是北宫离夜,所以,那个是中临都的势力!

    中临都的势力果然任性,北宫离夜一直就这么任性!

    赶紧跑吧!

    他们从来没这么跑过,来一趟百年盛会,时时刻刻都在逃命的感觉。

    太难受了,实在是太难受了!

    “金鹏,出来!”

    天空上传来一声呵斥,金色大鹏鸟在空中展翅,翱翔天边!

    眼看着体力不支,要坠落到地上的人,全都被金色大鹏鸟接住。

    看到他们安然无恙,众人才松口气,幸好没事,不然就这么掉下去,那就死定了。

    “离夜,我们就一直逃走,没办法反攻吗?”墨东炎头疼说道,第二关开始,他们就一直在逃走,反攻什么的,那都是从扯淡!

    逃走都没时间了,哪里还有时间反击!

    “没有目标,没有对象,如何还击?”从进来的时候,她就在想对策,看能不能还击。

    毕竟在地狱沼泽林的时候,好歹有应对的方法,现在这样,什么意外都没有,动不动火山爆发,完全是只能逃走,没办法还击。

    墨东炎一张脸拧巴在一起,好像是这样的,完全没有对策!

    根本不知道该去进攻谁,对谁出手,这个地方其余的没有,只有火山办法,冰山融化变成冰河,然后冰河相互冲击,形成更猛烈的暴风雨!

    说什么还击,别想了,根本没可能!

    “我们这一路走,那也不是办法啊,连前面还有多长的路也不知道。”感觉在走下去,所有人都要跌入地狱了!

    离夜轻叹一句,摇头道:“那没办法,我们都没有邪尊大人那种领悟。”

    上次才羽化之穴后,邪尊大人领悟到跨越空间之力,能够随意跨越空间,然后随意带人跨越空间,若他们也能这样,那就好办多了。

    他们现在完全可以跨越,直接到第三关,冰也好,火也好,完全都不用理会的。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再看看脚下无际的冰火山脉,离夜心里莫名的烦躁,很想一把火直接烧了!

    种种迹象又表明,这完全想不通,他们要真的那么做了,也一定会被这一片大地吞噬,到时候一个人也不会留下。

    完全没有攻破点,到处都是一样,要是有什么突然的变化,还可以来利用。

    “离夜,他们说这里没有压制,第二关我怎么没这种感觉?”走到这一关,感觉到的还是压制,而且压制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可怕!

    “你要是问那些人,他们肯定会这么回答,我说的是第一关没有压制。”毕竟第一关本来就没有压制。

    走出这里,的确不是办法,循规蹈矩走出这,那二流势力的第一名肯定不会是他们。

    第一名的地位,明显会比其它的要搞很多,所以必须要成为第一!

    一流势力比不过,总要把二流势力踩下去!

    “离夜,我们用玄兽吧。”东方白衣提议,他们的契约兽,都是上古之兽,要跨越这里,不是什么难事。

    离夜狐疑看着东方白衣,墨东炎也看向他,所有人听到这个提议,纷纷看向他。

    这个人,是他们认识的那个东方白衣,不会是有人半路掉包了吧?

    他居然跟他们提议,用玄兽走出这里。

    “别这么看着我啊,留香不是说,可以用玄兽吗?”既然柯以,那就用呗。

    众人嘴角一抽,果然,让东方白衣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是不太可能的。

    “虽然是个办法,但是他们敢上前吗?”离夜反问,上古之兽,他们看到只怕都吓到腿软了,别说还坐到小白它们说身上。

    “也是。”东方白衣叹了口气,这个办法也不行,是人都畏惧上古之兽。

    广场上看到凌空而行的中临都,众人目光悄然从其它势力挪开,看向离夜他们。

    看到他们如此,他们也不禁感叹一句,太任性了!

    一连闯好几关,别的实力都没得休息,他们中间还休息了,现在不保持体力,居然还凌空而行!

    简直,是要逆天啊!

    他们就不怕适得其反,到最后没有体力走到第三关终点吗?

    “看来这第二关,北宫离夜他们也陷入僵局了。”这第二关,要是能困住北宫离夜,以后倒是有点办法。

    第五风云看着天空,注视着空中身影,嘴角多了一抹笑意。

    “宫主,第二关其实比的就是耐力,根本没有攻破点。”北雪儿身后的人低声说道,必须要一步一个脚印走过那里,想要有攻破点,完全不可能。

    少宫主他们走的算快的了,这才没多久,已经追赶上不少实力,如果他们能一直凌空而行的话,应高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追上其它势力。

    再说了,还有第三关,以第三关为攻破点,直接跨越,夺得第一也不是不可能。

    “今年的百年盛会是怎么回事?”出了第三通道寻找的那些任务,其它的地方都是真实存在的,完全没有突破点。

    以前百年盛会后,那些记载,根本和今年的不同。

    “据说签订约定主持百年盛会的人之中,出了一个天才,一流势力走的地方,都是刚刚开辟出来的,二流势力走的,是以前一流势力的路,只是稍微降低了一点难度。”

    那人详细解释,一脸的无可奈何。

    他们也没办法,等他们知道这些以后,也已经晚了,根本没时间告诉少宫主,让他们准备。

    可能连邪尊都没料到,今年是这种情况。

    不然不可能不提醒少宫主,让他们造做准备。

    “天才?”北雪儿皱眉,最近出现的天才,有点多啊,又出现了一个天才,就不知道这个天才,是什么样子的。

    “在他们之中,也许是天才。”那人压低声音,轻咳一声。

    捧出来的天才吧,不就是领悟到了别人没有的东西,然后开辟出了一片空间。

    还说什么做到了主灵才能做大的事,简直扯淡!

    主灵开辟的空间,那是完全可以住人的,人们也能在那里生存。

    而这个空间,一流势力走了以后,基本上已经完全毁灭,以后想要再用,那就要重新开辟。

    不到主灵能拥有主灵的实力,想想都没有可能,要是真的能够如此,这世界上的天才就多了去了。

    “嗯。”北雪儿深深叹了口气,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已经这样了,又能如何,现在就看他们能走到哪里,到时候再看看吧。

    纳兰清羽站起身,看了那一片世界一眼,转身离去。

    看到他的举动,所有人一片哗然。

    邪尊走了!

    邪尊怎么走了,这比试才刚刚开始,他……

    众人张了张嘴,然后想到面前的人是纳兰清羽,又立刻把嘴巴闭上,不敢多言。

    邪尊的事情,他们还是少说,不然他就算是在这里杀人,也不会有人阻止。

    他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临天大陆又有几个人能阻止他杀人。

    不只是其他人,就连一流势力众人的目光,也落在走远的纳兰清羽身上,他们一脸疑惑。

    走了吗?

    “你们说,邪尊会不会去帮忙?”

    “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觉得北宫离夜需要帮忙吗?”

    “那可不一定,这场比试已经这样了,谁知道会不会出手。”

    ……

    纳兰清羽一离开,所有人就开始窃窃私语,压低声音,就怕纳兰清羽听到,想然后倒霉的就是他们。

    “你们说什么呢,离夜怎么可能需要帮忙。”玄机城的人看着周边的人,直接瞪了过去。

    说离夜需要帮忙的,那完全是没脑子,现在离夜他们的速度都在加快,只要保持这样就行了。

    “反正我看啊,邪尊一定是去帮忙,不然怎么会离开。”还有人不屑开口。

    玄机城众人握起拳头,他们真的好想往这人俩上招呼,让他出言不逊!

    纳兰清羽走出百年盛会,看着走来的人。

    “出事了?”

    “尊主,第五家族最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从您和王妃离开后,他们就不曾关闭过主灵当年留下的屏障。”谁也无法进出那个地方。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进去打探,也根本无法得知。

    “还有呢?”有人出来了,但是屏障没有关闭,第五家族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在大量召集炼药师,像是要炼制什么,就连齐暮大人,都差点被带走了。”幸好他们的人在半路发现,把齐暮大人留下来了。

    “人在哪?”齐暮,炼药师。

    第五家族突然要这么多炼药师,要做什么?

    “属下把他带来下百年盛会,不知道是否让他跟尊主一起走?”要是不的话,他们就送回玄机城。

    玄机城的防御还是很安全的,齐暮炼药师在里面,一定会没有问题。

    “嗯,把他带来,然后你们继续盯着第五家族,顺便盯着其它家族。”纳兰清羽淡淡吩咐,目光注视着远方。

    预言,天家的预言。

    “那还要派人盯着临天大陆吗?若是寻神池真的出世,必定要有人血祭!”这个人必须要有实力,而且实力不凡。

    众人只知道寻神池的出世,也许会有灵尊降临,殊不知,寻神池出世的代价,那也是无法想象的!

    “血祭。”纳兰清羽轻嚼着这两个字,眸光变得深邃。

    “盯着吧。”他简单说道,盯着再说,的确是会出事的。

    寻神池出世,那会比百年盛会还要动荡,到时候天下大乱,被选中血祭的人,会被整个临天大陆是人盯上!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到寻神池的出世,他的心就平静不下来,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是!”

    那人应了一句,然后就有人带着齐暮,往这边走来。

    齐暮看到纳兰清羽,那惊慌的眸子,才露出了几分安慰。

    “邪尊。”太好了,终于看到邪尊了,亲人啊!

    齐暮差点哭了,师父让他去历练,他去了,虽然借着自己的丹药,加上自己的毅力坚持,实力噌噌噌提升,可是还是被人轻易就抓走了。

    是他给师父丢人了,是他对不起师父。

    邪尊看到他激动的模样,轻咳一声,“后面就是百年盛会,你想这么去见你师父?”

    齐暮表情僵住,百年盛会,师父?

    “不要。”他立刻开始整理衣服,表情恢复淡定。

    旁边站着的人看到这一幕,嘴角阵阵抽搐,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他们说了好长时间,让齐暮别闹了,可他就死不听,结果完全比不过尊主的一句话!

    这差距,那也太大了!

    “走吧,去见你师父。”纳兰清羽转身往回走。

    夜儿,应该也快想到攻破的办法了。

    第二关的确是没有攻破的办法,不过却有捷径,走在地上不会发现,在天上行走一段路,就能发现这条捷径。

    听到要去见离夜,齐暮欣喜不已,乐呵呵跟着纳兰清羽往前走。

    太好了,他都好长时间没见到师父了,都有点想念了。

    不过师父教给他的东西,真的有用,太有用了,每次都是靠师父教给他的,他才化险为夷,然后晋升!

    两人并肩走来,众人伸长了脖子,可是当他们看到齐暮以后,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他们还以为邪尊是去帮北宫离夜,原来去找齐暮炼药师大人!

    齐暮虽然很少出现在人前,也很少接见外人,可在势力之间,已经没有几个人不认识他了。

    他是第一个从药界走出来的尊品炼药师,在外人看来,必须好好巴结,说不定能成功招揽过来。

    不过当他们听说,齐暮是离夜的徒弟以后,就没这种心思了。

    被开玩笑了,在北宫离夜手里抢人,这不是找死么?

    齐暮跟着纳兰清羽走到空中,在天穹峰的势力坐下,看得蔺药一张老脸差点滴出墨汁。

    可齐暮完全不管这些,环视了一眼周围,然后问着纳兰清羽。

    “师父在哪里?”师父呢?师父呢?

    “那。”纳兰清羽看向空中,看着速度快了不少的离夜,冰凉眸光中,多了一笑意。

    果然发现了。

    即便没有他的提醒,夜儿照样能走出的第二关。

    齐暮顺着他目光看去,就在空中看到另外一个世界,惊奇站起身,看着的那边世界行走空中的离夜。

    眨了眨眼睛,他一脸茫然,看了看周围,他开口就想问离夜在里面做什么。

    随即想到,这是百年盛会,在这里面,还能做什么。

    然后他就闭上嘴巴,安静坐在那里。

    看吧看吧,他这些还是做的很好的,让他不问,他就不问。

    司南老是说什么,不要说不要说,不要问不要问。

    可是他还是想问,师父在哪里干嘛?

    百年盛会就是这样吗?那跟想象中的,也太不一样了!

    那一片空间里,离夜行走在空中,俯瞰着大地凌空飞行,看着动荡的脚下,她很快发现,不敢火焰怎么爆发,冰层怎么融化,有一个地方,始终没有变动。

    她试着走向那里,慢慢跨越出一步,就那么一步,空气猛烈震动了一下,转眼,她已经跨出好几百米外了!

    其他人看到她突然消失,也匆忙往那里跟上,紧接着瞬间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捷径!

    看到这些,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出两个字,捷径!

    在这里没有地方可以攻破,但是有另外一个办法!

    捷径!

    “离夜,你怎么发现的!”众人看着跨越过的地方,惊奇不已,他们就这么走过来了!

    瞬间走出一大截,感觉速度快了好多,要是这样,他们应该很快留能离开这里了!

    “跟着我走,不要走散了。”离夜没有回答,只是淡淡说了一句。

    “是!”身后所有人应道,跟着离夜的脚步,他们快速走出。

    看着冰火山脉的暴动,离夜他们走的虽然不快,但轻易的跨越,却让他们轻松超越了很多人。

    什么抢丹药补充体力,倒在地上休息,完全不用那么做。

    发现这些规律,这让众人欣喜不已,他们终于,终于能快点离开这个……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地方了!

    看到离夜他们走远,广场上的人疑惑了。

    刚才不是还没什么,突然怎么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按照北宫离夜这个速度走,用不了多久,就能离开那个地方,走出第二层!

    空间里,守关者坐在暗处,看着离夜他们行走天空上,找到了捷径,眼中多了一抹笑意。

    能发现这个捷径的人不多,主要原因,没有人主动行走空中。

    在地上行走就已经非常艰难了,再往空中走,耗费灵力,那就更是举步艰难,步步困难。

    他们不会冒险行走空中,自然也就发现不到规律。

    其实不是他们不给机会,是他们自己把握不到机会,不能怪他们的。

    一开始离夜只是找到捷径,慢慢的也寻找到了其中的规律,他们往前速度,那就更快了!

    慢慢的,冰火山脉被抛却在了身后,寒冰,灼热,逐渐消失。

    “下去吧,捷径到头了。”离夜停下脚步。

    众人看了看周围,不少人这么一路走来,一开始他们也没发现,逐渐的也掌握了节奏。

    听到离夜这么说,他们看了看周围,立刻明白了。

    没有迟疑,他们迅速走去!

    落在地上,地上的黑点逐渐变得清晰,在天上看是黑点,走近一看,全都是人!

    那些人看到他们从天上走来,表情一个比一个夸张,就跟看到鬼一样。

    离夜没有理会他们,带着众人直接找第三关的守关者。

    他们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第三关还不知道有什么。

    终于,寒冰火焰看到了尽头,在尽头的边缘,黑影傲立,所有人匆匆走来过去。

    看到那个守关人,他们走了这么多关,第一次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跟看到亲人一样!

    走到那人面前,离夜递出牌子,对方接过以后,眼中展露出光芒。

    “三流势力!”

    三流势力,已经走到这里了!

    这速度!比二流势力还快啊!

    “嗯。”离夜应了一句,神色淡然。

    那人点头,把牌子收回,然后给出了一块晶石。

    晶石上还有数字,她现在的数字是五!

    其他人纷纷走过来,同样的,他们也得到一块晶石,上面的数字也是五。

    “这是什么?”眼前的,都没有数字。

    “这个啊,你们要保持数字不低于三,要是数字低了,也可以去抢夺别人的。”那个人简单说道。

    离夜皱起眉头,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这一关是抢夺?”

    “不是。”那个人把晶石给完以后,看向离夜。

    “第三关里面,有一队人,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那些人是来阻挡你们,也是来抢夺你们手里的东西,当然会给你们留下一点,让你们回去。

    现在你们数字是五,被抢了一次,就会降下一点,少于三点的时候,那个人就会被淘汰。

    这个时候,你们可以抢夺其它二流势力的,但是遇到同样衣服的人,一定要避开,他们会抢夺你们!”这个人说的十分详细!

    “这一队人,只抢我们吗?”蓝非曰好奇问道,还能这样?

    “当然不是,他们也会去抢别人,不过看到他们,你们躲开就是了。”守关人摆了摆手,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样。

    离夜看了看手上的晶石,看了看上面数字。

    “它可以超过五点吗?”不就会停在五点,不管他们抢多少,最后都不动了吧。

    “当然,遇到他们你们躲开就是了,遇到其它势力的人,你们能抢,就抢吧,反正只要不低于三点就好,看到终点,你们就算胜了!”这一关的,那就是猎物和猎人!

    他们都是猎物,只有那一队人,才是猎人。

    “明白了。”离夜点了点头,把晶石收起来。

    “我还有一个问题。”墨东炎急忙开口,等会就要走了,先问了再说。

    “还有什么问题?”那人满头黑线,他们怎么这么多问题?

    “可以一次抢好几点吗?”一次一次的抢,那多麻烦。

    “对方要是五点以上,你们就可以一次抢好几点,反正五点就只能抢一次。”毕竟是抢来的东西,别人抢走,也没什么。

    众人脸上露出同样的笑容,终于到了一个适合他们的地方,太好了!

    “走吧。”离夜摆了摆手,迈步往前走去。

    所有人立刻跟上,脸上都露出迷之微笑。

    守关人看着他们走过,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一头雾水。

    他们这么开心?

    其它势力听到这个消息,都是愁眉不展,感觉天要塌了一样,他们一个个居然怎么高兴!

    他赶紧翻着手里等级的册子,查找离夜他们身份。

    当“中临都”三个字落入眼帘,他顿时凌乱了。

    原来如此!

    他们是中临都的队伍,那怪听到抢这个字,会这么高兴!

    看着他们走过去,他突然有种土匪进村的感觉。

    看着那一片辽阔的土地,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一个个自觉吃下丹药,蠢蠢欲动了起来。

    “离夜,有什么好计策?”他们这么多人,大干一场都没问题!

    “办法的确是有一个,想法也有一个。”离夜含笑说道,这一关,应该会过的很轻松。

    “说说看!”众人顿时来劲。

    离夜想到的办法,那肯定极好,极好!

    “先走吧,边走边说。”在这里,不适合说这些。

    “好!”大家顿时有了干劲。

    广场上,看到这一幕的人,差点暴走。

    “靠!这一关不是为中临都量身打造的吗?谁弄出这么一关!”

    “刚才感觉第三关厮杀的挺厉害,可是中临都进去以后,我感觉这情况,会顺风倒啊!”

    “大爷的,中临都谁不争夺,谁不抢!”

    ……

    这一关,这样真的好吗?

    虽然刚才他们看着感觉极好,非常好,再好不过,看到中临都以后,他们就没这种感觉了。

    感觉要完!

    北宫离夜他们都已经走到这里了,各种超速走来,领先了不少势力,连二流势力都超过了!

    看看!看看!

    他们走过第二关了,三流势力走上第二通道的,一个人都没有,所有人都在第三通道第三关外满溜达,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第三通道,的确是出事了,看来第三通道,不会再有人能走上第二通道了。”天圣靠着椅背,轻轻一笑。

    刚才还在想,北宫离夜他们到底在做什么,现在好像明白了。

    这,的确是个办法。

    一流势力众人脸色一沉,他们都看出来了,第三通道已经没有人能走过去了。

    今年参加百年盛会的三流势力,统统都要降级了。

    空中坐在凤凰背上的九个人,见众人疑惑,他们表情微微变化。

    过了疑惑,其中一个才开口,“第一场第三关的守关者已经处置了,现在正在恢复第三关。”

    说是恢复,实际上,难!

    连他们都不知道,那个是什么阵,走到阵的外面,怎么进去都不知道。

    都跟他们说了,不要去得罪北宫离夜,不要去得罪北宫离夜,现在好了,完蛋!

    统统完蛋!

    北宫离夜在临天大陆的名声,他们又不是没有听说过。

    做到公正监看比试,怎么会有这种发生!

    平常就跟他们说了,长点心,长点心!

    心是长了,结果没长脑子!

    蠢蛋!

    众人一阵狂汗,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连第三关的守关者都处置了!

    刚才北宫离夜他们在第三关,真的做了什么吗?

    毕竟出除了他们,再也没有人能走过第三关了!

    众人疑惑,那九个人已经不愿意再说什么了,要是说他们监管不公平,百年盛会还不知道怎么没闹。

    第一通道已经关闭,第三通道,基本上的势力,都在第三关溜达,不用怎么监管,也没什么看头。

    渐渐的,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第二通道第三关。

    离夜他们刚刚部署完,每个人都非常满意。

    他们分配的事情,都很重要!

    “少城主,我们要是遇到那些抢我们的怎么办?”真的躲吗?

    可是他们只会抢,不会躲啊。

    “能怎么办,规定我们不可以抢他们吗?”离夜反问。

    众人表情僵住,同时看向离夜。

    可以抢他们!

    不过还真是没有规定,也就是说,真的可以抢喽!

    “在所有的队伍中,他们的点数肯定是最大的,你们平时抢东西是怎么抢的?”离夜含笑反问。

    抢东西,自然是要往好的抢了!

    众人恍然大悟,笑眯眯点头,他们懂了,懂了!

    “这一关,就是猎人和猎物,那一队人是猎人,我们是猎物,猎物可以相互撕咬,看到猎人会躲开,然而他们忘记了另外一件事。”红唇上扬,话语变得冰凉。

    是啊,他们忘记了一件事。

    猎物太多,谁是猎人,谁是猎物就不知道了!

    “我们走吧!”都已经到这份上了!

    “不用,有人送上门来了,你们别忘了,中临都最擅长的就是这些,可不能被人抢走了。”离夜不急不缓开口。

    眸光注视着前面,正有一个势力的人,往他们这边走来。

    看到他们,那些人眼中闪过光亮,好像是沙漠中饥渴的人,突然看到了绿洲一样。

    “当然了!”众人应道。

    东方白衣看了看牌子,想到这里的规矩,点了点头。

    “喂,东方白衣,你到现在可别说,于理不合。”他大爷的,现在可不是于理不合的时候!

    “这规矩我懂,这里的规矩就抢,不抢那就是不遵循规矩。”东方白衣一本正经解释。

    众人皱眉,这是什么逻辑?

    看了他一眼,众人摇头,管他什么逻辑,东方白衣肯抢,那就对了!玩死他们!

    那一个势力的人走来,为首的人看到他们。

    “刚刚进来的势力啊,怎么样,懂规矩吗?”为首的人笑呵呵说道,终于有人送上门来了,

    他们都已经被人抢了两次了,刚进来就被抢了两次!

    现在终于轮到他们了,现在他们就要抢回来!

    “我们没有规矩。”千陌桑摇头,管你什么规矩,抢了再说!

    “动手!”风腾直接下令!

    和他们说什么规矩,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动手!

    中临都的所有人,突然一拥而上,直接冲了过去!

    对面势力那个为首的人,还正想说什么,就看到突然冲过来的身影,神色惊变!

    说好的规矩呢!

    不是说先说规矩的吗?怎么这些人就动手了!

    “快跑!”

    对面势力为首的人看到冲过来的身影,大惊失色,急忙吼道。

    紧接着所有人拔腿就跑,活像是看到鬼的表情。

    看到他们冲过去,离夜站在原地。

    这一关,根本不用她出手,说到抢,他们一个比一个还要兴奋,每个都是高手!

    看到那些人跑了,谁打掩护,谁助攻,谁进攻,谁拦截,完美的配合,默契十足!

    那一方势力,很快就被他们困住,就算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夺走他们手里的石头,点动上面的数字,晶石上面的数字立刻就减少了,而他们的则是增加了一点!

    大家看到增加的数字,一个个找去,谁都没有漏掉!

    把他们那一队人抢完,所有人才罢手,回到离夜面前。

    “少城主!”

    他们一个个手上都捧着晶石,递给离夜,大概有二十几个那么多。

    “你们先自己加吧,等会抢了那一大队的,多给我两个就好了。”离夜笑道。

    “好!”所有人大笑点点头。

    把加减了两块晶石上的数字,他们把东西扔了回去。

    “娘的,还敢来抢我们,这要是在中临都,把你们抢到连裤子都扒了!”

    “我们才是抢劫的祖宗,抢我们。”

    ……

    中临都众人大笑了起来,一次还成功,他们现在信心十足!

    什么二流势力,抢了再说!

    “中临都!”被抢的那些人,听到这三个字,差点呕血。

    中临都,他们说中临都!

    靠!怎么会没人说呢!

    要知道他们是中临都,看到他们就会走啊!

    “走吧,我们去找下一个猎物!”离夜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转身离去。

    他们被抢了两次,难怪连反抗都没有,就轻易被抢了。

    经过这一次百年盛会,估计他们心里都有阴影了。

    浩荡的队伍,大家纷纷走远,留下那一队人。

    广场上,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扶额。

    他们就说吧,这一关,完全是为中临都打造的。

    什么猎人和猎物,有北宫离夜在,中临都怎么可能会变成猎物!

    现在就看着这些人怎么被抢吧,只希望那一队抢的人,实力高一点,不然真的会很麻烦。

    坐在凤凰背上的九个人一阵脸疼,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中临都会参加。

    这一关他们想了很久,想着二流势力应该没经历过这些,这样是最好的!

    结果二流势力没有经历过,中临都是个没有法则的地方,什么都抢!

    被人到这里是有点不适宜,他们简直是如鱼得水!

    “看来,接下来有好戏看来,要是自觉一点的人,应该都不会再想着去抢北宫离夜他们。”海家族长叹息道。

    目光落在海夏身上,眸光变得深邃,百年盛会结束以后,有些事情,的确是要做一下了。

    绝对不能纵容他们,不管是哪一个海家,都应该掌控在他手里!

    海夏,也应该如此!他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