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这是我们的意外吗?
    寒冰凝结,遍布大地,在大地之下,火河纵横,如同经脉一样,遍布大地各处!

    还没有踏入里面,寒冰冷意就迎面袭来,隐约之间,还能看到匆忙走过的人群,那些人应该是刚刚走进这里的二流势力。

    “走吧,现在看到了二流势力,别忘了,我们的目标是二流势力第一名!”不单单只是二流势力就足够了!

    众人振奋,同时点点头,“好!”

    他们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然后去往第三关!

    不过这些通关是越来越变态了,刚才是地狱沼泽林,现在是……怎么说呢。

    说热,冷到不行,刺骨的寒冷冰霜。

    说冷,又热到恨不得把衣服全部脱了,感觉整个人都要被蒸熟了一样。

    太难受了,真的难受!

    “你们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地方。”简直是冰火两重天,可偏偏这两重天又在一起!

    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总而言之,这个地方来过一次以后,第二次是绝对不想来了。

    “不过,东方白衣,你刚刚想说什么?”留香好奇问道,什么叫做还真有这么个地方?

    难道他早就见过这里?

    众人好像想起了什么,纷纷朝东方白衣这边看过来。

    说的没错,他刚刚想说什么?突然就被打断,他们也没在意,什么叫做,还真有这么个地方。

    看到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东方白衣轻咳一声,然后收回目光。

    “我是在书上看到的,说这个世上还有个地方,冰和火可以共存,甚至相辅相成,形成一股新的力量。”所以看到这里,他才会有这样的叹息。

    不过真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这么个地方。

    当时看到书的时候,他当然不相信这是真的,现在看到这个地方了,就算是不相信也不行了。

    “这里叫冰火山脉,是世上唯一冰火共存的地方。”那本书她也看过,不过记载的很少,当时看都的时候,她也没有多注意。

    现在看到这么个地方,听到东方白衣说的,才慢慢记起来了。

    “冰和火还能共存,第一次看到。”风腾只觉得神奇,以前从未见过这么个地方。

    在临天大陆的时候,别说看了,就是听说也没听说过这么个地方啊!

    “快走吧,先跟上他们再说。”刚才走地狱沼泽林的时候,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他们要快点走过去。

    也不知道最前面的人,已经到什么地方了。

    “好!”所有人点头应道,然后迈步走去。

    一行人匆匆走过,等他们完全走远,刚才消失的人,又慢慢走了出来。

    那个人,看上去有点……

    “冰火山脉,还是要小心点好,尽管这里看上去没什么,甚至连动静都不是很大,可真正暴风雨来的时候,比地狱沼泽林还要恐怖!”

    那人站在原地,看着走远的身影,眸光深邃。

    新的势力,却已经走在了三流势力的前面,现在还跟上了二流势力。

    另外一道身影慢慢走出来,看着走远的人,笑了笑,“看来今年这里会杀出一匹黑马。”

    “的确是黑马,领队的人,灵尊不说,就连身边跟着的人也是灵尊,貌似……还契约了上古之兽。”不是每个人都能契约上古之兽的。

    上古之兽!

    四个字入耳,另外一个人惊愕,然后重新看向走远的身影,着急道:“你说他们之中,又人契约了上古之兽!”

    “难怪今年那几个老头,不能召唤出百鸟朝凤,心里怕是郁闷死了。”他却是很想笑。

    每一次百鸟朝凤,他们也不知道腻,今年没有多简单。

    “哈哈,他们不是要高调出现么。”这次失败了吧,什么百鸟朝凤,不就是显摆。

    “想不想跟上去看看?”比较期待他们,看看这最后面来,最后能夺取第几位。

    “不要,我还要守着这里,要是离开的话,那可是要倒霉的,据说第三通道已经被带走了一个。”还是老实一点吧。

    虾米!?

    带走了一个,这么严重!

    “我先走了,你好好守着,不要出问题。”说完,那个人摆了摆手,他还有他的地方要守。

    看着他走远的背影,留在原地那人摇了摇头。

    只是,第三通道有人被带走了,为什么?怎么会被带走?

    离夜他们一路往前,很快就追上了最后面的二流势力,从他们身边走过,那些二流势力的人,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北宫离夜!

    那这些人是……中临都!

    什么情况,中临都的人已经走到这里了!

    中临都应该是没有排名的势力,不是应该还在第三通道晃悠的吗?

    离夜走过他们身边,看到他们身上的伤痕,眼中一阵了然。

    应该是经过刚才的沼泽受伤的,损失的人也不少,他们这样,看上去随时就会倒下了似的。

    “喂,你们,怎么跟上来的?”有人实在是忍不住了。

    自己比他们少走一个通道,都才刚刚到这里,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已经追上来了!

    众人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只能说,你们走的慢。”

    他们怎么走过来的,当然是多亏离夜了。

    不管什么时候,都觉得炼药师那么重要,现在更这么觉得。

    不过除了丹药,离夜在其它时候也挺重要的,要不是离夜,他们的确是还在第三通道打转。

    也不是。

    若不是有北宫离夜,他们到现在都不可能来参加百年盛会!

    中临都也不是什么小地方,只是他们不来参加而已,现在来了,当然就要完成到最好了!

    中临都的人脚步稳健走过,那些踉跄而行,脚步晃动的众人,看得一阵心累。

    咬咬牙,想要加快速度跟上去,只觉得一阵脚软。

    不行了,他们走不动了!

    休息一下!

    想到这里,他们整个人躺了下去。

    太累了!

    在冰火之地,他们刚躺下,立刻跳了起来,寒冰灼热,滚滚而来,完全不留情面!

    靠!

    众人哀嚎,每次百年盛会虽然都只有三关,可是每一年的都不一样。

    今年到底是谁这么缺德,刚刚是地狱沼泽林,现在是冰火山脉,简直是要命啊!

    看着离夜他们走远,众人既是羡慕,又是眼红,可惜他们跟不上。

    叹了口气,他们慢慢跟上去。

    还是走吧,越休息越累,不往前走,这条路永远就走不完。

    中临都的人吃下丹药,再以灵力运转,抵御着灼热和寒冰,不过他们也不敢轻易吃,只有撑不住的时候,才敢吃一颗。

    谁也不知道这山脉有多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就这么吃了,到时候没有丹药了,那该怎么办?

    “离夜,不然我们也休息一下吧。”墨东炎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好热!

    突然这时一阵寒风袭来,他狠狠打了冷颤,冷到骨髓了!

    “你觉得什么地方能够休息?”离夜看了看周围,这个地方,不管是哪里都不适合休息。

    众人看了看周围,也是,这里的的确是不适合休息。

    “不然说说话,总觉得一连闯五关有点吃不消。”太累了。

    “等走出这里,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上。”离夜看着远处,离开了这里才能休息,现在在这里休息,躺下去就起不来了。

    休息一晚上!

    听到这五个字,众人觉得好像又有力气了。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西陵诺叹息道,真心累,这个百年盛会,他的确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什么?”有什么好想的。

    “大家是为什么参加百年盛会,又没有奖励,有没有其它东西。”不就是走一圈,然后证明一下自己。

    就这种事,至于大费周章,劳民伤财吗?

    所有人狐疑看向西陵诺,他不知道百年盛会的的意义吗?

    被他们看的,西陵诺心里一阵忐忑,这么看着他干嘛,难道他说错了吗?

    “不是,你是真不知道百年盛会的意义?”墨东炎疑惑问道,没人跟他说有什么意义吗?

    “当然不知道,他来这里有没有多长时间。”要不是离夜帮他调理身体,那股力量融入身体以后,他的实力噌噌噌地提升……不过现在也只是初级灵皇。

    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事,这些事,他是真的没听说过。

    “百年盛会是未来一百年势力的地位,你说大家会不会努力?”东方白衣沉声说道,这件事,忘记跟他说了。

    原来如此!

    西陵诺恍然大悟点头,他就说这么多人不顾一切来参加是为什么,原来是这样。

    离夜走在前面,看着远处流下来的红色,突然停下脚步。

    在冰层之上,那一层红色显得特别亮眼。

    是血!

    空气中弥漫着很重的血腥味,这是血流下来!

    “前面出事了!”闻到那淡淡血腥味,众人嬉笑的表情僵住。

    离夜看了一眼他们,不急不缓说道:“小心一点。”

    只用人点头,警惕看着前面。

    他们慢慢走过,爬上斜坡,还没完全走上去,一道道身影从另外一边冲上来!

    看到他们走来,离夜皱眉,“他们是谁?”

    是二流势力,不知道是哪一个势力。

    “是云林宗。”墨东炎沉声说道,他们现在挡在他们面前,看样子是想动手。

    这些人,难道都是他们杀的?

    “快把你们的东西交出来!然后捏碎你们的令牌滚出去,不然就杀了你们!”他们已经快撑不住了,东西也用的差不多了。

    必须出来抢,不然怎么走过这第二条通道,保住自己的地位!

    听到那人的话,中临都众人注视着他们,无声笑了起来。

    居然有人抢他们,这些人要抢他们。

    他们好像听到了笑话,天大的笑话!

    东方白衣看了看旁边众人,然后看向冲过来的人,迟疑问道:“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

    确定要抢?

    “老子管你们是谁,快交出东西!”他们还要快点往前面走。

    现在能抢一点是一点,坚持到什么地方再停下,看到后面来的势力继续抢就行了。

    这个地方,太他娘的难受了!

    东方白衣摇了摇头,拉着的西陵诺走到一旁。

    “你干嘛?”有人要抢他们,干嘛躲啊!

    东方白衣沉默不语,目光落在离夜身上。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看着出现在斜坡上面的人,眼中笑意加深。

    原来还有人要抢他们,看来这一路走过来,都太规矩了。

    “谁要动手?”她扭头问道。

    “我我我!”

    “我!”

    “少城主,这里,这里!”

    ……

    一个个人踊跃举手,揉了揉拳头看向要打劫他们的人。

    还真是遇到本家了,就不知道谁能抢的过谁。

    抢东西,他们在行啊!

    离夜点点头,指了指他们,“他们身上没东西,不用抢了,直接揍,不到半死不准放他们走。”

    轻描淡写的话语响起,那叫一个嚣张霸气!

    “是!”本来觉得枯燥担忧周围变化的众人,听到这话,全都来了干劲!

    少城主都这说了,他们就不客气了!敢抢他们!找死吧!

    斜坡上的人看他们所有人走过来,心里一阵忐忑。

    他们体力不行,要真的打起来,谁赢谁输,还真是不知道。

    打?走?

    看到他们的退意,墨东炎跳了起来,指着他们,“他们想走,大家上啊!”

    打死他们!

    正好给他们练手了!

    中临都所有人冲上去,管他多少人,打了再说!

    “砰砰!”

    “轰隆!”

    一下子,那高地上,两边的人打成了一团!

    广场之上,不少人看到这一幕,屁股纷纷滑下了凳子,无比滑稽的姿势坐在地上,过了很久都没有重新坐回去。

    这,就这么打起来了?

    看到这样,北宫离夜不阻止,然而还让他们冲上去!

    “妈的,那些人是不是蠢,没看到那是中临都的人吗?”

    “论抢东西,谁能比得过中临都!”

    “看到他们这么动手,突然觉得百年盛会才有意思,不然到时胆战心惊的,看了这么长时间,突然蹦出来什么,心脏都有点受不了。”

    ……

    广场上议论不断,天空上坐着的人,都纷纷看向了那一边。

    看到打起来的两股势力,中临都的人把人的往死里揍,扣住他们的令牌,完全不允许那些人回来。

    看到这里,众人只觉得一阵脸疼。

    不过的确是蠢,抢谁不好,偏偏去抢中临都,这不是自己找虐!

    该!

    “星辰宗主,墨东炎倒是比想象中更能适应中临都的生活,感觉他比在星辰宗还要如鱼得水。”无情宗宗主冷漠说道,语气还是没有一点情绪。

    星辰宗宗主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么看起来,的确是那样。

    而且他的实力,比在星辰宗的时候,提升了一大步,都快往他这里逼近了!

    他现在经常在想,当时离开天穹峰是不是错了。

    若是没有离开天穹峰,现在无情宗也能和北宫离夜交好。

    世上没有后悔药,他现在就算是后悔,也已经晚了!

    当年的抉择,他就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

    “砰!”

    一个人被踹下斜坡,下一刻,就出现在天空上,然后急速往下掉落!

    音祁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僵,立刻起身叫道:“赶紧去接人。”

    看到他们,他真的很想问问,脑袋里装着什么!?

    居然去抢北宫离夜,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就算是走不过去,你休息一下慢慢走不就好了!

    现在好了,被踹出来以后,二流势力就要变成三流势力了。

    一百年的努力,就这么化作湮灭。

    “砰!”

    “砰砰!”

    “啪!”

    一个接着一个人被墨东炎他们踹出来,飞出去以后,他们手里的令牌就碎了,自然而然就送他们出来。

    等他们出来以后,早就奄奄一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眉头,只能重重往下坠落。

    音家的护卫急忙冲出来,将一个又一个人接住。

    踹出来是人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音家护卫有种骂娘的冲动。

    慢点慢点!

    掉了掉了掉了!

    他们忙碌的满头大汗,接住一个人,旁边又会有人掉下。

    那一个势力的人慢慢回神,看到自己势力的人掉出来,纷纷冲了过去。

    “砰!”

    冰丘之上,将最后一个人踹出去,中临都众人相视一看,大笑了起来。

    太痛快了!

    狠狠踹!

    踹!

    “撒气够了?”离夜走到他们面前,含笑问道。

    看来是又恢复了,这样很好。

    “原来还可以抢的,离夜,不如我们一路抢过去吧!”这样他们就不担心没丹药了!

    二流势力,抢!总会有丹药的!

    把离夜的丹药留在最后,等到最后再用!

    “我没意见。”离夜含笑摇摇头,感觉主意不错。

    “好!”众人应道,那他们就一路抢过去!

    就在这时——

    轰隆隆!

    大地晃动,灼热温度袭来!

    “离夜刚才的血,应该是这里死人了,还不知道原因的那种。”西陵诺环视周围,认真而又严肃。

    “快点离开这里!”离夜命令道。

    “好!”众人点头,纷纷转身离开。

    就在他们离开的那一瞬间,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火河喷涌而出!

    听到动静,众人回头,看到那流淌而下的火焰,他们一阵阵爆粗口。

    “快跑!”

    跑!

    娘啊!

    火河爆发了!

    “让你们高兴太早。”东方白衣含笑说道。

    现在好了,一个个要狼狈而逃。

    “乐极生悲!”

    在冰层之上,一道道身影快速走过,血红色的熔浆火焰从高处滚滚落下,往四面八方流淌而去!

    熔浆火焰,吞噬一切,在那冰层之上流淌而过,速度极快!

    寒冰融化,和熔浆融合,最后蒸发!

    天地间,逐渐出现白雾!

    守护这里的人看到这一切,满头黑线看着他们,阵阵无语。

    叹了口气,他转身离开。

    算了,反正这一场比试也没有规定说不可以抢。

    不过他们现在要抢,还是先躲开这里吧,要躲开,并不容易。

    动静响起,往第三关走去的二流势力,纷纷扭头看向动静传来的方向,下巴差点惊脱臼。

    火河涌动,蔓延而出,冰层融化,被冰封住的地方,全部暴动!

    太吓人了!

    众人拔腿就走,速度极快!

    从天上看去,地上无数黑影窜过,黑麻麻一片,实在惊人!

    离夜他们走过人前,就听到后面传来的吼声。

    “防御,防御!”

    听到这动静,这声音,中临都的人一阵叹息。

    终于都不用他们自己动手了,只要往前面走,这些火河融化的速度,应该是追不上他们的!

    “砰砰砰……”

    他们心里的话还没落下去,更猛烈的声音暴躁而起!

    所有人脸皮一抽,滚烫灼热的温度迎面扑来!

    “靠!不带这么玩的!不是从后面追过来吗?”留香跳起来大叫,差点暴走。

    “留香,你再叫,把你扔下去。”离夜冷冷看过来,声音冰凉。

    留香愣了一下,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他没说,什么都没说。

    “我们留在这里就好,这火河爆炸融化寒冰应该是正常的,不然不会没有人出来管。”东方白衣一脸认真。

    “这次说对了。”离夜点点头,这里的确是有人来管,这动荡也是有时间性。

    众人松了口气,是这样就好,不然他们都快吓死了!

    “来这么一场百年盛会,简直就是惊吓!”太吓人了!

    玉隐从储物袋拿出一样东西,在地上展开,顿时间周围的冰冷灼热散开。

    “既然如此,先休息一下吧。”反正是要休息,什么时候休息都一样。

    所有人走到上面,发出一声声惊叹,寒冰和灼热不见了,像是被阻挡在外了一样!

    什么东西,居然这么神奇!

    “玉隐,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好东西!”简直太神奇了!

    “偶然之下得到的。”玉隐笑道。

    千陌桑,风腾,还想走向各处,拿出自己的东西摆下。

    顿时间,四周一个完好的防御就形成了,他们坐在这里,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

    离夜看了看周围,点了点头,“不错,都防御了。”

    “安心休息吧。”墨东炎瘫软在地,突然觉得该好好睡一觉。

    尽管这一路走来,都还挺顺利的,但集中精神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

    其他人也纷纷坐下,感觉身体放松了不少。

    虽然不敢完全放松,但是比刚刚好太多了,不管外面多大动静,他们这里面,完全都听不到。

    离夜走到旁边坐下,目光注视前面,一条腿曲起,一手随意搁置在膝盖上,精神力探向各处,注意这周围动静。

    “离夜,你放心吧,我安排人守着了。”蓝非曰走过来,她这一路应该是最累的。

    离夜看了他一眼,淡淡开口,“我习惯掌控了。”

    要是不看着这些,中间突然发生了什么变化不能及时知道,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他们。

    蓝非曰点点头,站起身走回去坐下。

    所有人就那么坐在地上,靠着对方,在这一片冰火山川中,显得格格不入。

    其他人都在逃命,都在防御,只有他们坐在这里,完全跟没事人一样,可以说,完全是两个世界!

    看着他们那么从容坐在那,广场上众人再次大吃一惊!

    这,差别会不会太大了!

    看看别的势力,哪一个不在逃窜,他们就坐在那,一点事情都没有。

    他们,真的在一个地方?

    “其它势力要是看到中临都的情况,非得气死。”

    “我现在看到,都有种吐血的冲动,这这这,这差别太大了!”

    “他娘的,谁说中临都不行的,在我一来,大家都说中临都不行,人家都走到这里,而且都这样了!”

    ……

    在每个人的认知里,中临都来参加比试,就是一场笑话!

    一个四分五裂的地方,连主势力都没有,还来参加百年盛会,百年盛会主要就是势力之间的配合,一个四分五裂的地方,能做到这样?

    所以在听到他们来参加,当然没有一个人看好下。

    现在这样的情况,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谁能想象,中临都的人,还能如此和谐坐在一起,比没有分散的势力,还要和谐!

    “不知道为什么,经过这次,总有一种感觉。”天空之上,一流势力中方家家主看着中临都那一眼,若有所思道。

    有一种中临都已经合在一起的感觉,这么和谐的画面,真的无法相信,这是在自相残杀的中临都。

    “不是你有这种感觉,不过我昨天还得到消息,玄机城把影门给抢了。”欧阳手撑着下巴,一脸无聊坐在那。

    早知道这么好玩,就该他进去嘛。

    可是他们愣是以他身体为理由,不准他进去,说他随时进出,这样不好。

    去他大爷的!

    什么叫不好!

    这么好玩的事,他肯定带着玄门的人跟着离夜一起!

    貌似不对啊……离夜是在二流势力,玄门是一流势力。

    那也走不到一块!

    无聊啊,心累啊,不能在愉快的玩了。

    “这样,中临都怎么可能和谐。”最多也就是暂时合作百年盛会而已。

    纳兰清羽眼中多了几分笑意,中临都的现况,夜儿是不会改变的。

    不过这样竟让人以为,中临都还在争夺之中。

    这也许,也是夜儿的一种办法,让所有人都以为中临都还没有合并,毕竟合并的势力,是没有可能在相互争夺的。

    时间一点点流逝,中临都在休息,众人把目光移开,落在别的势力走过的地方。

    第一通道,走在最前面的依旧是天穹峰的人,这仿佛从未有过疑问。

    可是明明,天穹峰的人最少,却依旧能保持领先的位置,甚至连损伤都很少。

    看了看第一通道,再看看第二通道。

    众人不今天叹息,邪尊和北宫离夜他们两个,这是要逆天啊!

    第一通道走在第二位的,也有点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大家本来以为炼药师公会,毕竟这么多年都没变过。

    可是实际上不是那样的,走在第二位的是浮云殿!

    浮云殿啊!

    在浮云殿殿主先后死了两个以后,浮云殿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以为这次浮云殿算完了,然而,完全出乎意料。

    还有一个出乎意料的势力——离宫!

    众人心里阵阵疑惑,今年大家好像都特别有干劲,都往第一位在冲!

    就算没有第一,那也是第二!

    相反的,落在最后面的,倒是西凉之地的两股势力,当然还有海家。

    他们虽然一直在后面,但是保持着位置不掉,这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一件事。

    “天穹峰!”

    天空之上突然响起四个字,下一刻,四周翻滚!

    众人定了定心神,全都看向第一通道。

    “我天!天穹峰已经走到第三关最后面了,这注定的第一啊!”

    “天穹峰又是第一,感觉邪尊接位以后,天穹峰的地位,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变化。”

    “你们这么着急干嘛,不是还没有比完么,浮云殿追的挺紧的。”

    “一看你就是刚刚才来的,你自己看,自己看。”

    “我靠!怎么速度快了这么多!”

    ……

    第一次参加百年盛会的人,看到突然天穹峰加快速度,把后面的势力甩了一大截,震惊不已!

    刚才还相差不远,现在怎么突然就这样了,这也太突然了!

    天空上,第五风云眯起双眼,看到被远远甩在身后,脸上露出一抹不悦。

    而旁边的蔺药刚开始还是一阵沉默,看到天穹峰加快了速度,布满皱纹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快了!他们也快了!

    “炼药师公会!跟上去了!”

    “哈哈,就说炼药师公会怎么会输给浮云殿,太好了!”

    “原来大家都留后招了,浮云殿一直根不上去,果然是殿主第一次参加比百年盛会,不懂这些。”

    ……

    看到一股股势力追上来,大家热血沸腾!

    尽管北宫离夜那边才精彩,但一流势力的比拼更精彩!

    马上第一通道就要结束了,到时候在看北宫离夜那边的也不迟。

    “邪尊和大长老果然厉害。”第五风云皮笑肉不笑道,眼中尽是不悦。

    混账!

    还以为能超过天穹峰,毕竟距离不是很远了,没想到天穹峰还留下了后手!

    现在就连炼药师公会都追上来了,这样,还怎么保证现在的位置!

    该死的!

    “殿主第一次参加百年盛会,还是悠着点。”蔺药轻轻一笑。

    被天穹峰压住,他认了!

    毕竟这么多年,也没有被超越过。

    再被浮云殿踩在脚下,那中域的势力,就不是一峰一会二殿三宗了,那就是要变成,一峰一殿一会一宫三宗!

    北雪儿也不弱,不出意外,这二殿的浮云殿和离宫,就要变成离宫和浮云殿了。

    尽管只是顺序不同,但在势力之间,就这么一点,就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第五风云手掌握住椅子扶手,才忍住没有发怒。

    天穹峰过!炼药师公会过!就连离宫都追在后面来了!

    北雪儿!

    看到那怒火滔滔的眸光,北雪儿笑看向第五风云。

    “你还是和当年一样。”太过急躁了。

    今天第五家族要是派其他人来,这胜算还不好说,第五风云那就简单多了。

    第五风云重重一哼,当年,他早就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了!

    翻过围墙,殴打其他人,只是为了得到他们五位天才的指点!可他们什么也没跟他说,只是说了一堆无关紧要的话!

    北雪儿收回目光,摇了摇头。

    当年告诉他,他的缺点在什么地方,结果被他认为那是无关紧要的话,而且到现在还这么认为。

    他要是能理解那些话,现在也许就不是这样了。

    这一场盛会比试,谁赢谁输,那就不一定了。

    “咚——”

    一声金钟敲响,大地震动!

    随即威压十足的声音响起,磅礴浩瀚,传入每一个人耳中!

    “天穹峰!胜!”

    天穹峰!胜!

    一道道身影走出来,整齐划一,看上去就不像是经历过危险走出来,更像是,只是去里面走了一圈而已。

    众人看到他们出现,一阵哗然,羡慕不已。

    天穹峰所有人走过,在纳兰清羽面前俯身低头。

    “去。”纳兰清羽摆了摆手。

    “是。”银翳带着人立刻往下走去。

    比完了这一场,他重重松了口气,已经比完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接下来就是尊主的好戏了!

    以他们尊主的实力,取胜,绝对不在话下!

    “咚——”

    又一声响起,那声音再次传出。

    “炼药师公会!”

    紧接着两声金钟同时响起,威严之声多了几分笑意。

    “离宫!浮云殿!”

    终于,这两个排名有了变化!

    “我去!大家这是越好一起了吗?不过离宫和浮云殿的排名,终于变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还真是不容易,能让这个位置变了,不然还不知道要维持到什么时候。”

    ……

    “咚!咚!”

    “墨家!寒家!”

    咚——

    “无际黑海,东海之滨,蛇人一族!”

    “魅宗!”

    什么!?

    魅宗!

    众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们没有听错吧,是魅宗!

    三宗,排在最后面的魅宗,现在排到了最前面!

    乖乖,今年的变化可真大!

    “无情宗!星辰宗!”

    “血盟!方家!海家!”

    当一流势力全部走出那一片天地,天空之上,站满的人。

    “去!”

    所有势力首领摆了摆手,所有人全都退了下去。

    “又是海家排在末尾。”

    “一流势力已经不错了好吧,再说了,海家本来是以钱多为主。”

    “一流势力的最后一位,怎么样也是一流势力。”

    ……

    只要是一流势力,地位,又怎么可能会低!

    十五声钟响同时敲响四方,每一个地方都能听见!

    休息足够,重新开始走动了离夜他们,听到这一声声动静,纷纷停下了脚步。

    “果然一点意外都没有,还是天穹峰第一。”

    “一流势力走的真快,居然已经比完了,我们连第二关都没走过去。”

    “据说每一关都会有一个危险,刚才是不是就是我们的危险?”

    “你刚才危险了吗?坐在那里半天休息。”

    “休息怎么了,我乐意。”

    ……

    玄机城众人相互调侃,其它四个势力的人只是看着,一阵羡慕也没上前搭话。

    “留香,你怎么看?”离夜开口问道,他们刚才是走过了危险,还是没有走过危险。

    悄悄走在人群后面,窜回来的留香,听到这话,身体僵住。

    不是吧,他只是小小出去了一会,这就被离夜发现了。

    听到离夜叫人,所有人都往一个方向看去,然后纷纷推开脚步。

    他们自觉,非常自觉!

    看到大家自觉让道,留香摸了摸鼻子,走了过去。

    “我刚刚去打听了一下,据说我们才走了一半不到。”留香一脸苦逼,那他们还在在这个鬼地方走多远!

    “还有呢?”离夜继续问道。

    留香:“……”

    这都知道,就不能让他保持神秘一点。

    “还有就是,每个势力遇到的意外都不一样,唯一相同的,就是必须合作,一个人想做点什么,难!”这就是他知道的,已经全部说了,全部都说了,没有一点隐藏!

    众人惊奇看着留香,这些他是在哪里打听的,怎么出去了一躺而已,就知道这么多事情了!

    离夜停下,遥看向远处,深吸一口气。

    想要一个人通过这里,难!

    一个人通过这里不难,是想靠一个人力量,带着这么多人走过这里,那才是难。

    “轰隆隆~”

    动静再次响起,脚下摇晃,就如同火山要爆发了一样!

    听到那些动静席卷而来,众人心脏一跳,扭头看去,寒冰席卷而来,带动着滚滚火焰!

    靠靠靠!

    离夜看到席卷寒冰,环视了一眼周围,在百米之外,一个势力的人看到这动静,拔腿就跑!

    “离夜,这是我们的意外吗?”看起来怎么有点不像,不像是从冲向他们这边的。

    “你管他是不是,快走。”离夜沉声开口。

    啊!跑!?

    众人愣了愣,然后迅速回神,拔腿就跑!

    排山倒海的力量从身后袭来,大地震震,四方卷动!

    “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流势力安排的。”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这些意外也太及时了。

    每次突然就来了,突然就消失了!

    喜怒无常!

    一流势力安排?

    离夜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确是不像一流势力安排的。

    这片山脉,不可能被一流势力扭动,不只是这里,还有地狱沼泽林也是一样,不可能被他们扭转。

    这里,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