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们过关了?
    纤细身影在九天之上走过,俯瞰大地,将山峦河川,起伏山丘,尽收眼底!

    在她站着的地方,河川尽头还有海域,波澜壮阔,好像永远看不到尽头!

    山林尽头则是戈壁沙漠,黄沙滚滚,龙卷风猖獗肆意!

    找了一大圈,就是没有找到要找的地方——冰火玄冥深渊!

    “离夜,你让白泽跟着那个人类,不会出事吗?”九婴忍不住问,他感觉要出大事。

    离夜环视了一眼四周,缓缓开口,“你放心,出事以前,我会把它关在契约空间,给它关几个月禁闭!”

    现在是忙正事的时候,还敢给她发生意外,那就试试谁才是意外!

    九婴点头,然后没有在出声。

    这样,就不会有什么意外了,要真出什么意外,小白会比较惨!

    “奇怪了,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冰火玄冥深渊。”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差点怀疑是不是有那么个地方了。

    冰火之地!

    等等!

    刚才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好像感觉灼热又冰冷。

    想到这里,离夜转身往回走,用上移形换影,她瞬间已经走出百丈之外了!

    守在这一方天地的人,看到她走去的身影,眼中露出笑容。

    “嘿,老家伙,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个小女娃娃。”

    “可不是,我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问我们有好处,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不过她能感觉到这个地方,说真实存在的,很强的精神力,不容小视。”

    “第一次来参加百年盛会,她年龄多大,她递牌子的时候,你有看过吗?”

    “二十二岁。”

    “啥!?”这,怎么会!

    她实力明明已经是灵尊,具体什么看不出来,总之不会低啊!

    “变态的天才,偏偏这样的天才一点都不骄傲。”若是骄傲一点,也许就能陨落了。

    天下间,多少天才陨落,又有多少平凡的人成为了最终的强者!

    “不骄傲的天才,那才是最可怕的!”若一个人骄傲了,那就没什么可怕了,可怕的是这人一点都不骄傲,偏偏天赋惊人!

    “看看吧,她带领的势力,能走到哪里。”

    “我更期待首领对决,这小姑娘,不知道能走到哪一步。”

    ……

    微风吹过,把他们的声音吹散,最后完全消失,声音以及声音的主人,不知道去往了何处。

    离夜走过天边,一阵微风吹过来,带着细碎的声音,她皱起眉头,转身看去。

    没人。

    “看来这一个地方,的确是有人在守护了。”离夜难拿道,然后收回目光,继续往前面走去。

    走到刚才来的地方,一阵冰冷的气息扑面儿来,下一刻,便是一阵灼热滚烫。

    两股气息交替,冷热交加,连温度扑打在身上都让人觉得难受,更何况是靠近,甚至是往下面走。

    “红莲,下面什么情况,能知道吗?”离夜沉声开口。

    “也没什么,有我在,什么火焰,都伤不到你,放心吧!”火焰都伤不到,寒冰就更加伤不到了。

    “好。”离夜应了一声,直接往下走去没有任何犹豫。

    她笔直往下,速度越来越快,在深渊两旁山壁,滚烫和灼热的温度迎面扑来!

    一边寒冷如冰,一边滚烫如火,就如同在地狱一样,让人难以承受这种煎熬!

    全身灵力运转开来,迅速将全身包裹,将一切隔绝在外!

    尽管还是能感觉滚烫灼热的温度,但是比起刚才已经好太多太多!

    深渊足足有千丈,走了大半,就是离夜也不禁停下休息一下喘口气。

    “这个地方,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来的。”离夜微微喘息,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丹药,吃了几颗下去,喘息才慢慢平稳下来。

    三流势力和没有排名的势力,已经如此了,无法想一流势力是什么个情况。

    “哗~”

    细微的声音响起,四周泛起涟漪,涟漪流动,周围的空气变得不平静。

    离夜屏住呼吸,看向周围,感觉着那细微动静,只觉得毛骨悚然,汗毛竖起。

    什么动静?

    “离夜,快点往下!”红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离夜没有犹豫,立刻往下走去!

    周围的动静越来越大,听在耳中也越来越诡异,那声音就像是在身上碾过,那种不舒服,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不能听!

    离夜心中一紧,立刻警觉!

    这声音,不能听!

    她立刻封闭双耳,阻止自己再去听。

    紧接着她笔直飞落而下,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深渊之下!

    波光粼粼的水潭映入眼帘,蓝色和红色的泉水占居水潭两边,而中间的泉水则是红蓝交错,相辅相成。

    泉水像是融合在了一起,又像永远无法融合,相互排斥对方。

    水潭旁边的岩石,成乳白色,光滑的如同一块块玉石,上面的细纹迷人而又好看。

    在水潭两旁,一边寒冰凝结,一边火焰遍地,地上没有生长出一点东西,周围更是没有一点生机。

    离夜抬头看向空中,目光环视周围,心里泛出疑惑。

    她能感觉到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以灵力开辟出的暂时空间,所以才会问他们,在这里闯关是不是有什么好处。

    毕竟闯关的东西不可能让他们得到,更不能让他们带走。

    人家要是不想要那些东西,怎么会让你们去寻找它们,可是这一片地方又很奇怪,气息完全不对。

    出了这一汪泉水,其它就像是刻画出来的一样,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看来好东西他们也防着,只留下这一潭冰火泉水。”这东西他们早就有了,只是为了让他们找而已。

    这潭冰火泉水并不是活泉,而是有人刻意放在这里的,刻意弄出这么个地方。

    洛倾风喃喃开口,目光环视周围,然后撇了撇嘴收回目光,

    走到水潭旁边,拿出玉瓶,将玉瓶打开,精神力托起潭中的水,一点点飞进手里的瓶中。

    直到将整个玉瓶装满,她才把瓶子收起来,放进储物手镯里,飞身往上。

    “三流势力的首领中从来没有过灵尊,这些事情对灵尊来说,真没什么难度。”敖金叹息摇头,还真是难为这些人类了,把这里布置成这样。

    看到这里的情况,总有一种白高兴的感觉。

    “至少走下来那股惊悚感是真的。”离夜走向悬崖上,双手负在身后,转身离开。

    “离夜,在这里你就没有什么想要的吗?感觉有不少好东西。”小狮子兴奋开口,虽然这里不能抢,但还是有很多宝贝啊。

    上次它从中临都走了一圈,收获不小,可是刚回玄机城,收获就成了泡影。

    东西全都被离夜拿走了,它连一点都没留下。

    什么叫只有更黑的,没有最黑的!

    离夜这招黑吃黑,简直是屡试不爽,每次都那么有用。

    弄得它都想着,是不是下次也来场黑吃黑,这样就不用到处去找目标了。

    “你想收集的话,顺便,这次保证不拿完你的。”离夜不急不缓说道,迈步往前走去。

    东西太零散了,找起来不方便。

    这块地方,应该也是被人遗弃的,毕竟这里没有多少好东西,要是有好东西,地盘早就被人抢了。

    “那你上次……”

    “上次有特殊情况。”上次它拿回来的东西,刚好赶上她让萧十一他们回风启大陆。

    看到那些东西,感觉在中临都都有不少用处,更何况是风启大陆,所以她就让的他们全带回去了,反正中临都还会有,到时候再去抢就行了。

    “好吧,我去收集,不过我到时候需要几颗丹药。”丹药对她来说,肯定不是难事。

    “我知道你快晋升了,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丹药了。”可以帮助到它晋升的丹药,早就准备好了,只要它闭关就行了。

    “真的!”早就准备好了!

    “现在呢?”离夜挑眉。

    “我马上就去!”空气中一道银光闪过,小狮子瞬间走远,一路飞奔而去!

    丹药准备好了,它马上就能闭关晋升了,有离夜的丹药在,这次的晋升一定会成功!

    看着它走远的身影,离夜摇了摇头,她的东西已经找到了,他们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还是去等着,等他们回来以后,就想立刻交任务了。”说着,离夜往高台方向走去。

    那宽阔的广场上,众人看到离夜回到第一场第一关的高台,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跌倒在地!

    这么快!

    她不是刚走吗?现在就完成了!

    “让北宫离夜去三流势力闯关的地方,的确是大材小用了。”音祁叹息,简直是直接碾压三势力,他们都没有什么竞争性。

    月媚手指缠绕起一缕发丝,风情万种一笑,娇媚的声音缓缓响起。

    “中临都是没有排名的势力,音祁族长难道会允许她直接闯二流势力的通道?”

    柔媚的声音落入耳中,众人只觉得心都酥了。

    外界家族众人纷纷看去,目光落在月媚身上,心里一阵颤。

    这个女人,有毒!

    魅宗宗主,果然一身魅术,据说她们最厉害的是魅术,其次是灵师。

    不过在宗主和其他要务的人中,灵师修炼还是比较严格的,除了修炼魅术同时也要修炼灵师,两者兼得才能继承各个首要的位置。

    “月宗主说笑了,参加哪一个通道的规矩,并不是我说了算。”自古没有谁能跳过,大家都是一步步走上现在的位置。

    中临都那么个乱糟糟的地方,不能因为一个北宫离夜就直接跨过去。

    只是看在看这个情况,也跟跨过去没什么两样。

    “中临都第二关都快过去了,三流势力连第一关都没走到,也许他们还认为自己走在最前面。”无情宗宗主冷声开口。

    话语中没有任何感情,仿佛只是在公正的称述一个事实。

    “不知道北宫主和邪尊有什么看法?”血盟盟主看向北雪儿和纳兰清羽,眸光中多了几分血腥。

    娘!

    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敢相信北宫离夜那一个字。

    谁能想象三大美人之一的北雪儿,已经是为人母了。

    看法?

    纳兰清羽和北雪儿同时沉默,眼中都多了几分笑意,像是在说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说。

    众人看了一眼血盟盟主,然后摇摇头。

    他是不是被今天的事情冲击到了,居然会问的邪尊和北雪儿的看法。

    他们就算说有看法,那也不会说出来,问了也是白问。

    现在他们坐在这里,在九位高手的灵力支持下,看到了那个空间进行的一切,已经是不容易了。

    就像是两个世界相连了一样,那个世界挂在的天边,随时就能看到。

    没有人知道那个世界是怎么出现的,更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他们给人的存在就像是,主持百年盛会就是他们的责任,反正一百年他们会固定出现一次,之后就是无尽的消失!

    在此同时,那一片空间之中,离夜回到高台附近不久,就看到东方白衣的身影走来。

    东方白衣刚回来,就看到其余的人纷纷走回来。

    当所有人都回来了,唯独一个人就是不见踪影,那就是墨东炎!

    “我们自己去找血树,然后一把火烧了就行了。”不就是连根都不要留下,红莲一把火,分分钟的事。

    众人无声看着她,玉隐轻咳一声,问道:“离夜,这么说,你一个人去不就行了?”

    这哪里是什么大家一起的任务,离夜一个人就行了。

    “轰隆——”

    突然一声爆炸响起,大地震动,四处摇晃!

    这一声爆破,吓得所有人跳起来,往周围看去。

    谁谁谁!

    发生什么事了!

    “这么快就解决了,还以为要一把火来着。”离夜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喃喃说道,看来这血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这么快就解决了!

    什么意思?

    众人狐疑看向离夜,她又做了什么?

    看到他们的目光看过来,离夜指了指不远处,“墨东炎回来了。”

    回来了!

    所有人走过去,一下子也顾不上刚才问的问题。

    “离夜,这就是你让小白刚才做的事?”红莲好奇问道。

    听这动静,简直是毁灭性的爆炸!

    别说树根了,可能连树渣都没有留下!

    “它刚好找丹药找到了血树林,刚好跟我说了一声,我怎么不刚好让它直接动手,何必走一趟。”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

    其实她是先让小白先对付那些血树,等他们赶到的时候,血树怎么样也毁的差不多了,再加一把火下去,他们就能走了。

    不过听到现在这动静,是完全不用了。

    现在血树能留下根,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旁边的高台在变化,一切都在动荡,风云变幻,万物在身边飞快流逝!

    众人看到那些变化,纷纷惊叹起来,神情也变得紧张,接下来是第一场第三关!

    他们只要闯过第三关,就能够进入第二个通道,那时就是跟二流势力竞争了!

    闯过第二个通道,他们就是二流势力!

    不过说起来是很容易,做起来是相当困难的。

    “我说,你们能不能慢点?”一道身影出现,不禁叹息。

    他们会不会太快了一点,三流势力最领头的,都才刚走到第一关,现在还在休息,顾忌没几天起不来,他们现在已经开始闯第三关了!

    “喂喂喂,你这话就不对了。”墨东炎指着出现的人,不满说道。

    什么叫他们慢点!

    他们要真是慢点,输了这一场,到时候他们又会说,谁让你们不快一点!

    听听!听听这话的意思!

    出现的人一僵,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

    该死,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这种话怎么能说出来!

    他嘿嘿一笑,继续道:“抱歉抱歉,我说错了,恭喜几位通过第二关,接下来是第三关,其实第三关也没什么,就是不可以杀什么,损坏什么,然后顺利避开它们,走到终点!”

    众:“……”

    就算是势力完成任务,杀几头玄兽,损坏百丈地都是正常的吧!

    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了什么都不可以损坏,什么都不可以杀!

    离夜拍了拍墨东炎,墨东炎立刻走到一旁。

    “那我们能做什么?”离夜冷声问道,这不可以做那不可以做,那还可以做什么?

    那人站在那,扯出笑容,“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我会在第三关的终点等着你们,到时候送你们去第二通道,现在把手里的牌子给我吧,我们换换。”

    那人拿起第一场第三关的牌子,放到面前摇晃了两下,露出笑容。

    离夜走过去,把冰火泉水拿出来,放到他面前,然后递出牌子。

    看到她的举动,那人笑了起来,“你们真不像是第一次参加百年盛会的,连这个规矩都明白。”

    离夜睨视了他一眼,眼眸中露出笑意,她缓缓开口,“刚才你说,你是第三关终点送我们去第二个通道的人?”

    薄凉的声音透着几分邪魅,隐含着点点笑意。

    众人站在后面,相视一看,果然,这个人非常欠揍,接下来,他要倒霉了。

    他现在就祈祷,离夜没有那么快通过第三关,不会那么快到他面前,不然……

    “对啊,到时候送你们去的就是我。”说话间,他拿出牌子,把离夜手里的拿过来,自己的塞到离夜手上。

    离夜笑看着他,不急不缓道:“我知道了。”

    顿了顿,继续道:“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可以做?”

    “你们是第一次来参加,当然不可以,三流势力和你们还是不同的。”那人点了点头,什么都不可以做,这是真的!

    其实可以损伤点东西,不过他们第一次来参加,给他们增加点难度也好。

    反正他们又不是那么懂规则,说不说都无所谓。

    他们都这么快了,让他们速度慢点也好。

    红唇勾起完美弧线,立刻点点头,“好。”

    身后的人看着这一幕,听到那些话,阵阵心惊肉跳,然后同情看了那人一眼。

    不过能出口恶气,这也是极好的!

    接过牌子,离夜走到一旁,其余的人一拥而上,递出牌子,同情看了他一眼。

    可怜。

    第二个人走到他面前,还是同情看了他一眼。

    然后第三个,第四个……

    每个人看着他的时候,都会同情摇摇头,一脸惋惜。

    那人站在那里,一头雾水。

    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怎么都是这种表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最后一个是墨东炎,递出牌子,他迟疑了一会,问道:“守关人,你确定不打算再说点什么?”

    他真以为他们什么都不懂,第一次来参加,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别人不知道,可离夜和邪尊大人关系匪浅,有些什么事情,邪尊大人都会说的,更何况是百年盛会的规矩!

    “没有。”就算是有,也不行多说了。

    墨东炎嘴角一抽,点点头,“随便你。”

    他都已经提醒到这个份上了,怎么能不了解呢,怎么可以不了解呢!

    算了,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了,最后那什么的人,又不是他。

    “走吧,闯第三关。”离夜淡淡开口,看了一眼守关人,迈步离去。

    第三关什么都不能损伤,什么都不能杀。

    是吗?

    眸光中寒意闪烁,嘴角勾起冰凉的弧线,透着蚀骨的杀伐。

    “离夜,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刚走远,海夏凑过来问道,他们是不是全部毁了?

    “既然说不能毁坏东西,那咱们就不要毁坏。”离夜停下脚步,环视周围。

    那个高台,以及高台旁边的人已经消失不见了,虽然不知道去了何方,但肯定在这里,看着他们闯关。

    “好。”众人应道。

    “离夜,不是说可以毁坏……”玉隐皱眉,刚才那个守关者是在为难他们,他们大可以说出来。

    明明可以毁坏东西,只是不能杀进攻他们的人和魔兽而已,怎么规矩到他们这里就变了?

    “摆阵吧。”离夜不想多说。

    他们不毁坏,就让那些人自己毁坏,规矩他们遵守了,动手的是他们自己。

    “对啊,可以摆阵!”玄机城的阵,一个两个可都不错,有阵在,不管多少的东西进攻,那也不怕伤到他们。

    既然不能坏了规矩,那就不坏规矩!

    懂了,他们懂了!

    “这样……”离夜指着他们,对他们一个个下令。

    接到任务的人,都纷纷走远,然后不知所踪。

    刚才那个守关人刚刚走回去,就被投来的目光瞪了几眼。

    他心里一阵发毛,摸了摸鼻子,“你们这是什么眼神,他们走的这么快,不是应该限制一下他们的速度吗?”

    人家第一关都没走过,他们依旧已经开始第三关了,到目前为止,都有不少人被踢出去了,他们一个人都没有损伤。

    这种情况下,总要为难一下他们啊。

    “限制一下他们,你在限制他们的时候,有没有了解过他们领队的人是谁?这又是哪股势力?”什么限制他们一下,不就是故意刁难!

    这么做,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等会他就知道了。

    “为什么要了解他们,对势力的要求,就是我们说了算。”那人不解道,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让你了解他们,是让你知道带领他们的人,她叫北宫离夜,北宫离夜!”在百年盛会以前,他们还特地去了解过北宫离夜,他忘了!

    北宫离夜。

    那人点点头,然后表情僵住,看向旁边的几个人。

    “你们是说……”

    她就是北宫离夜!这股势力,是中临都的!

    “你明白就好,现在你就自求多福吧,希望北宫离夜不会对你守关的地方做点什么,不然……”后果无法想象。

    北宫离夜好歹是炼药师,而且还是最年轻的尊品炼药师。

    三流势力和没有排名的实力,从来没有灵尊又是尊品炼药师领队,他们设下的关卡,只在灵皇级别,她走起来当然简单。

    至于其他人,她以丹药调整,他们就能快速闯过第一关,第二关……他们的势力中,不只是一个灵尊,在加上其他人都不弱。

    有些二流势力都未必比得上他们的队伍,这三个通道想想,怎么可能对中临都造成困难。

    那人欲哭无泪,看着自己的同伴,哭丧着说道:“我还能挽回吗?”

    “只怕不能,你自己看。”挽回,想要挽回也迟了!

    那个人低头看去,看到离夜指挥众人分散,然后他们拿出一块块晶石摆在各方。

    晶石中逼入灵力,而她走向九天,手掌运转出一颗发光的珠子。

    那颗珠子光芒照耀,散发着很强大的气息!

    “这是在,摆阵!”在第三关摆阵!

    完了完了完了!

    这摆下阵,要是他们无法破除,后面的人能走过前面两关,也根本走不过第三关!

    那这次的百年盛会,三流势力就会没有一个可以通关的!

    “因为你发生这种事,想想自己的下场吧。”说着,几个人摇摇头。

    若第三通道只有中临都通过,然后导致其它势力无法正常通过第三关,那这件事情就大了。

    就是他们违背了规则,当年和他们立下约定的时候,他们是不可以插手参与百年盛会的比试的。

    增加难度是可以,可也要看看对象是谁。

    今天换做任何一个人,也许就这么认了,以为自己倒霉,可问题是,这不是任何一个人,是北宫离夜!

    第三关那人心里顿时凉了半截,突然想到中临都最后那一个人那句话,还有每一个人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当时他还在奇怪,他们干嘛露出那种表情,现在,现在全明白了!

    他踉跄后退,跌坐在地上,感觉死神已经朝着他靠近了!

    广场上,所有人不解看着离夜他们的举动,毕竟只能看到他们里面发生了事情,无法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见所有人散开,在各处摆出晶石,晶石中蕴含着力量,然后大家还往里面逼入灵力,然后看到,见离夜走向九天,他们一头雾水。

    这不是闯关吗?怎么都走开了?

    “有人要倒霉了。”月媚笑道,即便是不经意的一笑,都是妩媚万千!

    北宫离夜怎么会不了解百年盛会的规则,那个人故意为难他们,北宫离夜只是不说,怎么会不知道。

    倒霉?

    一流势力众人看向月媚,谁要倒霉了?

    “北宫离夜不是在做其他,而是在摆阵。”天圣的声音响起,流转开来,往四周散去。

    摆阵!

    听到这个解释,这个男人看到离夜他们,了然点了点头,原来是在摆阵,难怪了。

    等等!

    他们要是摆阵,挡住了一切,那等会其他人怎么过去!

    “天圣,你又何必多言呢?”第五火鸢冷淡笑道,这种事别人看不懂,他们能看懂就行了。

    天圣轻轻一笑,看向第五火鸢,“大家知道都高兴不是吗?”

    看到他们恍然大悟,然后有一只半解的模样,这样不是很好玩吗?

    抿了抿嘴,第五火鸢没有说什么。

    他们之中天圣看上去,是最没有心机的,干净的如同一张白纸,实际上他才是最黑的。

    当然了,不管他怎么样,都比不过北宫离夜!

    那个人为难她,她愣是给对方挖了一个大坑,这个坑足以把那个人变成黄土了。

    “主子?”慕容晟低声叫道,无间修冥的人也是一脸不解。

    他们都没看到,这是在做什么?

    “没什么,看着就好,你们会知道的。”黑色帽子下传来声音,声音模糊,听不清楚嗓音,也听不清楚其中的情绪。

    其实没有那一层障碍,很容易就能听明白,那语气透着笑意,愉悦的笑意!

    “是!”慕容晟应道,重新看向九天,还是不明白主子话里的意思。

    什么叫会明白的,到现在他们都没看明白。

    “轰隆隆——”

    在那一片天地之间,剧烈晃动响起,四方抖动!

    那动静传开,不只是第三关的地方,第二关,第一关都能听到这动静。

    听到这动静的人,纷纷扭头看去,紧张不已,躺在地上的人,感觉到那阵阵晃动,连滚带爬站了起来。

    什么,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就动了!

    他们环视周围,面露紧张,早已是满头大汗。

    听到这一声动静,面如死灰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第三关的守关者!

    完了!

    当真是完了!

    这个阵,他连看都没有看过,怎么会知道怎么破解!

    旁边的几个人睨视了他一眼,看着他的表情,纷纷摇头。

    现在才知道害怕有什么用,当时对方不止一次的问过他,还有人再三提醒他,他自己自作聪明罢了。

    大阵打开,将四方困锁,所有人听到这一声动静,立刻往回跑。

    感觉到那股力量笼罩在身上,他们身体狠狠一颤,然后速度加快。

    这股力量还是很吓人的,就不知道是什么阵了,反正他们是严格按照离夜的要求摆下的阵。

    在所有一切完成以后,众人回到刚才站着的地方,离夜这时才从天上走下,伐天玉阵在手里发生变化。

    随着伐天玉阵周围流动的力量变动,阵里的气息越来越凶狠,就如同一头张开嘴的巨兽,这个阵就是它的嘴巴,走进阵里的人,就是走到巨兽嘴里,迟早会被这个阵吞噬!

    离夜走到他们面前,环视了一眼,“大家都回来了吗?”

    蓝非曰听到这话,立刻回答,“离夜,所有人都在这里,一个不少,我们可以走了。”

    离夜点点头,看着面前的阵口,“你们要跟紧,不要走丢了,不然卷入阵中,你们也会被困住,走出去,最后是会没命的。”

    清风淡雨的声音响起,语气更是漫不经心。

    众人听到这话,脖子一寒,立刻应道:“是!”

    他们绝对不会跟丢的!

    死在这里,那就太划算了!

    离夜听到这一声回答,红唇多了一点笑意。

    千陌桑,玉隐,海夏,风腾这次挑的人还不错,知道服从命令。

    这里有两百多人,只有一百多个是玄机城的,剩下是他们四股势力之间的,能这么听话,已经不容易了。

    一行人浩荡走过,离夜带领着他们,有伐天玉阵开路,他们完全是笔直通过的。

    看到他们走过,广场上围观的人,还是一头雾水。

    他们,还是没看懂!

    北雪儿靠着椅背,看着离夜手上闪烁的玉珠,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抹轻笑。

    “伐天玉阵。”那是北宫家的宝贝啊。

    当年她想要玩,那臭老头都不给她,看吧,现在还不是给了离夜。

    伐天玉阵!

    简单的四个字响起,传进一流势力一级外界家族众人耳中,他们心里泛起波澜。

    那是什么?

    是那个阵的名字?

    不过这里面真的有摆阵吗?北宫离夜他们都是直接通过的,要是真的有摆阵,他们是怎么走过去的?

    “北宫主,什么叫伐天玉阵?”月媚轻轻走过,在北雪儿身边空位坐下,好奇问道。

    从来没听说过,可是什么叫伐天玉阵?

    其他人纷纷竖起而过,他们也想知道,什么叫伐天玉阵!

    北雪儿看着月媚,淡淡说道:“宗主这么好奇我们家的事吗?”

    “还好还好,比较好奇北宫离夜的,当年我差点选择嫁给她了呢。”月媚调侃说道。

    话刚落下,一道冰冷视线扫来,月媚感觉后背一凉,整个心脏都在颤抖!

    哎呀,真是的,这个男人怎么开不起玩笑,不就是说笑么?

    月媚的话传出来,众人差点喷了,就连蔺药都没忍住,往她这边看过来。

    嫁给,北宫离夜!

    这不是开玩笑的吧?

    不对啊,就算她愿意嫁,北宫离夜肯定不会娶啊!

    当年也许不知道北宫离夜是女儿身,北宫离夜自己是知道啊。

    “那倒是我家夜儿的荣幸了,娶一宗之主,倒也不错。”北雪儿满意点点头,而且这女人,还是尤物。

    可以说,是妖精!

    纳兰清羽一阵无语,她们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还真是一点都理会他的存在啊。

    月媚他可以瞪,可是北雪儿是夜儿的娘。

    “看吧,你也这么说,早知道我应该早点和北宫离夜说的。”月媚一脸惋惜,那表情好像在说,当时要是说了,现在可能都已经嫁了。

    不少人心里暗暗叹息,幸好没有说,不然……太暴殄天物了!

    “月媚宗主。”冰凉的声音响起,没有一点温度。

    月媚身体一僵,看着北雪儿的眼睛却露出了笑容,然而下一句话,她表情就僵住了。

    “听说东方公子参加完百年盛会,就要回去了,而且再也不来了。”

    人,都是有软肋的,不是吗?

    北雪儿看着月媚,她眼中的笑意在快速消失,然后变成一阵怒火。

    东方公子?

    原来月媚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就是这个东方公子。

    东方。

    回去?

    风启大陆!

    东方家族!

    看来她是喜欢上东方家族的谁了,看到是……北雪儿看了一眼第三关走过的身影。

    人就在这里面?

    想到这里,北雪儿笑了,但是看到月媚的样子,她忍住笑意。

    “随便他!”月媚站起身,语气中多了一份怒意,然后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所有人看向月媚,然后看了看纳兰清羽,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邪尊果然是邪尊!

    一句话,完全秒杀!

    果然,邪尊是不能得罪的!

    纳兰清羽靠着椅背,注视着即将走过第三关的离夜,轻轻一叹。

    夜儿身边不只是男人多,女人更多!

    走在第三关里的众人,很快就顺利通过,有他们身边的阵在,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无法靠近他们!

    冲入阵中的玄兽,人,都完全被困锁,再无出路!

    他们走出第三关,看到面前站着的人换了一个,墨东炎眨了眨眼睛。

    “嘿,不是说是刚才那个吗?”怎么换人了?

    呃……

    站在终点的人表情僵了僵,这要他怎么说?

    说那个人到现在,吓得腿软,完全站不起来,根本无法再出现了吗?

    “离夜公……啊,不对,少城主。”那人抱了抱拳,客套开口。

    差点就叫错了,北宫离夜根本就是女的,什么离夜公子。

    “我们过关了?”离夜没有理会称呼,淡淡问道。

    这样就过关了,还有点突然,不过走完第三通道了!

    “嗯。”那人点头。

    现在他们可以去第二通道了,走过这个通道,中临都就是三流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