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期待纳兰夫人捉鳖
    这一拳直接打在那人脸上,痛得他飘逸万分!

    玉隐,千陌桑,海夏相视一看,立刻松开抓住的人,二话不说就拳脚招呼!

    “砰!”

    “啪——”

    听到动静匆匆赶来的众人,看到的就是群殴的一幕。

    他们停下脚步僵在原地,看着被群殴的人,只觉得一阵肉疼。

    目光稍稍移开,就看到离夜坐在石凳上,吊儿郎当的模样,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

    众人相视一看,轻咳一声。

    这人,得罪北宫离夜了?

    离夜眸光冰冷,看着地上的人已经差不多了,这才出声,“先就这样吧。”

    四个人的动作立刻停下,然后退开脚步站到一旁。

    手指轻点着桌面,离夜含笑看着倒在地上的人,不急不缓道:“非曰,请不相干的人出去,谁要是靠近,让他们尝尝拳头的滋味。”

    听到这话,围观的众人艰难吞了吞口水,一哄而散,拔腿就走!

    拳头的滋味就算了,刚才一拳拳的,他们看着都疼。

    只是听到这边有动静,他们才跑过来看看的,绝对不是他们想挨拳头!

    蓝非曰从偏院走出来,就看到众人匆匆离开,回头看了看离夜,他站在院子门口,不让任何人靠近。

    见他在那守着,离夜才收回目光,看着地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

    “说吧,你是谁。”离夜放下二郎腿,想漫不经心问道。

    那人趴在地上,稍稍移动,全身剧痛就会撕扯开来,他痛得一张脸拧巴在了一起。

    痛死了,太痛了!

    “海舟!”他沙哑说出两个字,语气中带着愤怒。

    海!?

    听到这个姓,众人齐刷刷看向海夏,他们家的人,找离夜,有病吗?

    离夜貌似没有对海家出过手吧,海家的人,莫名其妙就要杀离夜,这是什么情况?

    接收到众人的目光,海夏一脸无辜,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啊。”这个人是海家的人,不停他这么说,真心不知道。

    然后他们痛死看向离夜,满脸疑惑,她最近对海家做了什么吗?

    看着他们的目光,离夜嘴角一抽。

    “我最近也没做过什么。”最近忙着中临都的事,怎么可能对海家做过什么。

    以前就更不可能了,那个时候海家没招惹她,她也不可能对海家做什么。

    几人无声看着她,她要是什么都没做,人家会找上门来吗?

    这都来杀人了。

    离夜一阵狂汗,她是真没做什么,要是做了什么,怎么可能还会留下祸根。

    她从来不是那种,做事情会给自己留下祸根的人。

    “她没做过什么,是我自己找上门来的。”那人忿忿开口,一脸不满,语气更是强硬。

    听到他的回答,离夜挑了挑眉,指了指趴在地上的人。

    “看吧,我都说我没做什么了。”有什么可不信的,没做就是没做。

    几人无奈了,想没做什么,对方怎么找上门来了,这模样,完全是来寻仇的啊。

    “要不是你,海夏怎么会继承中临都海家,那明明是我的!”海舟愤恨不满道,他好不容易就要摆脱主家了!

    这都是她,都是她!北宫离夜!

    离夜看向海夏,满头黑线道:“你跟海家说了什么了?”

    居然让海家的人认为,海夏得到海家,和她有关系?

    海夏得到海家,她都是后面才知道,他们是不是没地方寻仇了,自己心里不平衡,随便把一件事扣在她头上?

    海夏摇摇头,“我什么都没说。”

    主家来人,他都只是直接打发走的,连见过的人都很少,怎么会有人说这是离夜的缘故?

    虽然看起来很像,但绝对不是啊!

    “要不是你北宫离夜,我才不相信海夏能拿下海家!”那个人说的没错,就是北宫离夜,这都是北宫离夜的错!

    离夜嘴角一抽,这是什么歪理?

    眸光微微闪烁,她挑眉,“是谁告诉你,这件事和小爷有关?”

    冰凉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听在耳中,让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千陌桑他们四个自觉后退一步,这种时候,还是稍微离远一点,有句话不是说,距离产生美。

    那人一怔,轻哼一声,“你管我听谁说的!”

    跟他说的那个人说的没错,在北宫离夜面前,不要表现出畏惧,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有多怕她。

    玉隐满头黑线看着地上态度强硬的人,低头摸了摸鼻子。

    语气还这么强硬,连自己的话都被离夜套出来了都不知道,他敢打赌,离夜再问两句,这个人说的更多。

    是不是没脑子!

    被人挑拨两句,就说离夜抢了他的东西,然后就跑来杀人。

    “不说吗?其实要猜出来也不难,跟小爷有仇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离夜漫不经心笑道,垂下眼皮,遮住眼中的冰寒。

    不管是谁,教唆人来杀她,她总得礼尚往来,不然就太对不起这一番盛情了。

    “你也知道自己有仇人。”原来她还有点自知之明。

    算她还有一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仇人。

    “把尸体送回去给海家。”离夜不耐烦摆了摆手,什么人一定能查出来,至于这个人,就不用在见了。

    玉隐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就这样了,离夜什么都不问了吗?

    几人相视一看,然后点头应道:“好。”

    尸体嘛,很简单的。

    “离夜,你这样,海家不会记仇吗?”玉隐问答,毕竟这是海家的人。

    现在可能还和海家没什么冲突,杀了这个人还送回去,那以后就有冲突了。

    “海夏不是要对海家出手,这就算是个见面礼吧。”离夜若有所思道,反正也没想过和海家主家打好关系。

    这个见面礼,看起来还不错。

    “离夜,让我来吧。”海夏沉声说道,以海家的名义把这个人送回去,他们就不会想到离夜了。

    离夜看了一眼海夏,站起身,迈步离开,“随你们开心。”

    她是无所谓,既然招惹了她,就要付出代价。

    一个海舟来招惹,她就杀一个海舟,整个海家,那就是整个海家。

    蓝非曰见她走远,大步走到她身边,沉声问道:“离夜,不用防一下吗?”

    这个人还会对离夜出手的,现在他们防备了,就不怕他们再来。

    胆子也太大了,还敢教唆人来杀离夜。

    “这个人一看就不知道,而且神情涣散,可能吃了什么东西,就算是问也问不出来。”离夜淡淡回了一句,加快脚步。

    蓝非曰停步,看着她走远的背影,脸色一沉。

    这些人,敢找上离夜,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离夜回到高楼,就看到白色身影躺在树荫下,看上去无比祥和,那谪仙之姿出尘不染,若是外人看到,只怕会下跪膜拜,迎接仙人!

    微风轻拂而过,吹动着那随意散落,光滑如绸的青丝,吊坠上的流苏随着衣袍轻轻摇曳,随风起舞。

    妖孽啊!

    离夜脚步不自觉停下,看着那宛若谪仙般的男人,心里一叹。

    放慢脚步,她轻轻走了过去,眼中带着笑容。

    然而她刚走到那白色身影身边,只见薄唇轻启,好听的声音传出,如同天籁一般。

    “纳兰夫人。”

    离夜停下动作,鄙夷看着面前的人,撇了撇嘴。

    “没劲。”她顺势在他旁边躺下,头枕着他的胸口。

    就这么躺着,的确是舒服。

    “怎么不差那个人说谁教唆的了吗?”纳兰清羽也没睁开眼睛,一脸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离夜皱起眉头,侧身看着那张俊容,“说,你是不是偷看了?”

    不然他怎么会知道!

    “为夫是光明正大的看。”动静那么大,他怎么可能会没有听到。

    “你觉得是谁?”她暂时还想不出来。

    自己不敢现身,教唆别人来杀她,这种事,血盟,第五风云?浮云殿?

    血盟到现在为止,应该还没查出来那些人是她送回去的。

    第五风云,他挑衅的话,都亲自到她面前说,好像这样就能胜一筹一样。

    至于浮云殿,浮云殿连第五风云都没可能了,那就更不可能是了。

    所以,到现在为止,她还想不出来,会是谁这么有空闲。

    “不知道。”薄唇轻启,又响起三个字。

    “看吧,你也不知道。”离夜重新躺回去,看着头顶的绿阴。

    大树枝叶繁茂,翠绿茂盛,微风吹过来,树叶随着微风轻轻拍打,微微摇晃。

    躺在树荫下的两人,无比和谐,这一处地方,更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

    “不知道,还可以查,想知道是谁,很快就能查到。”不过他觉得夜儿,会比较喜欢另外一种方法找出对方是谁。

    “这样多没意思。”离夜撇了撇嘴,太没意思了。

    “夫人想如何?”他突然睁开眼睛,深邃的黑眸含着笑意。

    “既然来了一次,必然会来第二次,瓮中捉鳖如何?”就不知道这只鳖能忍耐到什么时候了。

    不过既然招惹了她,那个人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

    “期待纳兰夫人捉鳖。”纳兰清羽轻笑道。

    离夜顿时满头黑线,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怪怪的。

    “不然,邪尊大人捉好了,反正你也没事。”闲的在这里睡觉!

    纳兰清羽轻轻一笑,手掌落在她腰间,笑容浓烈了几分。

    离夜看到却立刻后退,然而腰间的手掌固定,她就是想退也退不了了。

    ------题外话------

    锁了一天,终于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