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只需要强者!
    看着昏迷过去的灵体,依旧不见起效,离夜叹了口气。

    “叩叩。”敲门的声音响起。

    “什么事?”她淡淡问道,看着平躺着的灵体,心里泛起疑惑。

    他应该是受了刺激才会这样的,其实没有多大的事情,可这没多大的事情,还就是大事。

    事情没多大,他不能恢复也挺麻烦的。

    “少城主,婆罗门,宣风楼,影门,海家四位门主,楼主,家主已经到了暗楼。”四位都是秘密前来,知道他们来的人没有几个,所以安排把他们安排在暗楼。

    离夜看了看外面,心里划过惊讶,这么快!

    “离夜,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九婴幽幽开口提醒。

    “一天一夜。”离夜站起身,她还真没发现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走到门口,她打开房门,迈步走了出去。

    “带路吧。”来的人是暗卫。

    “是。”暗卫应道,带着离夜暗楼方向走去。

    东方白衣走来,就看到她走远的背影,叹了口气,他转身走了回去。

    走出离夜的院子,他就看到匆匆忙忙走过的蓝非曰和墨东炎,两人在说着什么,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他的存在。

    “等等!”他大步走过去。

    蓝非曰和墨东炎停下,不解看着他。

    “有事?”墨东炎疑惑问道,他不是在守着萧十一和那个叫什么西陵诺的。

    “萧十一醒了。”东方白衣迟疑开口,本来他是想告诉北宫离夜的,结果他去的时候,刚好看到北宫里也离开。

    他们看起来,真的很忙。

    玄机城最近进进出出的人好像很多,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醒了啊。”蓝非曰眼中露出惊喜,离夜还真厉害!

    萧十一都躺了那么长时间了,现在居然醒过来了。

    “没事,萧十一那家伙,躺几天他就能蹦跶起来了。”墨香走过来,笑着说道。

    他们第六殿的人,恢复起来都很快,不过萧十一醒了就好。

    “那另外一个呢?”墨东炎好奇问道,另外一个应该也醒来了吧?

    东方白衣摇摇头,不解开口道:“很奇怪,西陵诺还没醒过来,所以我想让北宫离夜去看看。”

    “你放弃吧,最近都不要有这个念头,离夜最近都没空,百年盛会要开始了不是。”蓝非曰笑了笑,立刻回来以后,就要整顿中临都了。

    尽管离夜没说,但也没有瞒着他们。

    中临都的势力,现在应该就像是一张大网,遍布各处了。

    “放心吧,萧十一都醒了,你认识的人肯定也会醒过来的,对了,魅宗前两天派人来了,问你是不是在这里。”说到魅宗,墨香笑了起来。

    能让魅宗来打听的人,可见这个人不一样。

    来人还说了,是她们宗主的命令,说让她们来问问东方白衣的事。

    东方白衣才来这里多久,月媚就让人来了,这说明了什么,他们都懂的。

    “你怎么说的。”东方白衣看向墨香,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墨香耸耸肩,开口道:“离夜说了,要是魅宗派人来问你,我们要如实说。”

    所以,他们当然是如实说了。

    东方白衣顿时满头黑线,转身往刚才走来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墨东炎一阵轻啧。

    “难得看到月媚对一个男人上心,偏偏还是个……呆子,做什么事都是一板一眼。”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懂。

    “喂,你这是羡慕还是妒忌?”墨香调侃道。

    “我是有主的人。”墨东炎一脸得意。

    他说有主的人,有主的人怎么会羡慕妒忌呢?

    蓝非曰:“……”

    墨香:“……”

    无语看了墨东炎一眼,他们两个看向对方。

    “你那里还有没有什么事?”墨香问道,然后往外走去。

    蓝非曰沉声回答,语气还有点严肃,“有点事,我和非白最近事情还有不小,我打算叫傲刑回来。”

    “傲刑,就是你们四大家族的那个傲家……”

    两个人并肩走远,留下墨东炎一个人。

    墨东炎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两个走远,阵阵凌乱,不带这么玩的,不带这么玩的!

    “喂,你们等等我!”墨东炎赶紧追上去,他们有话好好说不是,别扔下他一个人啊,没人性!

    东方白衣匆匆往离夜走远的方向走去,却发现一路跟过去,什么都没有看到。

    人呢?

    一座高楼中,暗卫潜伏各处,看到走来的东方白衣相视一看。

    “你去告诉少城主。”东方白衣,他怎么来了?

    暗楼周围有阵,在阵外是看不到暗楼的,他再往里面走,可就要到掉入阵里了。

    “好。”看墨东炎急急忙忙的表情,还挺着急的。

    离夜走到暗楼议事的大厅里,刚刚坐下,就看到暗卫匆匆走来。

    “什么事?”

    “是东方白衣走进来了,再过一点就要闯进阵里了。”他来问少城主,要怎么办。

    “东方白衣?”离夜若有所思道。

    “离夜,他来做什么?”玉隐好奇问道,这不会地麟国东方家族的少主吗?

    “你们出去告诉他,找他的人暂时不会来,让他离开。”离夜摆了摆手,不就是月媚的人来找他,她让人说了句实话。

    东方白衣这是在躲着月媚?貌似是怎样的。

    下次看到月媚,得说说这件事,居然这世上还有男人躲着她的。

    “是。”暗卫立刻走出去。

    风腾,千陌桑,海夏这才坐下,疑惑不见看着离夜。

    “你叫我们来,是想知道什么?”海夏首先开口,尽管他还在考虑,但现在做的事情,已经相当于是在听她的命令了。

    “想知道中临都目前的状况,还有……百年盛会就快到了,你们谁愿意跟我去参加?以中临都的名义。”临天大陆谁都知道中临都,可却连三流势力都比不上。

    去参加百年盛会!

    以中临都的名义!

    四人大惊,他们也可以去参加百年盛会吗?

    “可是我们要是参加,不就暴露已经联手了吗?”千陌桑喃喃开口,百年盛会,一百年一次,谁不想去参加!

    可是这么多年来,他们也只能想想而已。

    “这个不是问题,先说说现状吧,谁参加后面再说,首先一点,我不需要太多人,只需要强者!”这是最关键的!

    四人点点头,他们明白。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们说的很详细,离夜也就听着。

    玄机城在新的安排下,也不用什么事都来问离夜,墨东炎他们也能安排。

    百年盛会时间的推进,整个临天大陆都陷入紧张,中临都却依旧徐和平常一样过日子,该干嘛干嘛。

    而就在这是,西凉之地突然传出一声暴怒之声,这一声直冲九天!

    方家这边的人听到怒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别看了,不是我们家。”

    “不是我们方家,那应该就是血盟了,不会是血盟盟主吧?”

    “血盟盟主,他难道不是跟我们族长一样,准备着参加百年盛会吗?突然这么激动做什么?”

    “谁知道,就算是听说,我们也不会听说,走吧。”

    ……

    血盟所在的方向,寸寸红土地,就像是被鲜血染红了一般。

    在这里的花草就盛开的格外茂盛,嫩草每一片叶子绿的发亮,盛开的每一朵花,都盛开的妖娆。

    排排房屋高楼被花海所包围,花香扑鼻,混合着泥土的味道,很是好闻。

    在那排排的房屋中,一间书房内,几十个人匍匐在地,浑身颤抖。

    “是谁干的?谁干的!?”坐在书案后的人重重拍着桌子,焦躁的如一条疯狗,见人就会咬的那种感觉。

    所有人把头埋的更低,他们怎么知道是谁干的,他们都没有发现,还是盟主发现的。

    “你们都是废人吗?查过没有?”血盟盟主暴躁如雷,放声吼道。

    “回盟主的话,我们查了,没发现谁进来过。”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话语中带着几分恐慌。

    他们的确是没有看到谁来过,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也不知道。

    “没有人,没有人它自己长腿进来的!”混账,敢挑衅他!

    说什么安插进中临都的人,到时候都会给他送回来。

    安插进中临都,就算是宣风楼的人发现,那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风腾的话,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就算是相信,中临都也乱成一盘散沙,他们能做什么,笑话,还把人送回来。

    “盟主,我们要不要派人去中临都看看,要是信上说的是真的,那怎么办?”他们的人好不容易安插进去,难道就这么毁于一旦?

    “这不过是人随便说说,你们就相信了吗?”血盟盟主脸色一沉。

    “是……”

    “盟主,盟主,不好了,不好了!”

    惊慌的身影匆匆忙忙走进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啪!”血盟盟主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本盟主好好的,不要放屁!”

    来人立刻跪在地上,是满头大汗道:“不是的,是外面,躺着几十个血盟的人,那些人看上去,很像是上次盟主派出去执行任务的那些。”

    “什么!?”血盟盟主蹭的一下站起身,脸色瞬变。

    趴在地上的人,也惊愕抬头,上次去执行任务的人?

    上次派出去执行任务的人,那……那不就是派去中临都的那些人!

    躺着!?

    难道真的是,这怎么可能!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