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不会是云杀吧!
    离夜回头看了他一眼,冷淡笑道:“不然呢?”

    他以为他能这么就逃出去,没把他打昏就已经是对他客气的了。

    西陵诺看了看周围,脸色有点难看,然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撑着下巴。

    北宫离夜居然把他困在这里,简直可恶!可恶!可恶!

    不过也逃不出去,只能这样了。

    离夜认真检查着萧十一的身体,一点一滴都没有放过,看着他严重失血,又虚弱不已,她叹了口气。

    还好回来的早,不然那个炼药师就不是死那么简单了,她会让他生不如死。

    又拿出几颗丹药给萧十一吃下去,丹香阵阵,在冰冷里弥漫。

    无聊至极的西陵诺,嗅到这股香味,吸了吸鼻子。

    好香!

    好浓郁的丹香!

    他眼睛一眨不眨看向离夜,眼眸中带着渴望。

    是丹药啊!

    “喂,我记得你是炼药师。”西陵诺别扭开口,没想到她炼制的丹药,会有这么浓郁的药香。

    记忆中他记得,北宫离夜就是炼药师,天赋还很好。

    在风启大陆,他是传奇!

    不,现在应该是她!

    现在的风启大陆没有人不知道她,没有人不知道北宫联盟,只怕现在整个风启大陆都属于北宫联盟了。

    北宫家族的盛世强大,的确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好像就是一夕之间的事情。

    “那又如何?”离夜冷淡反问,知道她是炼药师又怎么样,又不能改变什么,也不可能放他出去。

    “丹药价值千金,你这样用了多少个千金?”可是她好像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就这么给这个人用了。

    离夜没有回答,沉默不语医治着萧十一,直到他的身体恢复如初,她才直起身体,呼出一口浊气。

    没事了!

    终于完全恢复,还是那句话,幸好回来的早,同样也幸好在他身体里的那股力量没有再闹腾,不然又得要多炼制一颗还灵丹了。

    见离夜站起身,西陵诺也跟着站起来,他惊奇看了看萧十一,然后看看离夜。

    “他没事了?”这才一个时辰,这么快!

    “废话少说,躺上去。”离夜指了指萧十一躺着的冰层,冷声开口。

    西陵诺看了看向萧十一,然后立刻摇头,“不要。”

    他又不知道这是什么,不想躺上去,躺上去要是出什么事了怎么办,北宫离夜要是趁机杀了他怎么办?

    离夜眼角抽搐,黑线从额角滑下,忍住怒意,“你要是不上去,我现在就杀了你!”

    西陵诺浑身一怔,看了看冰层,想了想自己的小命,犹豫了一下,慢慢往上爬。

    爬到一半,他又转身看向离夜,看到那双冰冷的眸子,他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部咽了回去,然后乖乖爬上去躺下。

    没办法,他连东方白衣都打不过,更何况是眼前的人。

    再说了,东方白衣在来的时候提醒过他,北宫离夜要杀谁,从来不会管对方的身份,她要杀就杀了。

    刚才那个炼药师,她二话不说就给砍了,更何况是他,所以还是躺着吧。

    “不过北宫离夜,我很好奇啊。”西陵诺躺在萧十一旁边,好奇问道。

    “什么?”他有什么可好奇?

    “你刚才杀人的是什么?我就看到一道蓝光闪过,然后就什么都没看到了。”然后人就死了,北宫离夜手里也没什么东西啊。

    离夜走到他身边,皮笑肉不笑看了他一眼,冷淡道:“它叫吾邪,它虽然刚刚才杀过人,但是很久没喝血了,你的看起来不错。”

    说话间,离夜扫视了一眼西陵诺的身体,精神力悄无声息钻入。

    她才刚有动作,西陵诺身体里的那股力量,立刻反弹而出!

    感觉到那股力量袭来,离夜迅速后退一步。

    “喂,你做什么?”西陵诺翻身而且,这几天好不容易稳定的气息,好像又暴躁了几分。

    离夜看了他一眼,冷声呵斥:“闭嘴,躺好!”

    这股力量在他身体里,好像又强了!

    一开始它没有狂躁的太厉害,没有影响西陵诺太厉害她也没怎么注意,没想到已经这么严重了。

    哪里是比想象中好,是比想象中更糟糕!

    “北宫离夜,别以为我怕你!”告诉她,他谁都不怕。

    离夜冷冷扫视了他一眼,冰冷的眸光如一把冰冷的刀刃,扫视过来,就像是那刀刃落在身上一样。

    西陵诺本来还想说什么,看到这眼神吞了吞口水,沉默了下来。

    他绝对不是害怕,绝对不是!

    身体不由自主躺下,离夜拿出一颗丹药递到他面前。

    “把这个吃下去。”吃下丹药,就不用来听他嚷嚷了。

    西陵诺警惕看着离夜,看着那颗丹药,吞咽了一口唾沫,他艰难开口,“这不会是毒药吧?”

    刚才她给那四个人的就是毒药,还什么都没人跟人家说就让人家吃下去了!

    红唇勾起嗜血,她笑道:“你这个主意不错,把它换成毒药好了,毒死你不就天下太平了。”

    西陵诺听到这话,顿时怒了,立刻翻身而起,张嘴就要大吼。

    就在他张开嘴巴的同时,离夜有了动作,直接扔进他嘴里,丹药入口即化,一阵丹香在唇齿间散开,滑落肚中,西陵诺就是想吐也吐不出来了。

    “你你你……”他掐着自己的脖子,指着离夜。

    给他吃的是什么?

    怎么,他觉得越来越昏昏沉沉了,好困,好像打瞌睡。

    眼皮一点点垂下,西陵诺也逐渐陷入沉睡。

    冰洞里一下子安静下来,离夜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她走到两人之间,抓过他们的手,拿出一把短小的匕首,将他们的手掌割破,鲜血流出。

    然后让他们两个的手十指相扣,两个伤口重叠在一起。

    “只能试试了。”说不定两股力量到他们两个的身体,各自牵制对方,加上他们自己本身,形成一个固定的平衡,基本上他们就没事了。

    只要这个平衡不被打破,他们就会平安无事一辈子下去。

    尽管这样还是非常冒险,但还是要试试,说不定两股力量相容,会互相抵消,这样这股力量就会消失了。

    冰洞的一切都在进行,蓝非白拉着那个炼药师走到洞外,几道身影就迎面走来,看到这一幕,眼中露出惊讶。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

    蓝非曰指了指死去的炼药师,这炼药师招惹离夜了,在离夜面前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大哥,我们都以为这炼药师是在医治萧十一,没想到萧十一差点没死在他手里。”蓝非白没好气说道,要不是人已经死了,他真想揍这人一顿。

    “什么!?”蓝非曰一阵惊愕,看了看他,然后看向洞里。

    “那萧十一没事吧?”这个人,这个人敢在他们面前做这些!

    混蛋,居然他们一直还以为他在医治萧十一!

    蓝非白摇摇头,叹了口气,“离夜现在在里面医治他,不过设下了结界,应该是防止人打扰。”

    “喂!”

    突入起来的一声从头顶响起,黑影从天而降,站在他们面前。

    蓝非白和蓝非曰看到突然落下的人,立刻跳开一步,警惕看着面前这个怪异的人。

    他,他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刚才居然一点都没发现,连他什么时候在这里都不知道。

    “赶紧离开这里,吾邪的主人在这里闭关,我要替她护法。”可不能让她有事,它身上的伤还需要铸剑师。

    不过这里有很多兵器,这些兵器还非常好,总之现在它已经不想离开这里了!

    太好了,太好了!

    “你是……”蓝非曰指了指剑堕,他记得这个人在进城的时候和离夜说过话,然后救不见人了,他为了这个还到处让人去找。

    “我叫……堕……剑堕!”剑堕本来想说自己叫剑堕的,想到离夜的话,立刻改口。

    在人了世界一点都不自在,说自己叫堕剑还会被关起来,真是无趣至极!

    剑?

    “对了。”剑堕好像是发现了什么,眼中闪烁出光芒,一眨不眨看着蓝非曰和蓝非白。

    两人看到他这种眼神,慢慢后退一步,他们总觉得没有什么好事。

    还有这个人身上的气息不对,总觉得挺危险的。

    他们在玄机城久了,也知道不同兵器有不同的气息,他们也逐渐在了解兵器,这个人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一件冰冷的兵器!

    剑堕见他们后退,大步跟上去,一脸无奈,“你们别走啊,我又不会杀了你们。”

    蓝非曰和蓝非白相视一看,还是没靠近,这个人的气息太危险了,危险到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除了在吾邪身上见过这么恐怖的气息,他们所见过的兵器身上,都没有感觉到。

    剑堕无奈叹息,然后说道:“好吧好吧,我不靠近,我就是想问问,你们这城里,是不是有一件还没有认主,然后很厉害的兵器?”

    这么怕他干嘛,他不杀人很久了,再说了,吾邪主人的人,他是不会杀的,杀了他们,吾邪主人不给它医治了怎么办。

    不过那件兵器,从他进城就感觉到了,很强劲的气息!

    蓝非曰和蓝非白听到这话,心里咯吱一响,想起了春秋他们闭关以前跟他们说的事。

    这个人说的,不会是云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