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七十章 你是逃不出去的
    毒毒毒药!

    开玩笑的吗?这不是真的吧!

    “带他们走。”离夜摆了摆袖子,转身离开。

    残影闪过,瞬间出现在离夜身边,拧巴着一张脸。

    “为什么这个地方我闯不进来?”剑堕不满嘟囔,闯了好几次,这个地方都把他给挡下了,完全闯不进来。

    离夜看他一脸郁闷,皮笑肉不笑道:“你要是能闯进来,那我这玄机城不就成了闹市了?”

    中临都这么乱,玄机城那么高调在中临都创建,若玄机城不是固若金汤,中临都现在哪里还会有玄机城。

    走到西陵诺面前,离夜伸手扣住他的手腕,灵力逼入他的身体。

    西陵诺倒抽一口凉气,脸上瞬间惨白如雪。

    “你想做什么!”痛痛痛!

    “不想做什么,只是想让你跟我走一趟。”离夜拽着他往前走去,既然西陵诺来了,那就现在试试。

    东方白衣看到离夜的举动,急忙跟向前一步,一脸着急。

    “北宫少主。”她,不会杀了西陵诺吧?

    “放心,我还不至于杀了他。”离夜冷冷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离开。

    蓝非白迎面走来,看到这一幕满脸好奇,指了指西陵诺。

    “这不是西陵皇子吗?”他怎么会在这里,还被离夜抓在手里,气息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没什么。”离夜淡淡回答,走出两步停了下来,“齐暮回来了吗?”

    那家伙在她出去之前说要出去历练,现在还没多长时间,应该还没回来吧,要是回来了,可以让他也来看看。

    蓝非白摇摇头,指了指玄机城外,“在你离开的第二天,他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不过他叫来了一个炼药师,你要不要去看看?”

    “炼药师?”离夜皱起眉头,“在哪?”

    “就在萧十一那,我们每天都会去看,萧十一没什么事。”蓝非白往前面走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离夜这么一问,心情有几分忐忑。

    离夜没有再说话,而是沉默不言往前面走。

    穿过高楼宫阙,走过房屋挺远,在僻静的那一处地方,看到了哪一个熟悉的山洞。

    离夜大步走过去,刚走到洞口,就听到洞里传来的声音,以及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太神秘了,我一定要研究出来这身体哪里奇怪。”洞里的声音带着沙哑和饥渴,就像是沙漠中已经严重断水断粮的行人。

    听到这话,闻着空气中那血腥味,蓝非白头皮顿时紧绷。

    这,这个人在研究萧十一!

    他们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发现!

    “他来玄机城多久了?”离夜的声音冷了几分,拿萧十一的身体来做研究,好,太好了。

    蓝非白艰难吞了吞口水,急忙单膝跪下,“离夜,是我的过错。”

    “看来玄机城还没有受罚的地方,得设下一个。”离夜瞥了一眼蓝非白,然后收回目光。

    “是。”蓝非白答应,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受罚,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这毕竟的确是他们疏忽,让人动了萧十一这么长时间都毫不知情。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离夜又问道。

    “嗯,来了挺久了,我也不知道。”蓝非白摇了摇头,他出关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在这里了,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我会想一种惩罚,不只是你一个人会受罚而已。”离夜冷淡道,这件事疏忽的,每一个都会惩罚。

    并不是因为他们把人带进玄机城,而是这人动了萧十一这么长时间,他们居然一个都没有发现,这就上疏忽!

    “是。”蓝非白应道。

    离夜不管说什么命令他们都会听,她除了是朋友,还是他们的少主!

    “走吧,去看看这个人,到底想怎么研究萧十一的身体。”红唇上扬,勾起嗜血的弧线。

    蓝非白起身走到离夜身边,一脸担忧看着里面。

    这要是因为他们的疏忽,连累了萧十一,这可怎么办?

    西陵诺原本还在挣扎,但看到这一幕,连挣扎一下子都忘记了,愣愣看着离夜。

    他没想到,北宫离夜在自己属下面前有这么大的威信!

    北宫离夜甚至没多说什么,他们就已经主动承认错误,甚至对将来的处罚,连一个字都没有开口求饶。

    离夜拉着西陵诺,蓝非白跟在他们身后,三人慢慢靠近洞口。

    寒冰冷意扑面而来,冰冷的空气中还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地上洒落着鲜血,如冰河之川下游走而过的熔浆。

    离夜指了指里面,蓝非白点了点头,立刻走进去。

    “来吧,马上就要研究出来了。”那个炼药师沉迷在自己的世界,对后面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

    蓝非白听到他的话,脸色不太好看,他沉声开口,“所以,这些日子,你就是这么照顾他的,是吗?”

    阴沉的话语隐约带着几分怒意,蓝非白双手握紧成全,恨不得一拳打死面前的人。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炼药师浑身一怔,立刻转身看去,当蓝非白的身影映入眼帘,他脸色阵阵僵硬。

    “你,怎么现在会来!”他不是还要等一会吗?

    平常都是那个时间来,就因为知道,他才敢动手手脚的。

    “我来,能让你这么惊奇啊?”蓝非白脸色越来越沉,混账!

    竟然是抓住了他们来的时间的规律,就说他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对萧十一下手。

    这还是在玄机城,他以为玄机城是什么地方!

    炼药师看着他,紧张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是挺惊奇的,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别忘了,我是炼药师,要你的命,绰绰有余。”

    不就是个灵师,要弄死他,分分钟的事情。

    蓝非白看着他,心里暗暗轻啧,这个人,算是完了。

    清冷的声音从洞外响起,在这寒冰冷意中,显得特别的冷冽冰霜。

    “要他的命?你觉得你还有这个机会吗?”

    传入两人耳中,两人纷纷打了冷颤。

    纤细身影从洞外走来,面无表情看着那个炼药师。

    胸前佩戴的徽章是皇品炼药师,看他的模样……算了,对灵师来说,模样不代表年龄,看看齐暮就知道了。

    炼药师看着走进来的离夜,心里咯噔一下,艰难吞了吞口水。

    “离,离夜公子!?”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刚才的话她都听到了?

    离夜走到炼药师面前,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只见残影闪过,下一刻,另外一只手就掐住了那个炼药师的脖子。

    “你,北宫离夜,我可是炼药公会的炼药师。”就算做错了什么,北宫离夜也没有权利杀他!

    这世上炼药师难得,大长老一定不会让北宫离夜杀了他的!

    他们去见大长老,去见大长老就行了!

    蓝非白白了一眼那个炼药师,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把这个身份摆出来,只会死更快。

    离夜可从来不吃那一套的,用自己的身份来挑衅离夜,绝对没有好处。

    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

    离夜嗜血一笑,手指慢慢松开他的脖子。

    蓝非白和西陵诺都是一愣,松开了!

    那个炼药师也是一阵欣喜,他就知道,北宫离夜再怎么猖狂嚣张,还是要顾忌炼药师公会的。

    陡然——

    蓝色寒光闪过,在冰洞内闪耀,鲜血飞溅开来!

    “砰!”

    炼药师双眼睁大,应声倒地!

    直到死的那一刻,他都不敢相信,北宫离夜,真的敢那么做,完全不顾一切!

    蓝非白看着倒在脚边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想笑。

    这个人以为离夜怕了,畏惧炼药师公会,顾忌炼药师公会,所以会放过他,想得也太天真了。

    西陵诺看着倒下的人,心里涌出一种惊悚和畏惧。

    “离夜,现在怎么办?”萧十一的身体根本不知道怎么样了。

    “你先出去,我来办。”她也只是猜测,不确定能不能医好萧十一,加上刚才流失的鲜血,目前为止连她都不能确定情况。

    蓝非白点头,弯腰把脚边的人拖了出去,这个人留在这里只会碍眼。

    对于蓝非白的举动,离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他离开的时候,无形的力量在洞里流转涌动。

    直到所有力量完成,将整个冰洞包围,她才放开对西陵诺的控制。

    大步走到萧十一身边,精神力探入他的身体,检查着他的身体。

    生命之源流转,顺着精神力流进萧十一的身体。

    那苍白如雪的脸色,在生命之源洗礼过后,一点点变得红润,看起来也多了几分生气。

    “喂,你就这么放开我,不怕我逃走了?”没有束缚的西陵诺赶紧揉了揉自己的手,太痛了。

    真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女人,可是外面的人都说她是女人,还是什么邪尊的尊王妃。

    “我是不是女人跟你没关系。”离夜冷淡扔出一句话,从储物手镯拿出丹药,继续道:“不过你完全可以放心,你是逃不出去的。”

    听到她的话,西陵诺赶紧走出去,当走到洞口,无形的力量笼罩而来,他脸色惊变,然后大步走了回来。

    “你设了结界!”他就说这人怎么会这么好心,突然松开他了,原来是结界!

    ------题外话------

    上传晚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