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这些人,找死吗?
    “轰——”

    响声响彻天地,四周云雾在强大力量之下,轰然震散!

    隐藏在白雾中的白色身影,慢慢浮现,全力进攻的东方白衣看清楚来人,先是一愣,然后立刻收回手。

    “北宫少主!”他,不对她怎么在这,来了这么多天没有听说她在天穹峰啊。

    北宫离夜见他收手,飞身落在了一旁,撇了撇嘴。

    就知道这家伙知道是她以后,就不会再动手了,等会还会说,于理不合。

    “北宫少主,你在天穹峰动手,好像有点不太好吧?这样于理不合啊。”东方白衣严肃开口道,这是邪尊的地方,他们在这里出手怎么可以。

    离夜听到他的话,嘴角一抽,她都觉得自己可以去当半仙了。

    这时,浩荡的队伍走来,人还没到怒叱声音已经传来了。

    “谁谁谁谁,谁在这!”

    怎么能随便在天穹峰出手,把天穹峰当做什么地方了?

    离夜转身看向来人,双手负在身后。

    “是我,怎样?”清冷的四个字响起。

    一队人刚好这时赶到,看到北宫离夜,脸色惊变,立刻单膝而跪!

    “见过尊王妃!”

    亲娘啊!是尊王妃!

    早知道是尊王妃,就是借十个胆子给他们,他们也不会找来啊,又不是不想活了。

    “下去。”离夜摆了摆手。

    “谢谢尊王妃!”所有人迅速站起身,转身就跑。

    一队人一溜烟就消失不见了,寂静如常的空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他们。

    东方白衣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幕,额角滑下黑线。

    他差点忘了,北宫离夜除了是北宫家族的少主,还是天穹峰的王妃。

    这是在她自己家,有什么于理不合的,就是她把天穹峰砸了,邪尊可能还会心疼她累不累。

    “北宫少主,我先走了。”东方白衣抱了抱拳,转身继续离开。

    北宫离夜出现了,邪尊应该也出现了,现在宫殿里他们已经在讨论事情,没有几天是出不来的。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东方白衣,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难道不是跟月媚一起来的?”上次就看出来了,月媚对他很有兴趣,现在这人居然放他一个走。

    东方白衣点点头,疑惑看着离夜,她怎么知道的?

    “走吧,他们没几天是说不完的。”其实她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

    百年盛会是各打各的,势力之间有不会联手,更不会一起做什么,可是中域几方势力的殿主,宗主都到齐了。

    浮云殿没来,不过他们也不敢来了吧。

    “去哪?”东方白衣狐疑看着离夜,他们现在这样,能去哪里?

    “你不是想要出去,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没有天穹峰的人带着,你是走不出这里的?”当然,不包括这条路。

    离夜在心里默默加上一句,不过她是不会说的,嘴角上扬弧线,露出狡黠的光芒。

    反正天穹峰也没什么事,她这几天到处走走好了,然后就回中临都,要是把东方白衣带进玄机城,让他暂时帮忙,应该还是可以的。

    虽然这家伙一口一个于理不合麻烦了一点,毕竟还是灵尊级别不是。

    “那就谢谢了。”东方白衣点点头,原来如此,他就说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看到尽头,来的时候明明很快就到了,原来是没有人带路,他迷路了。

    离夜笑而不语,大步走过,随着她移动的步伐,周围的迷雾发生了变化。

    微妙的变化东方白衣是不知道的,他也完全看不出来。

    这条路要是外人走的话,会很长,可能走好几天也不会走到尽头,毕竟天穹峰有那么高,周围又是云海,不会有人敢随随便便跳下去,谁知道前面会有什么?

    其实有一条捷径,当然了,这条捷径只有天穹峰的人才知道。

    离夜带着东方白衣离开天穹峰,站在白玉石阶上的两人,看着他们走远。

    “王妃这是要去哪里?”步梵疑惑问道,王妃不是刚到吗?怎么就走了?

    “不知道,不过这也不是我们该问的。”银翳耸耸肩,这段时间尊主没空,要是有空一定老早就跟上去了。

    其实王妃也挺多事情的,从风启大陆到临天大陆,现在还有一个中临都。

    他都收到消息,说最近中临都有变化,问给出消息的人是什么变化,对方又说不上来。

    什么变化?

    什么变化都没有,中临都的势力没有改变过,甚至一点变动都没有,能有什么变化?

    “算了,等尊主出来,应该是几天后了,到时候我们在跟尊主说。”步梵叹了口气,最近尊主也没空。

    “嗯。”银翳点点头。

    “不过在历练地的那位,应该快要出来了吧?已经进去很长时间了,百年盛会要开始了,尊主肯定会让他回去帮王妃的。”那位最近进步不小。

    去那里面说是惩罚,其实是修炼,他和银翳都是从里面走出来的人。

    那个人要不是因为王妃,尊主怎么会让一个他进去。

    “明天吧,尊主说,不管他明天有没有自己出来,都要放他出来,不能再继续待在里面。”那个地方适当待着就好,太长时间反而会适得其反。

    “嗯。”步梵应道。

    离夜走出天穹峰,跨过周围树林,在百里外看到了一座小城。

    顺着这座小城看去,慢慢就能看到更多的房屋和建筑了,是人口比较密集的大城。

    “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东方白衣看着周围,一阵叹息,他还以为好等好长时间。

    离夜回头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还想多待一段时间?”

    他要是一个人出来,也许得十天半个月后才能到这里。

    “不,不用了。”东方白衣摇摇头,天穹峰太诡异了,他不想再去。

    总觉得走在那里,不管做什么都有人看着,很多眼睛盯着你。

    “你现在走出来了,打算去哪里?”最近他都在中域行走,其它地方应该还没走过吧。

    东方白衣迟疑了一下,缓缓开口,“前几天我遇到西陵诺了,不过,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你说是不是因为当年那股力量?”

    西陵诺!

    离夜停下脚步看着东方白衣,疑惑问道:“你是说西陵诺来了?”

    不是吧,到底来了多少人?

    “据说他在找你。”东方白衣轻咳了一声,讪讪说道,这是西陵诺亲口说的。

    他在找北宫离夜!

    “找我?”找她干嘛?

    “我们去前面酒楼边再说吧。”总不能站在这里说吧。

    离夜应了一声,往前面走去,心里泛起疑惑,看到东方白衣的样子,她怎么觉得西陵诺来找她没什么好事?

    走进酒楼,两道亮眼的身影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酒楼里的喧哗之声也戛然而止。

    好俊!

    众人在心里暗暗腹诽,震撼之下一连塞了好几口肉块,有些早已看呆了。

    酒楼老板见有客人上门,看是一愣,然后急忙迎上去。

    “二位公子,楼上请。”

    这两位公子长得真好看,他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呢,特别是那位清瘦的公子,只怕世间美女在他面前,都下比不上他三分!

    在老板带领下,两人走上楼去,他们在二楼窗口选了一个位置,以屏风挡住四周。

    离夜坐在凳子上,手撑着下巴,慵懒打了个哈欠,“我们可以找个房间,不用这么节俭。”

    东方白衣看了看周围,讪讪笑道:“东方家的传统是节俭,北宫少主,我习惯了,你也可以……”

    “打住!”离夜阻止他在继续说下去。

    要是让东方白衣继续说下去,他能说到明天早上。

    地麟国皇子那谁,谁来着,一下子记不起名字了,不是看到他就躲。

    “进入正题。”她手指在桌上点了点,不要说其它的,她没有兴趣听。

    “他说你不遵守承诺,说好不动三国,北宫家主却不是那样做的。”东方白衣面无表情看着他,他现在已经能想象风启大陆的景象了。

    北宫联盟只怕已经占领了三国,将风启大陆完全统领!

    “我倒是问问,我们家老头是杀了你们三国的谁,还是对你们做了什么其它事?又是为什么,我们家会对你们动手?”离夜淡淡笑道,信里老头说是因为先祖留下来的轴卷,可应该还会有其它的原因。

    东方白衣皱起了眉头,这个他倒是没想过,也没有问过是西陵诺。

    毕竟他也有很久没有回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说西陵诺有变化,他是不是变得很暴躁,动不动愤世嫉俗?”离夜继续问道,让他别着急,他非得着急,只怕是出事情了。

    东方白衣沉默下来,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据说邪尊这次又离开了,还是因为北宫离夜,这个时候离开了天穹峰。”

    “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外界把北宫离夜传的那么神,要有那么神,怎么不见她住在天穹峰,都说天穹峰住的是高手,她未必是高手。”

    “邪尊看上的女人,你们少说一点,小心自己的命。”

    “怕什么,北宫离夜又不在这,邪尊也不在这。”

    ……

    不屑的话语在隔壁响起,东方白衣眨了眨眼睛,无声看向离夜,心里咯吱一响。

    这些人,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