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就扭断他的脖子!
    打晕了!

    第五家族众人看到他们这举动,纷纷睁大了双眼。

    第五火鸢看了看晕倒的第五溟冰,然后扭头看向北宫离夜,气得胸口一阵剧烈起伏。

    “北宫离夜,你!”她居然直接下令把人打晕,太猖狂了!

    离夜面无表情看着她,冰冷的声音不急不缓响起,“小爷不给带走的人,谁也带不走!”

    北宫水涯和第五溟冰之间太诡异了,双重人格,现在还不确定,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让第五家族带走。

    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以为她愿意带一个麻烦在身边。

    第五火鸢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她一直觉得自己忍耐力挺好的,现在她觉得,再好的忍耐力,在北宫离夜面前,都能气出病来。

    第五溟冰要回去接受惩罚,她居然直接把人打晕了,这简直就是强盗!

    “北宫离夜,这里是第五家族,嚣张也要看地方。”不只是第五家族,还是第五家族主家,容不得她这样!

    第五火鸢握紧拳头,要不是族长下令,不准她主动对北宫离夜出手,她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让北宫离夜把第五溟冰打晕。

    “不好意思,嚣张这东西没有眼睛。”离夜耸耸肩,漫不经心说道,云清风淡的话语,简直能让人抓狂。

    比蒙和剑堕嘴角同时上扬,然后笑了起来。

    嚣张没有眼睛,没有眼睛怎么看地方?

    第五家族众人嘴角抽搐,看着那一抹修长的身影,心里大呼无耻。

    “火鸢,你跟她说那么多干嘛!”一声呵斥从远处传来,紧接着,光芒划过,冲向天边!

    光芒闪烁,挂在九天之上,偌大的银色大字霍然出现。

    “令!”

    令?

    离夜抬眸看向九天,偌大的令字出现在头顶,她扭头看向纳兰清羽。

    “这就是第五家族的尊令吗?”身份的证明?

    “差不多就是这样,不过看来今天迎接我们的人,有两个。”纳兰清羽冷漠看着走来的人,这一代中,第五家族还能找出三个拥有帝图腾的人,的确是不容易。

    只怕这三个人,都是费了不少心思才养成的天才。

    “三个来了最好。”离夜讥讽笑道,三个来了,就能一锅全端了。

    她倒要看看那个时候,第五家族还有什么时间来找她的麻烦,可惜只来了两个。

    “夜儿,说到尊令,以你的天赋,自然也是。”不过比起第五家族的天才,她是靠自己一步步走来的。

    从那么弱小的天龙国,一步步走到现在。

    “不是。”离夜肯定回答。

    “不是?”只要拥有帝图腾,就能成为尊令,这是外界家族的规定。

    只不过第五家族要求严格,只选出最厉害的三个。

    这些年外界家族没落,别说是选出三个最厉害的,就是拥有三个最厉害的,都已经不容易了。

    “不是。”离夜摇了摇头,她隐约记得,在很小的时候,也许还在襁褓的时候,父亲就说过了,她的令是独一无二的。

    虽然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也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人跟她说。

    其实她更奇怪,那么小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些事情。

    按理说就是不应该的,不应该记得,不应该知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是?”纳兰清羽看她蹙眉,含笑说道。

    离夜点点头,就是这样,只是听说而已。

    第五家族众人看到想浮现在天边的大字,脸色惊变,动作划一,同时跪下!

    “参见泠沨少尊令!”

    黑麻麻的身影同时有动作,同时跪下,场面无比浩荡!震撼!

    高大身影从远处走来,下令道:“众人听令,退!”

    “是!”所有人同时站了起来,正想凝聚灵力,然后愣住了。

    退?

    把他们这么多人叫出来挡在这里,结果好不容易等到人来了,少尊令让他们退。

    这是在开玩笑吧,让他们退,让他们退来着?

    可是,这是令,他们必须听令!

    犹豫了一下,众人转身离开,不管怎么样,谁对谁错,既然令都出来了,他们听令就好了。

    “退?主子,他们说的是退。”罗刹走到离夜身边,疑惑问道。

    为什么要退,这么多人当在这里,就为了等着他们,现在居然退了,这是玩笑吗?儿戏吗?

    “听到了。”离夜不咸不淡回答。

    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但还是小心点为好,谁知道第五家族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第五火鸢听到这话语,转身看向来人,见众人听令要离开,她立刻阻止。

    “等等!”

    族长说了,暂时不能动北宫离夜,他们要听族长的命令。

    “火鸢,你看好了。”第五泠沨走到第五火鸢身边,指了指天上银色的令。

    第五火鸢眼中划过疑惑,抬头看去,怔了怔然后回神。

    这是族长的命令,族长亲自下的命令。

    “是,我立刻就回去。”第五火鸢转身离开,族长让她回去,可是这件事情交给她了,怎么还叫第五泠沨过来?又让她回去?

    族长是不相信她能杀北宫离夜吗?不过只是一个北宫离夜而已,这么多人还杀不了么?

    怀着满心疑问,第五火鸢走回那层层建筑,消失不见。

    离夜看着后面走来的第五泠沨,他们就这么几个人,第五家族每次弄这么大动静,吓唬谁呢?

    这次更奇怪,来了这么多人,现在又要想把他们叫回去。

    “夜儿,小心。”纳兰清羽紧握住离夜的手。

    第五家族把人叫回去,就这一点就很奇怪了。

    “嗯。”她知道。

    第五泠沨看了一眼离夜,然后冷淡收回目光,手掌深处,空中那银色之光随即消失,然后化作银光回到他手上。

    北宫离夜,自会有人收拾!

    每次杀一个区区的北宫离夜,动用他们家那么多人,简直是大材小用!

    离夜看着他们走远,周围空无一物,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气氛下,她反而更紧张了。

    危险就在附近,只是她们看不到抓不住。

    水晶盒拿出来,离夜拉开盒盖,银盒中闪烁出光芒。

    “藤蔓,把他们拉进去。”她对着盒子沉声下令,既然第五家族的人都退了,这种感觉还很危险,也把罗刹他们送进盒子好了。

    只有她和清羽,这样更容易离开一点,再说,他们最后说不定,还是回借着盒子离开。

    光芒之中,一条白色藤蔓伸出来,如同一条白色大蛇,迅速在空中移动,然后绕过他们几个人,迅速将他们圈住。

    感觉大腰间的力道,他们迅速低头,看着被藤蔓圈住的腰,正想问什么,眼前就出现了一片白茫,离夜和纳兰清羽都消失不见。

    光芒闪过,面前的人全部都消失不见,离夜这才把盒子收起来,放进储物手镯里。

    “走吧。”纳兰清羽拉过她,往前面走去。

    要离开这里,他们需要进入第五家族,这一层结界,最薄弱的地方应该是第五家族,他们要打破这里,然后离开。

    夜儿这样没什么不对,他觉得这样更好,他们两个人更方便离开。

    “好。”离夜应道。

    两人并肩前行,走向下面建筑。

    这时,在下面层层建筑中的一个院子里,高大身影负立而站,看着远处走来的人,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当年你就那么走了,现在你还是自己走回来了,不管怎么样,逃不过就是逃不过。”

    从哪里开始,就要在哪里结束!

    他拿出一个透明的盒子,盒子中是一片白团,他将盒子打开,那一团白色一点点飞了出去。

    很快空气中染上了一层白雾,白雾弥漫,将以前吞没,可是不管怎么流动,盒子里那一团白雾,就是用不完,也流不尽。

    空气越来越沉重,白雾越来越厚重,很快的,整个第五家族已经被白雾笼罩。

    离夜和纳兰清羽刚走到一半,看到那弥漫而来的白雾,立刻停下脚步。

    “是阵,你要小心点,他不会让我们一起走的。”离夜看着弥漫而来的白雾,沉声说道。

    一股吸力袭来,离夜皱了皱眉头,这白雾形成的阵有点诡异。

    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她手掌翻转,一颗圆润的玉珠出现在手上,她一把塞给纳兰清羽。

    继续这么下去,她一定会被吸走,那个时候陷入阵中,会比现在还要难行,既然是这样,还不如现在两个人就分开走。

    感觉到手里的温度,握在手里的小手松开,他皱眉叫道:“夜儿!”

    离夜轻轻一笑,眨了眨眼睛,“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对阵不熟悉,但是这里面的阵这些年我都学会了,也知道怎么破解,它给你,我比较放心。”

    “一起走!”纳兰清羽伸手就要拉她,却被一道银光挡下!

    “夜儿!”他皱紧眉头。

    他们完全可以两个人一起走,不用分开!

    “你看,这么快就开始针对我了。”离夜轻啧摇头看向周围,何止是针对。

    离夜抬起手,低头看去,笼罩在薄雾中的手,一阵透明。

    “喏,不是我。”她把手伸到纳兰清羽面前,不是她放手的。

    深邃的眸光看着她那几近透明的手,闪过一丝冰冷蚀骨的杀意,那如仙的气质,顿时冷却,瞬时间,他成了要屠尽天下的杀神!

    笼罩在白雾中的离夜,身影一点点变得透明,眼看着就要消失。

    “夜儿!”纳兰清羽走向前,全身灵力顿时暴涨,一道强大的银光抽了过去!

    “砰——”

    抽打出去的力量,下一刻,再次被弹了回来。

    “清羽,你拿着伐天玉阵先出去,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离夜露出一抹笑容,然后转身离开。

    每次都是他来接她,这次该她去找他了,不就是一个区区小阵么?想要用这些就困住她,没那么容易!

    纳兰清羽躲开那道力量,看着离夜走远的背影,立刻转身离开。

    想要化解这个阵,先找到第五尧灏!

    他敢不收阵,就扭断他的脖子!

    第五尧灏看着分开的两人,眸光变得深邃,眼眸复杂的情绪闪过,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你又心软了?”鬼魅之声突然响起,他身体的身体微微一僵,立即回神。

    “没有。”不是心软,只是……

    “他们不懂,你也不懂了吗?记住,你和他们不同,第五炎泫虽然是最出色的,但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第五尧灏抿劲嘴角,不急不缓说道:“我知道,你不用多说。”

    “希望如此,不过既然来了,那我就去见见,当年死去的孩子,真是好奇,死去的人,怎么又回来了。”声音走远,最后消失在了白雾之中,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