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你阻止不了
    精致的莲花在熔浆中袅袅升起,红的娇艳,美的动人。

    花瓣晃动了一下,又转了转身体,它突然从熔浆上面冲了过来,火焰席卷,顿时洞里掀起几十米的高浪!

    “轰——”

    火焰拍打在岩洞内,岩洞震动,熔浆飞溅!

    岩洞晃动,牵连而过,就连大地都震动了起来。

    外面的人感觉到这些动静,立刻警觉。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比蒙担忧问道,可偏偏这件事情他们都帮不上忙。

    “放心吧,要是有什么事,那个人不会那么冷静的。”剑堕指了指不远处保持着姿势不动的纳兰清羽。

    从吾邪的主人进去后,他就一直这么站着,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主子有事,邪尊大人一定不会不管的。”罗刹也开口道,邪尊大人会比主子还要紧张,早就已经冲出去了。

    比蒙听到他们这么说,也点了点头。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不过这个人到底在看什么?

    “尊主,你要实在担心,可以跟着进去。”暗曜感觉到那浩瀚的精神力,忍不住开口。

    尊主的精神力一直笼罩这方天地,就是怕周围出什么事,在出事的时候,他能第一时间冲过去。

    “闭嘴。”纳兰清羽冷声开口。

    “不过也是,王妃不一定会让你跟着进去。”暗曜嘀咕道,在冰与火之中,应该会很痛苦吧?

    不过这一路它也是看着的,王妃多少痛都咽下去了。

    那些人都说王妃的运气好,天赋高,可她经历过的那些,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换做其他人,今天只怕早就放弃了。

    “嗯?”纳兰清羽轻轻挑眉。

    “好好好,我不说。”暗曜轻咳一声,明明担心,还不给兽说了。

    “现在本尊让你说。”有它说话,感觉时间也过去的快一点。

    “呃……尊主,你这是喜怒无常吗?”暗曜问道。

    “还不算,不过本尊可以让你知道什么叫喜怒无常。”纳兰清羽不急不缓道。

    “不用了……”暗曜立刻回答。

    算了吧,尊主的喜怒无常它还是别搀和了。

    熔浆岩石洞内,离夜看着飞溅过来的熔浆,周围立刻凝结出一层厚厚寒冰!

    “扑嗞!”

    火焰和寒冰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红莲……”冰层内传出幽幽之声,语气中透着几分危险。

    红色莲花漂浮在冰层外,花瓣卷缩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靠近。

    “离夜,我不是故意的,绝对不是故意的,就是太高兴了!”能不高兴么,终于摆脱那黑色火焰了,感觉神清气爽的不得了!

    谁也不会像在自己身上,贴一块黑色补丁,又闷又不好看,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着!

    冰层化开,冰水留下,扑打在岩石上,很快化作蒸汽随即消失不见。

    “接下来让我做什么,说吧,我一定办好!”不管是什么!

    菩提树这是也有了声音,缓缓开口道:“让红莲进你的身体,把两股精元融合,你会很痛苦,不过一定要忍住,因为只有在你身体,有你的压制,它才会听你的话。”

    “知道了。”离夜深吸一口气,不就是一点痛,这么一路走来,什么痛都经历过了。

    “总之,会非常痛,你要做好准备。”极热级冷的交替,怎么会不痛。

    “可以开始了。”她已经做好准备了。

    “那行,你叫红莲进入你的身体,让它一点点将你身体的寒意融化,保持着不让它们再次侵蚀身体,否则得重新来过。”一次肯定是不行的。

    它说的痛苦就是这样,刚刚开始还好,后面会越来越痛。

    “红莲。”离夜张开手。

    红莲立刻飞到她手上,在手掌心旋转。

    “你进去身体以后,必须要化解我身体的冰冷,然后保持住后面不再冰冷,要是失败了,就退回来,重新来过。”

    “好,我明白了。”红莲应道,莲花立即化开,化作一团火焰,从指尖开始,一点点钻入离夜的身体。

    火焰卷进,刺痛从指尖袭来,离夜痛得只觉得心脏一颤,咬了咬牙,连一个字都没有哼出来。

    “离夜,你没事吧?”它刚刚好像感觉到离夜的身体颤抖了,真的没事吗?

    “没事,继续。”离夜咬着牙,说出四个字。

    红莲犹豫了一会,继续往前走去,现在已经不能停了,不然还得重新来一次,离夜又要重新痛一次。

    它一点点挤进,如同一根被烧得火红的细针,从指尖一点点刺进*!

    十指连心痛,那样的疼痛是无法言语的。

    不过一会,离夜额上已经密布出了冷汗,她却依旧咬牙坚持,默不作声。

    当火焰全部进入离夜身体,红莲顿时松了口气,紧接着它感觉到一阵凉风袭来,刚才融化的地方,又凝结出一层的寒冰!

    它的身体,立刻僵住!

    不会吧!

    “失败了,重来。”嘶哑的声音透着几分痛楚,红莲听着一阵纠心,却还是退了出去。

    在红莲离开身体的那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一样,离夜整个人往地上倒去。

    “离夜!”红莲急忙叫道。

    在倒下之前,她立刻用双手撑住身体,然后慢慢坐起身。

    “没事,继续吧。”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苍白的如雪一样。

    红莲都急坏了,她这样怎么可能没事,肯定很痛!

    九幽寒冰在离夜身体那么冰冷,走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都会结冰,可她还是跟没事人一样,那是她忍着,他们都知道。

    现在连离夜都忍不住了,那是该多疼!

    “我说了没事,继续,你好好保持火焰就行了。”离夜缓缓开口,语气一点点略显沉重。

    契约兽们听到她这语气,纷纷皱起了眉头,却没说一句话。

    它们都知道离夜的性子,一定会咬牙坚持下去,哪怕是再痛。

    “离夜,你实在痛的话就喊出来。”红莲试着挪动再次从她指尖逼进!

    离夜轻轻一笑,随即眉头皱起。

    喊,怎么能喊。

    她能感觉到清羽的精神力笼罩着这里,她要是喊一声,外面的他肯定句会听到,到时候他肯定会冲进来。

    在外面等着,总比进来看到她现在这样好,倒不是怕什么,只是若看到她如此,他会更担心。

    红莲一点点移进,这次它不敢再停顿,迅速将那里以自己的火焰包围,保持着温度,不会被寒冰所覆盖。

    只要有一点点寒冰,一切又要重新开始,离夜所坚持的,又要重新来过。

    这次火焰移到了手腕上,在手腕那个地方,一缕寒意渗透而过,钻入已经溶解寒意的地方。

    红莲感觉到那一丝寒意,顿时黑了半边脸。

    不是吧!

    “重新来。”离夜闭上双眼,缓缓开口。

    极冷极热在身体中交替,冰寒凝结着她的身体,火焰就从她身体滚过!

    火焰说是在融化寒意,可这些寒意早已经融入骨血,火焰要融化,自然是要穿透骨血,才能将它们化解!

    这样的疼痛,她以前从未经历过,感觉整个身体都要被烈焰融化了!

    “好吧。”红莲再次走去。

    冰冷袭来,离夜刚才被融化寒意的手掌,狠狠一颤!

    她紧皱眉头,汗水犹如雨下!

    “来!”她咬咬牙。

    “离夜,我会小心的。”红莲深吸一口气,现在就这么艰难了,后面还不知道怎么样。

    不过为了离夜减少痛苦,它必须要小心一点,好好保护火焰。

    时间一点点流逝,火岩熔浆动里响起一声声倒抽凉气的声音,一次又一次……

    菩提树就这么看着,听着,早已是一阵毛骨悚然。

    “这女人,真可怕。”它喃喃叹息。

    换做另外一个人,早就坚持不住了,她却连叫都不叫一声。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红莲出出进进已经很多次了,每一次失败都要重新来过,她就相当于重新承受一次相同也许更痛的痛苦!

    九幽寒冰,红莲异火,这世间还有谁敢同时承受这两者!

    火岩石顶端,白色身影闭上了双眼,负在身后的双手一点点紧握。

    “尊主,是不是王妃怎么了?”感觉到他气息的变化,暗曜急忙问道。

    尊主没有冲进去,那就说明事情还不大。

    “没什么事,很快就能把九幽寒冰逼出身体。”逼出身体的过程虽然不清楚,但是可以想象。

    “那就好。”暗曜松了口气,把九幽寒冰逼出身体就好。

    他没有再说话,那一方天地就这么保持沉默。

    在此同时,北宫奇借着空间传送,直接就回到了第五家族。

    当众人看到走回来的那一抹身影,完全都惊呆了!

    当年死去的人,真的还活着!

    眼前那座巍峨古老的高楼房屋,无处不弥漫强者威压,透着浩瀚气势!

    北宫奇深深叹了口,他又回来了,又走了回来!

    “我要找我大哥。”北宫奇没理会他们的表情,直接说明来意。

    所有人一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立刻转身往里面走去。

    不过一会一抹身影冲出来,不过来的人并不是第五尧灏而是第五水芙!

    “四哥,你为什么会回来?难道夜儿……”她猛地冲到北宫奇面前,脸色一寒。

    “夜儿没事。”北宫奇摇摇头,手掌伸出放在第五水芙头上,轻轻揉了揉。

    第五水芙松了口气,然后看到他在这,一颗心又提了起来,“那你回来做什么?”

    “回来见父亲。”他想去见见父亲。

    “见父亲?”第五水芙一怔,随即皱起了眉头,“哥,父亲一年才只能见一次,而且需要族长的命令。”

    大哥是不会让他见父亲的,自从大哥接下族长之位,她就再也没见过父亲。

    “我跟他说。”他当然知道这些,否则也不会回第五家族。

    只有族长的命令,才能见到父亲,不然他又何必回来。

    “反正我不赞同你回来,不过你都回来了。”第五水芙低下头,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头上笼罩下来的力量。

    第五家族都封锁了,她就知道他们大哥肯定没抓到夜儿,可是二哥居然自己回来了,这都是什么事。

    “既然回来了,那以后就不要再走了。”极具威严的声音响起,丰神如玉地男人阔步走来,浑身散发着强者气势!

    所有人看到,纷纷后退,俯身弯腰。

    “见过族长!”

    听到这话,北宫奇和第五水芙同时扭头看去,看到来人,他们同时蹙起了眉头。

    “大哥,四哥要去哪里,又不是你说了算,即便是以前,父亲都没有拦着他!”第五水芙立刻反驳。

    “水芙!”第五尧灏看向她,冷声呵斥。

    北宫奇含笑看着第五尧灏,一手负在身后,“大哥,我要去哪里,你阻止不了。”

    第五尧灏注视着他,眸光深邃,露出无法理解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