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好,我跟你走!
    空中纠缠的两股火焰,难分高下,甚至是难分难舍。

    靠!

    红莲感觉到粘在自己身上那气息诡异的火焰,忍不住在心里爆粗。

    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谁能告诉它现在它们要怎么分开?总不能分不出胜负,就一直这样了吧!

    它堂堂红莲,血红的莲花,这黑色算怎么会是!

    “呜呜,离夜救命啊,离夜,赶紧把它弄走。”呜咽的声音在空中传来,带着浓浓的哭腔。

    离夜抬头看去,顿时满头黑线,果然是平常太纵容它了。

    好冷!

    一股寒意侵入心底,离夜双手不自觉环抱住身体,寒意侵蚀着身体。

    “清羽。”她轻唤了一声,随即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她忍不住蜷缩身体,吸取他身上源源不断传来的暖意,不行了,要赶紧回去。

    “回去。”九幽寒冰开始反噬了,果然不能让它们在身体太久,待太久了,适应了她的身体,它们就会开始反攻,然后夺取!

    夺取不是夺取别的,而是她的身体!

    “好。”圈住她身体的双臂用力收紧,吸着她身体上的冰霜。

    “把红莲它们带回去。”她低声道,那个火焰很怪,一定要带回去看看。

    “嗯。”他轻轻在她耳边低喃。

    手臂抬起,银色之光夹杂着寒冰,寒冰凝结,一路蔓延而去,将空中那一团红黑交错的火焰包裹住!

    “别……”红莲感觉到冰寒,刚想要阻止,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寒冰包裹住了。

    不要这么残忍吧!

    它要出去,要出去!

    “你再敢动,就把你扔在这。”冰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上面,红莲身体一僵,立刻打了冷颤。

    太吓人了,太吓人了!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突然就出现了。

    另外一边,第五溟冰走到北宫奇身边。

    “景澈公子。”第五溟冰恭敬俯身,不管怎么样,他第五家族的尊令。

    “你小子又变样了。”站在北宫奇身边的比蒙看着他,手指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明明是一个人,可感觉完全不同。

    刚才那个像是历尽沧桑,走过沧海桑田,沉稳,老气,就像是活了很久很久的人。

    他知道北宫家族的一切,会尊小主人为少主,说自己叫北宫水涯。

    至于这个嘛,完全不一样。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一个人的身体里住着两个人的灵魂?另外一个自己,可能吗?

    “你是要跟我们一起走?”北宫奇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人出来以后,总觉得他在帮夜儿。

    “我想北宫离夜不会拒绝的。”否则他也早就死了。

    可是记忆的中断,连一点印象都没有,烨华老大去哪里了?死了吗?怎么死的?

    “人类,让他跟着。”比蒙戳了戳北宫奇,小声说道。

    这个人类很怪,不过小主人说了,让他跟着!

    北宫奇看了一眼比蒙,再看看第五溟冰,迟疑点头,“只要你能跟上。”

    不知道禁地发生了什么事,等回去以后再问夜儿好了,暂时就这样。

    暗处的目光往这边射来,北宫奇低头扫视了一眼,暗处的人立刻移步,躲在树的后面,北宫奇收回目光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往九天之上走去。

    “苏木那个笨蛋。”第五溟冰轻哼一声,跟着离开。

    所有人都走了,他还站在那里干嘛?

    “原来那个人是第五苏木。”北宫奇走在前面,双手负在身后。

    这一场莫名其妙的开始,莫名其妙的结束,到现在为止第五家族的人都不再出现了,这不合常理。

    按道理,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他们离开第五家族的,可是为什么……

    难道哪里出了问题,是他们一直忽略了的吗?

    “夜儿。”走到空中,北宫奇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这的确是太奇怪了。

    虽然说来的人很多,但他们看上去并不像是真正动手,那两个九幽寒冰的精元,还有墨情,完全是后面送上门来的。

    按照前面的算起来,来的那些人,对他们没有丝毫威胁,若不是夜儿昏迷,他们完全能够离开。

    再后来,第五家族的人居然离开了,现在没有出现,没有气息,仿佛不曾出现过。

    “奇叔,师父,是师父他们。”离夜艰难咽下口水,手掌握住被黑色火焰包裹的红莲,化解开把它围住的寒冰。

    红莲立刻黏在离夜手心,感觉到她全身的冰冷,它慢慢往她身体里推入火焰。

    现在那黑色火焰就像八爪鱼一样粘着它,弄得它都不敢回离夜身体了,谁知道那黑色火焰是什么,会不会伤到离夜。

    “萧水寒!”北宫奇一怔,对啊,他们一起来的是四个人,但是能进入这里的只有他和夜儿。

    进来这么长时间,第五家族的人肯定也知道了这些,应该说查到了这些。

    知道抓不住夜儿,就肯定会从其他人出手!

    “清羽,我们去第四层。”握着红莲,离夜感觉身体好了不少。

    生命之源在身体中运转,伴随着一道金色之光,一点点压制着逐渐活跃的九幽寒冰。

    暂时不能回去了,奇叔说没错,这很怪,非常怪!

    师父还不知道他们已经没事了,一定会在第四层等着他们,第五家族的人突然退去,没有再对他们出手,一定还有其它的目的!

    “没事吗?”纳兰清羽担忧看着她,她全身都已经冰凉了。

    离夜忍住颤抖,咬牙坚持,除了脸色苍白了一点,其它方面就跟没事人一样。

    “还有,夜儿,第五苏木一直盯着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曾动手,据我所知,第五苏木比第五楠在第五家族的地位更高。”可他为什么不出手,这点的确是让人挺奇怪的。

    从刚才到现在,一直躲在暗处,好像在看着他们。

    “不管他动不动手,他要是敢过来,小爷就杀了他!”离夜眼中闪过寒光,看向躲在丛林里的身影。

    现在他们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师父他们,然后一起离开。

    若不是她现在着急赶回去,他能躲到哪里去?

    “北宫离夜,为什么家族的人会这么对你?我听说你是家族嫡女。”第五溟冰好奇问道,为什么?

    不是一家人吗?想干嘛喊打喊杀的?

    离夜沉默看了一眼第五溟冰,然后收回目光。

    北宫水涯叫她少主,现在这个是第五溟冰,很容易分辨。

    “走吧。”纳兰清羽身影微转,身后立刻出现一道银光,银光闪过,一条缝隙在空中展开!

    北宫奇,第五溟冰,比蒙看到那道缝隙,眼中闪过惊讶。

    空间之力!

    随意跨越空间!

    他环住离夜,两人走进缝隙之中,身影转眼就被银光吞没。

    北宫奇他们三个这才匆匆跟上去,空中那道缝隙消失,掉落在地上那一抹妖娆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不知道去了何处。

    第五苏木看到这些,迅速冲上九天,等他走到之时,几人早已离开,不知所踪!

    “空间之力,跨越空间!”纳兰清羽已经如此强大了吗?

    就是第五家族中,不只是第五家族,整个外界家族都还没有人能做到,跨越空间!

    “要赶去第四层!”第五苏木立刻转身离开。

    没想到自己的暴露,会导致整件事情都暴露了,原本他们是想悄无声息抓走那个铸剑师的,现在北宫离夜已经发现了。

    萧水寒,那个神秘的铸造师,没有人知道他从什么地方而来,他的身份,一切,中临都,临天大陆都是如同一张白纸。

    除了他出现后记录了几笔,以前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族长说,现在的第五家族需要这样的铸造师,要把他带回第五家族!

    这次针对北宫离夜,声势浩大,的确是为了杀北宫离夜,带走景澈尊令,然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萧水寒,那个铸造师!

    第四层中,又是不一样的风景,两道身影一红一白在街上行走,红衣男人俊美的不像话,让人频频回头注目。

    逐渐走着,萧水寒就觉得不对劲,好像什么地方怪怪的。

    “罗刹,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他问着罗刹,罗刹虽然实力不强,但这些年夜儿有时间会教他一些东西,他学的很好。

    他也问过那是什么,夜儿只是说,只是一些杀手的训练,以前罗刹修炼方面有点欠缺,所以用这些来弥补。

    后来夜儿一颗丹药就能让人提升好几级,欠缺虽然没有了,但是他也学会了一身杀手训练。

    “气氛怪异,没有杀气,不过也只是没有杀气而已。”有时候杀气不代表一切,一个真正完美的杀手,能做到将杀气收放自如。

    没有任务的时候,他就如同常人一样,没有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不知道夜儿他们怎么样了?”萧水寒皱起眉头,头顶一道黑影掠过,他疑惑抬头看去。

    可惜,什么都没有看到,这一方天地,和平常时候没什么两样。

    “罗刹。”他停下脚步。

    罗刹也停了下来,点了点头,他们的感觉没错,这里的确是有什么。

    “萧水寒。”空洞圣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萧水寒立刻转身,往身影传来的方向看去,然而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城主?”罗刹看到他的举动,不解叫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像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不过一下子记不起来了。

    “萧水寒,你不该在这里。”那个声音继续响起。

    萧水寒皱起眉头,心里的第一次感觉到一丝不安,好像自己的一切,都被人知道了一样。

    他的一切……

    袖子下的手指握紧成拳头,他额上密布出一层冷汗,那些被他压在心里,暂时没有去想的事情,一点点苏醒过来。

    不对,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想起来。

    “萧水寒,快走……”

    “到底是谁?”萧水寒心里浮现出烦躁,他踏出一步,怒声吼道。

    行人纷纷停步,朝着他看了过来。

    “城主!”罗刹一把拉住他,然后匆匆往前走去。

    现在这里已经很怪了,城主就不要再一惊一乍的,这会让他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看着他们。

    这双眼睛将他们,不,将城主看的一清二楚!

    “萧水寒,跟我走吧,你不是不愿意吗?跟我走,我可以帮助你,让你不去想这些,安心留在这里。”那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萧水寒的脚步猛然停下,抬头看向空中。

    “是吗?你能帮到我?”他暂时不想走,这辈子就夜儿这么一个徒弟,至少要帮她完成她想做的事情。

    不过也许,他也只是想帮自己。

    “是,我能帮到你。”

    “好,我跟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