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我来,你休息
    然而在场所有人,看到坠落的第五明藤,都是一阵愣神。。しw0。

    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们什么都没看到,第五明藤怎么就掉下来了?

    “这个男人好厉害!”比蒙惊奇看着纳兰清羽,好强大的气势,这么多年来,它也就在老主人身上,见过这么强大的气势!

    要知道当年的老主人,在整个外界家族是最接近主灵的强者!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是九尊巅峰灵尊,而且他的实力已经非常接近主灵了!

    九尊巅峰也是有区别的,尽管区别很小,却被分的很细致,差一线,也许就是天与地的差距!

    灵师之路,步步艰辛,遇到最后,要求越严格!

    “当然了,离夜看上的人,怎么可能差。”赤魅叹息道,两个人都是变态,两个都腹黑,这两个人联手,不知道黑死了多少人。

    “敖金,你能看清楚吗?”九婴沉声问道,那个男人的手,的确没有动。

    “是没动。”敖金皱眉。

    不是大家没看清楚,是他的确没有动手,就把第五明藤抽了下去!

    第五明藤,好歹是灵尊啊,就算实力不如他们,一道银光就抽得他掉下去,可见那股力量的霸道!

    怎么这两个人,都这么变态呢?

    离夜一段时间不见,一出手不知道能吓死多少人,纳兰清羽一段时间不见,连灵尊都能抽。

    “邪尊。”第五溟冰站在原地,注视着空中身影。

    他就是纳兰清羽?

    传说纳兰家族被灭,是他亲手干的!

    传说中的纳兰家族是临天大陆隐世家族,挺神秘的,不过突然一夜之间就被灭了,谁也不知道原因,只知道是被自己家的人灭的。

    而那个人,叫纳兰清羽!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他记得连整个外界家族都震惊了!

    纳兰清羽,刚刚成为天穹峰之主的男人,他一个人一夜之间就血洗了纳兰家族!

    从此,邪尊之名震动四方!

    天穹峰在中域的势力之间,立刻提升到了首位!

    一峰一会二殿三宗!这是按照实力的地位排列的!

    连炼药师公会都要的排在后面,可见纳兰清羽的影响有多大!

    这件事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中域这样排列位置也很多年了,具体多少年应该只有临天大陆的人才知道。

    纳兰清羽拉过离夜,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

    就在这时,头顶之上,九重天空,传来一声犹如钟鸣的磅礴的呵斥!

    “站住!”

    听到这一声,所有人心中一颤,第五家族的人更是全都跪了下去!

    一股力量拖住了坠落的第五明藤,缓慢将他放下。

    纳兰清羽面无表情看着空中,捏了捏握在手里的小手,仿佛在说,别担心,一切有我。

    离夜轻轻一笑,也没有出声。

    然而就是怎么简单细微的动作,他们就已经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了。

    北宫奇看来来人,迈步而上,走到离夜身边。

    “奇叔,他是谁?”离夜指了指空中形成的身影,看上去很强,不能小看。

    “是守护这一片地方的先祖。”北宫奇沉声道,应该是邪尊的出现,那强大的气势惊扰到了守护的先祖,让他苏醒了。

    守护?

    离夜皱眉,外界家族还有这东西?

    “外界家族都有这人守护,每一寸土地都会有专门的人守护着。”北宫奇轻咳一声,不过不容易被吵醒就是了。

    邪尊一出现,就惊扰到了他们,可见是他们感觉到了威胁,只能说这个男人太强大了。

    “身为第五家族的人,竟不知道第五家族的事,现任族长到底在做什么?”沉重之声再次响起,空中那个模糊的身影逐渐形成。

    在此同时,离夜立刻感觉到那片空间猛烈一丝晃动,一个透明的灵体在那里不停冲开!

    “啊!这里还是那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那个横冲直撞,三天两头就会一阵激动的灵体。

    从天穹峰把它抓到,就一直无视着他,结果这家伙三天两头刷存在,好想多希望有人看到他一样。

    “人类啊,你要是把这家伙弄出去,不再吵我,我就谢天谢地了。”菩提树的声音又响起在耳边,这个人太烦了!

    也不知道他脑子是不是坏了,刚发生的事情,会突然记不得,然后又重新问一遍。

    一天问好几遍,一种东西只要他看到,忘记了就会再问一次。

    “没地方安置他。”离夜淡淡回答。

    “你还是尽快离开吧,九幽寒冰精元不能小看,虽然我帮你抓住了它,如何驾驭还是要看你自己。”她再这么下去,会变成冰人的。

    “知道了。”她也知道要尽快离开这里,越来越冷了。

    “无礼竖子,为何不回答我的问题!”空中再次响起一声怒叱。

    离夜扔了一个白眼,不急不缓道:“不好意思,小爷不是第五家族的人,没兴趣听你们家的事情。”

    “身体里流着第五家族的血,说自己不是第五家族的人,逆子!”那话语那叫一个大义凛然!

    第五家族众人看向离夜,纷纷皱起了眉头。

    他流着第五家族的血,是第五家族的人?怎么可能!

    若是自家的人,族长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