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五十章 在里面待着吧呢!
    上百人飞身走到,将离夜

    什么上古之兽,龙王,这些高等级的玄兽,敢和第五家族作对,就都要死在这里!

    北宫离夜不用活着回去,景澈公子也不用活着回去!

    今天,他们所有人都必须要死在这!

    “列阵!”第五楠愤怒大喝。

    第五明藤都快气死了,怎么和这家伙说不通,家主到底有没有明确的命令,要是有的话他直接杀了第五溟冰也没什么!

    “我说了,我这不是背叛。”不帮才是。

    “帮北宫离夜,就是背叛!”第五明藤呵斥,他现在就是在背叛。

    第五家族早已将他推开,变成了陌生人!

    不管第五溟冰如何得到了北宫家族的血脉,可他的血脉是北宫家族的,图腾也是北宫家族的,就算他想帮北宫家族,那也不是背叛!

    他现在又不是第五溟冰,就算是第五溟冰,身体里流的也是北宫家族的血脉,这算什么背叛?

    北宫水涯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道:“我这不算背叛。”

    “第五溟冰,你是不是背叛家族了!”第五明藤呵斥,是不是背叛了!

    第五明藤立刻冲上去,可惜他才挪动,北宫水涯又走到了他面前。

    没有了九头妖蛟的阻隔,北宫奇迅速走下去,第五楠指挥着摆阵,一下子没将他阻拦下。

    “那就来吧!”今晚的菜加一道蛟肉也不错。

    “九婴,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是不是!”九婴没动真格,它也没动!

    九头妖蛟重重挨了九婴一下,它豁然转身看去,面露凶狠!

    在它们眼里,这九头妖蛟就跟小家伙差不多。

    “喂,小家伙,你的对手是我。”它们妖兽的时间,就算是上古,那也是上古最后后面那段时间,它们上古之兽是最前期的玄兽。

    就在这时,只见九婴犹如利刃一般的长尾横扫,抽打在九头妖蛟身上!

    “夜儿!”北宫奇急忙飞身走下,刚走出一步,九头妖蛟就挡在他面前!

    瞬时间,四周黑影闪动,上百道身影全都朝着离夜走过来!

    “遵命!”四面八方响起声音,犹如阵阵雷音!

    这些人实力不高没错,可他们所有人的力量凝结在一起,就连九尊巅峰灵尊也没有办法!

    就算她晋升如何,就不信她一个人能破上百人的大阵!

    “好,北宫离夜,你有志气!你够嚣张!来人,摆阵!”他大手一挥,大声呵斥!

    第五楠大步走到面前,一张脸都绿了。

    “第五家族也别说什么一大堆光明正大的理由了,要动手就赶紧的,小爷还要回家烤冰兽肉呢。”离夜慵懒轻笑。

    九头妖蛟气得眼睛都红了,这个人类,太嚣张了!

    要知道,离夜是腹黑的主,玩黑的从来不需要考虑。

    大家现在在意的只有烈日金乌的温度,没有人看到那金光之下微弱光芒,这样,可是会吃大亏的。

    敖金看到她的举动,稍稍往空中看去,就看到在烈日之下,那微弱的光芒。

    负在身后的双手松开,慢慢何在胸前,双手手指变化着手结,然而在外人看来,她最多只是在玩手指。

    松开敖金的手,离夜双手负在身后,一道光芒从指尖散开,空气中一道波动。

    离夜双手摊开,无害笑道:“看吧,小爷说了,你没有资格!”

    九头妖蛟咬牙,只能停下。

    “九头妖蛟,你不准过去!”第五楠沉声说道。

    “你……”九头妖蛟就要冲过去,然而才走出一步,身后就传来呵斥。

    “你还没资格。”离夜轻描淡写说道。

    “怎么,人类,你想跟我打?”它可以奉陪到底。

    九头妖蛟有些气喘,听到离夜的声音,扭头看去。

    她看到伸过来的手,轻轻一笑,纤细手指伸过去抓住,然后慢慢起身。

    “上古妖兽,九头妖蛟?”离夜挪动了一下身体,要站起身,敖金看到立刻伸手过去。

    不就是两头冰兽,敢这么和它们的契约者说话,算什么东西!

    “你们才放肆!”大喝之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离夜的契约兽们,凶狠看着那两头冰兽。

    “放肆!”两道声音同时呵斥!

    不就是两头冰兽,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么?

    大尊王级别,难怪敢说话这么狂妄了。

    “没错,小爷就是要送你们下黄泉的北宫离夜。”离夜含笑挑眉,话语张狂,眉宇间带着轻狂嚣张,的桀骜不羁!

    不就是一个小少年,族长何必派出这么多人大动干戈。

    “你就是族长要下令杀的北宫离夜吗?”两道寒冰身影走过,指着离夜沉声开口。

    到了何种地步,完全无法探究!

    众人回神,这是他们脑海中闪过的第一句话!

    北宫离夜!晋升成功了!

    可即便如此,她身体周围散开的气势,却也不容小视,她只是坐在那里,还没做什么,就所有人一阵心惊肉跳!

    在这烈日滚烫下,她仿佛感觉不到一点温度,一切如常,从容不迫。

    看到慢慢做起来的身影,曲起一条腿,手搁置在膝盖上,神色迷离带着几分慵懒,就像是刚睡醒一样。

    他们同时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神情却有着不同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