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今晚拿你们下锅
    九天之上烈日炎炎,火光笼罩着每一个地方,滚烫温度滔滔。

    空中血红弧线划过,追逐在它后面的黑色火焰立即停下,它漂浮在原地,“望”向九天!

    红莲心有余悸转过身,然后迅速往下走去。

    幸好出现了烈日金乌的本命火焰,吸引了黑色火焰的注意力。

    那黑色火焰太怪异了,就是它感觉自己也会被它吸走,也不知道是什么火焰。

    想到这里,红莲立刻往离夜那飞去。

    “啾——”

    一声啼叫从九天之上响起,刚飞到离夜身边的红莲,听到这一声,不禁停了下来。

    所有人的对战慢慢停下,众人纷纷抬头看向空中,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上升,滚烫的可怕。

    金色之光从远处翱翔飞走过,所到之处金色之光弥漫,充斥着世间每一个角落,看上去尊贵而又华贵,犹如凤翔九天,美得令人窒息!

    金鸟四周燃烧着熊熊火焰,每一根细毛,翎羽都像是熊熊燃烧着的火焰!

    它就像是一轮可以移动的烈日,所到之处,大地干枯,万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去生机!

    金色大鸟盘旋在北宫奇头上,不管周围如何滚烫燥热,他却是完好无损站着,就像是站在平常的地方一样。

    “好美!”

    “也很热,这是什么玄兽啊?”

    “要是没有看错,没有记错,这头玄兽应该是上古时期的……”

    “烈日金乌!”

    第五楠心里咯噔一下,脸色越来越沉重,他担心的就是这个。

    上古之兽,烈日金乌。

    一头上古之兽他们有九头妖蛟,现在来了两头,想要杀了北宫离夜都难,更何况把景澈公子带回去。

    可若是没有烈日金乌,只怕今日景澈公子的下场会和北宫离夜一样,在族长眼里,景澈公子背叛了家族,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活下去的。

    九婴和九头妖蛟也暂时休战,看着翱翔九天的火焰金乌。

    “原来是它。”九婴重重一哼,这些年隐藏的够深的,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这些年倒是小看了这个人类,原以为只是普通的灵师,却没想到还是烈日金乌的契约者。

    那一天,在临天大陆的樊城上空出现的是青鸾……

    如此说来,青鸾也契约人类了。

    “传说它们飞禽一类的上古之兽,只剩下三头了,其中最厉害的是赤血火凤,最神秘的烈日金乌,而最难得到的是——玄冰青鸾。”九头妖蛟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讥讽。

    上古之兽,上古凶兽,众人渴望,人人畏惧,唯独它们妖兽这一类,却遭人唾弃,排挤。

    凭什么如此,它不服!

    九婴没有回答,看着烈日金乌,它只知道要松一口气。

    要是没有什么变故,有烈日金乌在,他们就能顺利离开,到了安全的地方,离夜也就能好好晋升。

    “赤血火凤,烈日金乌,玄冰青鸾。”第五楠皱起了眉头,当年这在第五家族,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事。

    最后三头飞禽的上古之兽,全部落在了第五家族,外人只能看着,现如今……

    “喂,红莲,为什么是最厉害,最神秘,最难得?”鎏金鼠慢慢移步,走到红莲身边,一阵灼烫袭来,它立刻跳开。

    差点忘了,这也是玩火的祖宗!

    “我记得的东西有限,不过这个倒是记得,毕竟它们都跟火有渊源。”说着,红莲身上的火焰浓郁了几分,仿佛带着某种饥渴。

    鎏金鼠满头黑线看着它,它总觉得这样的红莲有点激动。

    “最后一头不是玄冰青鸾,跟火哪里有渊源?”名字都是玄冰,跟火有什么关系?

    “这就不懂了吧,来,小金子,我跟你说,等会记得夸我,毕竟我知道你不知道的。”红莲得意洋洋。

    鎏金鼠一阵鄙夷,自己要是早出生几年,谁愿意问它。

    “最厉害的赤血火凤,那是其实就是火凤凰,那是血脉最纯正的,在三者之间它本来排在第一位的,不过因为青鸾的缘故……这个等会再说。

    烈日金乌,它的火焰既是玄兽的本命火焰,又是排名第二的异火,你可以叫它小太阳,能把它比作太阳,可想而知了,不过人类对它的了解很少,我只也知道这么多。

    至于玄冰青鸾嘛,它也是凤凰族的,也是血统比较高贵的凤凰一族,不过吧,比起赤血火凤还差点,可是呢,回到刚才那个话题,火凤和青鸾是一对。

    不过这不是它们并列的主要原因,只能算之一吧,玄冰青鸾和火有什么关系?

    那是它能吐火,能凝冰,火焰是凤凰一族的本命火,冰是九幽之地,万丈冰层之下的万年寒冰!所以说难得。

    所以它们两者不分,而世人又对烈日金乌又不太了解,所以就把它们并列在一起,不分先后高低。”嗯,不错,它知道的还挺多的。

    鎏金鼠有些呆愣,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厉害,青鸾火凤也厉害!

    敖金见第五楠不出手,慢慢往离夜那边退去,现在大家都注意着烈日金乌,也是最容易偷袭的时候。

    然而却没有人看到,在烈日金乌出现之时,离夜身上一闪而逝的金色光芒,以及在那一刹那,她身体周围猛然提升的力量!

    第五楠飞身往空中走去,面无表情走到北宫奇面前。

    “景澈公子,既然你打开了最后一层封印,那就麻烦你把烈日金乌交出来!”反正带他回去也是这个意思。

    北宫奇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持着玉箫,翩翩风姿,清秀俊朗,雪白发丝在金光中飞舞,他就像是从九天降临的神人!

    第五楠的话说完,北宫奇还没说话,那磅礴空洞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威严十足!

    “人类,你好大的胆子!”

    金光闪过,烈焰犹如箭雨飞射而过,直逼第五楠!

    第五楠脸上露出骇然,立刻后退,就在这时,紫色身影飞身走来,挡在他面前,九头之一张开,水柱喷洒而出!

    “噗呲~”

    火焰与水柱相撞,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

    “九头妖蛟,几万不见,你长本事了。”金乌呵斥,顿时间,四周再次燃烧起烈焰!

    九头妖蛟立刻后退,水柱涌起形成巨大水球,将它圈在其中!

    第五楠站在九头妖蛟后面,感觉着那水火交融,备受煎熬。

    怎么也没想到,烈日金乌会这么的翻脸不认人,和景澈公子才契约这么短短几十年,就已经不停话了。

    九头妖蛟重重一哼,站在水球之中,躲着不敢出来。

    若是长了本事,它哪里还会躲在这里。

    可是为什么,明明它和九婴……

    九婴是故意的!

    九头妖蛟一怔,九婴故意拖着它,是在拖延时间!

    它若受伤,第五楠必定会和第五家族求助,到时候会有更多的强者来,北宫离夜还没有完成晋升,他们就会更加危险!

    所以,它只是拖着自己而已!

    该死,到现在才发现它的目的!

    “九婴,十几万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喜欢和人类一样玩心思了。”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让九婴出手相护,甚至一改往日的暴戾,没有直接杀死九头妖蛟,反而在拖延时间?

    能让九婴改变的人类,必定是让它心服口服之人,成心保护的人。

    这个世上,从未有人做到这一步,就连玄兽之中也没有,它如今却如此维护一个人类!

    “十几万年不见,烈日金乌你的话变多了,不过我这样是最近的事。”在离夜身边看多了,总的学两招防身不是。

    “烈日金乌,你可别忘了,当年是谁救了你,你难道想要……”

    “闭嘴!”

    第五楠的话还没说完,烈日金乌又是一声呵斥。

    “第五楠,这一招在当年已经不管用了。”北宫奇不冷不热道,从他契约了灼日以后,那件事它就已经不上心了。

    第五楠眯起双眼,这的确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看来今天一定要战一场了,也好,烈日金乌,你会后悔的。”第五楠招了招手,那一刹那,在场上千人,全都拿出了兵器,身上的灵力迅速展开!

    烈日金乌眯起狭长的双眼,顿时间,它身上的火焰猛然燃烧而起,挂在九天之上的烈日,被那一层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

    所有人纷纷皱起了眉头,在这种高温下,他们抗热已经不容易了,要是打起来……

    “这会两败俱伤。”比蒙站在丛林间,庞大的身影宛若一座巨山!

    高温之下,第五的人动不了,他们也动不了,大家只能耗在这里,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众人僵持不下,时间一点点流逝,方圆千丈,生机在一点点逝去。

    好热!

    众人站在原地,衣服被汗水浸透了一次,又被灼热蒸干一次,反反复复,已经重复了无数次!

    在滚烫火焰下,九头妖蛟都撤去了水柱,高温下,那些水立刻变得滚烫,别说保护了,不伤人就已经不错了。

    众人一点点退下,往地上走去,他们实在是撑不住了。

    再强的高手,也无法在这种高温下坚持很久啊!

    “奇怪。”鎏金鼠站在离夜身边,疑惑挠了挠头。

    离夜身边好凉快,它没有感觉到一点的热度,甚至离夜躺着的地方,草木生机勃勃,也没有半点枯萎的迹象。

    对了!生命之源!

    所以只要在离夜身边,就不会有……

    鎏金鼠刚想通,立刻感觉到一阵凉意迎面袭来,随即九天之中,响起如同雷鸣的声音!震动四方,响彻每一个角落!

    “烈日金乌,你是想死第二次吗!?”

    寒风习习,吹散着燥热,两道身影走来,而他们走到之处,都会凝结出一层厚厚冰层!

    本来有些昏沉的众人,感觉到这一股凉意,心里立刻涌出欣喜!

    北宫奇心里咯吱一响,转身看向来人,脸色一点点沉下。

    是他们!应该说是它们!

    “冰魂,冰魄,你们来的正好!”烈日金乌看到走来的两道身影,促狭的眸中,燃烧起两促金色的火焰!

    它们之间的帐,也该算算了!

    “烈日金乌,你最好立刻杀了北宫奇,我们就带你回第五家族,以往的一切既往不咎,若是不,这世上就再也没有烈日金乌!”能抓住它一次,就能抓第二次!

    九婴,敖金,比蒙,它们听到这话,都眯起了双眼,心里燃烧起一把无名火焰。

    烈日金乌更是愤怒不已,这种话它们还敢说第二次!真当它还是当年刚完成传承的时期吗?

    第五楠,第五明藤这些第五家族的人,看到走来的两道身影,同时松了口气,脸上重新染上得意。

    这下,他们束手无策了吧!

    “区区两条从九幽之地爬出来的爬虫,口气倒是不小,小爷还没尝过冰兽的肉,今晚拿你们下锅倒也不错。”清冷的声音响起,不轻不重,不急不缓,却犹如利剑狠狠插在每一个人心里,所有人心脏一阵紧缩!

    ------题外话------

    离夜晋升成功了!撒花!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