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烈日金乌!
    第五楠慢慢移步看向敖金,手掌握紧成拳头,灵力在拳头周围流动,撕扯着空气。

    第五明藤看到他的动作,慢慢后退,让出位置给第五楠。

    人潮一波接着一波,不管敖金打退多少,杀死多少,都会有源源不断的人冲上来,招招杀机!

    第五楠脚尖重重一点,整个人腾空冲了出去!

    眼看着他就要冲到敖金面前,他扬起了那个聚集满灵力的拳头,重重朝着敖金砸去!

    敖金背对着第五楠,虽然没有看到,但它感觉到身后暴力冲击而来的力量,一记无影脚扫过,金光横扫,面前冲来的几个人又被踹飞了出去!

    第五楠加快速度,拳头之力重重砸落!

    敖金这时转过身来,看到那灵力聚满灵力的拳头,眼中闪过狠意,立即挥拳而出!

    金色之光闪烁,银色之光暴涌,拳头重重撞在了一起,两股力量立刻炸开!

    “轰——”

    巨响响彻四方,大地轰然崩碎!

    他们所站的地方,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开龟裂,龟裂宽有半尺,深达数丈!

    爆破震力以他们为中心,往周围散开,紧贴着地面削过!

    草木土壤,被那股力量掀开了一层又一层,就像是利刃贴着地面削过一般!

    敖金看着散开的震力,心中一紧,扭头看向离夜。

    不好!

    余力横扫,马上就要落在离夜身上了!

    “龙王,你救不了她了!”第五楠嗜血笑道,昏迷中的北宫离夜是无法躲过去的,现在的她只有死路一条!

    敖金咬牙,拳头上的金光往手臂上蔓延!

    他脸上闪过凶狠,拳头一扭,一股强大的力量再次暴涌而出!

    第五楠感觉拳头力量加重,也凝聚出了灵力!

    “嘭!”

    两股拳击之力再次撞在一起!

    强力削割,面前的人却不曾后退一步!

    离夜!

    敖金有些着急,再次看去,就在这时,离夜身体周围一道金光闪过,在余力落在她身上前,她已经被挪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龙王陛下,放心,还有我呢!”小巧的金鼠出现在离夜身上,蹦跶地跳了两下。

    尽管它战斗力不如它们,可是保护离夜它还是能做到的!

    什么!?

    第五楠嘴皮抽动了一下,看着鎏金鼠眼睛差点没瞪出来。

    怎么会还有一只!

    还是鎏金鼠!

    有一头珍贵无比的玄兽,得到鎏金鼠就相当于得到临天大陆大片宝矿!

    北宫离夜走了什么狗屎运,契约到了这么多玄兽!

    就连和九婴同时出来的那一头也不容小看,虽然只是普通的水麒麟,但它身上的气息更像是凶兽!

    妈的!

    第五楠在心里狠狠一啐,果然是个变态!

    “那好,你可要保护好了。”敖金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只是鎏金鼠,不过它的等级也不低了,不让这些人靠近离夜,应该还是能做到的!

    “放心放心,还有吾邪呢。”鎏金鼠又跳了跳。

    锋利宝剑冲出剑鞘,蓝色剑气折射四方,冷冽而又蚀骨!

    敖金笑了,差点忘记了,还有吾邪在。

    第五明藤站在原地,看着离夜身上一件一件东西冒出来,眯起了双眼。

    他倒是没有想到,北宫离夜身上会有这么多至宝!

    契约兽,上等好剑!

    这剑自行出鞘,自行护住,应该是已经有了器灵了,若是将它变成无主之物,那就再好不过了。

    第五明藤的目光落在吾邪身上,他迈出步伐朝着离夜走去。

    北宫水涯看到他的举动,眼珠子一转,立刻飞身走了过去,挡在第五明藤面前。

    “我不许你过去,她能回答我的问题,我不能让她死!”那语气,完全和第五溟冰一模一样。

    稚小,任性,仿佛什么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对于什么都毫不知情。

    “第五溟冰,我没时间跟你闹,快点让开,她必须死!”再这么继续耗下去,北宫离夜就该晋升成功了!

    必须在这以前将她杀了,否则一旦苏醒,别说是杀了她,就是想带她回第五家族都做不到!

    “我没跟你闹,我就是不许你杀她!你要是不服,我们可以去见族长!”北宫水涯指着第五明藤,今天就跟他耗下去定了!

    “第五溟冰,你再挡着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他放肆!

    “来呀来呀,我难道还怕你么?”北宫水涯不以为然道,又不是没有打过!

    第五明藤看着北宫水涯,脸上露出一抹狠意,手掌上灵力聚集,他二话不说就一掌打了过去!

    这个地方已经破了,不需要他们再进来。

    今天他就杀了第五溟冰,到时候就算是族长也没话说!

    到处都是对战纠缠,尽管敖金九婴它们数量和第五家族的来人不成比例,但第五家族的人想要靠近离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她就那么静静躺着,灵力在她身体里飞旋而过的速度越来越快,丹田处也越来越充沛。

    她能感觉到,快了,很快了!

    马上就能够晋升!

    “啾——”

    一声啼叫,冲破九天,金色火光猛然之间突然在空中冲散!

    “啊——”

    围攻着北宫奇的所有人,被这一道金色火光冲开,他们纷纷往下坠落,围困着他的阵不攻自破!

    “啾——”

    啼叫之声再次响起,响彻这一方天空,火光袅袅升起,就如同清晨慢慢升起的烈日。

    火光漫天,蔚蓝天空迅速染成一层金红色,一路蔓延而过!

    被笼罩的天地之间,温度节节上升,仿佛被烈日所笼罩!

    天边烈日,在这是竟染上了一层更加灿烂的金光,金光周围甚至还燃烧起了一道火光!

    在那一刻,不论是人还是玄兽纷纷抬头看向空中,看到那渲染天边,以及那一抹站在烈日下的身影,心里都是一怔。

    这是……这头玄兽是……

    上古……烈日金乌!

    九天渲染着金红,这异样一路蔓延,空中烈日多了一层金光,被烈焰熊熊燃烧。

    整个外界家族,乃至整个临天大陆,都看到了这一怪异现象!

    白玉砌成的宫殿中,白色身影慵懒靠在椅子上,和众人议论着事情,微弱的灼热袭来,他慢慢站起身体。

    议论之声戛然而止,众人不解看着他。

    “尊主,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纳兰清羽没有回答,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扫过,白玉屋顶上转眼成了透明!

    烈日金光,火焰燃烧!

    看到那怪异的现象,纳兰清羽眯起了双眼,心脏不自觉加快了跳跃的速度。

    手指轻抚上胸口,他微微蹙眉。

    夜儿……

    “步梵,你来。”他大步走下白玉石阶。

    黑色身影闪过,瞬间出现在他刚才站的位置,敬畏应道:“是。”

    其他人见纳兰清羽要走顿时急了,急忙围了过来。

    “尊主,等会中域一流势力的各位宗主,殿主,还有炼药师公会大长老蔺药,他们要来跟你商议百年盛会的事!”尊主不能就这么走了。

    “让他们等着!”纳兰清羽头也不回离开,走到宫殿门口,他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众人看着他消失,心里咯吱一响,一阵苦笑。

    银翳飘然出现,站在步梵身边,“各位阁主,峰主,尊主一般是不会这样的,想必是尊王妃……”

    众人微微一怔,尊王妃!

    那个天才,北宫离夜!

    想到偶尔会来天穹峰的北宫离夜,众人脸上苦笑立刻消失,一脸护犊子的表情。

    “二位放心,等会他们来了,我们定让他们等着!闹不起来!”

    “尊王妃既然有事,那必定是大事,谁来都得等!”

    “二位护法请回,接下来交给我们!”

    他们尊王妃的事,这些人要是不愿意等,那就滚!

    银翳和步梵相视一看,眼中露出惊讶。

    王妃什么时候把这些阁主,峰主,以及各司执掌收买的?

    这些老固执,还有心高气傲的一群人,居然在这件事,这么齐心。

    看到烈日被火焰燃烧的人,不只是纳兰清羽一个,知道原因的人临天大陆却不多。

    然而在外界家族中,看到那一轮烈日被金光燃烧,各家族长都纷纷走了出来,看着天上的异样。

    除了天家族长,其余几位族长,都是一阵惊讶。

    烈日金乌!

    他还活着!

    “终于回来了。”天家族长沉声说道。

    “族长,谁回来了?”站在天家族长身边的人不解问道,天上的太阳很奇怪,可怎么族长看到却是说,他回来了?

    “可知道能影响太阳的上古之兽是哪头?”天家族长垂眸问道。

    “知道啊,烈日金乌……族长说有人契约了烈日金乌!”不会吧!那东西可是很难契约的!

    “烈日金乌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被契约走了,不过……”二十几年前说他已经死了,然而烈日金乌的主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死。

    不过?

    “总之,他回来了,这样说来,那个孩子也回来了,都还活着。”他们此刻,正在第五家族。

    北宫家族的后代,终于如同当年北宫敕说的那样,回到了这一片大陆!

    在几大家族中,天家对北宫家族的记忆是最多的,这么多年下来,就连那个人,第五昼天都忘记了很多,可他们还记得,那个家族叫北宫。

    天家族长身边的人听的一头雾水,什么是他的回来了?还有个孩子?

    什么人啊?

    剑家依旧还在比试,在剑家做客的天圣感觉到这股躁力,慢慢起身走到外面。

    看着九天之上的火光,他眸光变得深邃。

    烈日金乌,第五家族!

    拿出一个轴卷,他立即打开,轴卷闪烁出光芒,天圣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不同于其余七家的镇定和诧异,第五家族变得动荡起来。

    天空中的异象已经蔓延到主家门口了,蔓延就要遮盖住主家了!

    “景澈,你终于还是破了最后一层封印。”风华绝代的男人站在第五家族的最高处,双手负在身后。

    他那俊朗的样貌,和北宫奇,第五水芙有几分相似,此人正是第五尧灏。

    “主子。”一道身影从天落下。

    “是烈日金乌,让冰魂,冰魄两兄弟去带回景澈!”他们不能在任意妄为下去!

    那人听到命令,接着就像应,随即想到那两个人的名字,迟疑了一会开口。

    “主子,冰魂和冰魄不会愿意同时对一个人出手吧?”这两兄弟的脾气,主子是知道的。

    “不是一个人,让他们杀了那个孩子!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既然来到了第五家族,就休想活着回去!

    那人微微一怔,随即应道:“是!”

    第五尧灏看着天空,语气深沉,他又有开口,“不是我心太狠,是第五家族不能容你。”

    即便你有你逆天的天赋,整个第五家族都不能找出第二个,可你,不该拥有北宫家族的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