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是什么?
    ♂,

    “没事。【鳳\/凰\/ //ia////】”看到比蒙的样子,离夜就知道它想要说什么。

    不知道北宫水涯是不是双重人格,又或者是另外一种情况,说不定他还是假装的,但她的东西,谁也抢不走!

    “好。”比蒙点头应道,小主人都这么说了,它听命令就是。

    北宫水涯一脸端正,他知道自己不被信任,也知道自己很难被相信。

    毕竟他说的这些,太匪夷所思了,同一个人,住着两个不同的灵魂,若不是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也不会相信的,不过他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当然,他也会证明自己。

    他们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跨过湍急的河流,走过叠岩的丘壑,在一个碧绿湖泊前,一座看似简单却精致无比的阙楼映入眼帘。

    不,应该半座!

    阙楼一半完好无损,简单精致,经过了时间的洗礼,却丝毫没有褪去它的色彩,而另外一半,断壁残垣,残骸满地!

    这,这是什么?

    “这是当年留在这里的一座住楼,因为大战毁灭了一半。”比蒙叹了口气,这是当年留下来的唯一一点东西了。

    现在还能留下,是因为这里连着第五家族,他们不敢妄动罢了。

    离夜看着面前那座阙楼,淡漠收回目光,“进去。”

    当年留下的,经历了这么多年,还能留下,可见比蒙奇兽费了多大的心思。

    空气中几道身影闪过,同时走来,落在离夜身后。

    “就说离夜怎么没有在原地等我们,原来是找到了。”小八哈哈笑道,火红的发丝,犹如燃烧的火焰,艳丽而又张扬!

    比蒙奇兽看了看那一排站着的玄兽,嘴角微微抽动。

    感情这些都是小主人的契约兽,没想到这么多只。

    寻常的灵师一生契约一头玄兽,就已经是了不得了,没想到主人一个人契约了,一,二,三……

    “你们留在这里。”离夜看向它们,它们暂时就不用回契约空间了下。

    第五家族的人现在应该知道,她已经到了这里,等会说不定还有一场什么大战,它们进去再出来也麻烦。

    “好。”所有魔兽点了点头,看着离夜一脸严肃。

    红唇微扬,离夜笑着点了点头,眼角余光看到旁边的北宫水涯。

    “你也留在这里放心,你的话要是真的,我会相信你的。”防着他还是有必要的,哪怕他这话是真的。

    她没那么容易相信一个人,但是也不会轻易去怀疑一个人。

    “是。”北宫水涯应道。

    契约兽们相视一看,然后看向第五水涯。

    这个人不是刚才那个第五家族的人,怎么现在这么听离夜的了?什么情况?

    “小主人,我们走。”比蒙奇兽赶紧在前面带路。

    离夜看了它一眼,不急不缓走了过去,虽然她迈步不快,但速度上却不比比蒙奇兽慢半分。

    走到阙楼前,比蒙推开那扇古老的大门。

    “吱嘎~”

    大门推开,发出沧桑的声音。

    简单的摆设,熟悉的图腾映入眼帘,那是她在北漠冰原古墓中看到过的。

    那几位先祖是在家族毁灭以前就进入古墓的,所有他们并不知道后面的事情。

    北漠冰原的古墓已经很长时间了,比这里的时间更长。

    “小主人,请坐。”比蒙做出请的姿势。

    离夜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环视这周围,看向通往二楼的阶梯,脚尖轻点,丝丝轻妙的声音响起,她又低头看了一眼。

    这座阙楼,的确是有古怪。

    从走进来以后,她就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气息,可又说不上来,这气息从哪里来的,感觉抓不到摸不着一样。

    从她成为帝品炼药师以来,精神力大增以后,这种现象是很少的。

    “在把东西给小主人以前,比蒙想知道,令牌在何处。”小主人应该拥有令牌,那样东西老主人说很重要。

    令牌?

    什么令牌?

    离夜看向比蒙,脑海中闪过一块又一块令牌,可那些令牌有是别人给的。

    “怎么,现任族长在小主人来之前,没有给您一块令牌?”比蒙着急了,不会,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他们已经把令牌弄丢了!

    来临天大陆以前,爷爷给她的令牌?

    脑海中突然有什么闪过,离夜顿时一个激灵,记忆一点点苏醒。

    对了!

    在离开之前,爷爷是给她一块什么令牌来着,说是跟家族的秘密有关。

    不过那块令牌她从来没拿出来过,久而久之也有点记不起来了,今天被比蒙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有这么回事!

    “你等会,我找找。”洛倾风打开储物手镯,往里面掏着东西。

    她记得当时和她家老头说完话,随手就放进储物手镯了,然后就一直没拿出来过。

    翻了储物手镯一堆又一堆东西,离夜顿时一阵狂汗。

    平时没有感觉到什么,现在找起东西来真要命!

    没想到她储物袋里面的东西这么多,令牌是好几年放进去的了,应该在最里面。

    比蒙奇兽皱眉看着离夜费力寻找,额角稍稍滑下一滴冷汗。

    少主这是把东西藏的多严实,已经这么找了,都还没找出来。

    “那块令牌,是怎么回事?”离夜找着找着,也不愿意闲着。

    东西要找,有些事也要听啊。

    “它就是祸源之一。”比蒙奇兽叹了口气,幽幽开口。

    离夜手里的动作一顿,祸源之一,那块令牌。

    她记得,爷爷跟她说过,当年带走娘的人,手里也拿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令牌!

    难道!

    “怎么回事!”离夜严肃问道。

    “那块令牌是老主人偶然之下得到的,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还小,应该是刚刚出世,老主人说等我再长大点再契约我,不过还是带着我到处走,貌似是偶然之下得到的令牌。

    不过那块令牌只是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我记得老主人这么说了,能收集这块令牌的人,说不定啊,能成为这世上最强的人。”最强的人啊!

    “当时第五家族的人也在!”离夜皱眉,肯定在。

    “是的,在,第五昼天!”他当时就坐在老主人的旁边!

    当时他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是后来才知道的,原来那个人就是和家族关系很好的,第五家族的人。

    第五家族和北宫家族的关系,不是一脉,胜似一脉!

    “当年我还太小,不记得太多的事情,只知道当时的第五家族和北宫家族之间,甚至可以通婚。”要知道这在外界家族,是不可能的事。

    一个家族那么多人,同姓没有血缘关系的远亲的人多了去了,不同姓的族人当然也是有的,只是少而已,自己族人结亲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允许和外族通婚。

    而且自家的人结亲,说不定自己的后辈就能拥有那一点的主灵血脉!

    所以这在当时来说,绝对是惊动外界家族的大事!

    也可以见得,当时第五家族和北宫家族的关系有多好,才会允许两族通婚。

    “他灭北宫家族,难道就为了一块小小的令牌!”为了一块令牌而已!

    离夜周围的气息瞬间冰冷,寒意浓浓!

    “那只有老主人知道,当时我不在家里。”所以才能活下来。

    “那你知道什么?”难道当年的事,就没有一个知情者了吗?

    “我见过老主人,那是在他和第五昼天大战的时候,老主人到这里来了,他交代我留在这里,等着小主人,等着北宫家族!

    当时第五昼天受了重伤,老主人明明说他已经活不成了,可是他却又站起来了!

    我看到了,活不成的他站了起来,出现在老主人面前!嘲笑着老主人,说老主人愚昧,相信了他,他从来就没真心和北宫家族来往!

    他早就知道北宫家族会得到这块令牌,所以那么多年来,都不过是一个局,一个骗北宫族人的假象,为了这些,他甚至连自己的族人都不顾!放弃!斩杀!”

    比蒙越说越激动,手掌已经握成了拳头,随时就会爆发!

    离夜咬了咬牙,忍住怒意,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

    脑海中想起第五敕的不甘,愤怒,她能知道先祖有多么的不甘心,多么的自责。

    第五家族真是费心了呢!

    为了一块令牌,他设了这么大的一个局,和北宫家族来往,取得北宫家族众人的信任!甚至将北宫家族的人困杀其中!

    没有留下,什么都没有留下!

    “小主人那一脉族人,若不是老主人突然发现不对劲,将你们送走,只怕……”

    只怕北宫家族,现在已经完完全全的毁灭,再也剩不下任何东西!

    好的局,用折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方法,灭了北宫家族!

    可是……

    “第五家族为什么会知道,先祖会得到令牌?”结识是以前,交好也是以前,那第五家族是怎么会知道的?

    这个局必须要提前很多年才能布下,不能出一点差错!

    比蒙奇兽一脸纠结,摇了摇头。

    “不知道。”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当年第五昼天就是这么说的。

    提前知道。

    北宫离夜慢慢冷静下来,手里的动作不自觉停下。

    一定有什么,一定有什么是忽略了的。

    第五家族提前知道,一定会有原因的,是什么?

    ------题外话------

    昨天和家里闹了点矛盾,然后心情平静不下来,这才没更,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