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北宫水涯
    ♂,

    余力在空中横扫而过,犹如大海波浪,在空中掀起狂潮!

    余力袭来,敖金面前立刻闪过一道金光挡住,所有的力量,从它身边绕过,包括它拉着的那两个人,也是完好无损,余力连他们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迎面走来的黑色身影,感觉到余力震开,正准备退开,熟悉的力量笼罩而下,它抬头看去。

    当它看到空中漂浮的玉珠,先是一怔然后看向离夜,想要绕开的身影,迅速朝着离夜走过来,而且速度更快,模样更是凶狠!

    离夜以伐天玉阵的力量,挡住余力,却看到冲过来的身影不退反进!

    “你是谁?”怎么会拥有这东西!

    离夜冷冷看了它一眼,手结在指间变化,伐天玉阵旋转的力量更为强盛!

    顿时间,一股力量将河川上所有身影笼罩,飞旋开的余力,全都被伐天玉阵的力量退出在外。

    离夜看着冲过来的身影,手结再次变化,在那人面前,立即有了一层无形之盾。

    第五烨华和第五溟冰看到这一幕,眼睛差点没瞪出来。

    那颗玉珠是什么东西,居然有这么强的力量,连走过来的这个人,都能挡下来。

    不对,走过来的应该不会人,是玄兽!

    而玄兽的级别,应该在大尊王!

    大尊王的玄兽?

    第五溟冰看向第五烨华,疑惑问道:“老大,族长让我们来找的,就是它吗?”

    大尊王的玄兽,他们第五家族又不是没有,干嘛到这么个地方来找。

    “闭嘴。”第五烨华冷冷回答,心里一阵冷哼。

    族长想要的岂止是这里的玄兽,完全是这里的一切!

    第五溟冰抿了抿嘴,看了第五烨华一眼,默默收起了声音。

    知道了嘛,不说就不说。

    反正族长的命令,从来都只跟老大一个人说,从来不跟他们多说。

    “你是谁?”高大身影站在屏障后,无法靠近离夜,却还是不忘问着同一个问题。

    他是谁?

    这玉珠,这气息,全都表明了,他就是北宫家族的人!

    他们的后人来了吗?它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是来了吗?

    离夜沉默了一会,看着那高大身影,缓缓开口道:“我叫北宫离夜。”

    北宫!

    两个字落入心中,那身影放弃了挣扎,怔怔看着离夜。

    北宫离夜,北宫。

    当真回来了,当真是他们回来了。

    “不对,比蒙奇兽,我们才是北宫家族的人!”第五烨华立刻开口,族长说过在这里面若是遇到了什么,完全可以表明这个身份。

    即便他们说自己是北宫家族的人,这里面的人,物,事,都会相信他们。

    第五烨华的声音响起,离夜的眼神瞬间冷却。

    她讥讽一笑,看向第五烨华,“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们换血脉之力的目的啊。”

    除了想要进到这里,还想要夺取这里的一切,不错的办法。

    第五烨华微微一怔,心里划过惊愕。

    他不明白自己的一句话,哪里出现了问题,不过随口说了一句,北宫离夜好像就全部了然了一样。

    那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注视着他们,没有惊讶,没有慌乱,没有错愕,更多的是讽刺。

    的确是讽刺,连他想想自己也很讽刺。

    他们现在这样,既不是第五家族的人,又不是北宫家族的人。

    比蒙奇兽站在原地,扭头看了看离夜,又看了看第五烨华,眼中露出凶狠。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还有人在打这个地方的主意!

    “好啊,既然你说你北宫家族的人,那你告诉我,这个玉珠叫什么,它有什么作用。”它盯着第五烨华粗声问道。

    离夜本来还想着,自己完全可以证实自己的身份,有什么好担心的,就听到比蒙奇兽的话,然后她就笑了。

    这比蒙奇兽不愧是活了几千上万年的,不会被一两句话轻易就忽悠进去。

    第五烨华看着空中玉珠,眉头立刻打结了。

    这是什么东西?

    他连见都没有见过,怎么会知道。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突然间,所有人都诧异了。

    “它是伐天玉阵,是北宫家族的传世之宝,蕴含了世间无数奇阵!它能破阵,能摆阵,能学阵,拥有着必定是家族族长!”

    第五溟冰一字一顿,字正腔圆,不大不小的声音,却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离夜面无表情看向第五溟冰,红唇微勾。

    她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不过这个人能知道这些,至少确定了另一件事情。

    第五昼天,还活着!

    这世上除了这个人,爷爷还有她,清羽,以及她的契约兽,没有人会这么清楚知道伐天玉阵作用。

    敖金不可思议回头看向第五溟冰,心里划过惊讶。

    他是怎么知道的,这玉珠的作用,自己都是后面见离夜用过,才知道是什么,这个人居然一下子就说出来了!

    就连什么人能拥有,都说的一清二楚,不差分毫!

    见鬼了!

    这个小子是怎么知道的,一路上就见他大大咧咧好像什么都说,也不在乎他们听到的样子。

    结果,这小子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清楚说出了一切。

    这完全是一匹黑马,突然就杀出来了!

    “你是谁?”比蒙奇兽眯起双眼,他是谁。

    “北宫水涯。”第五溟冰脸上含笑,不急不缓回答。

    额上闪过一道光芒,它在一笔一笔勾勒,直到完全勾勒完成,熟悉的图腾出现在天地间。

    这是,尊图腾!

    比蒙奇兽迈出一步,激动看向第五溟冰,这是北宫家族的图腾,的确是北宫家族的图腾,一点都没有错。

    尊图腾!

    一旁的第五烨华看到这一幕,完全都惊呆了。

    这么多年,他竟然不知道,第五溟冰还拥有图腾,甚至是尊图腾!

    只是图腾陌生,他不知道是什么家族的,也从来没有见过,可这的确是尊图腾没有错!

    天呐!

    这还是他认识的第五溟冰吗?

    北宫水涯!

    北宫水涯是谁?

    “北宫水涯?”离夜若有所思点头,迈出步伐慢慢走过,看着突然像换了一个人的第五溟冰。

    连北宫家族的名字都有了,不错。

    听到那轻描淡写的声音,敖金只觉得后背泛起了鸡皮疙瘩,一阵毛骨悚然。

    离夜,别老这样,有点渗人!

    听到这声音,比蒙奇兽终于转身,看向离夜,眸光变得深邃。

    “你拥有伐天玉阵,能使用伐天玉阵,你又是谁?”

    这个谁,不是问她的名字,而是问她的身份!

    如同那个拥有尊图腾的人所说,拥有伐天玉阵,能使用伐天玉阵的人,只有一个!

    家族族长!

    他不但拥有,还能使用,难道他就是家族的新人族长。

    这么年轻,成为了族长?

    离夜双手抱臂,漫不经心笑了笑,“在家里,我家老头叫小爷臭小子,嗯,其他人叫小爷少主。”

    少主!?

    两个字响起在众人耳中,第五烨华和第五溟冰都是一惊,然后睁大了双眼。

    他是北宫家族的少主!

    比蒙奇兽只觉得自己呼吸都紧蹙了,看着离夜还有几分激动。

    它从未怀疑过离夜的身份,从看到伐天玉阵那一刻就不曾怀疑过。

    臭小子,家里的老人,好像都喜欢这么叫。

    少主!他是少主!

    “那你知不知道,伐天玉阵的秘密。”它张了张嘴,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这个秘密,住了家族的人,没有人能够知道。

    离夜嘴角笑意加深,扬了扬眉头,没意见的嚣张狂傲,尽显无疑!

    “你说的是,‘待王者归,天地颤’!”

    比蒙奇兽全身一震,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涌上了晶莹,它身体一顿,直直跪了下去,就在空中,双手和膝盖齐平,头重重磕了下去。

    “比蒙终于等到小主人了!”

    几千年!终于!北宫家族终于回来了!

    内心的激昂它无法诉说,心中的激动,它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千言万语,最后都变成了这么一句话,却早已让比蒙奇兽泪流满面。

    终于等到了,在它活着的时候,等到了小主人!

    离夜嘴角笑意僵住,看着跪下的比蒙奇兽,听着那句话,心口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

    她收起笑容,慢慢走了过去,看着一直趴着的比蒙奇兽,连串的液体从空中掉落,落入河川。

    “来,起来。”她伸出双手扶起比蒙奇兽。

    看着这头泪流满面,高大的身影,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心情,很复杂,酸甜苦辣就这么扑过来,让她毫无防备。

    终于啊。

    它这是等了多少年,在这个地方等待着家族的回归。

    怎么可能!

    第五烨华都懵逼了,特别是看到比蒙奇兽跪下去以后。

    就是这么一句话,比蒙奇兽居然跪下去了,居然还叫北宫离夜小主人!

    溟冰好歹出现了图腾,还是尊图腾!北宫离夜什么都没有,就单凭一句话,比蒙奇兽怎么能认为,她就是小主人!

    第五烨华要是知道,当年的第五敕临死前的话,就不会这么疑惑了。

    那句话,只有北宫家族的人才知道!

    “等,等会!”第五烨华看都这局面,顿时急了。

    “他拥有尊图腾,这小子可什么都没有,怎么就成了小主人了?”不会的,族长的计划不会出现差错的。

    比蒙奇兽擦了擦眼泪,霍然转身,面无表情看着第五烨华。

    “拥有北宫家族的血脉,出现北宫家族的图腾,就一定是北宫家族的人吗?”它冷冷反问。

    第五烨华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算是同族之人,都有出现叛徒的,先不说你们是不是北宫家族的人,就算是,你们背叛了家族,就该以族规严惩,碎尸万段!”对于背叛者,有什么好说的!

    离夜站在比蒙奇兽旁边,听到它说的话,哑然失笑了。

    这头玄兽她相信是先祖他们养大的,这脾气,这性子,简直是太像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她不是背叛者,难道那一句话,就能盖过一切真相?”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五烨华急的满头大汗,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已经是这种情况了,要怎么办?

    “就那么一句话,能盖过血脉,图腾,盖过一切!”那一句话,是他的希望!

    是整个北宫家族的希望,怎么可能有假,当然不会有假!

    除了北宫家族的人,除了得到北宫家族的东西,拥有北宫家族的血脉,才会知道!

    想要将三者收齐,听起来容易,可这么多年,唯独这一人做到!

    盖过血脉,图腾?

    第五烨华被这么一说,顿时不知道再说什么,眼角余光看到一动不动的第五溟冰,他急忙推了推。

    还没开口,第五溟冰迈出了脚步,眼睛盯着离夜,认真而又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