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他们家的?
    听着动静,离夜走进草丛,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

    在树林之间,远远就看到两个人站在那,他们身上身上的衣服,有不少裂开的痕迹。

    可以看出他们一路走来,大伤不知道有多少,小伤肯定不少。

    “老大,我们还要不要去找其他人?”他们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啊。

    现在要的是走出这里,离开这里,族长让他们查的,他们一样也没查到,一直在兜圈子。

    可是危险却无时无刻不在靠近他们,好几次他们都差点死了,走进来的十个人,也因此走散,不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找什么找,赶紧找出路。”他们再不出去,会死在这里的。

    真是邪门了,族长说这个禁地里隐藏着秘密,可他们进来了几个月,都没有看到什么所谓的秘密,还差点死在这。

    “好。”那人应道,然后重重叹了口气,朝周围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念念有词,“十个人,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真不知道族长让我们来干嘛。”

    找东西,找什么东西?

    最奇怪的是,在第五家族呆着的他们,拥有第五家族血脉的他们,居然显得在第五家族格格不入。

    不管走到哪里,守护着家族的强者威压,就会笼罩他们,弹劾他们。

    时间久了,他甚至都觉得,他们十个人和家族没有什么关系。

    反而是走进了这里,他莫名的感觉到熟悉,那股包容之力接纳着他们,就像是回到了家里一样。

    可他们明明是第五家族的人,还是家族中少有的天才,又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你闭嘴。”呵斥之声传来,带着浓浓杀意。

    那人身体一僵,转身看向自己的老大,犹豫了一会,扯动嘴角说出一个字,“是。”

    他就是奇怪啊,从出生开始,他们就不得出现在人前,这些年一直生不如死的活着。

    本来他们之间有近百人,可最后只剩下他们十个!

    每日他们要做的事,就是引出血脉之力,然后又重新放入血脉之力。

    接着就是无尽的折磨痛苦,身体中两股力量撕扯,简直让人生不如死!那种痛苦……他想起来就已是一身冷汗。

    为什么?

    他问过很多次这个问题,然而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他,没有人说为什么。

    因为问过的人,都已经死了。

    他还是想知道,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不是第五家族的人吗?为什么在自己家里,会被先祖的威压排斥!

    “老大,我……”

    那人的话还没说完,身后那个高大的男人,就出现在了他面前,眼中闪烁着寒光。

    “溟冰,不要再问了,你心里所有的疑问,都不要再问了,忘记以前那些人了吗?”他们也想知道,可是他们最后都死了!

    第五溟冰表情僵住,看着面前的人,眸光中的疑惑褪去,他慢慢低下头。

    “是。”他们都死了,他知道。

    两人沉默下来,清冷的声音却在此时响起。

    两人一怔,全身立即进入防御状态,杀意在眼中闪过,他们同时转身,手上便有了动作,银色灵力朝外抽去!

    离夜出现在两人面前,他们的反应快,动作快,她比他们更快。

    纤细修长身影在林间掠过,她使用“移形换影”瞬间出现在两人面前,红唇微勾,露出嗜血弧线。

    吾邪瞬间出鞘,蓝色寒光闪过,剑花让人缭乱!

    “诛神剑式——三剑合一!”

    诛灭!破杀!纵伐!三剑合一!

    三股力量相撞,银色力量爆炸开来,宛若黑夜中炫丽的烟火!

    强大之力剧烈震动,余力飞旋削割,如潮水般往四面八方而去!

    大地,花草,被利刃削开,大地露出狰狞的痕迹,树木不是折断就是爆碎!

    转眼间,方圆十丈内,无一处完好!

    这些狰狞的痕迹,要是落在人的身上,只怕对方已经成了碎屑粉末!

    力量就在他们之间炸开,余力横扫,三人同时后退!

    那两人退开才看清楚了离夜,眼中闪过惊艳,随即才冷静下来,面无表情看着她。

    “你是谁?”这是家族禁地,外人不可以传入,也没有人能闯入,她是什么人,怎么会闯进这里。

    离夜没有回答,看着那为首的人,挑衅笑道:“你就是他们之中的老大?”

    从刚才他们的谈话中,能知道他们中有十个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走散了,而这个男人是他们中的老大。

    而他们能进入这里,身上一定隐藏了一个什么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他们不知道原因,甚至他们不能提起!

    “你究竟是谁?”老大再次问道。

    为什么能出现在这里,族长明明说过,这世上除了他们十个人,再也没有人能出入这里!

    若是看到有出入这里的人,必杀之!

    杀意从他眼中闪过,四周的气氛凝结了几分,变得冷漠。

    离夜注视着他,感觉到刹那间闪过的杀气,眼中闪过寒光,杀气,想杀她么,他还不够资格呢。

    在他身上能感觉到丝丝的熟悉,那是北宫家族的血脉之力,不是一点,而是全部!

    北宫家族的人?不,一定不是!

    第五家族一定不会让北宫家族的人活着,一个也不会让他们活着,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拥有血脉之力,一定会知道的,她会查清楚的。

    “敖金,你选一个。”离夜突然开口。

    还有其他人!

    对面两人一怔,立刻警惕往周围看去,见没有人出现,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他们也知道,眼前的人,不能再继续留下去了!

    杀!

    就在两人刚有了这个念头之时,空中金色光芒涌现,淡黄色的高大身影从天而落,对准他们直接踩下来!

    真的有人!

    两人大惊,看着从天而落的身影,灵力在身体里炸开,在这一方天地笼罩滚动!

    “移形换影!”

    两人眨眼消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不见了踪影!

    敖金落在地上,眉头紧皱看着四周,完全感觉不到一点气息,它扭头一看,想要告诉离夜小心点,却发现,离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不见了。

    人呢?

    心里泛起疑惑,就在这时,两道劲风袭来,残影掠过,刚才消失的两人,立刻朝着他攻击而来!

    敖金站在原地,双手交叉在胸前,眸光深邃,脸上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

    飞身走过的两人看到他的笑意,心里泛起疑惑,却也知道,他们决不能犹豫,他们的实力远远比不过这个男人,想要杀了他,只有一次机会!

    然而专注于敖金的两个人,却忽略了身后,更忽略了从他们身后走来的离夜!

    她如同鬼魅一样出现,穷无声息,仿佛连心跳,脉搏跳动都能够隐藏起来,不会让人发现。

    突然间,银色灵力暴涨,她接连打出两拳,落在那两人心口后面!

    两个人在感应到身后的袭击之时,已经来不及了!

    “砰!砰!”

    他们狠狠栽倒在地,尘沙漫天,而他们摔了个狗吃屎!

    敖金瞬间出现在他们面前,轻轻一脚踩在两个人身上,想要起身的两人,又重重倒了下去!

    唔!

    两人闷声轻哼,想要抬头看,却只能看到一双金色,绣着双龙的金靴!

    龙!

    等等!他衣服上的,也是龙!

    不过衣服颜色是淡黄色,绣的图腾也是淡色,看起来并不明显。

    金色!龙!

    “你是龙族龙王,五爪金龙!”老大惊呼,这世上,只有五爪金龙,才是金色的!

    这是王者的尊贵,是王者的荣耀!

    “呦,眼光不错。”火红莲花从空中飞闪而过,游走在两人头顶。

    顿时间,四周温度急速上升,这一方天地就像是一个烤炉!

    “一边去!”敖金睨视了一眼红莲,嫌弃挥了挥手。

    靠!

    红莲看他的样子,顿时不满了,飞回到离夜身边,“离夜,你看它欺负我小!”

    它还只是一朵小莲花,经不起五爪金龙这么吓的!

    “别闹了。”离夜瞥了它一眼。

    红莲立刻收起了声音,跟着她慢慢走过。

    这个地方的气息,还真是微妙,总觉得有股若隐若现的牵引。

    离夜走到他们两人面前,蹲下身体,手指勾起他们的下巴,就像是公子哥调戏良家妇……男那样。

    “你们是第五家族的人?”她轻声笑道,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自然是。”老大强硬开口,然后道:“你是什么人,敢闯进第五家族的禁地!不想活了!”

    听到他的话,离夜眼中一寒,慵懒叫道:“敖金。”

    “好咧!”敖金应道,露出一排闪亮的白牙,踩在他们身上的脚,抬起来,又才了下去。

    唔!

    “噗!”

    两人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翻腾,就像是要碎了一般!

    五爪金龙!龙族龙王!

    听眼前这个小子的命令,契约兽吗?

    怎么会,龙族不可能契约人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怎么样,好受吗?”离夜笑得动人而又美丽,捏着他下巴的手指,也稍稍收紧。

    “你到底是谁?”老大凶狠问道。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第五家族的禁地,外人怎么能闯进来!

    “你现在是小爷的阶下囚,命捏在小爷手里!你有什么资格问小爷问题!”她怎么进来的,她还想问他们怎么进来的。

    老大抿紧嘴唇,看着洛倾风,眉头紧皱。

    强大的气势笼罩而来,他只觉得身体一震发软,畏惧从心底涌出。

    这气息,太可怕了!

    他到底是谁!

    “呵,拥有我家的血脉,也没见你们有多少长进,初级灵尊。”离夜放开手,漠然站起来。

    敖金看到她起身,一脚踢了过去,趴在地上的两个人,立刻面朝着天,然后他又是一脚踩下去!

    它的力量可不弱,也没有打算对他们手下留情。

    “咳咳!”

    两个人承受着这一脚,猛地咳嗽起来,喉咙涌上一阵甜腥,面色阵阵发白。

    他家?

    他们身体里留的血脉,是他们家的?

    “你在胡说什么?”第五溟冰怒叱,他们的血脉之力,是第五家族的,和他家有什么关系。

    听到他们两个的问题,离夜冷漠到了极点,也并没有打算回答。

    “你们有两个人,说说,你们谁想活吧。”离夜把玩着吾邪,若有所思问道。

    两人一怔,呆呆看着离夜,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今天谁说出来,小爷想知道的,小爷心情要是好了,说不定可以不杀你们。”也不会放过你们!

    离夜在后面加上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你算什么……”

    那人的话才响起,敖金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然后一脚踹了出去,踢在那人头上!

    那人顿时觉得一阵头晕眼花,脑袋里嗡嗡作响,半天也停不下来。

    离夜冷冷一笑,不急不缓开口,露出嗜血寒意。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好少说了,很好!”

    ------题外话------

    唉,长智牙,今天被牙齿折磨了一天,痛死本宝宝了,牙痛连累到头痛,一天下来饭都没吃,嘤嘤,亲们有没有好办法暂时止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