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那里?接任务?
    剑家之中,剑寻匆匆赶来,想要把最新的消息,告诉离夜知道。

    可刚走进院子里,他就停下了脚步,青色身影映入眼帘。

    天圣!

    他怎么在这里?

    “剑寻公子令,也是来找离夜小姐的?”天圣一手负在身后,四十五度抬头看向空中,背对着剑寻。

    剑寻走过去,站在他身边,“你也是来找离夜的?那你看到她人了吗?”

    “走了。”天圣冷淡回答两个字。

    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知道。

    “你看。”天圣指着角落一个地方。

    剑寻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看着蹲在角落画圈圈的老人,顿时满头黑线。

    他还能再幼稚一点吗?居然蹲在角落里画圈圈。

    “喂,老头,你什么时候来的?”剑寻好奇问道,连他都没看到离夜?

    那离夜是什么时候走的,就每一个人知道吗?

    “三天前。”梵九抬头,没好气的回答。

    这青衣小子告诉他,人已经走了,他还不相信,蹲在这里好几天,他都觉得自己头上快长蘑菇了。

    三天!

    剑寻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轻咳一声,“老头,你别告诉我,这三天,你就一直在这里画圈圈。”

    “谁说的!”老头忿忿站起身!

    剑寻摇摇头,*不离十。

    “第一天,我数蚂蚁,第二天我玩泥巴,今天我才开始画的!”梵九理直气壮道。

    剑寻嘴角阵阵抽搐,满头黑线看着梵九。

    他还能再幼稚一点,再理直气壮一点吗?

    “天圣公子令,你们天家不是会未卜先知,你就不能算算,离夜他们去了哪里?”他也好奇,离夜去了什么地方。

    是走了,还是……

    “不知道。”天圣依旧冷淡。

    剑寻:“……”

    不知道就不知道,偏偏这圣洁的气质,让人的觉得,他不知道才是应该的。

    妈的,这世上的神棍,有多了一个。

    啊呸!

    不对,天圣都还算不上神棍,邪尊那才叫真正的神棍。

    凡事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不管对的错的,明明知道结果,心居然还是能被他说服!

    “小子,我都问过好几次了。”梵九鄙夷看着剑寻,有什么好问的,他问了几次都没有结果!

    “你不早说。”说了他就不会问了。

    梵九摊开双手耸耸肩,无辜道:“谁知道你会问。”

    “不行,我得去找找。”要是了被困在哪里了,那该怎么办!

    “不用了。”

    威严十足的声音响起,高大的身影走进院中,锐利的双眸看着他们。

    剑寻看到来人,眼中划过惊讶,“族长?”

    族长怎么会来找离夜,难道是来找离夜有什么事情吗?没听说啊!

    “他们已经走了,那天的事情发生后,就走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等接到消息的时候,人已经走了,去了哪里也无从得知。

    反倒是现在,他越来越好奇,先祖到底和北宫离夜说了什么事。

    “那么早!”剑寻激动道。

    早知道这样,他就该早点来的!

    “天圣,我和他有点话要说。”剑俎没有理会剑寻的话,看向天圣。

    天家培养了一个相当不错的继承人,现在他们剑家也该是时候了,培养一个出色的继承人。

    天圣点点头,迈步往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他停下来转身看向剑寻。

    “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但我能预言的是,她回家了。”算来算去,只算到这么几个字。

    回家,意思是离开了外界家族吗?

    说完,天圣迈步离开,消失在众人眼球之中。

    回家?

    剑寻皱起了眉头,家,离夜的家,北宫家族?不对,那太远了,天穹峰?应该也不是,的百年盛会要开始了,邪尊很忙,离夜应该不会去。

    如果两个地方都不是,那会是什么地方?

    等等!回家!

    剑寻像是想起了什么,心理一阵激动,迈步就往外走去。

    离夜去了那里!第五家族!她回去了!

    “剑寻,你站住!”看到剑寻拔腿就走,剑俎呵斥。

    剑寻停下,看向身后的人,眉头紧锁。

    “族长,你明知道离夜回去……”

    “那不是我们家的事!”剑俎冷冷打断他的话,他们也不能管。

    那是第五家族的家事,就算是同样的外界家族,他们剑家还是管不着!

    “可是,我不能让离夜送上门去啊,他们一定在等着她!”离夜要是去了,那后果只怕是……

    “我说了,那不是我们能阻止的,她什么身份,你也知道了,我们不能管,也管不了。”就算是想管,也有心无力。

    那个地方,是第五家族,那件事,是第五家族的家事!

    剑寻低头沉默,的确是这样的,他们管不了。

    “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梵九站在一旁,听了半天,都没听明白。

    到底是什么意思,好歹说明白啊!

    “梵九会长,麻烦您也离开一会,我有事跟剑寻说。”剑俎抱拳,面露严肃。

    梵九张了张嘴,看了看剑寻,挑眉。

    “好吧。”说着,他就迈步离开,没有问,没有说什么。

    只是在踏出院子的时候,停下,看了一眼剑寻,然后便离开了。

    剑寻追求的,是自由,所以这些年,他都不愿在剑家久留,然而却注定无法自由了。

    未来的剑家在他身上,从今日起,只怕他就不能做以前的剑寻了。

    “剑寻,从今天开始,你不必参加剑家任何的比试,大小事情,你每天给我闭关,学习,事情未成之前,再也不许踏出剑家一步!”剑俎认真而又严肃,说完,挥袖离开。

    这件事,已经是由不得他同不同意了。

    “族长!”剑寻看着剑俎离开的背影,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

    好像,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剑俎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直接离开。

    在剑寻事成以前,他也要好好为剑寻做铺垫,让三位剑师找不出任何毛病,顺利将家主之位传给剑寻。

    他这一生没有做到的事情,如今寄托在剑寻身上,虽然勉强,但已经无计可施。

    再任由情况这么下去,剑家只会沦落为寒家和墨家那样,在重重压力之下,搬出外界家族。

    为了剑家,他必须这么做!

    千里之外,几道身影在空中穿梭而过,远远看着那崇山峻岭,层岩叠嶂之间隐藏的楼台宫殿,北宫奇不禁停下了脚步。

    看着昔日无比熟悉的地方,从小生长的地方,他皱起了眉头,垂落在身侧的双拳紧握。

    还是回来了,他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回来的,哪怕是死!

    回来了!

    见北宫奇停下,离夜跟着停下来,看着他眼中复杂的情绪,她叹了口气。

    “奇叔,不然我们休息一下再说吧。”第五家族奇叔不想回来,她也不想让奇叔来。

    这次本来想让他回去的,可禁地在什么地方,她一点都不知道。

    北宫奇深吸一口气,双手伸出,捂着胸口,脸上露出苦笑。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到这地方生我养我,却也杀我灭我,心里就像是翻江倒海一样。”这次回来凌烽找过他几次,他都没有见。

    可以说他胆小,也可以说他害怕,可他的确是不想再靠近这里。

    那种复杂的心情,常人是不会懂的,他们也不会知道,被至亲之人所杀,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一片锦绣河山,壮阔磅礴,曾经他因生在这里而喜悦,如今他却只觉得可悲。

    至亲变成至仇!可笑,可笑至极!

    “不知道是不是血脉的缘故,我竟然对这里还有几分熟悉感。”离夜讥讽一笑,哪怕是血脉被封印住了,靠近这里,就有种莫名的熟悉,就像是一双大手将她捧在手心似的。

    萧水寒,罗刹沉默不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离夜和北宫奇靠近这里的那种感觉,他们不会知道。

    对他们来说,这里只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比寻常地,灵气更浓郁的地方。

    可是对他们来说,踏入这里,那种翻江倒海的心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剑堕看着他们,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可当他触碰到离夜的眼神,还是沉默了下来。

    算了,他还是沉默吧,这种气氛,的确是怪怪的。

    “继续走吧,没事了。”反正早晚都是要面对的,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嗯,实在要是不行,奇叔,你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休息吧,我自己去就行了。”只是去一趟的第五家族地域,又不是进主家。

    再说了,就算是去第五家族的主家,那又能如何,她要走谁也留不住!

    “没事。”北宫奇扯出一抹笑容,继续往前走去。

    让夜儿一个人,他不放心啊!

    也许夜儿知道第五家族是什么地方,也知道他们的手段,更知道怎么提防他们,但他放心不了。

    见北宫奇往前走,离夜跟了上去,几人凌空走在九天之上,俯瞰着脚下苍穹万物。

    宫殿,楼台,全都建造在陡岩峭壁之上,层层叠嶂,排排为林。

    宫殿楼台蔓延而去,看不到尽头,甚至是无法分辨,那一个地方,是主家的所在。

    “夜儿,我说给你听,你记着。”北宫奇指着脚下宫殿楼台。

    “嗯。”离夜应道。

    “第五家族修建在陡壁之上,都是以空间传送,行走在各宫各殿各楼,在临天大陆很难见到的空间传送,在这里就和临天大陆的楼梯通道一样。

    不只是第五家族,前几天我们所在的剑家,那也只是主家,在主家周围,分散着无数旁支!连接着他们的,就是空间传送。”北宫奇说的很仔细。

    “要使用这些传送空间,应该用能源石也是可以的吧?”离夜问道。

    这种空间传送天穹峰就有,清羽曾经带她走过天穹峰各处,她所见过的也不少。

    据说在一流势力之中,势力太过分散,就是用这种方法传递消息什么的。

    “是可以,不过这里和临天大陆还是不同,临天大陆主要是用来传送,这里完全就跟平常路一样。”这也是外界家族,得天独厚之一的事。

    “明白了。”离夜点点头。

    听起来,的确是不错呢。

    “第五家族不像是剑家,剑家主家就在剑家地域的最中央,分支散步四方,主家中心之地不变,第五家族的主家之位,在最下面!”北宫奇指着脚下山岳苍穹。

    最下面!

    离夜惊讶,什么叫最下面?

    “第五家族真正的主家,外人是不可以踏入的,甚至第五家族的人想进入,也要按照规定来,还有身份,所以真正的主家,哪怕是外界家族的人,都没有见过。”但那个地方,真的很美。

    “你的意思是,最上面的,不一定是最强的,也不一定是最弱的,但是最下面的,就是最强的!”最下面,她突然有点好奇,那个最下面,是什么地方了。

    “不错。”北宫奇面无表情点头。

    放最弱的在外面,第五家族的人又不是傻,让外人有机可乘。

    “我们要去的地方,虽然不是主家,但是离主家非常近。”所以要穿过这层层叠嶂,排排宫阙。

    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想要进入禁地,必须要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让第五家族的人,带他们去,这样才不会惊扰到主家的人。

    否则主家出动,那真的是……

    “师父,罗刹,剑堕,要不然你们就留在这里吧。”离夜轻轻说道,走下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萧水寒轻轻一笑,底气十足道:“夜儿,我并不担心你下去会如何,不过为师想看看第五家族会如何。”

    现在走,那不是他想要的。

    “师父。”离夜无奈看着萧水寒,听师父这口气,怎么她有种成为了混世魔王的感觉?

    “主子,罗刹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主子,但一定不会拖主子后腿。”可让他在这里不下去,真的做不到,毕竟已经到了这里。

    “喂喂喂,我,你就更别想的甩下了,你还要给我疗伤呢!”剑堕重重哼了一声,想甩掉他,就不干,不干!

    离夜微微一笑,眼中跳跃着的光芒,“那就走吧。”

    几道身影飞身而下,走进那崇山峻岭之间。

    当众人走下去,看到眼前的一幕幕,有些怔住。

    房屋排排,车水马龙,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就像是外界的街道市集。

    “还有最重要的,夜儿,从最上面到最下面,一共有五层,前面三层就像是外界差不多,你去了就会知道。”每个家族都是不一样的。

    “走吧。”北宫奇在前面带路。

    要走进第五层,走进禁地,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奇叔,除了固定身份的人,能到达一定地方,其他人要怎么进去?”离夜疑惑问道,看着街边的叫卖,人来人往的潮流。

    在这里,和刚刚在九天之上看到的,完全不同,仿如隔世。

    “我们两个还行,只要对家族有用,自然就会接受任务,从而进入更深层,他们三个,只能走到前面三层。”第四层和第五层,他们是不能能进去的。

    他和夜儿,拥有第五家族的血脉之力,夜儿的虽然被封印了,还是可以感应,这点没有影响。

    “不然我们就在前面三层分别守着。”萧水寒提议,看着街道两边。

    等他们遇到事情出来,也好有个照应。

    “可以这样。”北宫奇点了点头,这是最好的办法。

    “奇叔,我们现在去哪里?”离夜好奇问道,进第五家族,还真是复杂。

    离夜要是看到过,当年进北宫家族的过程,就不会认为进第五家族,算是复杂的事情了。

    “去接任务,喏,你看。”北宫奇指着不远处。

    离夜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就看到一座高楼,门前寂寥无比,看起来没有什么生意。

    但行人走过那里,更多的是敬畏!

    那里?接任务?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多写了一点,没赶上上传时间……应该得第二天早上了……哭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