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三十二章 那一定,非常壮观!
    “第五家族,还有禁地?”有这东西?他们怎么不知道?

    这么多年来,他们可从未听说过,第五家族还有什么禁地,还是他们离开太久了?

    还有禁地?

    他们不知道?

    离夜挑眉,却不动声色,“第五昼天,几位可否记得?”

    第五昼天!

    空中云层剧烈晃动,听到这个名字,他们仿佛变得很激动那样。

    离夜眼中闪过笑意,他们果然知道。

    “你该知道,我们有些事不能说,这是当年的承诺。”空中叹息之声响起。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们也不会用这个理由出来见她。

    “猜到了。”看到他们神神秘秘出来,小心翼翼说话,多少能猜到一点。

    “这个禁地我们不知道,只知道,第五家族当年留下了一块,和北宫家族有关的地方,若不是那块地方,和第五家族相连,也早就已经毁灭了。”

    “也许,你去那个地方,能知道不少事情,说不定还能找到你们北宫家族的痕迹。”

    “不过你要是进去那里,必须要去见第五家族的现任族长。”几个声音接连响起。

    他们能帮的就这么多了,再继续说下去,只怕……前几天那个,就是他们未来的下场。

    第五昼天,已经是丧心病狂了。

    “知道了,你们可以走了。”离夜漠然收回目光,心里已是一片了然。

    第五家族没有禁地?只有和北宫家族有关的地方。

    看来这个禁地是大有文章了,不管怎么说,都有必要去第五家族走一趟,在百年盛会之前,要去一趟。

    “北宫少主,我等告辞。”空中乌云翻滚,云雾散去,露出的蓝天白云。

    压抑的气氛,瞬间消散,一切都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见他们离去,离夜慢慢坐下,手放在椅子扶手上,看上去慵懒至极,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威压散去,擂台上,剑俎他们纷纷站起身,想到刚才剑家先祖在离开前,对他们所说的话,几人相视一看,心里泛起了疑惑。

    先祖说,不管要做什么,都不要去招惹北宫离夜,更不要招惹北宫家族这一族人。

    北宫家族?

    这世上还有这么个家族吗?他们都还是第一次听说。

    北宫这个姓氏,他们都是第一次听说,没想到世上还有北宫家族。

    先辈们特意出来,并不是为了剑堕,而是为了北宫离夜。

    为什么?

    北宫家族到底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先辈们竟然会主动出来见北宫离夜,甚至是特地叮嘱他们,不要去招惹她。

    刚才的谈话,又是在说什么,没有人能听到,尽管众目睽睽之下,但谈话的内容,他们一无所知。

    “好啊,既然那什么人走了,那我们……”

    “剑堕,不要玩了。”离夜抬眸,冷冷看向擂台,红唇轻启,冰冷的声音响起。

    剑堕嘟了嘟嘴巴,把想说的话,又全部给咽了下去。

    吾邪的主人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

    不然不和他们分出高低,他一定不会罢休的,这件事哪里有那么容易过去!

    剑堕重重哼了一声,挥袖往擂台下方走去,空气中流动的暴戾,如同野兽那般危险的气息,也瞬间消散。

    剑俎他们几个,嘴巴微张,看着剑堕走远的身影,差点喷血。

    他们打了这么久,就连先祖都出来了,也没见剑堕放弃,结果北宫离夜一句话,就让他停手了!

    到底是什么情况,发生了事情?

    “今日的事,看在你们剑家先辈的份上,也就算了。”离夜站起身,扬袖而去。

    萧水寒和北宫奇相视一看,心里泛起疑惑。

    剑家先祖和夜儿说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

    “去看看?”萧水寒看着北宫奇,他觉得就算是问了,夜儿也不会说。

    “我去。”北宫奇郑重道,“你们先去休息,顺便收拾一下,该回去的回去,夜儿暂时不会回去了。”

    说完,北宫奇往离夜走远的方向跟上去,心里一阵担忧。

    夜儿总这么把事情放在心里,也不是办法啊,什么话都得说出来才行。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梵九拍了拍萧水寒,什么叫暂时不会回去。

    “你是不会知道了。”萧水寒看了一眼梵九,摇摇头。

    罗刹跟着萧水寒身边,两人大步走远。

    嘿!

    他们不说,还真以为他没办法知道了是吧!

    “小子……”

    “老头,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剑寻双手摊开耸耸肩,大步离开。

    他也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谈话的内容,更不知道离夜会有什么样的决定。

    一切的一切,总之,他是不知道的。

    梵九:“……”

    这些臭小子!眼里还有没有他这个老人家了!

    离夜回到院子里,拿出伐天玉阵,玉珠飘到空中,流动着一缕缕光芒。

    “夜儿。”北宫奇走到她身边。

    “怎么,师父他们没来吗?”离夜看了看北宫奇身后。

    “啊?”北宫奇呆了。

    “我还想把刚才听到的告诉你们,没想到就你一个人来了。”她也不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有些事情,她自己都不知道头尾,就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了。

    就好比到剑家以后,所听到的,所看到的,她自己都还是茫然当中。

    “咳咳,你就跟我说说吧,我到时候告诉他们。”北宫奇一脸认真,没错,这绝对是可以的!

    看到他的样子,离夜含笑摇摇头。

    “那天会突然反常,是因为看到了一些事,今天不会了。”已经有心里准备了,那天的事,完全么有心里准备的知道。

    “什么事?”北宫奇心里一紧。

    “还记得第五昼天吗?”离夜反问。

    第五昼天?

    北宫奇想了想,脑海中闪过一个稍微有印象的名字。

    “好像你前几天说过。”他记得是夜儿说过。

    “北宫家族会变成今天这样,第五昼天就是最大的原因之一了吧,当然北宫家族现在如此,跟第五家族有着直接的关系。”不只是第五昼天。

    直接的关系!

    北宫奇心里一紧,他本来想问,离夜为什么会这么确定,但看到她认真的模样,才没有问出来。

    看来那天夜儿看到了不少东西,不然也不会这么肯定。

    “不过现在还是这样,原因和八家都有关系,刚才剑家先祖跟我说的,就是这些。”八家联手,断了北宫家族的后路。

    原本几百年的回归,变成了现在这么久。

    “和八家都有关系!”北宫奇无比惊讶,怎么会和八家都有关系。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奇叔,我们等会就走。”离夜看着前方,眼中闪过光亮。

    第五家族,她就是要去!

    管它有多少明刀暗枪,她都要知道北宫家族当年发生了什么,第五昼天又是什么样的人。

    不把第五昼天弄清楚,怎么把他揪出来!

    “走?去哪?”北宫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离夜莞尔一笑,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红唇轻启,四个字响起,“第五家族!”

    第五家族?

    北宫奇看着离夜,怔了怔,心里隐约涌出几分不安。

    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几道身影先后离开了剑家,站在距离剑家的百丈之外,离夜双手负在身后,看着剑家的方向,像是在想着什么。

    “夜儿,你完全相信剑家先祖的话?”北宫奇站在她身后,夜儿跟他详细说了一般,基本的事情,他大概都了解了。

    可是剑家的人既然说出当年实情,为什么不完全告诉夜儿,还让她冒险去第五家族。

    如此看来,他们的话,真的能信吗?

    “不完全相信,也没有不信。”不管是为了什么,第五家族,是一定要去一趟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北宫奇轻嚼着她的话,然后露出一抹笑容,点了点头。

    明白了。

    剑家先祖的那些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要去第五家族一趟。

    “夜儿,那你干嘛不等第五漪衣?”萧水寒走过来,他们立刻就离开了,任何人都没有告诉。

    既然是去第五家族,那有第五漪衣带路,不是更好吗?

    “师父,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离夜满头黑线看向萧水寒,等漪衣姑姑,不就是在等第五家族的人,他们要是知道她去第五家族,还不知道用什么招呼她呢。

    先下手为强,还是他们先去第五家族比较好。

    萧水寒笑而不语,的确是开玩笑的。

    “喂喂喂,兵器比试,你就这么走了?”剑堕不满走过来,她都还没得到第一呢!

    吾邪也没得到第一!怎么就这么走了?

    离夜看了一眼剑堕,见他一脸不服,不甘的表情,缓缓开口。

    “兵器比试,还有一个规矩,就是最后的挑战,时间是在兵器比试结束后的三个月之内,只要有人挑战排名前三十的人,打赢他,便可以取而代之!”

    这是剑寻跑过来特意告诉她的,不然还真不知道有这个规矩。

    “所以,你可以去挑战!”剑堕眼中顿时绽放出异彩。

    “现在能走了吗?”离夜没好气地反问剑堕。

    “当然当然。”剑堕笑呵呵点点头,只要能多的第一,那就最好不过了,什么方式他不在意。

    萧水寒挑了挑眉头,想了想,兵器比试,的确是有这样的规矩。

    不过从兵器比试开始的那一年,从未有人挑战过,就连这个规矩也没几个人记得了。

    原因就是,受邀请的人,都是一等一的兵器和高手,能夺取第一,更甚了,自然不会有人再去挑战,但夜儿不同,她这个第一,若是想要,完全可以拿过来。

    可是……

    “夜儿,你知道最后赢的人是谁?”这后面还有好几场,比试什么时候继续都不知道。

    剑家这次比试,确定还能继续?

    离夜看向萧水寒,淡淡叫了一声,“师父。”

    她怎么会知道,也没把兵器比试放在心上,而吾邪和堕剑对战了一场后,夺取了一部分力量,对于兵器比试,它也已经不在意了。

    若是想要第一,等第一名出来了,去挑战那人,拿过来就是了。

    剑家那些还眼巴巴比试的人,要是听到这话,不知道会不会气吐血。

    他们觉得困难重重的比试,艰难无比争夺第一,结果在北宫离夜眼里,就跟拿东西一样简单!这是要打击死人啊!

    萧水寒看到她的模样,立刻会意,轻咳一声,“走吧,赶路。”

    “你也要去?”北宫奇拉住要走的萧水寒,他去做了什么,凑热闹?

    “我不能让别人欺负我徒弟啊。”萧水寒说得理直气壮。

    离夜和北宫奇看着萧水寒,他确定是这样的?

    “走吧。”萧水寒摆了摆袖子,往前面走去。

    哈哈哈,他只是看到夜儿到剑家,剑家大乱,连剑家剑师都拐过来了,然后整个剑家都差一点就毁了。

    所以非常期待,夜儿到第五家族,会把第五家族闹成什么样子!

    那一定,非常壮观!

    ------题外话------

    嗯嗯,离夜没有参加后面的比试,那么问题来了。

    大家猜猜这第一名花落谁家?乃们是想要离夜挑战呢?还是不想要离夜挑战呢?

    后面这些没有详细的大纲,所以写得非常的慢,大家表拍…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