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她可是北宫家族的人啊!
    “轰——”

    广场上,强大的力量炸开,顿时间,四周风起云涌,狂风呼啸!

    力量撕裂着空气,毁灭性碾压着这一方天地!

    天色灰暗,仿佛天空,大地,万物随时都会塌陷!

    剑俎他们看着剑堕,心里不停的天人交战,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杀了剑堕很容易,他们四个合力绝对可以!

    杀了剑堕,这一切就会结束,日后剑家也不会有这些危险,一切都将回归于平静。

    可是要是能杀剑堕,在几十年前,他们就动手了,哪里还会等到今天,他们是担心,杀了剑堕,后面怎么办,以后剑家怎么办!

    “夜儿,还任由他们下去吗?”再过一会,只怕这个广场,就要毁了。

    剑堕真的毫不留情,完全把剑俎他们当成了仇人那样!

    离夜抬头看着空中,流动的空气中,夹杂着几分躁动,这点躁动排斥着四周流动的力量,又像是想要将它们困锁!

    精神力感应着一切,只见她红唇微扬,“来了!”

    阻止的人来了!

    什么?

    “谁来了?”剑寻不解问道。

    “是你们剑家先辈。”梵九眯起双眼,真的来了,越来越近了!

    剑家先辈!?

    剑寻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之间,一股力量倾泻而下!如银川瀑布,飞流直下!

    空气顿时如同深海的海水,翻腾不息,涌动不止,磅礴浩瀚之力,迅速将广场四周包围!

    陡然,剑堕和剑俎他们对战,引起的动静,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剑堕看了看周围,收回双手,他攻击怎么没有任何反应了,发生了什么?

    头顶之上,力量涌动,更是在身边浮躁暴走。

    剑堕那双如同野兽一般犀利的双眸,看向空中,他慢慢放下双手,眼中闪过嗜血的笑容。

    原来是来了更厉害的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所以说,还是外面的世界好,随时随地,都能遇到厉害的人,和这些人大战一场!

    剑俎和剑家三位剑师,感觉到那股熟悉的力量,神色立刻变得恭敬,单膝而跪。

    “见过先祖!”

    豆大的汗珠从他们额上滑落,他们心里一阵忐忑不安。

    没想到,这次连先祖们都惊动了!

    要是先祖们看到,剑家成了这个样子,指不定还误会他们没有管好剑家,到时候怪罪他们,那就麻烦了!

    离夜他们坐在椅子上,头顶笼罩而下的力量,无时无刻不想让他们跪下去。

    “剑家先祖,没想到连他们都来了。”北宫奇抹了抹额上汗珠,重重深呼吸了一下。

    他们这排场是不是太大了,剑堕闹的再大,也不该惊动剑家先祖啊!

    “他们不是为了剑堕来的。”萧水寒沉声开口。

    虽然威压笼罩着广场,但更多的是笼罩着他们这边!

    剑寻单膝跪下,扭头看着坐着的离夜他们,顿时满头黑线。

    早知道他刚才也就走了,傻傻的跪在这里,他是剑家人,迎接先祖是应该的,可在离夜他们身边,总觉得自己跪下,显得格外突兀。

    “不是为了剑堕剑师,是为了谁?”剑寻不解问道,他们这里,还有人能让剑师们大张旗鼓出……

    离夜!

    剑寻心里泛起波涛,看着神色淡然,宛若没事人坐在那的离夜,张了张嘴,正想开口,空中满具威严的声音,已经先响起了。

    “剑堕!”

    深沉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如同一声惊雷,击落心底!

    剑堕双腿微颤,看着空中笼罩而下的力量,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也有一种想要跪下去的冲动。

    跪!

    才不要!

    他是堂堂堕剑,岂能跪!

    “喂,你是谁?为什么回认识我哦,别鬼鬼祟祟的,有本事出来跟我打一场!”剑堕忍住颤意,不屑轻哼。

    不就是个人,鬼鬼祟祟做什么,有本事就光明正大出来,他们完全可以打一场!

    剑俎和三位剑师,听到剑堕的话,一阵咳嗽,心里第一次涌出一巴掌拍死他的念头。

    在他们面前装傻充愣也就算了,眼前的可是先祖啊!咱们能不能有事,等先祖走了再说,现在好好跟先祖说话?

    “你好大胆子!”另外一道声音响起。

    剑堕感觉到额上一阵湿润,伸手一抹,才发现,已经是满头冷汗了。

    靠!

    不会吧,吓成了这样!

    “几位出现要找谁,就找谁,不要拿我当由头。”说着,剑堕摆了摆手,要喂了他来的,在他冲破封印结界的时候,他们就出现阻止了,不会等到现在。

    空中的声音突然消失,过了好久都没有再说话,显然对方也没料到,剑堕会这么直接的戳破。

    这时,离夜站起身,造化诀在身体中转开,所有的威压,骇人之力,全都系数消散,她双手负在身后,纤细身影笔直傲立。

    脚步微移,一股清新的力量,以离夜为中心,往周围散开!

    顿时间,笼罩在周围的威压,瞬间消散!

    受威压影响的几人,顿时只觉得身体一松,纷纷看向离夜,眼中闪过光亮。

    生命之力!

    终于,沉寂的空中,有了动静,一股温煦的力量洒落,笼罩在离夜身上。

    感觉到那股力量,离夜皱起了眉头,身体中的血脉之力,在沸腾!

    而就在这时,离夜额上闪过一笔光辉,奇异而又好看的图腾,一笔一笔,在额上勾勒,直到完全勾勒完成,她身体周围散开的力量,瞬间变得诡谲强大!

    “果然!果然是!”

    当图腾显露,空中传来诧异的声音,还有几分不敢置信。

    那个家族的帝图腾!

    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空中,红唇轻启,冰冷的声音响起,“看来剑家几位先祖,是知道什么喽?”

    家族的人虽然抹去了,北宫家族一切的痕迹,但还是遗留下来了什么,还是有人记得,只是他们不愿提起,不敢提起。

    “你为何来剑家?是想查询什么吗?剑家并未对你们家族做过什么,只有愧对斩断你们家族路,可当时剑家并不知情,不,是七家都不知情。”空中传来急切的解释。

    斩断的时候,他们并不知情,是真的不知道。那是事后,第五昼天才告诉七家的人,刚才做了什么。

    那是斩断了,北宫敕给他们家族,未来所铺垫的路,那是他们北宫家族的希望!

    原本他们不需要这么久,最多不过几百年就能回来,回到外界家族,因为斩断了那一条铺垫的路,以至于他们家族到现在,都还只能留在那个被遗忘的角落。

    王者归,天地颤!

    第五昼天也在害怕这句话成真,所以才找上七家族长,骗了他们,斩断了他们的后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离夜冷淡道,斩断了什么路?

    隐约间,离夜能想到那是什么,当天海面发生的一切,又在眼前浮现。

    海水,蓝天,空气,万物……

    都被鲜血吞噬,染成血红到处都是狂风呼啸,仿佛在诉说着先祖的不甘!

    那个场面,她永远都忘不了。

    不过从他的话里,他们七家做了一件什么事,连先祖都不知道的事。

    “那是一条路,让你们北宫家族顺利回外界家族的路,是北宫敕付出很大的代价,留给你们的。

    那片遗忘的地方,原本还有一条通道,能让你们家族的人顺利修炼,速度丝毫不比外界家族慢的通道,是八家联手所毁。”轻喃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愧疚。

    离夜负在身后的手,不自觉缩紧,握成拳头。

    面无表情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变化,甚至连一点情绪没有,周围的气息,更是平静。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心里翻滚的潮流,以及那嗜杀的怒意。

    离夜旁边的梵九,萧水寒,北宫奇他们,一头雾水看着离夜,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有在说什么吗?怎么他们一句都听不见?

    “你既然知道这些,现在还告诉了我,是不是打算告诉我,当年发生的事?”第五家族和北宫家族发生的事。

    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事情,会让北宫家族,没办法在外界家族,临天大陆生存下去,要走到风启大陆,甚至抹去北宫家族的一切痕迹!

    “不记得了,你们北宫家族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就是为了抹掉所有痕迹,一开始我们都还记得,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事都像是自然而然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现在能记住的东西,真的很少。

    “那你们能记得什么?”离夜垂下眼皮,遮住眼睛深处的情绪。

    “可见过天家的人?”空中的传来的声音反问。

    “见过。”那个圣洁如莲的男人,据说是天家的天才,灵师修炼的天赋是目前外界家族,最高的一个。

    “你拥有两家血脉?”北宫家族,还有一股被封印了。

    离夜没有回答,第五家族的血脉之力,被封印了,即便是第五家族的人,都很难感应到,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那股温暖的力量,让她的图腾显露,难道是那个。

    “是。”既然他们知道,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切莫让天家的人知道,在很多年前,他们就预言,一个拥有两家血脉的孩子,会扰乱八家平衡,打破现在的一切。”从那时起,他们就一直在寻找。

    “所以,天圣突然会来,要是算到我已经到剑家了?”奇叔说过,天家拥有预言的能力。

    尽管这种能力,并不是每个人有,失灵时不灵,可一旦预言出来,必会成真!

    扰乱八家平衡,打破现在的一切。

    这算的还算是对,她要让北宫家族回来,要找第五家族算账,肯定会打破平衡,打破现在的一切!

    “是。”

    “你们现在告诉我这些,是为了弥补当年的事,减轻你们的愧疚?”还不敢直接出来找她,以剑堕为借口,才敢出来。

    第五昼天,还活在这世上。

    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畏惧,说出一些事,就会和那天那个人一样,杀人灭口!

    第五昼天这么怕她知道真相么?

    害怕她知道,害怕她回来,害怕第五家族的回归,害怕先祖的话成真!

    “弥补不敢,只是希望当你知道一切真相的时候,能看在今日的份上,放过剑家一马。”那些蠢货到底知不知道!

    眼前的人,她可是北宫家族的人啊!

    “可以考虑。”放不放过,再说。

    “你,你叫什么名字?在北宫家族是什么身份?”

    “北宫离夜,北宫家族的少主!”

    空中云雾明显一阵剧烈波动,过了一会,才又偏偏恢复平静。

    “该是如此,该是如此……”

    “我还有一件事要问。”离夜没有理会那喃喃自语。

    “请说。”

    “第五家族的禁地,是否和北宫家族有关?”问清楚了,才知道,要不要去。

    ------题外话------

    这章删了写,写了删,犹豫了很久,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