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三十章 连他们都惊动了!
    擂台上的两位剑师,在那股银光落下之前,早已带着墨月离开。

    他们看着空中发狂的剑堕,忧心忡忡,心里一阵忐忑。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关着剑堕,就是因为自认打不过他,现在他出来了,再次发狂,要怎么制止!

    “吼——”

    剑堕身上的力量再次暴涨,这一方天地都在扭动,随着他的力量弯曲,暴走,仿佛只要轻轻一碰触,天地就会随之碎裂!

    “快躲开!”

    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在整个广场!

    所有人飞奔逃避,面色惊慌,惊怕殃及自己。

    剑宿看到混乱的场面,以及发狂的剑堕,已经顾不上离夜了,迅速走向两位剑师!

    剑俎也飞身而去,走到几位剑师身边,心里一阵忐忑。

    “怎么办?”他们几个合力,不是没有对付过剑堕,可就算是他们合力,也难控制剑堕,不发狂还好,发狂的剑堕,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离夜看到这一幕,没有跟众人一样逃走,反而拍了拍衣角优雅坐下。

    梵九看到她的举动,嘴巴再次张大,惊得他下巴差点脱臼。

    还……坐下了!

    “离夜丫头,咱们不用走吗?”张了张嘴,他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现在还不走?这里感觉都要塌了。

    不对,上次他们在那个地方,感觉整个世界都毁灭了,后面一看是假的。

    “丫头,难道这里也是假的?”那扭动的空间,看上去手指轻轻一点就会碎裂的空间,是假的?

    离夜挑眉看了梵九一眼,淡淡笑道:“这次的是真的,老头,你还是坐在这里比较好。”

    剑堕发狂也不会砸她这里,没有看到到处都动荡,毁灭,只有她这里依旧完好无损,什么事都没有。

    梵九点点头,立刻坐下,紧接着另一道身影飞一般走了过来,在离夜后面的位置坐下。

    剑寻拍了拍胸口,重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果然还是离夜这里最安全,到处跑都没用。

    “喂,小子,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这可是你们剑家。”要是毁灭,毁灭的就是整个剑家。

    没看到各个剑家长老弟子,都着急到不行,恨不得冲上去帮忙,又一脸势单力薄的感觉。

    “我担心有什么用,家里人舍不得对剑堕剑师做什么。”不然以剑家的实力,怎么还会对付不了剑堕一个人。

    梵九看着剑寻,露出惊讶,“你倒是了解。”

    剑家就是舍不得剑堕,才一直没有出手,不然剑堕一个人,就算再强,也早死了好几百次了。

    等等!

    “丫头,你是不是算准了?”梵九眯起双眼,看向离夜。

    离夜双手摊开,无耸耸肩,“我什么都不知道。”

    最多只是猜测罢了,外界家族是连临天大陆各个一流势力都畏惧,他们的实力不用多说,他们要真的愿意对剑堕出手,还会让剑堕活到现在,只怕是发现他有不对劲的时候,就已经斩杀了。

    一直没有动手,那是因为剑家舍不得。

    毕竟,这是剑家几百年才出了四个的剑师之一,四位剑师也成了剑家威慑外界家族的关键之一,要是死了一个,那就相当于缺少了一角。

    四位剑师只剩下三位,威严会大大减弱!

    “轰——”

    银色灵力从天笼罩而下,宛若银川瀑布,从高出直冲而下!

    大地猛烈震动,灵力砸落之处,出现一个巨大狰狞的坑洼,大地狼藉一片!

    紧接着,银色浪潮从地面涌起,贴着地面,朝四周翻腾,如同大海上掀起的巨浪狂潮,吞噬着平静淡然的水平线!

    剑俎和三位剑师飞身而上,银色灵力炸开,从四个方向,将震开的力量阻止下来。

    剑家的人站在原地,然后就被这股力量吞噬,震飞了大半的人!

    剑俎看到这一幕,气得差点从空中掉下来。

    他们带没带脑子,剑寻都知道躲开,他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他们不要命了,可也要想想剑家!

    “你们立刻离开!”

    听到这话,剑家的人如听到大赦,撒腿就跑,那速度恨不得再多长两条腿出来。

    所有人都在逃离,离夜他们这边却依旧淡然,这一静一动,顿时形成了鲜明对比。

    剑家三位剑师,看到离夜这边,脸色顿时黑成了墨汁,脸皮阵阵抽动。

    挑衅,红果果的挑衅!

    整个广场都已经毁坏的差不多,唯有北宫离夜坐着的地方,方圆十丈以内,一点事情都没有,连椅子都没有毁坏一把!

    “北宫离夜,你这是什么意思?”剑没一阵磨牙。

    离夜笑看着空中僵持的五人,盈盈轻笑,“剑没剑师,上了年纪就容易忘事,本小姐刚才不还说过,既然你们老说我做了什么,那我就做点什么呗。”

    能做什么,只是如此而已,他们既然认准她做了什么,当然要把名头坐实了,他们如此慧眼,总要对得起他们的慧眼才行啊。

    “果然是你控制了剑堕!”第三位剑师剑斩再一次肯定断言。

    离夜听到这话,没有出声,只是轻轻笑了笑。

    然而滔滔怒火却顿时从空中燃烧而起,愤怒吼声,响彻天地!

    “你放屁!无人能掌控我,只有我掌控别人,你们跟我打,叫什么吾邪的主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离夜抿着笑,剑堕的话落下,她点了点头,仿佛是在迎合。

    “吾邪的主人。”萧水寒轻嚼着这五个字,双眸变得深邃,从一开始,剑堕叫的不是夜儿的名字,而是吾邪的名字。

    也就是说,他所记住的,根本不是夜儿,而是吾邪!

    这种现象,太奇怪了。

    “北宫离夜,有本事你自己出来跟我们打!”剑没咬咬牙,让剑堕出来,算什么本事,她不是了不起,了不起就自己出来!

    “混蛋!”

    剑堕更怒了,一道银光甩下,直抽剑没而去!

    吾邪主人的对手,应该是它,它都还打败吾邪,哪里有他们插队的份!他们算什么东西!

    剑没看到飞过来的银光,身上的灵力再次加大,只见掌力一推,那道抽过来的银光,瞬间被打散!

    剑俎他们四个,见剑堕更生气了,差点喷血。

    这到底是怎么了,不管他们说北宫离夜什么,剑堕就会更生气,难道他就如此维护北宫离夜了吗?

    “剑堕,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剑堕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你是剑家的人,是剑家的剑师!”

    “剑堕你闹到什么时候?”

    三位剑师你一言我一语,身上滚动的灵力加大,阻止着剑堕飞旋展开的灵力!

    剑堕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哼了一声,然后在心里一阵怒吼。

    剑堕你大爷,剑堕你全家!

    老子叫堕剑,堕剑!

    要不是吾邪的主人告诉他,说出自己的身份,就会被关起来,他才不会跟他们废话!

    他能感觉到,这几个人虽然出手,但没有用上全部的实力,否则四个灵尊,自己也不会是对手。

    既然他们有顾忌,那他就大闹一场,反正这里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逃离的众人,走到安全之地,终于停了下来。

    外界家族七家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都不太好看。

    “都说天家的人有预知力,他们从不来参加比试,我真怀疑他们,是不是算到了什么。”秦家秦浩气喘吁吁道。

    刚才那股力量太可怕了,刚才太惊慌了,现在感觉到,那股力量他们还是可以阻挡的,完全不用这么狼狈的逃走。

    天家天圣要是在这里,一定会夸赞秦浩一番。

    不得不说,他真相了!

    天家在很久以前,就算到剑家的兵器比试,总有一次会出事,可惜他们算不出到底是哪一次,所以干脆就不参加。

    就是这次天圣来了,都没有往比试的会场跑,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剑家剑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老是听北宫离夜的?”寒雨笙皱起柳眉。

    从剑家剑堕出现,到现在为止,都是以北宫离夜为中心,北宫离夜说什么,他就会做什么。

    “雨笙少主,这话就是你说错了。”墨月不以为然摇摇头,顿了顿继续道:“我反倒是认为,如今的剑堕不会听任何人的,离夜公子的话他会赞同,必定是他想那么做。”

    墨月又真相了,可惜,不会有人认同他的话的。

    “墨月公子令,你单纯,别被北宫离夜骗了。”火希阴冷笑道,说北宫离夜有多天才,他没有看到。

    连炼药师徽章都拿不出来,能有多天才!

    墨月看了一眼火希,摇了摇头,叹息道:“火希公子令,你以后还是别问离夜公子要炼药师徽章,不然很丢人的。”

    离夜公子的尊品炼药师徽章,他反正是听说了,是整个炼药师公会上万年来,最特殊的一块!

    这块徽章的号召力,可不只是灵师,还有炼药师!

    可能连离夜公子自己都不知道,这块徽章还能号召炼药师为自己做事,没有人说过,要不是在意识界那谁多说了一句,他也不知道。

    “你说什么!”墨月的话,就像是踩到了火希的痛脚。

    墨月挑了挑眉头,没有再说下去,反正该说的他都说了,火希要自讨没趣,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漪衣小姐,墨月的话是什么意思?”火希见墨月不说,就去问第五漪衣。

    他们都是炼药师,总该知道!

    第五漪衣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会,才回答道;“我也没见夜儿佩戴过几次徽章,不过听说,那是炼药师公会,专门为她打造的,在那一场炼药师完成以后,特地为夜儿量身打造的。”

    要是换做其他人得到这枚徽章,肯定每天都戴着,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想必火希公子令还不知道,只有离夜才能让炼药师公会,单独开启一次药界!”墨月看到火希受打击的表情,继续说道。

    让他小看离夜公子!哼!

    离夜公子对他们家有恩,他们墨家族长多亏了离夜公子让齐暮大人来墨家,在药界他也要谢谢离夜公子,不然他也不会有今天。

    岂能让火希这种小人,老是出言不逊,侮辱离夜公子!

    他们的对话,传进众人耳中,他们察觉到离夜的另外一个身份。

    炼药师!

    秦浩看向第五风云,磨了磨牙,他是不是早知道,北宫离夜是炼药师,还让他们出手!

    北宫离夜可是炼药师,炼药师!

    不管是在临天大陆还是外界家族,炼药师都格外尊贵!

    他们的号召令,是连外界家族,都要忌惮几分的!

    他因为北宫离夜,就算是炼药师,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更何况年纪轻轻,没什么打不了聊。

    可从墨月的话听起来,北宫离夜在炼药师公会有着特殊的身份,甚至可以说比很多炼药师都要尊贵!而第五风云,居然让他们去对付这样的北宫离夜!

    混蛋!

    这是让他们去送死!

    秦浩怒不可遏冲到第五风云身边,嘴巴张开,刚想说话,突然之间,天空瞬变色彩!

    无形之力,从空中笼罩而下,顿时让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所有人只觉得心脏一顿,差点都不能呼吸!

    抬头看向天空,映入演练就是那变化的天色,顿时间,所有人脸上,一片骇然,脚步连连后退。

    天呐!连他们都惊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