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让你们无视我!
    离夜面无表情看着冲过来的人,冷漠以对。

    “剑宿阁下,注意你的身份!”北宫奇站起身,低声呵斥。

    他好好的管着剑堕的事情,夜儿什么都没有做,突然找上夜儿做什么,是不是有病,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你走开!”剑宿的手放在北宫奇肩膀上,反手就要将他推开。

    然而北宫奇却纹丝不动,站在原地,双眸阴沉看着他。

    “剑宿阁下,你是要动手吗?”他乐意奉陪!

    “老夫没打算和你一个晚辈动手,也不会对她出手!”剑宿咬牙切齿看向北宫奇,心里掀起波浪。

    刚才他感觉到一种熟悉,好像这个叫北宫奇的,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

    “奇叔,咱们就看看,剑宿剑师,想要做什么吧。”冰冷慵懒的声音响起,离夜挑眉,眼中闪过寒光。

    她坐在这里,又招他惹他了?

    观众席不就是让人坐的,坐在这里也不行?

    听到离夜的话,北宫奇才退开,离夜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

    “坐吧。”他们有位置,干嘛站着和人家说话,站着多累。

    坐着说话,不一定要仰脖子,不去看他,不理会他,那也是可以的。

    北宫奇这才坐下,看着剑宿依旧警觉。

    谁知道他会突然对离夜做什么,剑家剑师本来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

    北宫奇到了外界家族后,紧张了不少,对离夜更是紧张,以至于他忘了,在离夜面前,从来只有别人吃亏的份,她什么时候吃过亏。

    就是剑宿暗算,到头来损失大的人,还不知道是谁。

    “剑宿剑师所为何事?”离夜换了个姿势,眉头挑动,看向擂台,嘴里问的却是剑宿。

    剑宿看着他的模样,那张脸顿时黑了。

    北宫离夜这算是什么意思,和他说话,眼睛却看着擂台,就这么不知道礼数吗?

    坐在旁边的人,感觉到剑宿身上那股晦暗的气息,轻咳一声,扭脖子看向另外一边笑了起来。

    剑家几位剑师,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以睥睨之姿俯视众人。

    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剑宿直接就被人无视了。

    不过,还真是痛快!

    尽管这姑娘嚣张,张狂的令人发指,不过在气剑家几位剑师的时候,还是很让人痛快的。

    “北宫离夜,你有没有尊敬之礼!”她这样,算什么意思。

    离夜冷冷轻哼,淡淡道:“对无礼之人,我从来不会以礼相待。”

    是他突然吼一声,飞奔而来,冲到她面前,还想让她对他客客气气的?

    剑家剑师是很了不起,和剑家族长平起平坐,可是在她眼里,那又如何,她不想搭理,不想理会,不想看,他又算什么东西!

    “好好好,非常好,那你现在马上立刻,把剑堕恢复正常!”剑宿指着离夜,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对剑堕做了什么!

    不然剑堕,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剑宿的话刚落下,梵九不满了,“喂,剑宿,你什么意思?敢质疑老子!”

    他都说过没问题了,现在还在怀疑,这不就是质疑他的权威!

    堂堂炼药师公会会长被人这么质疑,以后炼药师公会的脸往哪里放!

    “梵九会长,我这并不是质疑你,而是北宫离夜值得怀疑!”从剑堕出来以后,举止就很奇怪,最奇怪的是,他连自家人都不认识了,只认识北宫离夜!

    除了北宫离夜,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怀疑谁!

    白皙手指抚上额头,食指指腹摩擦着眉梢,离夜轻笑出了声,然后只见她翘起二郎腿,手指放下,双手交叉在胸前。

    “剑宿,本小姐就算做了什么,你们又能如何?杀了我?你,还没那个本事!”冰冷的声音,一字一顿,清晰无比传进在场所有人耳中。

    北宫奇,萧水寒,罗刹听到“剑宿”两个字之时,心里就顿时明了了,这个剑宿什么剑师,接下来会有点麻烦。

    没本事!

    三个字跳入心中,众人只觉得心口漏跳了一拍,一阵惊叹。

    这姑娘太嚣张了!

    自己面前站的,可是剑家能和家主平起平坐的剑师大人,你就算是为了痛快,坐着和剑宿剑师说话,这就够了吧,毕竟的确是痛快了,他们看着也痛快。

    然而现在还这么嚣张,对着剑宿剑师说,你没本事!

    这不是当着人家的面抽人家耳光,说你就算是剑家剑师又如何,能奈本小姐何!

    她就不怕剑宿剑师,恼羞成怒?

    不对,已经恼羞成怒了。

    众人移眸看向剑宿,那张脸已经黑到了极点,身体周围灵力都已经翻滚沸腾了!

    坐在周围的人,纷纷往后退,就怕殃及池鱼,连累到他们。

    他们可没做什么,只是坐在这里,因为坐在这里丢了性命,到时候他们要找谁评理!

    剑宿气得整个人都快喷火了,双拳紧握,横木怒瞪着离夜,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

    “剑宿大人,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想杀我的人不止你一个,你想要动手,还得排队呢。”离夜慵懒靠着椅背,面无表情的脸上,勾起一抹轻笑。

    “北宫离夜!”剑宿扬起手,灵力在手掌上沸腾。

    杀了她,杀了她说不定剑堕就会恢复正常了,这一切,一定是北宫离夜所为!

    “剑宿!”

    数声呵斥同时想起,离夜身边四道身影同时站了起来,他们身上灵力瞬间暴涌,怒视着扬起手的剑师。

    红唇弧线加深,缓缓轻启,“剑家剑师还真是有本事,剑家比试大会,对客人一而再想要出手,现在已经如此,下次是不是来参加比试的人,都要死在你们剑家的手上?”

    离夜的话刚落下,周围就响起跌倒摔落之声。

    不少人直接从椅子上滑下去,姿势滑稽,狼狈至极!

    哎呦,摔死他们了。

    他们确定,此时要是自己站在北宫离夜面前,一定会气吐血,不过看剑宿剑师的样子,应该也快了。

    北宫离夜说自己是客人,可她哪里像客人了,简直比自家人还像自家人!

    剑家的人好歹敬畏几位剑师,她是完全不放在眼里,依旧是嚣张跋扈,张狂不羁!

    “剑宿,你做什么!”终于,擂台上传来了声音。

    剑宿全身一怔,脸上的怒意一点点收敛,最后完全消失不见,手掌收回,宛若没事人一样。

    “哼!”剑宿挥袖,转身就要离去。

    见他要走,周围的人顿时松了口气,幸好幸好,还有人能叫住剑宿剑师,不然打起来,那就麻烦了。

    就在众人刚松一口气,这口气都还没完全呼出来,冰冷的声音响起,“慢着!”

    他们嘴角一抽,看向那一抹白色身影。

    这次是北宫离夜!

    北宫奇和萧水寒看着离夜,看到那冰冷寒霜的眸子,移步重新坐下。

    剑家今天,怕是很难了事了!

    夜儿没找他们的麻烦,就已经不错了,他们还找上夜儿的麻烦了。

    剑宿停下,扭头看向声音的主人,“你还想如何!”

    “我想如何?”离夜放下交叉在胸前的双手,手撑着扶手,站起了身,双手负在身后,强大的气势朝外散开!

    她冷冷一笑,瞥了一眼剑宿,看向擂台上的剑堕。

    “剑堕,你想如何呢?”她轻声问道,冰冷的话语,如腊月寒风,冷冽寒霜!

    剑堕?他想要做什么?

    众人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外界家族几家的人,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可心里的不安,却没有随之消失。

    观众席上,那抹白色身影,傲然而又霸气,而她身上散开的强大气势,就连他们都感觉到了几分震慑之力!

    听到那冰冷的声音,擂台上还在吵闹的剑堕,只觉得心脏都颤动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也只是一闪而逝,但他清楚感觉到了。

    他想要如何?

    想了想,剑堕开口,“毁了这里!”

    太可恶了,兵器比试居然不邀请他来参加,他堂堂堕剑还参加不了这区区比试!

    “既然如此,那你还在等什么?”既然不能好好的进行一场比试,那这场比试,又何必继续下去。

    “你说,我可以动手!”可以动手了!

    “当然!”离夜应得坚定而又果断。

    “哈哈哈,那真的是太好了!”说话间,剑堕飞身跳开。

    飞跃往空中走去,紧接着,他张开手臂,强大的力量暴涌而出,撕扯着这一片天地!

    “吼——”

    张狂暴怒之声,在天地间震开,顿时间,天地风起云涌!

    暴躁之力在这一方天地席卷,顿时间,所有人神色剧变,外界家族众人站起身,惊骇看着剑堕。

    这,这!

    众人脸皮抽出,纷纷往门口退去。

    “快走!走!”

    “他娘的快跑啊,老子来看一场比试,还花了不少钱,没想到给老子来这么一出!”

    “快跑,快!”

    ……

    惊骇之力席卷而过,众人猛地跳起来,撒腿就往外跑去。

    外界家族,剑家的剑师,疯了!疯了!

    黑麻麻的身影,纷纷逃离而去,蜂拥而出!

    梵九感觉到那熟悉而又惊骇的力量,嘴巴张开成了“O”形,不可思议扭头看向离夜。

    这,不是,不是……

    剑堕还是那个剑堕,根本没有好过,那他怎么会突然听离夜丫头的话,甚至从他出来到现在,只有现在才有那股气息,之前完全感觉不到。

    第五家族,剑家,凌家,火家,秦家,寒家,墨家众人,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

    剑家剑师,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他身上的气息,就如同野兽一样,不对,还有另外一股气息!

    虽然暂时不知道是什么,但能知道的,是这股力量很恐怖!

    而知情的剑俎,以及三位剑师,看到惊骇这股的力量,以往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又开始了,剑堕又开始了!

    他这才刚刚出来,刚刚恢复,不,从来没有恢复!

    可是这转眼的功夫,被北宫离夜的一句话,又给激发出来了,他这么做,是会毁了剑家的!

    剑宿看着这些,差点没咬碎一口银牙。

    “北宫离夜,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们一直说本小姐做了什么,今天本小姐就把这名头坐实了!”冰冷铿锵有力的声音,重重响起,传遍四方!

    坐实了!

    听到这话,往周围逃走的众人,立刻骂剑家那三位剑师的娘。

    他们脑子是不是有病,人家北宫离夜好好的坐在那里,你非得要去招惹人家,现在好了!

    你们剑家有事也就算了,还要连累他们!

    “哈哈哈!让你们无视我!”

    狂笑之声在空中响起,只见巨大力量抽动,一道银色光束落下,重重砸落在那广场中央的擂台上!

    “轰——”

    擂台轰然碎裂!爆炸之声响彻天地!

    碎屑飞旋,往四面八方溅开,划破空气,削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