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感觉整个人都跟傻子一样
    什么?

    离夜疑惑看了他一眼,扭头看向擂台。

    映入眼帘,就是一个尖锐的蛇头,它张开嘴巴,露出细小尖锐的牙齿!

    “锵!”

    兵器迅速挡下,张开嘴巴的蛇头,立刻消失不见,化作利刃剑尖!

    软剑犹如柔软的布带,立刻反弹了回去,而对方的兵器,连碰触都无法碰触到它!

    那是……

    墨月的非墨!

    刚才看到的东西,的确是蛇,蛇头!

    “这,这是什么兵器?”离夜看向萧水寒,兵器还能化作玄兽?还是这兵器是玄兽化成的?

    感觉周围笼罩的精神力,萧水寒也不怕有人再听到,直接开口。

    “应该是玄兽化成的,既是蛇又是兵器,这样的兵器,比拥有器灵的兵器,更灵活,更难掌控,最重要的,它拥有玄兽之威,也有兵器之力,然而它只会认固定的主人。”

    这种兵器很难得,就连他都只是听闻,以前都不曾见过。

    “蛇?”离夜若有所思道。

    玄兽化作兵器,还是第一次听说,第一次见到,玄兽化作的兵器。

    “他的对手是火家的人,换做其他人,早就输了。”玄兽化作的兵器,就相当于他正和玄兽对战!

    萧水寒笑了笑,看着火家那人,眼中深处闪过一丝不屑。

    火家那人的兵器,根本就不怎么样,哪里会是玄兽以身体化作钢刃兵器对手。

    “奇叔,寒家和墨家离开外界家族,是什么时候的事?”外界家族后面肯定又发生了什么事,不然这两家,怎么会搬离出去。

    即便是没落了,在外界家族呆着,也好过在临天大陆呆着。

    “有上千年了,所以临天大陆很多人都不知道,寒家和墨家是从外界家族搬出去的。”当年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据说外界家族是不愿提起,临天大陆是不敢提起。

    擂台上传来一声低哑的兽吼声,只见一道强劲之力闪过!

    离夜注视着墨月手里的兵器,在那一声兽吼声响起之时,蛇头猛地甩了出来!

    蛇身重重甩在火家那人身上,那人一脸后退了好几步,嘴角溢出鲜血。

    在他身上多了一道细小的血痕,尽管细小的看不见,鲜血流的异常多,浸湿了衣袍,一滴滴落在地上。

    众人看在眼里,虽然看起来平静,但他们神情却有着从未有过的严肃。

    墨家非墨!

    的确了不起!

    “三位剑师?”剑执看向三位剑师,他们的脸色……都非常难看。

    “无事。”其中淡淡说了两个字,可他们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擂台上,墨月对着火家那人抱了抱拳,收起非墨。

    “承让。”

    “墨月公子令何必谦虚,你赢了就是赢了,火衍心服口服。”败给墨家的非墨,他心服口服。

    墨月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迈步往擂台下方走去,然而刚走出几步,一道身影从空中闪过,强大骇人的气息,从空中直逼而下!

    感觉到这股气息,所有人脸色惊变,剑家三位剑师,剑俎,以及所有长老猛地站了起来。

    所有人同时看向黑影走来的方向,当看清楚来人,众人嘴角狠狠一抽。

    又是他!

    看到来人,离夜皱起眉头,伸手扶额,这家伙怎么就不知道消停呢?

    黑影从空中落下,稳稳站在擂台上,面无表情看着墨月。

    手臂抬起,他伸手指着墨月,“你的剑很有趣,跟我打一场,你就可以走。”

    墨月轻咳一声,谦和道:“剑堕前辈,这只是兵器比试。”

    剑堕拍了拍胸口,张嘴就说,“对啊,我不就是……”

    冰冷的眸光射来,剑堕身体一僵,眼睛顺着冰冷视线看去,当他看到离夜,心口一跳,这才没有说下去。

    对了对了。

    差点忘了,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不然就会被这些人带走的。

    “你有兵器,我也有兵器,不就能打一场,少废话,快点动手!”这样说,总没错了吧。

    “前辈……”

    “前什么辈,快点!”

    “剑堕!”三声呵斥同时响起,剑家的三位剑师,脸色黑的都能滴出墨汁了。

    好好的比试,他又来凑什么热闹,难道不知道这事剑家比试吗?

    见有人叫自己,剑堕扭头看去,当他看到三位剑师,皱起了眉头。

    “喂,你们三个叫什么叫,既然是比试,我怎么就不能参加了?”吾邪的主人都能参加,他怎么就不能参加了。

    这种和这么多好兵器对战的事情,他总不能错过啊!

    三位剑师嘴角狠狠一抽,飞身走上去。

    “剑堕,不要再胡闹了。”他到底怎么了!

    “你们死谁啊,凭什么管我!”剑堕脚一跺,指着三位剑师。

    什么叫胡闹,他是光明正大的挑战,挑战懂吗?

    “你……”

    萧水寒看到擂台上的闹剧,收回目光,看向离夜,“剑家剑堕,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也太不正常了,就像是变了个人,跟小孩子一样。

    “这件事,等回到玄机城再说。”离夜叹了口气,就他这样,要怎样把他带回玄机城,又保证他的不会闹事,还要想想办法。

    就是剑堕的身份,想让剑家的人放行,都是没可能的,不过要是剑堕愿意,还是能想办法的。

    “那你等他这么闹下去吗?”北宫奇好奇问道。

    刚才他的明明看到,剑堕要说什么,但是看到夜儿,这才又把说到一半的话给咽了回去。

    很明显啊,在场这么多人,他就听夜儿一个人的话,虽然不知道夜儿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不,反正这场比试也的确无聊了一点,不如让他大闹一场,搅动一下气氛。”离夜慵懒一笑。

    她现在上去阻止,算什么?

    她要去管,不就是多管闲事,剑家的事情,她一个外人有什么好掺和。

    “这是剑家的事,与我们无关。”萧水寒冷淡开口。

    听到这话北宫奇挑眉,愣了一下,想了想萧水寒的话,然后笑了,“也是。”

    剑家的事,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擂台上,争执还在继续,墨月夹在四位剑师之间,走也不是,留在这里也不是。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剑堕根本不准他走!

    跟剑堕打一架,别笑了。

    这是兵器比试,都是兵器之间的比试,这要是和剑堕打架,一切都变了,在实力上,他根本就不是剑堕的对手。

    “剑堕,不要再任性了,快点回去!”

    “你是谁?凭什么管我?”

    “我是剑没!”

    “剑没是谁?不认识。”剑堕摆了摆手,什么剑没,谁知道他是谁!

    剑没:“……”

    他们一起守护剑家几百年,现在剑堕跟他说,不认识!

    “喂,小子,快点动手!”剑堕没有理会剑没,再次指向墨月,要打就打,废话那么多干嘛!

    墨月摇摇头,后退了一步。

    他是不会动手的,怎么样也不能跟剑堕动手。

    剑家方向的观众席,剑俎和剑执皱起了眉头,重重叹了口气。

    剑堕大人,这到底怎么了?

    剑家的人一个都不认识,还维护北宫离夜,对北宫离夜……对了,北宫离夜!

    剑堕大人就听北宫离夜的,不然让北宫离夜去劝他!

    “家主,不然叫北宫离夜吧。”让北宫离夜去劝剑堕大人。

    “你以为我不想?可他们三位剑师,怎么可能会让北宫离夜一个外人,插手剑家的事情,还是他们四位剑师的事情。”想想就觉得没有可能。

    剑执闭上了嘴巴,心里重重叹了口气,的确是这样的。

    三位剑师怎么会允许,被人搀和他们之间的事情。

    见擂台上争闹不休,观众席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呆愣。

    等他们回过神后,看到擂台上的情况,便笑了起来。

    这次剑家的比试还真是有意思,跟一场闹剧差不多,还都是同一个人造成的闹剧。

    剑家四位剑师,居然大庭广众之下就不和了。

    这种事,不是关门来好好议论,现在在他们面前就如此,这要是关起门来,剑家会不会都被他们四个给闹塌下了。

    “小姐,这是怎么回事?”第五家族这边,人群中走出一个人,走到第五漪衣面前。

    怎么突然又这样了,剑堕又走了出来。

    “我怎么知道。”第五漪衣扔给来人一个白眼。

    莫名其妙发生的事,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到底怎么了?在那个结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在结界里面的人还会不知道。

    第五家族的人心里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

    “大小姐?”寒家这边同样有了动静。

    “你是想说剑堕,还是想说寒雨暮?”寒雨笙冷冷抬眸,看向说话的人。

    寒雨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一个两个都不知道,自己家的事情都没有管好,还想去管别人家的事?

    说话的人张了张嘴,看到寒雨笙冰冷的眼神,低下了头。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更不知道雨暮小姐为什么会来这里。

    明明是约定好的,雨暮小姐不应该违约才是啊。

    秦家和火家都是不动声色,就像是个没事人,坐在那里,看着这一场闹剧。

    墨家人着急到不行,毕竟墨月还在上面站着,要是剑堕动怒,不管剑家三位剑师,直接动手了怎么办。

    剑堕对三位剑师动手的事都发生过,更何况是其它。

    梵九皱着脸,看向离夜,见她一点都不打算出手的样子,站起了身。

    在众人的注意力在擂台上,他一溜烟走到离夜身边。

    “丫头,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着急啊?”她就不怕影响比试吗?毕竟她也是来参加比试的。

    离夜身体往后靠了靠,看着冲过来的梵九,淡淡道:“我干嘛着急?”

    和她又没有关系,着急干嘛。

    然而她的话刚落下,一声不满的吼叫响起,从擂台上传来,残影闪过,直逼离夜!

    “北宫离夜!”

    三位剑师中的一位,见拗不过剑堕,从擂台上飞身走下,瞬间出现在离夜面前。

    强大骇人的气息,瞬间震开,在周围翻滚!

    那双充满着怒意的眸子,恨不得将离夜撕成碎块。

    原本就什么都还在茫然状态的众人,听到这一声吼叫,然后就看到三位剑师之一,什么都不管不顾冲了过去,站在离夜面前,他们都快懵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和北宫离夜有关系?

    最近怎么有一种,连看戏都云里雾里的感觉!

    感觉整个人都跟傻了一样,还是因为知道的秘密太多了,被震撼成这样的?

    可是也不像啊!

    他娘的,发生了什么事,好歹让我们也清楚啊,这种种事情的发生,什么都不知道,我们看着都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

    耍他们的是吧!动怒之前,我们能不能好好说清楚,也让他们明白明白?

    这不是兵器比试吗?怎么感觉成了外界家族各家的秘密大爆发了,一家比一家的事多!

    临天大陆的人郁闷,外界家族的人,更是郁闷。

    别说外人了,就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整天活在云里雾里。

    谁能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题外话------

    剑没,没是mo,不是m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