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偷听!
    下一场又开始,萧水寒收回目光,轻咳一声。

    “夜儿,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就算是九婴,知道的也不会这么清楚吧。

    “敖金说的,哦,对了,你说的九幽噬天龙,它活的好好的。”离夜看了一眼萧水寒,含笑说道。

    不只是活的好好的,最近还越来越强了,实力可以说突飞猛进。

    “活着?”萧水寒看着离夜,心里泛起疑惑,狐疑看着她,“不会又是你契约了吧?”

    夜儿契约的那些玄兽,一头比一头有来头,所以她如果说九幽噬天龙,被她契约了,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离夜轻咳一声,看向萧水寒。

    “师父,你怎么会想到是我?”要是契约了暗曜,她也不会问啊。

    “你契约不是很正常的事?”北宫奇反问,夜儿不管说她契约了什么,那都要淡定。

    一次两次三次,那得吓死你!

    离夜看了看萧水寒,又看了看北宫奇,张了张嘴。

    “你们都以为暗曜是我的契约兽?”这次真不是她,真的不是。

    两人扔过来同样的眼神,仿佛在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离夜:“……”

    他们这次真的想多了,她的确是没有契约暗曜,真没契约。

    “那是清羽的契约兽。”离夜扔回他们两个一人一个白眼。

    两人恍然大悟点点头,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吓死人不偿命的家伙,纳兰清羽!

    九幽噬天龙,居然被他给契约了!

    “夜儿,不然你带师父去见见九幽噬天龙?”萧水寒凑到离夜面前。

    离夜斜视了他一眼,鄙夷道:“师父,你不就是想拔暗曜的牙齿,没可能的,自从那件事情后,暗曜对它身上的东西非常宝贵。”

    在经过融骨钉的事情以后,暗曜简直碰都不让人碰它了好么。

    不过也是,那融骨钉是从它骨头里拔出来的,谁经历过生死边缘的事,还给人随便靠近。

    见离夜一针见血戳穿,萧水寒摸了摸鼻子,收回目光看向擂台。

    “咦,是天玄那件兵器。”萧水寒这时才发现,擂台上现在对战的兵器,其中一把是天玄。

    那把柔可似水,坚硬如钢的兵器。

    “对战她的是凌家人,这场比试没有什么悬念。”离夜摆了摆手。

    天玄那件兵器太诡异了,而且到目前为止,她可以肯定,天玄的主人,还没有用出天玄全部的实力,也许才七八成。

    果然离夜的话刚落下,擂台上凌家的那个人,就被踹了下去。

    萧水寒和北宫奇看向离夜,嘴角一阵抽搐。

    又来了……

    可夜儿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对方就要输了,兵器上根本看不出什么。

    感觉到身边几道目光,离夜扭头看了一眼,认真道:“这次是凑巧。”

    “你以为我会信吗?”萧水寒白了她一眼,天下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这次要是凑巧,前面的都是凑巧了。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没有再说话。

    “等你对战的时候,要小心天玄这件兵器。”萧水寒沉声道。

    “师父,现在是不是后悔,没有让我和你好好打一场了?”她记得除了拜师那一次,师父认真和她打了一场,之后就再也没有交过手。

    师父的兵器,和天玄很多方面很相似,要是和他打一场,了解一下这种兵器,还有些经验可言。

    “等十五进八的比试完了,其余几场就是明天,我们今天回去可以试试。”萧水寒若有所思道,的确是该熟悉一下这种随意变换的兵器。

    尽管每一种都不样,但是有了经验以后,很多方面会注意。

    “那就希望下一场遇到的人,不会是她了。”这种事情,很拼运气的。

    “要是运气太好遇到了,你以后也算是有经验了,再说,你不是知道阎王吗?”那本小册子上,什么记载都有。

    他这一生打造的兵器,也都记录在上面,还很详细。

    “师父,我怎么听着,你很期待下一场我能遇到?”听听,听听这语气。

    “是很期待,能逼迫出那把天玄全部实力的,比试的人中,没有几个,夜儿又刚好是其中一个。”萧水寒直认不讳。

    毕竟是很像的兵器,他想要了解一下,夜儿要是和她对战,主动权就在他这里。

    “好处!”离夜伸手,让她帮忙,也不是不可以。

    “你不是想修复青铜盾?我最近还有些时间。”萧水寒面无表情道。

    “成交!”离夜果断回答两个字。

    青铜盾,把这东西修好,玄机城就又多了一件神器!

    北宫奇看着他们两,一阵无语,他们这样,不知道他们是师徒关系的人,一定不会这么认为。

    “喂,你们两个,要当着我的面,说到什么时候?”冰冷的声音从擂台上传来,残影掠过,瞬间走到离夜和萧水寒面前。

    擂台上赢了比试,天玄之主眼中燃烧着两簇火焰,怒瞪着离夜和萧水寒。

    看到她的举动,所有人不解看了过去,这是怎么了?

    他们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这姑娘听到什么了?

    离夜双手抱臂,靠着椅背,皮笑肉不笑看着走到面前的人。

    “你愿意听,我们当然愿意说。”刚才他们说话,她和师父,奇叔,罗刹周围,都以精神力阻隔,外人是听不到的。

    这个人听到了,说明精神力还不错,也许还是炼药师。

    毕竟这世上没有人规定,炼药师一定要佩戴徽章,穿上银袍大摇大摆显示自己的身份。

    第五漪衣和梵九坐在不同的位置,看到这一幕,却有相同的表情。

    显然,刚才离夜他们的对话,他们两个也听到了。

    第五漪衣笑看向离夜,她怎么觉得,夜儿是故意的呢?

    夜儿的精神力,就连她都勉强才能比拟,夜儿要是不想让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就一定能做到不让他们听到。

    “你……”

    “你偷听本小姐说话,知道死神之刺,本小姐还没问你收钱呢!”离夜手轻拍了一下椅子扶手上,双手抱臂站起身。

    从一开始她就在偷听,故意不露声色,不就是想继续听他们说下去,她说了啊。

    那女子心里闪过惊讶,双眼睁大看着离夜。

    她是知道!

    明明自己很小心了,她是怎么知道的!

    “今天你只是知道一些不重要的事,要是知道重要的,这场比试之后,踏出剑家,便是你的死期!”铿锵有力的声音,震动着这一方天地!

    而她眉宇间的神采,飞扬而又张狂,嚣张而又跋扈!那叫一个桀骜不羁!

    “好大口气!别以为你的身份,还有纳兰清羽,我就不敢对你如何!”还从来没有人敢跟她这么说话!

    不只是因为她的身份,让那些人不敢,而她更有实力让那些人畏惧。

    北宫离夜!

    “你可以试试继续偷听下去,不用我的身份,没有纳兰清羽,看看我能不能对你如何。”离夜一字一顿,冷冷开口。

    她继续听下去,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即便这里是剑家,她也能让这个人,无法活着离开!

    两人的对话,周围的人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来是偷听了讲话。

    不过这的确是……有点不太……

    只是这女人,到底听到什么了,这么气昏了头,连自己在偷听都不顾了,就冲上去找人家理论。

    拜托,你是在偷听好么?什么叫偷听,偷听有这么光明正大的?

    太没有偷听者,该有的自觉了。

    这个时候不管听到了什么,都该忍住,说出来丢人的是自己啊。

    “好,咱们到时候就看看,到底是你的吾邪厉害,还是我的天玄厉害。”说完,她转身就要走,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她又停了下,“我叫寒雨暮。”

    三个字响起,所有人怔住,不可思议看向寒家人都方向。

    寒雨暮,寒家人!

    可是她并不是坐在寒家的队伍中,而是散修者啊!

    “哦。”离夜淡然应了一句,看上去并不在意。

    寒雨暮?

    连寒雨笙都是羽化之穴出世才听说的,寒雨暮当然就更没听说了。

    见离夜一脸淡然,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寒雨暮皱起了眉头,她就真的不好奇吗?

    自己来参加比试,并不是用寒雨暮的身份,而是散修者的身份,慕寒。

    “你已经说了,还有什么吗?”离夜看了她一眼,挑眉问道。

    她就算还有要说的,自己也没兴趣听下去。

    寒雨暮神情微僵,硬邦邦说出两个字,“没有。”

    话落,她转身离开,往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众人看了看寒雨暮,再看向寒雨笙,突然发现,这两个人还真像!

    不是说寒家的继承人,都是一脉单传?这两个人,怎么会这么像?难道是姐妹?

    不可能吧!

    临天大陆的人可能不怎么了解寒家,外界家族却是知道。

    寒家家主只能有一个孩子,不论这孩子是男是女,必定是未来寒家的继承人!

    寒雨笙,寒雨暮,这听起来就像是两姐妹,两个人长得还挺像的。

    “夜儿?”北宫奇看向离夜,扯了扯她的衣袖。

    离夜看到他的眼神,立刻会意。

    精神之力又多了一层笼罩,这次完全没有人再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寒家从来只有一个继承人,如果这个寒雨暮是寒家人,那必定是和寒雨笙是一母同胞。”可是这才是最奇怪的。

    寒家唯一的继承人,怎么会多了一个姐妹出来,这完全是不符合逻辑啊!

    “为什么这么肯定?”离夜挑眉,她刚刚看到家族那些人的脸色,好像也不太对劲。

    “这是寒家的规定,貌似是不想把血脉分散,所以就凝聚在一个孩子身上。”具体的他也不知道,毕竟这是寒家的要事,外人又怎么会知道。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寒家家主,绝对只会有一个孩子!

    可要是一个,这个寒雨暮又是哪里来的?

    听到北宫奇的话,离夜一阵轻啧。

    这外界家族,到底有多少古怪的规矩?

    剑家,有四个什么剑师,家主没有绝对的权利。

    寒家,必须独生子女,多一个都不行。

    等一下还有,秦家,火家,墨家,凌家,会不会还有什么内幕?

    至于第五家,她还在查,内幕肯定不小,这不用说。

    最后就剩一个天家,据说这是外界家族八家,最神秘的家族,而现在这个选定的继承人,也很天才,然而天家其它的事,很少有人知道。

    就是知道一些,也是大家众所周知的。

    “不管她如何,等剑家比试结束吧,反正别人家的事,我们也插不上手。”离夜耸耸肩。

    虽然奇怪,但是顺其自然,又不是一定要知道。

    “也是。”北宫奇点头。

    “夜儿,你快看!”萧水寒激动的声音响起,他看着擂台一阵拉扯,急切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