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死神之刺
    北宫奇心口一跳,看向离夜手中的长剑,即便收在鞘中,只要稍微靠近一点,还是能感觉到那骇人的杀气,如同千年冰川中萧瑟刺骨的寒风。

    它,又变强了?

    他看到吾邪出鞘时,比以往更锋快,还以为是夜儿的缘故,原来是吾邪变强了!

    “砰!”

    擂台上又响起一声巨响,顿时间,四周一片寂静无声!

    离夜眸光变得深邃,注视着擂台上的身影,握着吾邪的手,轻轻摩擦,眼中多了几分警觉。

    还在思索中的北宫奇,听到这一声,扭头看向擂台,当看到擂台上倒下的人,一下子也愣住了,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剑家的人!败了!

    擂台上,阴柔的身影转身,看向擂台旁边的裁判。

    “是不是该宣布了?”那人一脸女相,说话的声音却是男的。

    苍白的面容,带着几分灰暗,单薄的身影,仿佛风一吹就回倒下,而他手里没有别的,只有一颗黑色的长钉!

    那长钉看上去很普通,和随处可见的普通长钉没什么两样。

    不过它散发着是杀气,和浓浓的血腥味!

    也正是他,仅仅用三招,就把剑家的人打趴在地,这才让所有人震惊不已,有点不敢置信。

    三招!

    只是三招,就把剑家的人打败了!

    这个人是谁啊?

    怎么一开始,没有人注意到他,连他手里的兵器,都没有怎么在意过?

    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个人的?怎么谁也没看到!

    所有人立刻开始低头翻阅手里的小册子,当册子上的资料映入眼帘,他们再次皱起了眉头。

    剑家的众人,脸色当场就变了,特别是剑俎和剑家三位剑师。

    他们阴沉着脸,不知道在身边随从耳边说了什么,随从立刻离开,走出或则个广场。

    几乎每个人都是一脸懵,还没反应过来。

    实在想不明白,一直以来,都是勉强进入三十名的人,怎么会突然大放光彩!

    “这个人是什么人?”北宫奇惊讶道,回过神立刻拿过放在旁边的小册子,翻阅了起来。

    离夜眯起双眼,过了一会,淡淡道:“他手里的兵器叫死神之刺,上古时期在一场对战中,折断后消失的黑暗麒麟之刃,重新打造而成。”

    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之前表现的太过普通,他的兵器更是普通,也就没有人在意到他。

    进入到这里,他才开始发挥自己真正的实力,不,也许还不是!

    离夜的话刚说完,北宫奇刚好翻到记载的死神之刺的那一页,他看完以后,惊奇扭头。

    一字不差!

    “连这个你都记下了?”夜儿怎么记住的?

    他敢肯定,这个人要不是这第二场,突然冒了出来,绝对不会有人注意到,这次比试还有这么件兵器,这么个人。

    “看到黑暗麒麟之刃,多看一眼。”一开始的比试,也多看了一眼,不过他的表现并不算突出,也就没有再去在意。

    没想到在这里,却突然跳了出来,用三招打败了剑家的人,貌似剑家的那件兵器,还是他们家排名前十的兵器。

    估计剑家的人,现在都傻了,剑家兵器排名前十的,在第二十九名就输了!

    一旁的裁判这才回神,看着擂台中央那个脸色阴暗,是男人更想女人的人,迅速走了过去。

    “死神之刺胜!”

    “接下来,第三场!”

    一连说完两句,裁判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立刻退开。

    突然杀出来的黑马,三招取胜!

    这次的兵器排名比试,怎么这么多黑马,第一场已经够吓人了,毫不费力据解决了对手,现在又来一个!

    那个人转身走下擂台,迈动脚步,他抬眸看去,眼眸中闪过挑衅的光芒。

    一道阴暗冰冷的目光射来,离夜挑了挑眉头,看向走下擂台的人,就看到那那一抹挑衅的眼神。

    “夜儿,他在看你。”北宫奇凑到离夜耳边,那种目光是挑衅吗?

    “嗯。”看到了。

    离夜收回目光,没有再去看他,“师父,跟我说说黑暗麒麟之刃吧。”

    师父既然是铸造师,肯定会知道黑暗麒麟之刃,毕竟这个名字,连她都听说过,在上古时期黑暗麒麟之刃,应该还是挺有名的。

    “上古遗留下来的信息残缺不全,只知道黑暗麒麟之刃是上古一次大战中折断,折断的原因,是被一头玄兽咬断的,不过那头玄兽应该现在不存在了。”说到最后,萧水寒有些惋惜。

    能咬断黑暗麒麟之刃的玄兽,那牙齿肯定是比黑暗麒麟之刃还要坚硬,要是拿来打造兵器,那是相当不错!

    “这头玄兽叫什么?”上古的玄兽,还是一次大战,问九婴和敖金它们应该就知道了。

    “九幽噬天龙!”萧水寒淡淡说出五个字。

    啥?!

    离夜扭头看向萧水寒,嘴巴微张,嘴角阵阵抽动,九幽噬天龙?暗曜?

    她怎么听着,有点不真实,暗曜?当年咬断的黑暗麒麟之刃,什么样的大战,会让暗曜动手?

    “就是它。”九婴和敖金的声音同时响起。

    抽动的嘴角僵住,离夜满头黑线,“说说当时的情况。”

    “那家伙刚刚成为凶兽,太招摇了,一天灭一个不大不小的势力,毁大势力护着的小势力,还有就是,看到其它玄兽就杀。”九婴冷淡道,说完以后还轻哼了一声。

    “然后那段时间,它简直是人神共愤,记得当时不管是人类,还是玄兽,都对它恨之入骨,至于凶兽,它们也是想的,不过它们没胆子。”敖金含笑戏谑道。

    在凶兽这边,九幽噬天龙就是王!至高无上的王!

    其它凶兽就算是想对它如何,一来它们没本事,二来它们没胆子。

    有谁,能忤逆和反抗自己的王!

    离夜若有所思点头应和,的确,这很暗曜,像是它会做的事情,引起天下大乱!

    “那次大战,可以说是上古之时,最大的战役之一吧,然而最后还是以平局落幕,人类和其它玄兽这边,伤亡惨重,九幽噬天龙也消耗不小,最终约定,给它留下一方天地给它睡觉。

    谁也不可以踏入其中,否则生死不管,从那以后,九幽噬天龙就开始沉睡,当然中间也苏醒过,不过出去搅动一番,它又跑回来睡觉,至于它后面是怎么被你家男人契约的,就不得而知了。”敖金叹息一声。

    也就当时成为了凶兽的暗曜,才敢搅动风云,不然也不会有这么一场大战。

    “那黑暗麒麟之刃呢?”这才是关键。

    “具体知道的,就是这把兵器,是用黑色陨石玄铁打造而成,当时很多人都想得到它,不过最终是落在一方势力的首领手上,那方势力相当于现在临天大陆中域的一流势力。”说起来还是不错的。

    离夜嘴角微微上扬,含笑道:“知道了。”

    “夜儿,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萧水寒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狐疑问道。

    她这表情,仿佛看穿了一切,是知道了什么?

    “黑暗麒麟之刃,是黑色陨石玄铁打造的。”离夜看向萧水寒,嘴角弧线加深,神秘一笑。

    知道是什么来历,就能安心不少,毕竟知己知彼啊。

    “黑色陨石玄铁!”上古时候,还有这东西!

    萧水寒一向没有什么变化的脸上,露出了渴望,情绪也有几分激动。

    离夜笑看着他,看着他此时的模样,眼中闪过笑意。

    其实她家师父,也不是无求无欲嘛,只是没有遇到喜欢的东西,对兵器的热衷,也许不像以前,可从未减弱过。

    听到好的,打造兵器的原料,他也会激动,有正常人的情绪。

    看到这样的师父,她倒是比较好奇,师父要是遇到心爱的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第五场!开始!”

    擂台上传来声音,离夜挑眉看去,发现第三场和第四场,在她和敖金它们说话间,已经过去了。

    “主子,是剑寻。”罗刹开口。

    “霸剑,原本是被剑家遗忘的兵器,不知道为什么被剑寻翻了出来,滴血认主,打开了它的封印,不过它从未参加家族比试,这还是第一次。”萧水寒平复下心情,平淡开口。

    “剑寻的对手,是秦家人。”离夜慵懒靠在椅背上,看着擂台。

    只见两道身影飞身走上去,秦家的人立刻拔出了兵器,仿佛不愿意和剑寻纠缠太久。

    反观剑寻,不急不躁,一点都不着急结束这一场比试,背在他身上的剑,始终没有出鞘。

    一番交战下来,秦家的人显得有几分急切,招式更为凌厉!

    突然,铁棍在空中劈下!

    就在这时,擂台上掀起一阵狂风,寒光闪过,直飞空中!

    紧接着,巨影从天而落,速度比秦家手里的铁棍更快,那巨剑的剑尖,眼看着就要落在秦家人的身上!

    秦家那人感觉到骇人的力量从空中落下,急忙翻身,就看到落下的巨剑,他迅速抬起双手,将铁棍挡在面前!

    下一刻,就听到——

    “砰!”

    秦家那人连人带棍,落在了地上,在那巨剑落在他身上以前,剑寻飞身走过,握住剑柄,指着那人的脖子。

    “你输了!”

    秦家那人抿着嘴,过了一会才开口道:“我认输。”

    抽中剑寻,是他的运气不好!

    裁判迅速走上来,乐呵呵看着剑寻,满意点点头,不错不错。

    “霸剑胜!”

    三个字传开,所有人都点点头,没有惊奇,没有惊讶,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

    剑俎看着剑寻,越看越满意,眼角余光看到身边的三位剑师,脸色又慢慢阴沉下来。

    以剑寻的性子,目前还不能挑明自己想把剑家未来族长之位给他,三位剑师不会同样,而剑寻现在的实力,还奈何不了三位剑师。

    等到他成长到一定程度,剑家族长一定会摆脱这三位剑师,掌握剑家全部的权利!

    因为剑寻,并不是那种乖乖听话的人,他只做自己愿意做,想做的事。

    萧水寒看着剑寻移动的身影,靠着椅背,往离夜那边靠了靠。

    “剑俎很满意剑寻。”剑家的未来族长,只怕剑俎已经选好了。

    “剑俎应该很想摆脱,现在剑家族长的命运,剑寻是个不错的选择。”离夜含笑回答。

    “的确不错,他的性子,不会听从谁,比如他不管自己是剑家人,也站在你这边。”剑寻只做对的事,不会盲目跟从,听从。

    “这样很好。”权利本来就该握在一个人手里,太过分散,族中的人就会结党,四分五裂!

    不过,若剑寻当了剑家族长,那才是考验的开始。

    他需要重新整顿整个剑家,从三位剑师开始,首先就是要收回他们的权利!

    这些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不是一般的难!

    不过剑俎既然选定了他,应该会帮他,剑家未来族长,必定是剑寻!

    ------题外话------

    找了半天电脑,终于能上传了,嘤嘤

    t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