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吾邪,又强了!
    “咚——”

    这一声钟鼓,比刚才的任何一声,都要来的沉重!

    就在这时,三道身影从天飞过,步步凌空走下,每走一步,就如同在行走阶梯,脚步迈出就会有一股无形之力,出现在他们脚下。

    威压之力从空中笼罩而下,不少人脸色纷纷变化,有些脸色没有变化,但表情也变得非常僵硬。

    能镇定自若,与平常无异的人,在这上万人中,只有寥寥数十人!

    三人并排走下剑家的方向,剑俎旁边摆放着和他同等高的三个位置,能和家主平起平坐,在剑家是只有三位剑师才能拥有的权利!

    离夜看了看坐在身边的萧水寒,没有说话,目光放到擂台上。

    北宫奇看到剑家的方向,身体网萧水寒这边靠了靠,轻咳一声,开口道:“你现在就是不说,为什么不坐在剑家的位置,我们也明白了。”

    剑家这三位剑师,不在空中观战,改坐观众席观看了,还和剑堕平起平坐,这是要告诉所有人,他们三位剑师在剑家的权利么?

    “没意思。”萧水寒面无表情说出三个字。

    剑家的人会让他坐在剑堕旁边,不过是为了打听吾邪的一切,第一天,若不是不想和拂了剑家颜面,他早就挥袖离席了。

    “在剑家,当个家主也挺可悲的。”冷硬的声音响起。

    离夜和北宫奇听到这话,相识一看,同时扭头看向说话的罗刹。

    今天这天要下红雨了吗?罗刹居然开口说这些,平常他是一句话都懒得说的。

    “说的不错。”北宫奇收回目光,淡淡说了几个字。

    四位剑师的权利,比家主的还大,家主有时候都要听四位剑师的,这个家主当的的确是可悲。

    “安静!”

    威严十足的两个字,从擂台上往四周传开,威震四方!

    喧哗吵闹的广场,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不知何时走到擂台上的裁判。

    “兵器比试延迟三天,我宣布,今天继续进行!”

    “好!”

    裁判的话刚落下,迎合之声四起,众人一阵狂呼!

    “前三十名排名赛,第一场正式开始!现在由三十人上台抽签,决定第一场对战!”

    裁判的话才刚落下,所有人便有了行动。

    他们飞身走向擂台,走到裁判面前,看着他手中玉筒。

    “三十支签,抽到同样字数的对战!”

    裁判的话刚落下,他们便开始动手,拿出自己的签条。

    离夜站在一旁,直到所有人都抽了签,她才走过去拿过最后一根签。

    翻开一看,偌大的一个字映入眼帘。

    “一!”

    裁判看了一眼,嘴角一抽,不可思议看着离夜。

    这运气,是太好了,还是太不好了!

    最后一个抽签,居然抽到了第一场的第一次对战!

    离夜感觉到一道目光看过来,扭头看了过去。

    裁判见离夜的目光看过来,立刻收回双眼,轻咳一声,开口道:“比试按照数字来,现在,抽到第一支签的人留下!”

    离夜把手中的签扔进玉筒内,双手负在身后,没有再移步。

    其他人看了看,纷纷走下擂台,知道另外二十八个人离开,擂台上只剩下裁判,离夜还有对面站着的中年男人。

    他手里是一把巨斧,不过巨斧的主人,长得并不算魁梧,只见他单手轻轻一提,巨斧轻而易举的就拿了起来,好像根本不费力气。

    “二位,可以开始了!”

    说完,裁判一溜烟跑下擂台,虽然时间过去三天,不过这姑娘的厉害,他是没有忘记。

    可不想被她的剑气伤到,那把剑看起来威力就很厉害。

    看到裁判都匆匆走下擂台,众人一阵狂汗。

    有这么夸张吗?

    这都还没开始打,他跑这么快做什么?

    中年男人拿着巨斧,在离夜一丈外的地方停下,见她没拿出兵器,皱起了眉头。

    “小姑娘,这是兵器比试。”不是拳打脚踢。

    离夜冷淡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急什么,你都还没出手不是。”

    “你让我先出手!”男人有些惊讶。

    尽管这姑娘一直以来,表现都挺惊人,可也太嚣张了一点吧!

    不对,貌似几场下来,她一直都这么嚣张!

    不过这是比试,不是她随意玩耍的地方,既然她让自己先出手,那他就不客气了!

    男人拿过巨斧,双手紧握,朝着离夜笔直砍下!

    离夜冷冷一笑,看着飞落下来的巨斧,脚尖轻点,往后退去。

    “小丫头,这比试可不是你退就能赢的,还不把你的兵器拿出来!”中年男人怒吼道!

    太狂妄了!

    和他过招,还想不拿出兵器,就想赢!

    “本小姐是担心,拿出兵器,你一招就输了。”离夜从空中落下,稳稳站在擂台上。

    一招,就输了!

    这话传到观众席,众人嘴角阵阵抽搐,双眼睁大看着离夜。

    太张狂了,这个人,实在是太张狂了!

    进入到兵器排名前三十名的人,不管是兵器还是实力,都是上上等了,她居然放言,拿出兵器,对手一招就输了!

    她就算在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一招就打败,进入前三十名的高手!

    说这话之前,她能不能不这么嚣张,好歹掂量一下!

    还有,她这是在惹怒对手吗?

    “你,找死!”不拿出兵器,那他就不客气了!

    巨斧再次朝离夜砍去,虽然巨斧沉重,看上去也笨拙,但是在中年男人手里,却如同灵活鞭子一样。

    不管离夜走到哪里,他都能追上来,还是以最快的速度。

    离夜躲闪之间,目光在他身上流转,看到他的身法,在他的招式中寻找着破绽。

    看到他气急败坏,恨不得砍死自己的样子,离夜红唇上扬,露出一抹笑容。

    就是现在!

    寒光闪!剑锋破!

    就在这是,兵器出鞘的声音响起,寒光冷冽,杀气逼人,整个擂台上,温度急速下降,就如同千年冰川,没有一点温度!

    只见离夜飞身纵跃,剑花在四周飞旋,剑气直逼那中年男人而去!

    诛灭!

    剑花缭乱,一把剑瞬间幻化出好几把!

    中年男人看到剑影,猛地停下脚步,收回巨斧,挡下飞来的剑影!

    离夜看到他的举动,眼中闪过一抹光亮,手腕微转,刀锋变化,下一刻,剑影消失!

    而她脚步移动,瞬间消失在中年男人面前!

    擂台上,人影突然消失,熟悉的身法,步伐,外界家族七家的人,脸色惊变!

    这是!那是!

    移形换影!

    第五家族!

    七家的人看向第五家族,更像是在询问。

    然而他们扭头一看,就发现,第五家族除了第五漪衣的脸被面纱挡住看不见,其他人都是一脸阴沉,黑的都能滴出墨汁了。

    怎么回事?

    众人心里划过疑惑,一时没有注意到擂台。

    就连擂台上和离夜对战的中年男子,一下子也没注意。

    离夜瞬间出现在他身后,吾邪落在他的脖子上,刀锋闪过寒光。

    “你输了!”

    冰冷的三个字响起,不轻不重,却让全场每一个人听到!

    所有人震惊站了起来,看着落在先中年男人脖子上的的长剑,吞了吞口水。

    真的,真的输了!

    他娘的,他们都觉得还没开始,然而对方已经输了!

    好歹是前三十名好么?怎么会这么容易输了!

    是他太弱了,还是对方太强了!

    再怎么强,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怎么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过!

    众人心里翻腾,却也只能在心里翻腾。

    事实已经成了事实,他们还能说什么,对方没有用任何手段,而是用光明正大的方法,把人打败了,他们素有人都看到了。

    不服,那也只能憋着!

    其他人不知道,中年男人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惊讶。

    特别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等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输了,他都觉得自己根本没出手,连人的衣角都没碰到!

    “我认输!”

    说完,他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收起了兵器。

    尽管不知道怎么输的,可输了就是输了。

    人家的剑都放在他脖子上,他要是反抗,直接就是死。

    离夜这才收起吾邪,看向擂台下,早已傻眼的裁判。

    呆滞在原地的裁判,看到离夜的目光,立刻回神,匆匆走上来。

    “第一场,吾邪剑胜!”

    太快了吧!

    他感觉自己刚走下去,然后比试就完了!

    全场只怕没几个人反应过来,这个人是怎么输的,她又是怎么赢的。

    一开始还在逃走,后面就突然反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离夜漠然转身,走下擂台,在众人瞩目下,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第二场,开始!”裁判的说完,走到擂台边缘,双手叠在腹部,后背,脖子都伸直了。

    众人看到他这样,嘴角阵阵抽搐。

    感情这裁判,还挺有先见之明的!

    两道身影飞上擂台,压下刚才心里的惊讶,两人冲了过去,便是一场肉拼!

    萧水寒垂眸,看了一眼吾邪,轻轻笑了笑,“好像比三天前强了。”

    三天的时间,她被结界困了三天,三天后吾邪变强了!

    结界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吾邪是怎么变强的?

    离夜扭头看向萧水寒,微微一笑,“没错,是强了!”

    吾邪,又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