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这剑会是哪一位的?
    不过这样也好,这个人看起来挺强的,有他在离夜身边,在外界家族,离夜也多了一分安全。

    离夜怎么可能做赔本的买卖,又怎么可能会吃亏!她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修复它的伤,最多也就那么长时间,可被关的威胁,要是有人知道主灵的佩剑在他身体里,那他被关的威胁肯定是随时随地有,而且谁也不知道会有多长时间!

    两句话听起来没什么,可其中的差别,忒大!

    不是修复好它的伤痕啊,是没有被关的威胁以前啊!

    又一个掉进坑里,还浑然不觉,乐呵呵以为离夜是好人的人……不对,应该是剑。

    可怜啊可怜!

    两个字落定,红莲,九婴,敖金,小水它们有种捂脸,不忍心看下去的冲动。

    “成交!”只要不再被关,身上的伤能好,什么都听她的!

    “当然!”离夜笑眯眯点头。

    剑堕眼中闪过光亮,“你说的!”

    “不想被关,想要我帮你治伤,那我们来个约定,在你没有被关的威胁以前,你得跟我走,听我的,我可以保证修复好你的伤,也不会让人把你关起来。”离夜不急不缓开口。

    剑堕立刻又点点头,当然了,不然他在这里干嘛。

    “想不想让我帮你治伤?”红唇弧线加深。

    剑堕点点头,当然当然!

    “不想被关是吧?”离夜含笑继续问道。

    若不是他身上有伤,它出来是打算大开杀戒的!

    “不想再被关了。”他已经被关了几十年了,不想再被关几百年。

    听到这个字,剑堕的气焰减弱了几分,嘴角双双垂下。

    关!

    当然了,剑家知道他身体里的剑,是不会再关他了,她是故意这么说的,不然他以后怎么会跟她离开剑家。

    离夜架起二郎腿,斜靠在椅背上,手撑着下巴,看着剑堕气恼的模样,狡黠之色从眼中一闪而过,她从容淡然道:“你难道还想被关几十年?”

    “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明明就是在叫他!

    看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剑堕立刻跳起来,走到离夜面前,双手叉腰。

    要知道剑堕说一句话,就是剑俎有时候都必须听从,现在剑俎听离夜的了,这要是离夜丫头让剑堕对剑俎下什么命令,剑俎是听呢?还是不听呢?

    不气晕才怪了,剑家几百年,才出了四位剑师,几百年才四位,现在其中一个,居然听了外族人的话,反而对自己家的人完全不认识!

    剑俎和剑家的三位剑师,刚才就差点气晕过去。

    哈哈哈哈!突然好像看看剑家那群家伙,看到剑堕对离夜丫头,事事听从,就像个小孩子听大人话那样,他们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那肯定会气死啊!

    他还是自己去找乐子好了,反正看上去,剑堕一时半会,也肯定会跟着丫头的,他到时候跟上去不就行了!

    “算了。”梵九一阵鄙夷,然后迈步离开。

    创造外界家族几位主灵的佩剑,外界家族加上北宫家族,应该是九大家族,当初应该就有九位主灵,这剑会是哪一位的?

    那时,想要带走剑堕就难到,剑堕,堕剑,两样对剑家来说,都很重要,剑家绝对不会让他们都离开剑家的。

    再说她不相信梵九老头这张嘴巴,告诉他,敢肯定,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剑堕身体里有一把主灵的佩剑。

    离夜笑而不语,她也只是猜测,都没有证实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

    轻咳一声,梵九回头重新看向离夜,“丫头,就不能满足老人家的好奇心吗?”

    以后不能相信这小子,居然真的扔下他一个人了!

    梵九:“……”

    他却觉得,这更像是掩耳盗铃,不准别人说,装作没有听到,难道就没有人知道了么!

    族长不会做,影响家族名声的事,其它七家也不会允许剑家,做出影响外界家族名声的事。

    “老头,我先走了,还得去问问兵器比试怎么办呢。”总不能不比了,族长不会这么做,要知道突然中断比试,对家族的名声,有很大影响的。

    说好的一起问,这小子怎么能先走了,还扔下他老人家一个人,这算啥?这算啥!

    “喂,剑寻小子!”梵九指着走出去的剑寻,大声叫道。

    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的多,未必是什么好事。

    剑寻心里闪过无数疑问,最终还是甩在了脑后,先不说离夜不会告诉他,就算他去问族长,族长也不会说,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问的。

    可在什么情况下,他们两个人,才会提到堕剑?

    不过离夜怎么会突然问堕剑,她是怎么知道堕剑的?这件事,应该只有家族的人知道才对,难道是剑堕先辈跟她说的?

    “唉,我还是走吧。”剑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离夜不打算说的事,是能勉强。

    勾起了好奇心,可是什么都不说,这是不对的!

    梵九和剑寻站起身,一老一少看着离夜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不差分毫。

    “就是就是,快走!”剑堕立刻应和道,吾邪的主人还要检查他的伤,他们没事就赶紧走,不要留在这里。

    离夜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摆了摆手,“你们走吧,现在没有空招待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