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带这样的!
    “这是在干嘛?”

    梵九匆匆忙忙走来,刚走进门口,就看到的剑堕在脱衣服,然后离夜他们一脸囧囧的表情。

    大庭广众之下,说好的形象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剑堕手里的动作停住,他皱眉看向梵九,脸上路出不满,甚至还有几分杀意。

    “喂,你把我关了那么多年,我出来都没动手杀你,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晃。”这些年谁关着他,他记得一清二楚,不动手杀了他们,不代表不会杀!

    听到剑堕的话,梵九怒了,冲到他面前,“靠!当年要不是你一封信到炼药师公会,谁愿意来搭理你!你现在还敢怪老子关你,老子不关你,剑家的人都要被你杀光了!”

    什么意思!现在怪他了!他有种当初别怕死把他叫过来啊!

    剑堕回头看着离夜,一脸不解,“他在说什么?”

    不懂。

    梵九差点吐血,这混蛋还敢跟他装傻,这几十年白干了!

    离夜收起囧囧的表情,站起身,走到剑堕面前,指了指他就要解开的腰衣带,“把它系好,你的伤不需要脱衣服。”

    拜托,他是剑出现了裂痕,又不是身上受伤,他脱衣服干嘛?

    别人又不知道堕剑就在他身体里,不知道的人看到他脱衣服,还指不定会怎么误会!

    还有就是,他的剑在身体里,这要师父怎么帮他看,怎么帮他修复?

    “这样?难怪你们都不动手。”剑堕恍然大悟点点头,然后才又动手把衣带系好,笑容满面走到萧水寒面前。

    “快动手吧,你要做什么,我都配合。”这要能把裂痕修好。

    做什么,都配合,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梵九看着离夜,一脸疑惑,离夜看着萧水寒,忍住笑喷的冲动。

    萧水寒站起身,轻咳一声,正色道:“我暂时有点事需要出去一趟,夜儿,他交给你。”

    说完,萧水寒往门外走去,他一向稳健的脚步,在此时竟比平常快了好多,更有点像是落荒而逃。

    北宫奇看着萧水寒走远,摸了摸额上的冷汗,看向一脸无辜,看着萧水寒走远的剑堕,不仅在心里暗暗嘀咕。

    能把萧水寒逼到这个份上,剑堕也的确是有本事。

    受伤不找炼药师,找铸造师,最关键的,你找铸剑师脱衣服干嘛?你又不是兵器,需要看你的身体,还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吾邪的主人!”剑堕瞪向离夜,她师父走那么快干嘛,他的伤都还没看!

    离夜嘴角止不住地网上扬,深吸一口气,她忍住笑意,正色道:“放心,他是我师父,他会的肯定教我了。”

    当然了,铸造兵器这些,她是没学会多少,可好歹懂啊!也不算假话。

    “真的!”剑堕仿佛重新看到了希望。

    “真的。”离夜点点头,看着剑堕,立即指着他说道:“不过不需要脱衣服,你好好坐着!”

    剑堕满意点点头,像个小孩子一样老实坐在一旁,笑眯眯看着离夜。

    早说啊!早说她行,就不用找她师父了!

    “夜儿,我还是先走了。”北宫奇轻咳一声站起身,不行,他要出去笑会,实在是憋不住了。

    “主子,罗刹也告退了。”罗刹连忙站起身。

    两个人相视一看,不等离夜开口,转身往门外走。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离开的两个人,扭头鄙夷看了一眼剑堕,他这威力可真大,下走了师父不说,就连奇叔和罗刹都忍不住了。

    袖子传来一阵拉扯,离夜回头,就看到梵九贼兮兮的表情,然后一把把她拉到一旁。

    “老头,你干嘛?”离夜抽回手,往旁边挪动一步,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梵九看到她的举动,一阵郁闷。

    他们看上去,也很熟了吧干嘛还保持距离,完全不用了好吧!

    “我就是在想,他脑子是不是坏了?”怎么会谁也不认识,只认识离夜丫头一个人做事还怪怪的,完全和一个正常人类无关!

    “老头,你先把凤凰梧桐木给我。”离夜伸出手,他跟来就最好了。

    “可是他这样,也不算恢复啊!”梵九瞪着离夜。

    “那你说说,和你这几十年比,他现在这样是不是太正常了?”离夜凉凉开口,虽然她没有炼制枯青丹,但好歹出手了啊!

    要不是因为她,剑堕还未必能成这样,说不定现在就跟兽人一样,仰天吼两声,到处杀人,而且那力量没几个人能控制,剑家又不想要自己家丢人,肯定不会让其它家族来帮忙!

    虽然她没炼制枯青丹,但剑堕现在这模样,和枯青丹没什么两样。

    所以说,这凤凰梧桐木,她有什么不能要的。

    梵九看了一眼坐的非常端正,如同孩童一般的剑堕,点点头,“的确是,枯青丹的效果,也就这样。”

    重生,除了实力,其它方面,都像是刚出世的孩子一样,要重新学习。

    “那就行了,把凤凰梧桐木给我。”离夜少有耐心地问着同一个人,同一样东西。

    若不是事关凤凰梧桐木,不能出任何差错,她哪里还会这么有耐心,一而再,再而三的问。

    梵九叹了口气,看了看堕剑,从储物袋拿出一个长长的玉盒子,打开玉盒子,就看到放在里面的那一截枯木。

    枯木很奇特,青色和红色的细纹密布,细纹朝着一个方向延伸,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

    在枯木上,一股浓郁而又强劲的气息散开,透着几分生机,还有几分灼热。

    离夜接过盒子,心里泛出喜悦。

    这的确,的确是凤凰梧桐木,还是上等!

    终于,终于又找齐了一种,接下来找到龙参,就能炼制还灵丹了。

    “喏,丫头,我把这个也给你吧。”梵九又把一系列药材从储物袋里拿出来,一个个玉盒子摆在旁边桌上。

    离夜疑惑看了他一眼,拿过一个盒子打开,当看到里面的几种药材,脑海中闪过它们的药性,她脸上划过惊讶。

    这是……炼制枯青丹的药材,一整份!

    “谢谢。”离夜直接收进储物袋,没有半点客气。

    笑话,这完全不是客气的时候好么!

    就这些药材,要是花钱买,最少都要上百万两黄金,这还是最少的,多的话,也许要几百万两,都是钱啊!谁会嫌弃好东西多!

    梵九看到她的举动,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不过丫头,你能跟我说说这家伙为什么会这样吗?”感觉全世界的人都不认识了,只认识离夜丫头一个人。

    这种事,就是枯青丹,也做不到这样吧?

    彻底遗忘,完全像是忘记了前尘,重生了一般。

    离夜扭头看向像小朋友,以最端正的姿势坐在那里的剑堕,一阵汗颜。

    “老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说了老头也不会信,这种事,要不是亲眼看见,她也不会相信是真的。

    一把剑,占居了人的身体,一个人,以为自己是一把剑。

    谁听了都会说,你在扯淡!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什么叫不知道?”梵九一脸嫌弃的看着离夜,该怎么说就是怎么说,什么叫做不知道。

    离夜白了一眼梵九,直接无视掉他嫌弃的眼神,“老头,你知不知道剑家有一把叫堕剑的宝剑?”

    听到熟悉的两个字,剑堕立刻站了起来,“你是在叫……”

    “闭嘴!坐好!”离夜扭头瞪过去。

    剑堕立刻闭上嘴巴,看着离夜,又缩了回去。

    奇怪的人,不是在叫他么,他答应了又让他回去,哼,他生气了!

    剑堕双手抱臂,撅起嘴巴,一脸气愤扭头看向别处。

    他决定了,暂时不理这个人!

    “咳咳。”梵九看到剑堕的模样,突然有点明白,刚刚那两个人为什么走出去了,他突然觉得自己也有点忍不住了。

    剑家四位剑师之一的剑堕啊,就连剑家族长看到他,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

    特么!在离夜丫头面前,就跟个小孩子一样!

    有意思,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这种好玩的事,他必须围观,他决定了,离夜丫头去哪,他就去哪!

    “老头?”离夜眯起双眼。

    “这个我不知道。”梵九低头憋着笑,摆了摆手。

    什么堕剑,他来这里这多年,听都没有听说过,剑堕和堕剑,不就是反过来,有什么不一样的?

    离夜鄙夷看着别笑的梵九,摆了摆手,“你走吧。”

    小心憋出内伤!

    “离夜,你想要知道堕剑?”剑寻匆匆走进来。

    听到“堕剑”,剑堕又想站起来,一道冰冷的目光射来,他扭头看去,就看到离夜正看着他,想要起身的他,又坐了回去。

    混蛋啊!不是在叫他吗?

    “你知道?”离夜坐回到剑堕身边,冷冷警告道:“你不安分坐着,我就治你!”

    他身体里那道裂痕,她还需要看看。

    剑身的经络连贯着剑堕身体的经脉,把剑拿出来修复是不可能的,一定还有其它的办法。

    不过嘛,那伤慢慢来,不着急。

    “知道啊,那是我们家先祖传下来的,据说开创外界几位主灵中,其中一位的佩剑,不过具体是哪一位不知道,但是后来剑家得到了它,就一直在剑家,好像是这几百年突然消失了。”剑寻耸耸肩走到对面坐下。

    不知道为什么,见多先祖老是凶狠狠地看着他,他还是坐远点吧。

    主灵佩剑。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扭头看向剑堕,精神力探入他的身体,看着他身体里的那般被经脉贯穿长剑。

    难怪会这么锋利,原来是主灵的佩剑,能被主灵带在身边,那肯定是世间难求的好剑。

    具体是谁的不知道,后面落入了剑家,剑家自己就给留起来了。

    想必后来的消失,并不是真的消失了,是和剑堕合二为一,也许剑堕一开始没怎么在意,还在得意自己得到了堕剑。

    可是慢慢的,他觉得控制不了堕剑的力量了,才把怪老头叫过来。

    然而,怪老头连原因都不知道,看着他的情况,就以为需要枯青丹,先死后生。

    这些串起来的话,什么就能解释了!

    “原来如此。”离夜点了点头,虽然堕剑和剑堕是怎么合二为一的那一部分,还不能猜测出来,但是大部分已经能猜出来了。

    “什么?”梵九凑到离夜身边,什么原来如此,她知道了什么?

    “对啊,对啊,什么好事?离夜,你发现了什么?”剑寻也好奇走过来。

    离夜这表情,好像什么都知道了的样子。

    离夜笑盈盈看向梵九和剑寻,红唇轻启,不急不缓开口。

    “你们以为,我会说吗?”

    满心期待的梵九和剑寻,差点喷血。

    两张脸同时皱起,他们指着离夜。

    不带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