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在,脱衣服!
    离夜挥出吾邪,剑刃直接砍下去!

    “哗——”

    剑堕面前的旋风,发出像是布匹被撕裂的声音。

    卷动着剑堕的那股力量,瞬间消失,他急忙稳住脚步,刚想对离夜说话,就感觉到三股劲风袭来。

    离夜刚砍断那股旋风,就看到迎面攻击而来的三道身影,面色一寒,提剑挥过去!

    然而一道身影直接就冲了出去,也不管来人是谁,剑堕握起拳头,朝他们身上招呼!

    看到冲来的人,走向离夜的三个人一愣,下一刻,重重的拳头,便落在了他们三个身上。

    “砰砰砰!”

    三人应声落地,大地被砸出三个巨大凹陷,沙尘掀起几十丈高。

    后面走进来的人看到这些,停下了脚步,傻眼了。

    什么情况?

    怎么会这样?

    他们四个不是关系挺好的吗?怎么现在还会闹内讧?

    不只是的后面跟进来的人,就连三位剑师都呆了,躺在地上,愣愣看着空中。

    他们要进攻的是北宫离夜,剑堕这是干嘛?

    帮着北宫离夜对他们,怎么回事?

    梵九惊嘴巴张开,下巴都脱臼了,整个人像被点了穴一样。

    剑堕这是怎么了?剑家的人,他好像一个都不认识了,连和他一起的三位剑师都不认识,见他们出手对付离夜丫头,他冲上去就是一拳!

    不顾众人的目光,剑堕轻哼一声,走到离夜身边。

    “喂,你没事吧?”这些人太不可理喻了,居然动不动就出手。

    看到他们这样,他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这些人把他关了这么多年,就是一群疯子。

    离夜轻咳一声,含笑摇摇头,“没事。”

    “你笑什么,别怕他们,你要是有事,直接跟我说,我揍他们。”剑堕拍了拍胸口,认真道。

    什么东西,这个人他都没打败,他们就想动手了?

    剑堕的话落,顿时间,所有人都凌乱了。

    北宫离夜会怕?逗他们的吧!

    “放心,有事我一定跟你说。”离夜挑眉,这家伙一个人都不认识了,现在就认识她?

    “很好。”剑堕认真点点头,站在离夜身旁,如同忠实的护卫一样,站在她身边。

    吾邪立即开始震动,仿佛在强烈抗议他这种行为。

    保护离夜是它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感觉到它的动静,剑堕低头,重重哼一声,“等我好了以前,别想摆脱我!”

    他就不信,自己会打不过它,居然还被它折断了,等他好了,他们再打一场,到时候看看谁更厉害!

    吾邪震动的更加剧烈,仿佛随时会出鞘,再砍剑堕一剑。

    “想打架,过来过来,还怕你不成!”说着,剑堕拉起衣袖。

    虽然他受伤了,但是也不会怕它的!

    一人一剑,一来一往,离夜额角滑下了黑线。

    剑也斗嘴?

    剑家三位剑师从地上爬起来,飞身而上,走到剑堕身边。

    “剑堕,你是不是疯了!”

    “干嘛对我们三个出手?”

    “你现在这样,那难道是还没好吗?”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面红耳赤问道。

    剑堕看到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愣愣扭头看向离夜。

    “他们是谁?”不认识。

    三位剑师:“……”

    不认识他们了!不认识了!

    剑堕不认识他们了,这怎么会,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他看起来,已经恢复正常了,可是还没恢复以往啊。

    “北宫离夜,你对他做了什么!”找不到原因所在,三位剑师中的其中一个,看向了离夜。

    一定是她做了什么,不然剑堕怎么会不认识他们!

    离夜冷漠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随便你们怎么样。”

    话落,她凌空往外走去,她好不容易恢复,现在又受了伤,虽然吃了丹药,但还是要回去休息一下,调息一下才行。

    剑堕虽然是七灵巅峰的实力,可完全能和九尊巅峰灵尊比拟。

    “北宫离夜,你站住,把事情说清楚!”三位剑师见离夜要走,立刻冲了上去。

    “剑堕,他们三个交给你,谁往前走一步,直接动手。”离夜头也不回离开,冰冷话语响起。

    剑堕瞬间走到剑家三位剑师面前,眼中闪烁着暴戾气息,宛若野兽一样瞪着他们。

    三位剑师见他挡住,脚步不禁停下,心里如同翻江倒海。

    剑堕不认识他们,反倒事事听北宫离夜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周围围观的人,脑袋一片空白,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萧水寒皱起眉头,瞬间走到离夜面前,担忧问道:“没事吧?”

    她身上怎么会出现这么多伤口,好些伤口都还流血了。

    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好像除了夜儿,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师父,我们回去吧。”离夜抬头看着萧水寒,很好奇堕剑是什么剑,剑家一定不会多说,这件事还得问师父。

    剑堕现在跟着她,什么都听她的,是因为他不服吾邪,可又不敢贸然出手。

    堕剑有了裂痕,裂痕必须修复,在修复以前,她相信,剑堕会一直跟着她,一直跟到堕剑修复完好,到时候他会再次出手。

    留剑堕在身边虽好,但同样也危险,在堕剑修复完好以前,要想个办法,让他永远不想离开玄机城!

    堕剑是剑,剑堕还是人,还是铸造师,两者合二为一,就总有能利用到的地方。

    “好。”萧水寒看到离夜的目光,心里虽疑惑,但还是应道。

    两人飞身离开,很快就离开了众人视线,北宫奇和罗刹见他们走远,迅速回神跟了上去。

    剑寻想要追上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一道鬼魅身影走来,挡在了他前面。

    剑堕一脸严肃认真,指着剑寻,“你不可以跟来!”

    剑寻嘴巴成了“o”形,呆呆看着剑堕。

    连他都不给跟上去,这个人,真的是剑家的人吗?他怎么看着更像是离夜的护卫!

    “那什么,先辈,我是离夜朋友。”剑寻一脸有事好商量的模样,笑嘿嘿道。

    真的是朋友,不要拦着他嘛。

    “先辈,谁是你先辈!朋友,谁是你朋友!”剑堕不满看着剑寻,一脸嫌弃。

    剑寻:“……”

    他……我……

    “回答不上来,不许跟来,不然,杀了你。”剑堕重重哼了一声,飞身闪过,转眼消失。

    剑寻一脸的生无可恋,他不是回答不上来,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先辈当然是他了,朋友当然是离夜了。

    众人愣在原地,头顶仿佛响起了一声声乌鸦的叫唤。

    剑家四位剑师,其中一位不认识人了,连什么都不知道,好像完全不懂世事,唯独认识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说什么他做什么,这也太听话了吧?

    “梵九大人,这,这是什么回事?”剑俎愣愣看向梵九,总要说一个原因吧,剑家的剑师,怎么就听北宫离夜的话了?

    梵九摸了摸额上冷汗,扭头瞪了一眼剑俎。

    “我怎么知道!”他还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说完,梵九立刻飞身离开,往离夜他们走远的方向走去。

    他也得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奇怪了,剑堕怎么突然好了,又怎么突然那么听离夜丫头的话,完全没道理啊!

    “老头,等等我!”剑寻赶紧追上去,他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太奇怪了!

    四周围满了人山人海,但此时每个人脸上都是一个表情,懵逼!

    什么都不知道,事情就变成了这样,到底怎么了?

    天圣轻轻一笑,恍惚间,天地间仿佛一朵无比圣洁高雅的青莲绽放。

    “看来,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扭头看向离夜走远的方向,眸光变得深邃。

    北宫离夜?

    家族预言,外界家族会因一个,拥有两族血脉的孩子大乱。

    可是寻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在外界家族中,找到一个拥有两族血脉的孩子,这次族里的人有占卜到,这个孩子最近会出现在剑家。

    难道,会是她吗?

    两族血脉,可是在她身上,并没有感觉到两族血脉,甚至连血脉之力都感觉不大。

    外界家族八家,虽然血脉之力不同,但天家的人,能够感应到八家中的血脉之力,然而在她的身上,感觉不到八家任何一家的血脉之力。

    天圣摇了摇头,也许是他找错了,一个连血脉之力都没有的人,怎么会有两家的血脉之力。

    第五风云看到第五漪衣,大步走了过去。

    “漪衣小姐,你是和北宫离夜一起进去的,难道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都在里面。

    梵九不知道,剑俎也不知道,那第五漪衣呢?

    “我也不知道。”第五漪衣应道,大步离开。

    的确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现在她都在想,当时他们掉落的什么地方,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无尽的黑暗。

    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哪里,只知道一种无形的恐惧侵蚀着她的心。

    那是一种情绪,人的情绪,也许是剑堕的情绪,却不是她现在所看到这个剑堕的,这个剑堕,没有任何情绪,也不懂任何事情。

    发生了什么?她也想知道,突然堕入黑暗,突然又看到光明。

    现在只觉得全身疲惫,想好好休息一下,其它什么事都不想再管。

    剑俎走过来,三位剑师立马迎上来,刚想要开口,就看到剑俎摇摇头。

    别问他,他什么都不知道。

    要是知道,就不会问梵九大人了,可貌似梵九大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北宫离夜……”

    “三位剑师。”剑俎皱眉摇摇头。

    北宫离夜的身份,暂时不能对外知道,剑家的人知道,是因为从言语间猜测出来的,第五家族,北宫离夜都没有对外说,他们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才好。

    说出北宫离夜的身份,只怕会惹祸上身,到时候……

    三位剑师会意点头,剑俎既然摇头,那他们还是不要说了。

    “走吧,等明天再去问问发生了什么。”剑俎叹了口气,总要问清楚。

    不然他们剑家的一位剑师,不明不白就成为北宫离夜的护卫!

    剑家几百年,才出四位剑师,总不能白白就让一位跟着北宫离夜走了!

    “也好。”三位剑师点头。

    “剑执。”剑俎开口叫道。

    “族长,已经过去三天了,不过比试没有进行,还进行吗?”剑执汗颜问道,这件事比较严肃啊。

    三天时间都过去了,比试什么的都耽搁了,还要比试吗?

    “没意义了。”剑俎摇头。

    还开始比试,别说笑话了,现在谁对北宫离夜出手,剑堕大人还不要了那人的命。

    而且他清楚看见,堕剑握在剑堕大人手里,而那把剑,被北宫离夜的兵器折断了!折断以后便消失了!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谁不知道,谁也不清楚。

    谁也不知道堕剑是怎么到剑堕大人手里的,他们一直都在寻找堕剑,可现在已经断了!

    “是。”简直点点头。

    的确是没意义了,三位剑师刚靠近北宫离夜,就被砸倒在地,现在不只是剑家,只怕外界家族八家,谁都不敢对北宫离夜出手了。

    凌烽迟疑看着离夜他们走去的方向,迈步走了出去。

    发生了什么事,他必须要问清楚,剑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四位剑师的剑堕大人,消失这么多年,现在突然出现,问剑家人剑家人是不会说的。

    景澈,你会告诉我吗?

    秦家的人在人群中慢慢后退,来到第五风云身旁。

    “还动手吗?”现在的北宫离夜,只怕不好对付了吧,有个剑堕在她身边。

    “为什么不动手,她身边的灵尊少吗啊?”第五风云反问。

    “你能保证,一定能成功?”

    “你们不是想要她的兵器,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秦家那人沉默了,看了看第五风云,顺着人群流,大步离开。

    离夜他们回到自己的院子,才刚坐下,一道黑影就凌空而降,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双手交叉在胸前,认真而又严肃注视着萧水寒和北宫奇,还有罗刹他们。

    看到他立刻就跟过来,离夜有种捂脸的冲动。

    “夜儿?”萧水寒轻咳一声叫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你跟我说说堕剑吧。”离夜汗颜道。

    她也想知道堕剑怎么和会剑堕融为一体的,前面的事她一点都不知道,只知道这些天发生的事。

    “说我干嘛?”剑堕扭头看向离夜。

    她想要做什么?

    “你都跟吾邪打了一架了,我总要知道你的来历吧?”离夜不急不缓道。

    跟兵器,要怎么沟通!?

    “知道可以,不过你也要把你的兵器告诉我!”剑堕撅起嘴巴,重重一哼,一脸傲娇。

    离夜扶额,点点头,“我的兵器,它叫吾邪,是杀伐之剑,我师父打造的。”

    也就这些事,告诉他也没什么。

    “就这些?”剑堕狐疑看着离夜。

    “嗯,就这些。”离夜点头。

    “她说的是你?”剑堕看向萧水寒,他记得,她叫这个人师父。

    萧水寒轻咳一声,应道:“是我。”

    “你是铸造师,很好的铸造师!”剑堕立刻站起身,欣喜若狂走到萧水寒面前。

    萧水寒看着冲过来的人,一阵汗颜,“是。”

    “那就太好了!”剑堕哈哈大笑。

    好?

    萧水寒一头雾水看向离夜,好什么好?

    北宫奇和罗刹,狐疑看着面前的人,早已呆滞。

    “你既然是炼药师,那赶紧的,快快快,快看看我身上的伤。”激动不已。

    萧水寒面无表情的脸上一阵僵硬,看向离夜,他受伤不是该找炼药师吗?找铸造师干嘛?

    离夜扭头到一旁,伸手捂脸,她不在……

    “喂,快看啊,你不看,我自己来了啊!”剑堕瞪着萧水寒。

    他自己来?来做什么?

    离夜,萧水寒,北宫奇,罗刹疑惑看向他,然后全都囧了。

    剑堕居然在……脱衣服!

    ------题外话------

    今天放假,多写了一章,嗯,就相当于补上十月份没更的那章吧,么么哒

    t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