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堕剑,断!
    对峙交战的两人,立刻往后退,凝聚出灵力挡在面前!

    “砰——”

    “轰——”

    力量砸落之声,响彻天地,空气如薄纸一样,被毫不留情的撕毁,碎屑摇曳而下。

    顿时间,他们所在的这一方天地,空气稀薄,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余力散去,离夜抬头看向伐天玉阵,双手又开始变化手结。

    “收!”

    再不收起伐天玉阵,等会连它都会被卷进黑暗之中。

    玉珠飞落,旋转进离夜的身体,最后化作一缕光芒,消失不见。

    “轰隆隆!”

    在伐天玉阵被收起的同时,脚下的土地,开始强烈震动,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会崩塌。

    离夜不再迟疑,再次提剑对剑堕进行攻击,招式比刚才还要凌厉!

    “五重噬杀诀!”

    的刹那,她身上的灵力暴涨,灵力翻滚,直逼七灵巅峰灵尊的实力!

    “诛神剑式——三剑合一!”

    诛灭!烈焚!破杀!三剑合一!

    剑刃飞闪,剑影缭乱,强大灵力伴随着剑花,在空中绽放,锋锐而又冰冷!

    剑堕见离夜走来,也没有再退,双手提起长剑,砍断飞向他的霸道余力,紧接着,灵力翻滚,他再次冲了过去!

    “崩天斩!”

    银色灵力舞动四方,掀起罡风暴动,如海浪一般,在天地间排山倒海!

    山河倒塌!九重天崩!

    脚下的大地,在这股力量下,硬生生裂开了深不见底的鸿沟!

    “轰——”

    两人的力量再次撞在一起,他们所站的地方,大地瞬间崩碎,如蜘蛛网一样,爆裂开狰狞而又可怕的痕迹!

    离夜看着近在咫尺的剑堕,嘴角微微上扬,在这时,她松开了握住吾邪的手。

    离开离夜的吾邪,突然之间,力量汹涌,比刚才还要凶狠残暴!

    骇人的杀气,在这一方天地涌动,仿佛要吞噬一切!

    什么!?

    剑堕睁大双眼,看着吾邪,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惊讶。

    离开主人后,兵器的力量增强了!

    除了离夜,谁也不知道,就是萧水寒都不知道,吾邪在离夜的掌控下,它会收敛,因为它担心自己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会伤到离夜。

    然而一旦离夜放开了对它的掌控,它就会不顾一切的爆发!

    离夜掌控着吾邪,无吾邪非常可怕,放开吾邪,它会变得更可怕!

    而同样的,放开吾邪的离夜,就相当于多了一个帮手,她的实力不会被牵制,反而会更放心。

    银色灵力翻滚,就在这是,离夜周围充斥着强大的力量的,衣袍,发丝在风中肆意张扬!她整个人看上去,强势到了极点!

    “九天穹诀——翻天!”

    翻天!翻天!翻天!

    银色灵力猛烈而又张狂,从天而落,垂直砸落!

    “嘭——”

    爆炸之声响彻,贯穿天地,贯穿万物,如狂潮汹涌般往四面八方狂奔而去!

    冲入扭曲的空间,砸进那一片撕裂的黑暗!

    而剑堕整个人硬生生被这股力量,震飞了出去,身影掉落大地的边缘,摇摇欲坠,只要他稍稍一动,就会坠落无尽深渊!

    离夜瞬间走到他面前,手往空中一抓,吾邪便回到了她的手里。

    只见她挥剑,就往剑堕砍去!

    躺在地上的剑堕,立刻滚动身体,险险躲开。

    就在这时,黑暗中,传来一声巨震!

    “轰——”

    这股力量,像是砸落在某一处坚硬的“墙壁”上,回音荡漾散开。

    听到动静,离夜转身看去,眯起了双眼。

    不对!

    哪里出错了!

    这不是他们刚才所站的高台附近,这里是阵!

    一个人再强,就算是变成了一把剑,应该也没有撕毁天地的力量,这一切都变了,只能说,他们在阵里。

    剑俎,梵九,漪衣姑姑他们消失不见,是因为困在了阵的另外一边。

    剑堕一直盯着她,是因为她保留了脚下的地方,没有陷入阵中,他想要退自己入阵!他想要逃出去!

    红唇微微上扬,眼中闪过笑意,离夜转身看向匆匆站起来的剑堕,松开了吾邪。

    “吾邪,好好教训他!”

    突然之间,蓝色剑气暴涨,吾邪立刻飞了出去!

    吾邪毫不留情,朝着剑堕直接砍下去!

    剑堕立刻抬手挥剑,挡下吾邪的攻击,剑气直逼的而下,他狠狠打了冷颤。

    离夜重新拿出伐天玉阵,玉珠光芒闪耀,她脚下所站的地方,原本已经破裂不堪,随时就要崩塌,然而玉珠光芒闪过以后,那些地方瞬间就被修复,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

    看了看周围,离夜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

    一点都没错,就是这样!

    这里,只是一个阵!

    手掌摊开,玉珠飞旋向空中,手结不停变化。

    “伐天玉阵——破!”

    破!破!破!

    冰冷的声音响起,玉珠之力顿时散开,无形力量往四周蔓延。

    “砰!”

    “哗哗——”

    崩碎,断裂,倒塌,各种惊悚的声音接连不断响起,让人听了就觉得头皮发麻。

    离夜淡然站在原处,听到那动静不断,重新看向剑堕。

    灵力凝聚,凝聚出一把长剑,离夜飞身走向剑堕。

    剑招舞动,她和吾邪同时进攻剑堕!

    若此时有其他人在,一定会惊讶发现,离夜和吾邪出剑的招式,力道,就连位置和方法,都是一模一样,没有半点误差!

    现在就相当于,剑堕面对着两人的进攻,而这进攻的力道,还一模一样!

    “轰隆隆——”

    周围传来崩塌的动静,完好的大地,在那刹那之间,又宽阔了不少!

    “哗啦——”

    飞沙走石如瀑布水流,轰然坠落,那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光明照耀,高台显露了一半,这一方天地,大地,天空,恢复的越来越多。

    剑堕惊讶看着那变化,然后看向离夜。

    “你是怎么发现的!”刚刚她明明还不知道的!

    “本来没有发现,不过谁让你躲的太快了。”离夜笑道的。

    “你……”

    剑堕一阵磨牙,心里却是一阵忐忑,他小看了这个人。

    四个人中,她虽然最小,但却最不容小看,可惜,他小看了她。

    “还有,你虽然叫堕剑,当然也叫的剑堕,但在我眼里,现在的你,就跟一把兵器没什么两样,只是兵器想跟本小姐斗,再回去修炼几年吧!”

    张狂的话语,霸道而又嚣张,离夜身体飞旋而起,手上灵力凝聚的长剑,瞬间消失,她反手抓过吾邪,朝着剑堕手里的剑砍下去!

    “咔嚓~”

    细微的声音传来,剑堕手里那把剑,竟爆开了一道裂痕。

    就在这时,刚才消失三人,出现在了周围,刺眼光芒照亮而来,刺痛了他们的眼睛,他们立刻伸手挡住光芒。

    “咔嚓!”

    刺耳的声音响起,三人眉头一皱,放下手臂,映入眼帘就是断剑掉落的一幕。

    在此同时,四周黑暗,如同黑布一样,被利剑分割,一块块坠落。

    扭曲的空间,撕碎的黑洞,无尽的黑暗,寸寸消失,光明,生机,逐渐回归。

    剑堕手里的剑,被砍成了两段,然后消失在了他的手里。

    在他身体里的剑,再次恢复光亮,同样的,这把剑的身上,多了一道裂痕,不过并没有折断,而是细微的痕迹。

    离夜笑看了一眼,收起了吾邪。

    果然,这把剑很诡异,和剑堕融为一体,只怕是剑堕死了,它都未必会断。

    不过这到底是把怎样的剑,居然会和人合为一体,霸占对方的身体?

    剑堕看了看自己双手,气炸呼呼走过来。

    “喂!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的?”看了看周围恢复原样的地方,他快气炸了。

    好不容易能出去了,居然被这小丫头给破坏了。

    他堕剑,不愿意再被困住,他要出去,出去!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没有回答,转身看向梵九。

    “凤凰梧桐木给我。”她伸出手。

    剑堕这样,已经算是正常的了,也就是说,她解决了他们担心的事,就算没有枯青丹,他们也该把凤凰梧桐木给她。

    梵九这才回过神,匆匆走到离夜身边,上下打量着剑堕。

    “剑堕,你没事了吧?”真的没事了?

    貌似的确是的,他周围那股气息,好像淡了很多,整个人看上去也没有那么暴躁了,至少,他会开口说话了啊!

    特么以前,就像是玄兽一样,张口就是吼叫,谁知道他鬼哭狼嚎在说什么!

    剑堕瞪了一眼梵九,抬步走到离夜另外一边,看着离夜,嫌弃指着梵九。

    “你要是让我跟他走,我宁愿跟你走。”

    啥!?

    剑俎和梵九,顿时傻眼了,这算是什么情况?

    他们浑浑噩噩过了那么长,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围又恢复了正常,这一出来,就是这样了!

    剑堕什么时候,跟离夜感情这么好了!

    “剑堕大人。”剑俎赶紧走过来,剑堕是他们家的人,怎么能跟北宫离夜走!

    然而剑俎才走过来,剑堕立刻的跳开,不愿意和他们接触,连靠近都不愿意。

    梵九和剑俎看到这一幕,石化了,凌乱了。

    什么情况?

    “你们也看到了,这人已经恢复正常了,只是不愿意让你们靠近。”离夜指了指剑堕,然后低头摸了摸鼻子。

    让你们靠近就怪了,这家伙现在就不把自己当人,还以为自己是把剑!

    靠!

    她都不知道这是人妄想症太严重,还是剑的威力太强大,总之,现在的剑堕,也就是堕剑,他就认为自己是一把剑,不是人!

    “离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梵九一阵狂汗,立刻回神。

    这都是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我怎么会知道。”离夜扔给梵九一个白眼,他们自己这么多年,都没发现剑堕身体里的剑,问她发生了什么,她还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剑俎脑海中闪过刚才长剑折断的一幕,猛然回神,推开梵九,凑到离夜面前。

    “刚才你砍断的剑,是不是叫堕剑!”

    他的话刚刚问完,离夜身边的剑堕,立刻有了反应,正想跳出来。

    下一刻,离夜拔出吾邪,剑刃架着他的脖子,“闭嘴!”

    她突然觉得,有这么个高手,镇守在玄机城,那也是相当不错的。

    剑堕张了张嘴,看了看离夜,脖子上环绕而来的冰凉气息,他收起了话语。

    有人叫他,他只是想回答,这个人怎么有这么大反应。

    剑堕突然有动静,剑俎和梵九被吓了一大跳,都以为他要出手。

    然后他们看到离夜出手,见剑堕冷静下来,他们都以为离夜稳住了剑堕,松了口气。

    要是剑俎知道,他们家的剑堕,马山就要被离夜拐走了,还会不会松一口气和庆幸离夜能够压制住剑堕。

    “的确是堕剑,怎么,不行吗?”离夜看着剑堕,不急不缓收起吾邪。

    “并非如此,只是那把剑,是我们剑家,最忌惮的兵器。”没想到竟然会被她折断,堕剑怎么又会到剑堕大人手里的?

    若她手里的兵器,连堕剑都能折断,那这把剑,就太惊人了。

    忌惮?

    离夜挑眉,看向剑堕,最忌惮的兵器,就是他?

    剑堕看到离夜的目光,下巴抬起,轻哼一声,心在知道他的厉害了吧!

    不过最可恶的是她手里的兵器,居然比他还强!

    气死了!

    黑暗之地,完全恢复正常,离夜手掌一转,玉珠从空中消失,化作一缕光芒,消失在她的手掌心。

    “夜儿,你受伤了,把这个吃了。”第五漪衣走到离夜身边,递给她一枚丹药。

    在离夜身上,衣服不少地方被割破,还有几处渗透出了鲜血。

    然而她却依旧面不改色,宛若没事人一样站在众人面前。

    离夜深吸一口气,忍住身上传来的疼痛,微微一笑,拿过第五漪衣递来的丹药,直接吃了下去。

    “离夜丫头,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梵九指了指周围,不过奇怪的是,这里怎么只剩下一块空地了,其它东西去哪里了?

    离夜看向剑堕,挑眉冷冷道:“怎么,还不打算放我们出去?”

    空间之力,加上结界之力,还有阵法,三者合一,差点就被他给骗了。

    不过虽然那些是假的,他的力量却是真的。

    他身上爆发出来的历练个,的确是骇人,比一般的七灵巅峰灵尊更强硬。

    现在他会老老实实站在这里,只是因为堕剑有了裂痕,需要时间修复,不然他会这么老实就见鬼了。

    剑堕瞪了一眼离夜,不满走过去,突然之间,他身上力量再次暴涨。

    “吼——”

    只见他仰头嘶吼一声,宛若野兽一般。

    手指微曲,化作利爪模样,紧接着他飞身走上空中,走到那屏障前,再一次硬生生撕开面前结界!

    梵九和剑堕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尽管他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可这力量的确是可怕,北宫离夜确定,已经控制住了?

    “夜儿,凤凰梧桐木?”第五漪衣压低声音,挑眉问道。

    凤凰梧桐木,龙参,这些药材,都不是炼制尊品丹药的,难道她是想要炼制帝品!

    帝品!

    可想想夜儿前面拿出来的丹药,都不再是普通的尊品,她也就淡然了。

    “对我来说有用。”离夜淡淡回答,没有说出具体原因。

    不是她不相信第五漪衣,事关重大,她谁也不愿意透露。

    “嗯。”第五漪衣点点头,没有再问下去。

    空中结界,硬生生被撕裂开来,大地猛烈摇晃,发出声声巨响。

    那一层无形的屏障,如同玻璃一样,迅速爆裂开无数痕迹!

    清新灵气从缝隙中涌入,顿时间,这一方天地掀起猛烈强风!

    一股强风抽过,剑堕一下子没站稳,被强风甩了出去!

    “剑堕大人!”看到这一幕,剑俎脸色惊变。

    白色身影掠过空中,瞬间出现在剑堕身后,随即离夜拔出吾邪,朝着剑堕砍去!

    “北宫离夜,你住手!”

    怒叱之声,从结界之外传来,愤怒到了极点!

    三个身影冲进来,身上灵力暴涨,对准离夜进行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