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二十章 堕剑?剑堕?
    余力如排山倒海的浪潮,如腊月寒冬萧瑟的飓风,扑打在人的身上,如同利刃抽打在身上一般,削骨的疼痛,刺骨的寒霜。

    苍穹大地在那强大力量之下,进行着毁灭行的破坏,天地之间,万物骤变,变得模糊不清。

    万里晴空,乌云密布,黑暗吞噬,这一方天空,仿佛随时就会坠落塌陷!

    空间不停扭曲,万物变得狰狞可怕,它们仿佛随时就会活过来一般。

    若不是亲眼看到这边大地变化,谁会相信,这眨眼之间,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如同是那平静的人间大地,成了阴冷可怖的幽鬼地狱!

    在这一片狰狞之地下,唯独一方天地,依旧维持着平衡,就如同来时那样,没有任何变化,若愣是要说哪里有变,就是吹过的风比刚才大点,温冷冽一点。

    这方天地下,玉珠旋转,阻隔着那股强力的靠近,玉珠之下,纤细的身影傲立,双手之间不停变化着手结。

    灵力在她周围旋转,强大精神力维持着这一方天地的平衡,以至于不会崩塌的这么快。

    剑俎,梵九,第五漪衣都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人去了何处,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以及黑暗中站着的那一抹身影,虎视眈眈注视着她。

    他双拳敲打着将他阻隔在外,无形的“墙壁”,“墙后”的离夜,近在咫尺,对他来说,却怎样都无法跨出那一步。

    离夜站在伐天玉阵之下,看着那一抹苍老,却如同野兽般强壮的身影,眉头紧蹙。

    一直防守也不是办法,现在这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但他们肯定在这里的哪一除,只是空间扭曲,遮住了他们的身影。

    该死的,剑家这到底是一滩怎么样的浑水,面前这个人,太过诡异,到现在她都没看出个究竟,精神力根本靠近不了他。

    “离夜,不然让九婴出来对付他!”红莲看到这胶着的场面,提议道。

    九婴是上古之兽,离夜和九婴联手,完全能打得过他,不然也可以叫上敖金,它可是龙王,还是五爪金龙,肯定没问题的!

    离夜双手松开,手结完成!

    看了看周围不足十平方的地面,满头黑线道:“你觉得就这么大点的地方,九婴出来还有地方站吗?”

    九婴出来,这里就塌了,到时候连她都会卷入扭曲的空间里。

    现在这里还能支撑住,都是靠着伐天玉阵,否则她现在也跟漪衣姑姑他们一样,落入这扭曲之中,到时候连这个人都找不到,还怎么打败他,离开这个鬼地方。

    枯青丹,难怪需要枯青丹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死了以后便是重生,这道理就跟凤凰涅槃一样,凶险的程度也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凤凰涅槃以后,会更强大,更好看,但眼前的人,保持等级不掉就算好的了,变强是没可能了。

    “那怎么办?”红莲担忧问道。

    难道他们就困在这里,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能怎么办,他的实力最多也就是七灵巅峰灵尊,打呗。”还有一点很奇怪,明明这个人只有七级巅峰灵尊的实力,却有扭曲空间之力,大地崩塌,天空变色的力量!

    七级灵尊,是绝对做不到这样的。

    “吼——”

    剑堕仰头愤怒一吼,瞬间,他身体周围气息暴涨!

    强大的力量涌动,直逼离夜而来,扬起拳头,重重砸落!

    “嘭——”

    拳头砸在那一层无形的墙壁上,发出沉闷巨响。

    离夜所站的那一方天地,抖动不止,那一层无形的墙壁,看上去随时就会塌陷!

    随即的只见她双手合拢,强大的灵力在她手上翻滚,暴动之力,仿佛要撕毁这一片天地!

    “九天穹诀——震天诀!”

    震天诀!

    “轰隆——”

    大地震!风云起!

    罡风转动,撕裂之力,飞旋而去!

    大地发出沉闷的怒吼,像是在怒斥着他们!

    飓风形成利刃,从四面八方削割而去,如闪电一般飞速卷过!

    “嘭嘭嘭——”

    空气翻滚,尘沙漫天狂狷,宛若江河游龙,腾空而起!滚动百丈之高!

    扭曲空间,瞬时间,那一片狰狞之地,轰然崩塌!

    苍穹动!山河陨!

    天地万物,掀起滔滔巨浪,形成寒光利刃!

    狂风暴涌之中,那苍老高大的身影,双臂张开,银色光芒从脚下往上升,他身上暴涌的灵力,以惊骇的速度暴涨!

    惊骇之力撕毁的扭动空间,他看在眼里,飞身冲过,银光在他双臂,手上,身体每一个地方滚动!

    突然,他抓过两道飞向他的飓风!

    “嗷——”

    吼叫震天动地,而他手上的动作,更是让人头皮发麻!

    那两道飓风,他以灵力锁住,握在手上,重重一抽,扭动的空间,轰然崩碎!

    他脚下,他身后,是一片虚无的黑暗,能看到,碰触不到,走进不了!

    离夜脚踩着那一块土地,看到剑堕身后的黑暗虚无,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经历过不少对战,但硬生生撕裂空间,露出虚无的对战,还是第一次,若掉入那片虚无之中,就算是不死,也难存活。

    “吼!”

    剑堕愤愤一吼,双眼怒瞪着离夜,拳头松开,手指微曲,勾成利爪,他奋力往离夜冲去!

    看到冲过来的身影,离夜看了看周围,红唇微扬,她迅速退开!

    走到刚才阻止他靠近的屏障前,剑堕用上全身的力气!

    他奋力一冲,面前根本空无一物,完全没有阻隔,一连冲出去了好远,他急忙停下,愤怒转身,双目瞪着离夜。

    看到他愤怒的目光,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

    “你想进来,小爷,啊,本小姐就放你进来了,有什么不对?”她笑得淡然,灵力在身体里无声涌动,瞬间遍布全身,在身体周围流动,充斥着空气。

    “你是什么人?”嘶哑的声音传来。

    “原来你会说话。”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目光在剑堕身上扫射,精神力一点淡蔓延而去。

    这个人,真的是太奇怪了。

    “你是什么人?”剑堕依旧重复着这句话,双眼紧盯着离夜,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仿佛一眨眼,他面前的离夜就会立刻消失不见似的。

    “问我之前,你要不要先自我介绍一下?”离夜含笑反问,精神力悄无声息,将他笼罩,如一缕空气,渗透他的身体。

    要解决这个人,先要知道他身体出现了什么状况,这么没头没脑的打,肯定是毫不过的,这个人就像是打不倒的金刚,连空间都能撕毁,和他硬碰硬,占不到便宜。

    “堕剑!”剑堕凶狠吐出两个字。

    堕剑?

    离夜心里泛起疑惑,这不是人的名字吧,更像是剑的名字。

    总不会有人把姓放在后面,还是说……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人,以为自己是一把剑,或者说,他被一把叫“堕剑”的控制住了,又或者他被一把剑的器灵占据的身体。

    “原来你是器灵。”离夜挑眉,眼中闪过狡黠。

    “尔敢小看我,我怎会是区区剑灵!你是谁?这是最后一次!”敢小看他!

    “哦?区区剑灵?我叫北宫离夜。”离夜含笑道。

    剑灵,果然是把剑。

    区区,他这么不屑剑灵,难道比剑灵更高大上?

    那是什么?

    在他身体里游走的精神力,突然停下,当看清楚他身体经脉中的东西,离夜猛地一怔,心里泛起浪涛。

    那是!剑!

    一把剑融合在他的身体,身体中的经脉和那把剑的脉络连接而成,让他们二者融为一体!合二为一!

    剑和人已经融成了一体,剑就是人,人就是剑,这要怎么救,更好笑的是,这个人还以为自己是把剑,这样的人,枯青丹也救不活啊。

    “北宫?没有听说过,他们都叫我剑堕,说剑是我的姓。”剑堕一脸不解,看着离夜摇头。

    姓是什么?它只知道它叫堕剑,不知道什么剑堕。

    剑堕!

    听到这两个字,离夜眨了眨眼睛,眼睛上下打量对面的人。

    手指张开,吾邪出现在她手上,它一出现就猛烈跳动,恨不得想要挣脱离夜的掌控,冲向对面的剑堕。

    而剑堕的表情在看到吾邪后,变得亢奋,双掌之间的力量旋转,灵力在他手上凝聚成形状,而那,是一把实实在在的剑!

    离夜眯起双眼,精神力在他身体中扫过,发现他身体里,经脉连接的那把剑,失去了光彩,反而剑堕手上的剑,虽说是灵力凝聚而成,但是却拥有了那把剑所有的力量。

    也就是说,他手里的剑,并不是凝聚的成分,其实是真正的一把剑,就连他本身,也是一把剑了!

    这把剑很强,强到吞噬人心,自己成为这个身体的主宰!

    要打败一个人,也许还要看看他是不是真心的认输,可打败一把剑,就简单多了,只要它认为自己不如吾邪,没有吾邪强,气势就会被削去大半,到时候管他是人还是剑,都要落败!

    “吼——”

    剑堕一声吼叫,朝着离夜冲去!

    银色灵力凝聚成的长剑,闪烁出金色光芒,光芒如同剑刃,划过之处,遍地都是削割的痕迹,就连空气都如同薄纸一样,七零八落,从空中坠落!

    离夜迅速拔出吾邪,蓝色剑气横扫四方!顿时间,方圆之地,掀起腊月寒风,萧瑟刺骨!

    滚滚杀气,涌动四方,惊悚骇人,仿佛要肃杀天下!

    “堕灭!”

    剑锋如虹,纵横天下!

    剑堕双手握住剑柄,金色之光宛若灵蛇从空中坠落,速度快如闪电!

    这唯一仅剩的一块土地,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会被这利刃斩断,毫无保留的毁灭!

    “诛神剑式——破杀!”

    长剑贯日,伐天灭地!

    离夜挥动着吾邪,蓝色剑气覆盖着这一方天地,凝聚出一层薄冰。

    杀气以滔滔之势翻滚不止,寸寸削割,泥土削开,露出一道道深入地底的痕迹,狰狞而又可怖!

    两股力量冲撞而去,猛烈而又凶狠!

    “轰隆隆——”

    力量相撞,发出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动静!

    剑影之刃,如无数离弦之箭,火光电石往四面八方飞射的而去!

    “砰砰砰!”

    “咻!咻——”

    “哗啦——”

    利刃飞闪,飞向天空,大地,空中扭曲,大地露出无数狰狞坑洼以及诡异可怕的痕迹!

    气势如虹,张狂飞扬,以排山倒海之势,肆意狂扫!

    “剑鸣雷闪!”

    “冰杀裂魂斩!”

    “屠尽!”

    “修冥幽罗杀!”

    “诛神剑式——焚灭!”

    交锋的身影,快到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楚,天上地下,只看到剑光利刃,狂风翻滚的毁灭,只能听到闪电剑鸣,惊天动地的崩塌!

    一道道力量撞击,震飞,削割,翻天覆地!

    余力震散,在这片大地飞旋,没入四周扭动的空间之中,消失在扭动空间,那一片被撕毁的黑暗之后!

    强大的震力,轰然炸开,交锋的离夜和剑堕,看到那骇人的爆炸之力,脸色同时惊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