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天家天圣!
    追逐剑俎和梵九的身影,看上去明明就是人,然而他狂暴的举动,就如同凶狠的野兽。

    不,野兽还不能更加明确,应该说像一把出鞘的刀剑!

    浑身身上散发的气息,不是野兽气息,也不是玄兽气息,就像是锋利的刀刃出鞘,纵横天地之间!

    他就像是尘封已久的宝剑,在百般艰难下,终于出鞘,锐利锋芒展露天地!

    那个身影每每出手,都不像是人在进攻,更像是兵器在苍穹大地纵横,冷冽而又凌厉!

    空气被他斩断,空间被他撕裂,大地发出强烈的爆破之声,满地壕沟,狰狞可怖!

    天空云团卷动,如大海巨浪,排山倒海般翻滚!

    骇人的气息,卷动风云,顿时间,风起云涌,万物颤动,仿佛在畏惧着,害怕着,冲出来的身影!

    “离夜丫头,别看着啊!”梵九大声叫唤,回头看了一眼追过来的身影,就一阵头皮发麻。

    天哪,冲出来以后,感觉他更恐怖了!

    离夜耸耸肩,淡淡一笑,漫不经心开口,“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毕竟我还要拿凤凰梧桐木不是。”

    不过现在还用不着她出手,好歹两个灵尊,连这点都应付不了,就太说不过去了。

    她是看在凤凰梧桐木份上……

    梵九顿时满头黑线,身后骇人气息袭来,他差点被卷进去。

    感觉到那股骇人惊悚的力量,只觉得死亡也随之靠近,他豁然转身,全身灵力暴涨,银色之光如一张巨网,朝着追过来的身影卷去。

    灵尊之力,在这一方天地炸开!

    巨网将这一方天地包裹,把追来的身影包入其中,紧紧捆绑挤压!想要将他困在其中,再一次封锁!

    只见追赶他们的人,看到将他圈住的巨网,一阵龇牙咧嘴,双目怒瞪,随即不屑一笑,下一刻,他身上便有一股更惊骇的力量席卷开来!

    “吼——”

    他张开嘴巴,仰天一声吼叫,那形态更像是受伤的野兽!

    然后只见他冲向朝他飞来的巨网,他的双手,竟抓住了巨网的银光,双手用力扯动,像是要把巨网撕裂!

    什么!?

    剑俎和剑沐看到这一幕,惊骇。

    灵尊之力,就这么被他抓在手上了!

    随即剑俎回神,身上灵力暴涨,寒光剑刃在他四周积聚!

    “剑光刃斩!”

    银色光芒暴涨,铺天盖地冲向正在撕扯巨网的人,剑刃在光芒中形成,它飞旋转穿梭,从巨网的空隙间飞过!

    正在撕扯巨网的人,看到飞向他的利刃,身影迅速往后退去!

    他目光阴沉看着困住他的大网,以及朝他飞来的利刃,然后他张开双臂,顿时间,他周围力量暴涨,下一刻,响彻天地的吼声响起,简直是惊天动地泣鬼神!

    他周围的力量旋转其飓风,往四周横扫,紧接着就看到,飓风如一道道利刃,迎上剑俎的攻击,甚至还把那一层把他包围住的巨网,分割的粉身碎骨!

    直到最后,银光骤然消散,别说围困,就连渣渣都没剩下!

    余力震散,朝着四面八方飞旋削割,天空之上,空气,云层,蓝天,被这一股暴动的余力,削的七零八落。

    余力垂直往地面砸落,只听到轰然一声巨响,大地震!

    “轰——”

    那股力量落下的地方,沙尘卷起百丈之高!

    “咔嚓!”

    地裂之声,如同炮竹炸开,接连不断,一路蔓延而去!

    空中罡风席卷,将沙尘卷散,大地狰狞显露在眼前。

    余力砸落的地方,出现一个几丈深的巨坑,在巨坑附近,坑洼密布,再往旁边看去,地上裂开的痕迹,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爆裂的痕迹在的地面密布的更加彻底,几丈壕沟,瞬间爆破的更加剧烈!

    大地崩!苍穹倒!

    大地宛若蜘蛛网一样,裂开无数巨大龟裂,地面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会塌陷。

    一旁的剑沐,看到席卷而过的余力,正想要退开,然而一股力量比他更快,压在他身上,将他推出空地,推回到紫金竹林。

    发生了什么?

    他像是被一股力量推回来的,这股力量尽管强大,但他没感觉到威胁,才没有反抗,谁直知道这一推,就把他推回紫金竹林了!

    那北宫离夜和第五漪衣呢?

    剑沐看着四周,他发现这里就他一个人,离夜和第五漪衣影子都没有看到。

    “她们不会还在那里吧?”剑沐喃喃道。

    然后他迈出脚步,往回走去,他这一走,像是撞到了什么,又被撞的后退了一步。

    怎么回事?

    剑沐伸手往前,一层无形的屏障在眼前出现,他飞身而上,想要在空中看到点什么。

    然而除了一片白茫,什么都没办法看到。

    “结界!”他惊讶说出两个字,站在原地,俯视着面前的白茫。

    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这时,几道身影往四面八方走来,全都被屏障挡下,他们一脸着急,抬头看到空中的剑沐,急忙走了上去。

    他们都是听到刚才的一声巨响,猜到这边肯定又发生了什么,才走过来的,可是这一层结界是怎么回事?

    “剑沐,到底发生了什么?”北宫奇走到剑沐身边,着急问道。

    夜儿呢?

    他人在这里,三姐和夜儿在哪里?怎么看不到她们人?

    剑沐扭头看着北宫奇,一阵磨牙,“第五景澈,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在里面好好的,突然被推出来,什么都没看清楚,就已经是这种情况了,谁知道发生了什么,里面又是什么状况。

    “这不是结界。”萧水寒沉声道,看起来很像结界,不过不是。

    “不是结界是什么?明明有结界之力。”罗刹着急问道,他明明感觉到了结界之力。

    “是阵,只不过摆阵的人,在里面融合了结界之力,可能是为了加固阵法。”萧水寒若有所思道。

    在阵这方面,他知道的不多,不过玄机城就有阵,这点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夜儿她们肯定在里面。”北宫奇一阵着急。

    这若是阵,那就要破阵才行,可他们之中,没有人会破阵啊。

    “剑家有没有会阵的人?”墨月看向一旁的剑寻,剑家既然有阵,那也应该有懂得破阵的人吧?

    剑寻摇摇头,皱眉道:“这个阵不是我们家的人摆的。”

    剑家的人,只会打造兵器,其余的他们并不擅,最多只是了解和知道。

    外界家族各家有各家所擅长的,比如剑家擅长打造兵器,是兵器家族,火家擅长炼药,算是炼药家族,其它和家族无关的事,他们只需要了解便够了,不需要深入知道。

    关于这个阵的事,还是他们未成年之时,教他们的长老告诉他们的,要不是今天到这里来,他都不知道这个阵是在这里。

    “这原本是困隐阵,不知道什么原因,让这个阵变了。”圣洁的声音没有一点杂志,神圣而又优雅。

    剑寻和墨月一怔,眼角余光看到那一抹淡青色的身影,扭头看去。

    身旁那人,宛若一朵青莲,圣洁而又优雅,好看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轮廓,组成了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干净的气质,仿佛能够洗礼一切烦杂,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天家天圣!

    天家的人怎么来了!?

    剑寻和墨月相视一看,心里泛起疑惑。

    外界家族八家,第五,天,火,剑,凌,秦,墨,寒。

    墨家和寒家搬了出去,现在只剩下六家,第五家族最强,火家是炼药家族,剑家是兵器家族,凌家最低调,秦家动弹的最厉害,而天家是最神秘的。

    一般天家的人,除非有不可推卸的事,他们才会派人出来,剑家比试当然他们也必须来人参不参加是一回事,来人是一回事,可这个人来的人绝对不会是天圣啊。

    他可是天家的天才,在灵师方面,若这世上还有一人能和北宫离夜的天赋比拟,应该只有天圣了。

    天家可是把他当做未来的族长在培养,受尽了家族的宠爱,天家那一群老家伙,还有现在的族长长老什么的,恨不得把世间最好的给他。

    而他根本不用忧心其它,只需要修炼,闭关,接受家族培养,修炼,闭关,接受家族培……反复如此而已。

    他今年二十三岁,就已经是七灵巅峰灵尊!

    “你怎么来了?”剑寻好奇问道,难道他们都听到动静了?

    天圣指了指身后,不急不缓开口,“他们都来了。”

    什么叫都来了?几人扭头看去,就看到密密麻麻的身影匆匆往这边来。

    刚才那惊天的动静,惊扰了剑家的每一个人,即便隔着很远,空气中暴躁的力量跳动不是很强烈,但还是能感觉到。

    “你刚刚说什么困隐阵?”萧水寒淡淡问道,在离开前,第五漪衣也说过,是困隐阵。

    “就是你们所看到的,不过现在它已经不是困阵,而是锁阵,它将里面的人锁住,而不是困住。

    困隐阵是里面没有路,全都是死路,困在里面的人,永远也走不出来,只有等外面的人破阵才可以。

    现在已经变成了锁阵,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出路已经不在外面,而是在里面,而且只有一条路,这一条路非常隐蔽。

    也许就在面前的康庄大道,也许就是一颗尘埃,变幻莫测。”天圣说的非常详细。

    萧水寒看着天圣,眸光变得深邃。

    不愧是天家早已内定的继承人,只怕天家是倾尽在培养他。

    出众的才识,博广的认知,高超的天赋,宽阔的胸襟,以及雷霆的手段。

    “那怎么办?”剑寻一阵忐忑,他们族长,怪老头都不懂阵啊。

    第五漪衣他也没听说过会,至于离夜……她会吗?

    “但愿里面的人运气好喽。”天圣拍了拍皱起的衣角。

    运气……

    听到这两个字,众人一阵汗颜,现在不是比运气的时候吧。

    萧水寒和北宫奇,还有罗刹没有出声。

    他们知道,其它人不懂阵,离夜懂,而她手上还有伐天玉阵,要破阵不是什么难事。

    “其实,我的话还没说完。”剑沐轻咳一声,缓缓开口。

    什么?

    众人看向他,还有什么事没说?

    “四剑师之一的剑堕长老在里面,族长挡不住他。”他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剑堕长老的情况,他不能多说。

    剑堕!

    萧水寒听到这两个字,一向面无表情的他,脸色也有了微微变化。

    “怎么了?”北宫奇不解看着他,有什么不对吗?

    萧水寒叹了口气,沉声开口,“这个阵不是什么问题,夜儿肯定能破阵,可怕的是剑堕。”

    他早已没了理智,难怪需要枯青丹,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为了救他。

    可怕?

    北宫奇看着面前白茫,什么情况下,萧水寒才会说出可怕这两个字?

    剑堕,他怎么会在这里?

    萧水寒还用“可怕”这两个字形容他!

    ------题外话------

    抱歉,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