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这是人吗?
    “嘭!”

    高台上,又一股力量爆发出来,宛若潮流,朝着四面八方奔腾!

    “退!”离夜沉声道,手掌在旋转,伐天玉阵出现在她手上,她双手合拢,盖住伐天玉阵。

    听到她的话,跟过来的人,立刻后退,却没有看到她手里突然出现的玉珠。

    一股柔软的力量迎上高台上,冲击而来的强大之力,迅速将它包裹,紧接着将它推开。

    只见四周风起云涌,而离夜他们所站的地方,却风平浪静,两者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将那股力量推后,离夜停下脚步,眸光深邃看着高台。

    果然,人都在下面。

    也的确是有人,被锁在这困阵之中,他想要挣脱而出,却没有找到出路,他却还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撕开阵法。

    “丫头,丫头!”

    梵九突然冒出来,站在高台上,看到离夜站在那,立刻冲了过来。

    见他飞身冲来的身影,离夜往旁边挪动一步,梵九冲过来,扑了个空,满头黑线看向离夜。

    “丫头,别躲啊,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梵九笑嘿嘿道。

    就是想问她要点东西,她绝对有的东西!

    “这阵不错。”离夜若有所思说道,不想去搭梵九的话。

    看着他这表情,不用多说什么,就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千里王藤的一缕根须,给他也不是不行。

    “丫头,别转移话题。”梵九鄙夷看着离夜,她还忽悠不到他老人家。

    说好了告诉她龙参的事,她给自己千里王藤的。

    “我说的是实话。”离夜笑着眨了眨眼睛,阵是不错,看起来还有点眼神,当然了,伐天玉阵里也没有这阵,自然也就不是他们家。

    因为眼熟,时间可以推到风启大陆那个时候,她在古氏一族见过。

    “好了好了,告诉你,我去过那个被遗忘的地方。”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在这里都有好几十年了,去的时候,她都还没出生。

    这个阵当然也是从那边学的,在那个什么古氏一族住了好几年,也就学会了这么一个阵,说起来才真的丢人。

    “这才对嘛。”离夜满意点点头,手掌摊开,一根尾指大小的白色根须出现她手里。

    顿时间,四周的空气被一股清新之力洗礼,空气中的杂质被剔除的干干净净!

    空气变得清新,纯粹,飘入呼吸,都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

    这这这……这就是千里王藤的效果!

    才只是一缕根须,连真正的千里王藤都算不上!

    后面跟来的人,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离夜手里的白色根须,吞了吞口水。

    梵九看着离夜,并没有动手过去那,而是继续笑着。

    离夜白了他一眼,血红火焰在她手上燃烧,眨眼之间,白色根须立刻卷缩,然后化作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

    她收起火焰,也精神力拖住液体,递给梵九。

    梵九立刻接过来,笑哈哈道:“就知道丫头最好了,我先把东西送进去,然后跟你解释。”

    她既然要炼制枯青丹,就该知道里面那家伙现在的状况,虽然他现在的状况,真的不是很好。

    话刚说完,梵九就乐呵呵捧着那一滴液体往高台走去,当他走上高台,身影又瞬间消失,看上去就仿佛从未出现过。

    “隐困阵。”第五漪衣喃喃开口。

    困阵,难怪会这样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北宫奇眉头紧皱道,火急火燎把他们叫来,结果就是为了这个。

    他们不懂炼药这方面的事,叫他们来又有什么用。

    他剑俎是不是看着他们太无聊,没事干?

    “夜儿,为师先走了。”萧水寒说完,转身便离开,红色身影凌空走去,最后消失在天空上。

    若知道只是这样,他也不会来这里,剑家的事,与他何干。

    炼药师这方面,他帮不上忙,也没办法帮忙,剑俎要是想让他们到这里来,看到这种情况劝夜儿,他们还真是打错如玉算盘了。

    “奇叔,你们先回去吧。”离夜扭头看向北宫奇。

    剑俎他们的确是够无聊的,不就是炼制一颗枯青丹,干嘛把师父和奇叔叫来,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夜儿,你小心点。”北宫奇不放心交代,他还是不放心秦家的人。

    “景澈,难道连我都不放心么?”第五漪衣轻轻瞪了一眼北宫奇,还有她在,谁能想把夜儿如何。

    “有你还真不放心。”北宫奇摸了摸鼻子,调侃道。

    从小就一起长大,又不是不了解她,若是以前,她和水芙,同样的让人不放心。

    第五漪衣顿时满头黑线,一阵磨牙,随即微微一笑,“是呢,我不让人放心,总不至于有些人以前什么都不管,连……”

    “我错了。”北宫奇立刻阻止第五漪衣说下去。

    “罗刹,赶紧走。”话落,北宫奇转身就走,稳重的他从来没有这么急切过。

    离夜看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北宫奇,忍不住笑了起来。

    除了墨月和剑寻,以及剑家那位炼药师,其余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纷纷离开。

    根本没有他们什么事,就算他们之中有炼药师,也炼制不出枯青丹,继续留下去,没什么意义。

    “剑寻,你要不要走?”墨月拍了拍剑寻。

    他是没有办法的,继续留下来没有什么用处,还不如早点回去,明天还有一场兵器比试。

    “离夜,我先回去了。”剑寻皱眉,他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嗯。”离夜应了一声。

    墨月和剑寻这才离开,很快便离开了这片空地,然后原路返回。

    在剑家他们不担心会发生什么事,反正以离夜的变态,也不会出什么事,所以他们还是回去吧,不要在这里添乱了。

    “剑沐,你不走吗?”第五漪衣看着留下来的人。

    剑沐睨视了一眼第五漪衣,重重一哼,“漪衣姑娘都不走,我有什么好走的,这是我家。”

    “好,这是你家。”第五漪衣耸耸肩,有谁说过这里不是他家?

    红莲见离夜不走,心里泛起疑惑,出声问道:“离夜,咱们为什么不走,反正你又不打算今天炼制丹药。”

    “枯青丹事关凤凰梧桐木,我还想看看。”离夜不急不缓回答。

    枯青丹对剑家来说很重要,凤凰梧桐木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现在都没有爹娘的消息,也不知道老爹找到娘了没有,他们又到了哪里了。

    离夜面无表情看着高台,外人看上去没什么,但她已然陷入了深思。

    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走进高台的人一直都没有出来,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天地间,却突然传出一声彻天动地巨响!

    “砰——”

    大地颤动!

    “咔嚓~”

    地面爆开裂痕,仿佛就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离夜瞬间回神,看着脚下大地,飞身走向空中。

    第五漪衣听到动静想叫离夜,然而还没开口,就见她飞身往空中走去,速度极快。

    哑然一笑,第五漪衣才想起来,离夜的精神力不在她之下,这种动静,她怎么会感觉不到。

    第五漪衣和剑沐凌空走上九天,第五漪衣迅速追上离夜。

    在他们跳开的瞬间,他们所站的地方,轰然崩塌,那一块土地,就这么凹陷了下去!

    离夜一边离开,一边看着动荡的地面,精神力如离弦之箭,飞一般射如地底下,探寻着地下发生的一切。

    当她感觉到底下一层若有若无的力量,阻止她靠近的时候,往空中后退的身影也停了下来。

    果然没错,那个阵在地下!

    的刚才的动静,让阵有了缺口,困住的人,马上就要出来了!

    “吼——”

    这一声狂叫,如同兽吼,暴戾的气息,从地底下蔓延而上,直逼九天!

    这股气息,宛若利刃,所到之处,全都被斩断成两半!

    离夜反手握住第五漪衣手腕,手掌张开,伐天玉阵的力量暴涨,挡下朝着她们削割而来的气息!

    第五漪衣感觉到这股力量,精神力迅速展开,顺着这股力量蔓延。

    精神力将她们所站的地方,方圆十米全部封锁在她的精神力之中,只要有的力量靠近,全部会被强大的精神力搅断!

    站在百米外的剑沐,同样感觉到这股如利刃的气息,却没来及阻挡,等反应过来之时,只有逃走的份了。

    天空上,只见剑沐狼狈逃窜,可不管他走到哪里,力量都会直冲而来,他逃的狼狈而又吃力。

    看到淡然无事的离夜和第五漪衣,剑沐有些后悔了。

    他也应该离开的!

    逞能有什么用!

    “我靠!”

    暴怒之声从地底下响起,两个身影破土而出,狼狈不堪。

    然而在他们身后,那股力量狂暴的更加厉害,追逐而来,像是要将他们吞噬才甘心!

    剑俎走在前面,梵九使劲追赶,才跟上剑俎的速度,然而那股力量越来越近,眼看着已经破土而出,就要追上他们了!

    黑影从地下飞窜出来,浑身散发着骇人凌厉的气息,他所到之处,空气全都被撕裂,空间扭曲,仿佛下一刻,也会被他撕裂!

    当离夜和第五漪衣看清楚飞窜上来的身影,眼中都闪过一丝的诧异。

    这,这真的是人吗?

    ------题外话------

    今天好不容易斗志满满想要码字,然而电脑坏了…然后…好不容易下班回家,用自家电脑,卡文了…

    一直奋斗到两点,终于写够了三千…一把辛酸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