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一十五章 老头,有人在质疑你
    离夜回到房间里,立刻又拿出丹药吃下,丹药的药力伴随着生命之源,快速在身体里蔓延开来。

    她的气息随之慢慢平和,才又打开房门走出去,却也是一个时辰后了。

    走出去就看到北宫奇,萧水寒,罗刹,还有剑寻都在房间外着急等待。

    见她出来,他们立刻迎了上来,一脸担忧。

    “怎么样了,没事吧?”北宫奇紧张问道,真的没有受伤吗?怎么进去那么长时间?

    “离夜,你不会真的受伤了吧?”剑寻上下打量。

    看上去也没什么事啊,真的受伤了?

    “放心,我没事。”离夜摆了摆手,笑盈盈道,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恢复最佳状态,时间用的久了一点而已。

    北宫奇这才松了口气,悬在心里的石头慢慢落地。

    “夜儿,吾邪,什么时候多了那种能力?”萧水寒不解问道,别人没有看到,他是看的清清楚楚。

    在折断那两把兵器的时候,吾邪剑吸走了它们的力量。

    那两件兵器,就算是重新铸造,也就是两块废铁,再也成不了什么事。

    “那个啊,有次路过南境的时候,不小心遇到了‘活过来’的魔岩矿,把它的力量都吸收了,吾邪也就变强了。”离夜轻描淡写道。

    活过来的魔岩矿?

    北宫奇和剑寻,顿时满头黑线,什么叫活过来,矿石也能活过来吗?

    “那应该是魔岩矿芯蕊的结晶。”萧水寒听了,没有惊讶反倒是一脸了然。

    魔岩矿芯蕊已经很难得了,芯蕊结晶更是世间难求,吸收了它的力量,难怪了。

    “这样。”离夜耸耸肩,不管是什么,反正力量她都拿过来了。

    “离夜,刚才第五漪衣来过。”剑寻赶紧说完,然后立刻好奇看向北宫奇。

    第五漪衣一来就是找他,然后两个人走到一边,不知道说什么,说了好久才离开。

    “奇叔?”她来做什么?

    “是第五风云,她让你小心秦家和第五风云,他们可能会联手。”北宫奇皱眉道,他们联手的话,还不知道会折腾出什么东西来。

    剑家比试还没结束,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夜儿想去第五家族,现在他都有点后悔,把禁地的事告诉她了。

    还只是在剑家就已经如此,若是到第五家族,那该到什么样的程度,不就是步步杀机!

    “秦家,第五风云。”离夜轻嚼着字,眼眸隐含着笑意。

    他们联手,倒是比较好奇,他们联手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知道了,这些天你们也小心点。”离夜应道。

    就算不说她也会小心,提防着他们,没想到的是第五风云会找秦家。

    不过只怕第五风云不会动手,他会教唆秦家人动手,至于是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看来要随时提防。

    这些人来找她没什么,大不了就是打一场,要他们的命而已,她担心的是他们联手对付奇叔,师父和罗刹他们。

    剑寻不用担心,他是剑家人,秦家和第五家族怎么样,也不敢对他动手。

    “主子,我一定不会再拖累你。”罗刹认真道。

    奇叔和萧水寒城主不用担心,以他们的实力,遇上这些人也没什么,但他也不会在拖累主子的!

    “没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这个给你。”离夜淡淡开口,递出一个盒子。

    罗刹接过,疑惑看着是离夜,“这是什么?”

    “是毒药,你小心点。”离夜叮嘱。

    本来她不打算给罗刹这些,可他经过比试擂台上的事,就一直以为他在拖累自己。

    给他毒药,也算是让他能够安心吧,在这种时候,心浮气躁,恼羞自责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毒!

    几人心里划过惊讶,这么多年来,他们都不知道,离夜还会用毒!

    剑寻一脸震撼,离夜到底要给他们多少惊喜啊。

    她还会炼制毒药?毒师吗?

    临天大陆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过毒师了,离夜竟然会制毒!

    “是。”罗刹立刻收起来,他知道,自己需要这东西。

    “等遇到对手的时候,你就把它扔出去,它遇到灵力就会炸开,要是不小心吸进毒气,把这个吃下去。”离夜又拿出一个玉瓶。

    罗刹双手接过,放进储物袋,“谢谢主子。”

    这下,他就不用担心拖累主子了。

    一道身影匆匆走过,快速走进院中,看到离夜他们,脸上划过欣喜。

    “萧水寒大人,剑寻公子令,离夜大人,北宫奇公子,罗刹公子,族长让我来请几位过去。”

    来人走到他们身边,急忙开口,暗暗呼出一口浊气。

    找了大半天没想到人都在这里,那就太好了,不用到处一个个找了,不过,剑寻公子令怎么会在这里?

    请他们?

    北宫奇看向的离夜,眼中露出疑惑,请他们做什么?

    比试刚刚结束,剑俎应该知道他们需要休息,这个时候叫他们过去,能有什么事?

    “找我们干嘛?”剑寻直接问道,族长好好的又找他们去?

    “不知。”族长没说啊。

    剑寻心里泛起疑惑,扭头看向离夜,特意找他们?

    “带路。”离夜开口道。

    看着她做什么,叫他们去的是他家族长,又不是她。

    “是。”来人微微俯身,然后站直身体,往外走去。

    在他的带领下,几人穿过庭院朱楼,往后院隐蔽寂静的地方走去。

    离夜的眸光一直扫视周围,察觉着周围动静。

    她倒不担心剑家的人对他们出手,以来他们有顾忌,二来他们没这个胆子。

    越走越深,空气中的灵气也越来越浓郁,建筑物的逐渐减少,百花绽放的花园映入眼帘。

    这里是?

    几人心里同样泛起疑问,就连剑寻都一脸惊奇。

    “奇叔,这是哪?”剑寻好奇凑到北宫奇身边,小声问道。

    北宫奇像是见到奇葩一样的看着剑寻,不敢置信道:“你家,你问我?”

    这里是他家!剑家!

    “可是你在外界家族的时间比我长啊!”剑寻理直气壮回答。

    他是第五景澈耶,第五景澈,第五家族那几个天才之一,曾经是外界家族所有人以为,最有希望成为主灵的人之一!

    北宫奇:“……”

    这是什么逻辑?

    他家里什么情况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外界家族时间留的久一点,就会知道了吗?

    每个家族都有自己守着的秘密,连他这个族人都不知道的事,他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

    离夜把头扭到另外一边,忍住笑喷的冲动。

    什么都不知道就去问的奇叔,剑家的事,奇叔又怎么会了解。

    萧水寒轻咳一声,面无表情看着剑寻,他是来搞笑的吗?

    这种事,问一个外人。

    看着他们的表情,剑寻摸了摸鼻子,一脸窘迫。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就这么问出来了,看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就好奇了,然后就问了。

    连他自己都想知道,为什么会问北宫奇,北宫奇就算是第五景澈,也不该知道剑家的事。

    穿过花园,映入眼帘就是一片花草茂盛之地,离夜走到这里,眼中闪过诧异。

    这是!

    “夜儿,怎么了?”看到离夜眼里的情绪,萧水寒不解。

    “是灵药。”遍地灵药!

    就像是野花野草一样生长,却比在山林里偶然得到的灵药,看起来肥硕茂盛很多!

    灵药!?

    听到离夜的话,他们迅速低头,看着脚下花草,然后抬头,轻吸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清香。

    的确是!灵药的数量太多,味道混合在一起,他们刚才一时的分辨不出来,可现在这么仔细分辨就分辨出来了。

    “这到底是哪里?”剑寻走到带路的那人面前,一把是拉过的他。

    几人看过去,他们也好奇,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满山的灵药,这里是花草茂盛,远处还有树木丛生。

    感觉到处都是灵药,以及稀有的花草树木灵果,天材地宝!

    他怎么从来没见过家里的还有这么个地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带路的人急忙摇头。

    他也是临时被叫过来的,怎么会知道这里的事,说实话,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地方。

    “你也不知道!”剑寻声音提高了八倍。

    “是,是的。”那人汗颜点点头,他也不知道。

    “我靠!”剑寻转身看向周围,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不对,鬼地方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稀少的灵药灵草。

    可这到底是哪里?就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么?

    “公子令,你还是跟我走吧,等会族长他们该等急了。”貌似还请了很多人,他们都应该到了。

    剑寻皱起了眉头,族长也在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走吧走吧。”剑寻挥了挥手。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环视着周围,这个地方不错,要是能搬到她的空间里,就更好了。

    毕竟她是炼药师,需要各种俩药材,这些药材看起来很珍贵,而且年份也不低啊!

    在剑家还有的一段时间,想个办法,她既然看到了,总不能什么都不拿就走了。

    嘴角弧线悄无声息往上扬,她继续往前走去。

    走过那一片灵药之地,便是一排排茂密的竹林,竹林间,弥漫着浓郁灵气,隐约间还有几分无形之力加持。

    紫金竹林!

    看到那翠绿的竹子,那双晶莹的黑眸,比看到了金子还要闪亮。

    在这片竹林里修炼,那可是事半功倍,比别的地方,好太多了!

    这到底是谁家的地方?这也太奢侈了吧!

    紫金竹她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这么一大片!

    不错不错!

    好地方,是个好地方!

    “离夜,我怎么看你这笑容,瘆得慌?”剑寻鄙夷看向离夜,狐疑问道。

    看到她这样笑,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太瘆人了!

    “是吗?”离夜挑眉反问。

    “算了,反正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剑寻摆了摆手,往旁边移了一步。

    经验告诉他,看到离夜这样笑的时候,还是保持一点距离,不然倒霉的就是自己。

    “是紫金竹。”萧水寒不急不缓开口。

    夜儿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怎么,她还想把这一片竹林挖走?

    紫金竹!

    剑寻艰难吞了吞口水,脚步已经跨入那一片竹林。

    竹林间弥漫着的浓郁灵气,在他们踏进竹林那一刻,飞速流入他们身体!

    真的是,紫金竹!

    难怪啊难怪,难怪离夜会有那种笑容,原来是看到好东西了。

    可这里到底是剑家哪一个方向,以前怎么会没发现这么个好地方,要是知道了,直接来这里修炼多好,在这里修炼,比别的地方可好多了。

    在竹林间穿梭,灵气顺着身体张开的毛孔流入身体,他们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隐约间,在竹林之间,一座竹屋映入眼帘。

    竹屋并不简陋,反而有一种别样的气派和磅礴。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他们要去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几位,族长他们就在竹屋之中,还请几位过去,我只能走到这里了。”族长有令,他不能再靠近。

    “去吧去吧。”剑寻摆了摆手,大步往竹屋走去。

    他倒要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神神秘秘的,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那人微微俯身,然后转身原路返回。

    “走吧,去看看这不一样的竹屋。”离夜笑了笑。

    不愧是紫金竹林,就连竹屋都是紫金竹搭建,住在这里面,就和住在一个灵气浓郁的果子里面一样。

    建造出这么奢侈的地方,就不知道是什么人住在这里了。

    紫金竹林除了修炼,也是疗伤的圣地,住在这里的人不是为了修炼,就是为了疗伤。

    几人靠近竹屋,就看到在一间较大的房屋房门打开,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所坐的人。

    “炼药师。”那一枚枚佩戴着徽章的银色身影映入眼帘,离夜皱起眉头。

    他们找的,是炼药师。

    竹屋里的人好像听到外面的声音,剑俎大步走了过来,然而另外一道身影比剑俎更快。

    “小女娃娃,我们又见面了!”笑嘻嘻一张苍老的脸凑到面前,紧接着他扭头看向剑寻,“臭小子,你也来了!”

    剑寻张了张嘴,指着突然出现的人,惊讶道:“怪老头!”

    他怎么在这!

    “来吧,进来说话。”怪老头伸手想要去拉离夜,却被离夜避开了。

    怪老头看了一眼她,摸了摸鼻子,“小女娃娃还是怎么冷淡,好歹我们都见过了的。”

    离夜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看到这片紫金竹林,再看到怪老头,她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事了。

    这里应该住着一个,需要枯青丹的人,剑家族长也在这,想必这个人还是剑家特别重要的人。

    “夜儿,进来吧。”第五漪衣走到门口,眼眸中的情绪柔和似水。

    看到第五漪衣,离夜这才越过剑俎和怪老头,走进竹屋。

    北宫奇和萧水寒他们几个,也走了进去,就看到整个屋子,有差不多十几个人,十几个中人,加上第五漪衣,有五个炼药师,还都是尊品。

    尊品炼药师!剑家请这么多尊品炼药师来做什么?

    剑俎见离夜没有理会自己,直接走了进去,无趣地摸了摸鼻子,然后才走进去。

    怪老头眯起双眼,看着离夜和第五漪衣。

    很怪,非常怪!

    她叫北宫离夜,却会第五家族的“移形换影”,还认识第五家族的天才炼药师第五漪衣,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不错。

    至少,北宫离夜看向第五漪衣的目光,不像看到别人那样,总带着一份冷意。

    有趣,真是有趣,北宫离夜和第五家族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怪老头笑盈盈走了进去,他一定会弄清楚的。

    没错没错,一定会清楚的!

    离夜走进去,坐在最外面的炼药师兴奋站起来,眼中闪烁着光芒。

    “离夜公子!”他就知道,离夜公子一定会来的!

    离夜公子?

    不明白事情的人懵逼了,这……怎么就公子了?

    剑寻轻咳一声,小声道:“墨月,她现在是的女装。”

    墨月皱眉,看着离夜,“呃,是这样。”

    这不是习惯了!

    “无所谓。”离夜淡淡开口,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纠结。

    第五漪衣拉着她在自己旁边坐下,她含笑温柔开口道:“剑家族长请你们来,是梵九大人说他请了你炼制枯青丹。”

    梵九大人已经很多年没有离开过外界家族,刚才还在奇怪他怎么会请的离夜,看到剑寻也就明白了。

    不过梵九大人虽然这么多年没有回炼药师公会,炼药师公会的事,应该还是清楚的。

    “梵九?”离夜看向第五漪衣,怪老头叫梵九?

    她记得梵九,是炼药师公会会长的名字!

    “嗯,就是梵九。”第五漪衣点点头,就是她所想的那个梵九。

    “原来如此。”离夜了然挑眉。

    梵九!

    萧水寒和北宫奇还有罗刹,听到这个名字,心里都掀起了波澜。

    他就是梵九,那个消失了很久的炼药师公会会长!

    这么多年消失,其实他一直都在剑家!

    到底是剑家的什么人,就连梵九都能请来。

    要知道梵九脾气很古怪,别人喜欢的,他未必喜欢,别人厌恶的,他也许喜欢到不行。

    而且他最不愿的,就是接触外界家族,可如今却在外界家族,还在这呆了几十年!不对,应该有近百年了!

    竹屋里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皱起了眉头,面露不满,那几个炼药师就更不满了。

    梵九大人请的居然是她,不就是一个在兵器比试大会上,出了几分风头的小丫头,她就算是炼药师,能比得过他们?

    “梵九大人,我们几个都没有把握能炼制最完美的枯青丹,就凭她?”其中一个炼药师不满开口。

    不就是跟第五家族关系好点,就想跟他们比拟!

    连第五漪衣都没有把握,她居然直接答应了,好大的口气!

    剑寻刚坐下,听到这话立刻站起来了,在所有人还没开口之前,走到那个炼药师面前。

    “火希,离夜怎么就不能炼制出枯青丹了,你能成为尊品炼药师,离夜还就不能比能强了?”说的什么话!

    看到剑寻的举动,剑俎整张脸都黑了。

    北宫离夜自己都还没出声,他这么激动干嘛?

    “剑寻说的没错,火希,你还比不过离夜公子呢!”墨月也开口附和。

    在药界的时候,他亲眼见过她出手的,当时药界里的那个幻影告诉他,那是通往药界最深处。

    当时他出药界的时候,还没能成为尊品炼药师,只能到皇品,皇品炼药师还是最近才达到的,都已经很长时间过去了,差不多半年了。

    “你们……”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不相信老头子我啊。”梵九走过来,指着火希。

    火希就算是火家的人,看到梵九,语气也恭敬了几分。

    “不敢。”

    梵九轻哼一声,撅起嘴巴,扭头看向另外一边。

    火希尴尬轻咳一声,转而坐下。

    “老头,你会不会太着急了?”离夜皱眉道,他不是说不着急,可以等剑家比试结束的吗?

    老头?

    一双双眼睛不可思议看向离夜,表情差点扭曲。

    梵九大人是最不喜欢别人对他不敬的,她一开口,就叫梵九大人,老头!

    “夜儿。”第五漪衣拉了拉她的衣袖,摇了摇头。

    梵九大人毕竟是炼药师公会会长,怎么样也得客气一点。

    看着他们瞪得比铃铛还大的眼睛,剑寻不以为然摇了摇头,大惊小怪。

    他一直这么叫的好么,有什么奇怪的。

    “我也觉得太急了,可是不小心说漏嘴了。”梵九走到离夜旁边的位置,拍了拍坐在那里的人,示意让他离开。

    本来他想着等兵器比试完了再说的,谁知道一时间太高兴了,就说漏嘴了,然后就是这种阵仗。

    连他自己都有点后悔,为什么要这么早说出来,什么都不说,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老头,你怎么能这样!”剑寻不满道,明明说比试后再说的。

    “臭小子,我就这样,你有意见!”梵九瞪了一眼剑寻,强硬道。

    就是这样,就这样了!

    看到梵九的反应,众人惊得整个人都呆了,他们就像是被点了穴,愣愣坐在那。

    梵九大人!不生气!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不生气!

    明明他最讨厌就是有人对他不敬了,北宫离夜和剑寻叫他老头,他居然一点都不生气!

    还有,这一脸的小孩子脾气,真的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梵九大人?

    “既然不着急,那何必现在炼制。”离夜慵懒靠着椅背,看向剑俎。

    “不不不,不是不着急。”剑俎立刻否认。

    怎么能不着急,都躺着几十年了,怎么能继续躺下去,既然有办法,就要尽快啊!

    “族长。”剑俎身边的人叫了一声,摇了摇头。

    他身上也穿着银袍,胸前佩戴着尊品炼药师的徽章,额上的图腾是剑家的君图腾。

    “北宫姑娘,你是炼药师,为何不佩戴炼药师公会的徽章?”没有哪个炼药师,不会佩戴徽章的。

    她说自己能够炼制枯青丹,就能炼制么?没有一点证明,就能说自己是炼药师?

    对了!问到重点了!

    另外两个炼药师眼前一亮,点了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炼药师就一定要佩戴徽章,才是炼药师?”离夜皮笑肉不笑反问。

    “有徽章,至少是证明,而你没有徽章,让我等如何相信?”他就不信,自己几十年都没有把握的是,她可以做到!

    “若不是因为徽章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炼药师公会设徽章有什么意义?”火希趁机开口。

    他才不会相信,一个黄毛丫头,比他们厉害。

    听到他们的话,第五漪衣,萧水寒他们几个,眼中立刻闪过一丝不悦。

    墨月和剑寻就要辩解,却被身边的人拉住。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离夜是炼药师,这点还需要证明?

    他娘的,没有听说过吗?炼药师大会谁得了第一!

    他们自己不甘心,没事挑刺,说什么酸不溜丢的恶心话!

    剑家炼药师和火希双双看着离夜,离夜没有立刻回答,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萧条起来。

    就在他们以为离夜会发怒的时候,只见她红唇上扬,勾起一抹笑意,回头看向梵九,“老头,有人在质疑你。”

    听到这话,还在提离夜不平的墨月和剑寻,怔了怔,然后笑了。

    ------题外话------

    今天卡文了…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