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起动手!
    又一件兵器,断了!

    断了!

    册子上记录的,世间难寻的一件件兵器,一连断了两件!

    这,也太狠了吧!

    不少退下比赛的人,吞了吞口水,伸手碰触着放在旁边的兵器,心里一阵庆幸。

    幸好他们没有跟着姑娘对上,也没有主动找上她,不然他们的兵器也绝对是这个下场。

    在第一场落败在离夜手里的十剑师,十个人纷纷紧握住自己的兵器,身体阵阵发软,感觉心脏都紧缩了。

    还好还好!

    他们只是震飞了出去,落败一场比试而已,要是自己的兵器断了,找谁哭去都不知道。

    就算是兵器断了,也不会有人同情你,只会鄙夷和嘲笑。

    这是比试,兵器断了能找谁,你要是舍不得兵器,一开始就不要来参加比试,既然参加了谁还管你那么多,也就不会有人对你的兵器负责。

    擂台上,秦家的人纷纷看了过来,脸色阴沉看着离夜。

    她是不是活腻歪了,他们不去找她,夺走她手里的兵器,她反倒是一而再的挑衅!

    从刚才到现在,折断了他们两件兵器!

    解决完自己的对手,秦家人也不管什么场合,什么地点,他们全都往离夜站着的方向走去。

    找他们的麻烦,她会后悔的!

    擂台上其他人,看到秦家人气势汹汹,纷纷绕开脚步,退到一旁。

    现在这种时候,他们还是少搀和,秦家人明显现在就是要找那姑娘报仇。

    广场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讥笑了起来。

    “秦家人这算什么?断了两把兵器,还想围攻吗?”

    “外界家族也就会这些,这么多人围攻人家姑娘一个,他们也真是有本事。”

    “不过事情好像变得刺激起来了。”

    “围攻,外界家族不会觉得这样子很丢人吗?”

    ……

    自己家族的两个人被一个人震飞了下台,兵器断了,结果其他人恼羞成怒,结队围攻,这在灵师眼里都是所不齿的。

    然而这里是外界家族,就算有再多的不满,这些话也不会传出去,最多只是在外界家族的地方传一下。

    这些事不会传出去,只因为外界家族的人,不会丢自己的脸,而临天大陆的人畏惧外界家族。

    把这些传出去,损坏了外界家族的名声,到时候找引来的,就不只是一个人那么简单,更不是一个家族,而是整个外界家族!

    而这些事情,只要不传出去,就没有人会在意这些,旧的事情总会被新的事情所取代,这些很快就会过去的。

    “主子!”罗刹看到秦家人都围攻过去,站起了身。

    一,二,三,四……

    四个人!

    还有四个人,四个人围攻主子一个!

    北宫奇的看到他的举动,立刻伸手把他拽下去,让他坐回椅子上。

    “放心,夜儿不会有事的。”北宫奇沉声道,他要是想冲上来擂台,那就是破坏了比试的规矩!

    罗刹扭头看向北宫奇,看到那双坚定的眸子,他迟疑点了点头。

    说的没错,主子会没事的!

    他们也就四个人,主子一定会像刚才两个人那样,把他们踹飞出去!

    离夜站在那里,看着秦家人走过来,满意极了。

    刚才这段兵器,吸走那些兵器的蕴含的力量,仿佛让吾邪感觉到了快感,震动地越来越频繁,仿佛随时会冲开离夜的手。

    “也好,你们都是走过来了就最好不过了,省的我一个个去找。”那样真的很麻烦。

    四个秦家人听到这话,心里泛起了疑惑,也涌出了不安。

    他们怎么觉得,她是在特意的等着他们?

    “不要小看了我们秦家,你会为刚才的举动,付出代价的!”其中一人压下心里的恐惧,强硬开口。

    一定,一定不饶过她!

    “我倒要看看,谁最后会付出代价!”长剑一挥,离夜边飞身走了过去!

    他们四个人,她一个人还下让她等着他们出手不成?

    先下手为强,这句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剑刃飞闪而过,凌厉快速!

    四人看到离夜瞬间走到他们面前,心里也涌出了惊讶,尽管没有灵力,那身法的速度慢了很多,可是很明显,那是“移形换影”!

    第五家族的绝技,不传绝技,她怎么会的!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人双手举起手里的巨斧,往离夜砍去,嘴里还不忘出声询问。

    什么人,竟然会移形换影,第五家族怎么会一点表示都没有,他相信,第五家族的人绝对看到了!

    离夜飞跃而起,躲开那一道巨斧,然而她还没落下来,铁鞭又抽了过来!

    “开山斧,勾魂玄铁鞭?”

    在鞭子落下以前,还在空中的离夜,立刻改变落下的轨道,躲开那一道攻击!

    什么!?

    勾魂玄铁鞭的主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样都能躲开,她的韧性这是有多好,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能改变自己的落下的轨道!

    “你傻愣着干嘛,难不成还想赞赏她么?”勾魂玄铁鞭主人身边的人大声吼道。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躲开了,能躲开一次,还能躲开第二次!

    他们现在是四个人打一个,分心做什么!

    话落,那人甩出自己手里的兵器,是两个黑色的铁爪。

    两个黑色的铁爪从左边飞过来,目标是离夜的肩膀!

    离夜将剑格挡在前,看着飞来的两个大黑爪子,剑锋转动!

    “锵!”

    黑色铁爪被挡了下来,她稳稳飞身而下,巨斧又从天而落,朝着她身上招呼。

    “咻!”

    白色箭羽的飞过,伴随着巨斧,两者同时飞向离夜!

    离夜松开吾邪,剑柄顶端顶着离夜手掌心,她往前飞身走去,强大剑气划破空气,空气在她周围形成逆流,竟弹开了飞来的箭羽!

    随即,离夜握住剑柄,反手一甩,另外一边落下的巨斧,立刻被挡下!

    可恶!

    看到这情况,几人有些不满,却也不着急。

    他们几个人,你来我往,不给离夜留下半点喘息的机会,这个人的招式被挡下,那个人的又来了。

    这完全就是车轮战,他们消耗离夜的体力,等到最后!

    而且他们配合的默契也不错,尽管比不上十剑师,却也超乎了想象

    在对战过程中,速度和力道还是有影响的,然而几番对战下来,他们配合的也越来越有默契,速度和力道逐渐能够的跟上了。

    留在擂台上的人,早已停下比试,就站着他们,阵阵惊叹。

    不管这姑娘刚才如何吓人,但现在他们对她只有佩服!

    秦家的人,她以一敌四!甚至没有落败下风!

    简直不是人啊!

    这要是他们,早就输到不知去了哪一个角落了!

    围观的人群,看到这些,纷纷眯起了双眼,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看。

    “情况不太妙啊。”

    “四个人车轮战,情况要是能好就真的见鬼了!”

    “那姑娘也是厉害,到现在都能持平,就不知道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他姥爷的!秦家人这次也太过分了吧!”

    “这完全是就是致命的消耗,完全不给她停歇的时间,这一道攻击下去,才刚挡下,另外一道又来了!”

    ……

    秦家,做这种事情,居然脸不红气不喘,真可谓是大家,好大家!

    临天大陆的人看到这些,更多的是鄙夷不屑。

    外界家族说的好听,不过就没人敢传他们丑闻,这些事情要是传出去,外界家族的名声,还会有那么好听?

    都说临天大陆的一流势力怎么怎样,做了多少卑鄙无耻的事情,哪位高手又强行夺走了谁的什么东西。

    其实外界家族还不是一样,谁也别笑谁。

    真是够无耻的!

    外界家族众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毕竟你四个人打一个就算了,可是四个人打一个,居然还只能持平,连上风都没有占到!

    这算什么?

    这是在丢他们的人好吗?不知道的看到这些,还指不定怎么认为外界家族有多弱呢!

    第五漪衣靠在椅背上,双手交错搁置在大腿上,面纱下的脸上,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秦家。”

    这次秦家会不会太过分了,以前做的那些事就算了,这次还四个人围攻一个,这算什么,还是兵器比试吗?

    “漪衣小姐,我说过吧,想要北宫离夜死的人有很多,绝对不只是我一个。”第五风云小爷笑盈盈道。

    看,秦家的人也不想让她活着,说不定等会还有剑家的人,凌家的人,火家的人,华家的人。

    “是啊,是很多人,多到让我都想动手杀了你们。”第五漪衣看向第五风云。

    第五风云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太多人盯着夜儿了,他们都盯着夜儿了,人太多了,连她都想帮夜儿动手,更何况是夜儿自己。

    “第五漪衣,你可要想清楚了。”对他们动手,有什么后果。

    “你该知道,我二哥,水芙有什么手段,我们是一母同胞,你觉得我会比他们差吗?第五风云,你少在我耳边嚷嚷,水芙能在那么多人面前,斩杀上百弟子,我在这些人面前,杀一个你,算得了什么?”第五漪衣冷冷说道。

    第五风云若是想要挑战她的极限,她愿意让他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承担!

    第五风云咬了咬牙,不再说下去。

    在实力这一块,他的确是不如第五漪衣,不是灵师这方面不如,是精神力。

    真正打起来,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可第五漪衣完全能保证,让他无法退!

    “蠢货!”

    北宫奇看着第五家族的方向,看到第五风云骤变的脸色,冷冷轻哼。

    他们家里,就是以前父亲在三姐小的时候,还不能完全掌控那异于常人的精神力,都对她小心翼翼的,第五风云居然还在一而再挑衅三姐。

    他可知后果多严重!

    剑俎和剑执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在擂台上,看到离夜闪躲不及,对战急促,他们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舍不得眨眼,是他们不想错过吾邪的每一次挥动。

    每次吾邪挥动,引起不小的动静,他们就一阵惊呼。

    多久了,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兵器了!

    若这世上能有一件兵器能和它媲美,只有那一件了,不过那一件兵器,谁能成为它的主人,还是个未知数。

    “秦家这样的车轮战,这一场北宫离夜怕是撑不下去了。”剑俎惋惜道。

    这样的车轮战,北宫离夜早晚会输,真的可惜了,不能再继续这把剑的真正威力!

    “是挺可惜,要不是她对秦家人出手,应该能进入前三十。”剑执点头应和,这样的车轮战,任何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只是北宫离夜。

    “是吗?你们是这样认为的?”萧水寒问道。

    他们是从哪里看出来,这车轮战,夜儿会输掉的?

    “大人,虽然她是你徒弟,但也不能自欺欺人啊。”剑俎笑道,这样还能的赢,是该说秦家人太弱了,还是北宫离夜太强了。

    “族长,你就放心吧,离夜没问题的!”距离比较远的剑寻听到这些,忍不住出声。

    离夜会输,总觉得是笑话,到目前为止,他还没见离夜输过。

    车轮战怎么了?

    秦家人不要脸,那是秦家人的事,有点都不妨碍离夜会赢的这个事实。

    剑寻的话,让剑俎的脸色顿时黑了一半。

    剑俎看向剑寻,心里一阵郁闷。

    人家都是帮自家人,他怎么总是帮北宫离夜,不管什么时候事情,他都帮着北宫离夜说话,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他喜欢北宫离夜那个女娃娃?看上去也不像啊。

    “族长,你别这样看着我,马上你就会知道,我说的,那都是实话。”剑寻轻咳一声。

    他们不相信,那是他们没见过离夜出手,西殿那一场,他们也只是听到了动静,没真正见离夜动手过,要是见过,他们就会知道,他说的一点都不夸张。

    萧水寒若有所思看向剑寻,眼中多了几分深意。

    日后的剑家,若是这个叫剑寻的当族长,那必定是不同的风气,至少他不会自欺欺人。

    “离夜师父,也别这么看着我。”剑寻摸了摸鼻子,扭头看会擂台上。

    不就说了居公道话,他们终于这么一个个看着他么?

    听到他们的对话,听到的人在心里笑了。

    这样了还不会输,自欺欺人的吧?

    看看,四个人的攻击,不分上下,默契十足,那姑娘被逼的节节后退,就算现在的战局还是持平的状态,可看上去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等着吧,等这那姑娘输,剑寻到时候怎么后悔现在的自信吧。

    萧水寒眸光微挪,面无表情的脸上,谁也没看出来,微微勾起的弧线。

    看来是夜儿隐藏的太深了,深到没有一个人能看出来,她那种乱无章法的防御暗藏的玄机。

    输总是要输的,只是到时候输的,一定不会是夜儿。

    的确是没有人发现,离夜防御招式中暗藏的玄机,他们看到的都只是表面——她手里的剑。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剑上,也就没有人看到离夜的身法和步伐,从来都没有乱过,而且每一步都仿佛预算好的,每走一步,都是完美落地,不会有任何阻碍。

    兵器比试,每个人所在意的,不是兵器的主人,而是兵器,就连对战的人都是如此。

    殊不知,兵器有可能它是活的,可它不管再强大,再厉害,那也掌控在它的主人手里。

    一道巨斧劈来,对准离夜握剑的手腕,想要带着吾邪,躲开这道攻击,完全是不可能的。

    要么离夜的手会被砍到,要么就是吾邪会被巨斧砍到。

    终于躲不开了吧!

    四人在心里得意了起来,这次,不是她受伤,就是她的兵器受损,总有一样!

    看到他们得意的模样,离夜嘴角微微上扬,就在巨斧挥落下来之前,她松开了握剑手,手躲开砍过来的巨斧。

    在她松手的同时,吾邪便飞了出去,那速度宛若一道闪电!

    “砰——”

    巨斧落空,落在地上!

    擂台爆开龟裂,发出阵阵巨响!

    还在得意的四人,看到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还能这样!

    离夜冷冷瞥了他们一眼,红唇轻启,“你们玩够了吧?现在轮到我了。”

    如清风的话语响起,轻柔的只有他们四个人才能听到。

    什么?

    四人先是一愣,然后一脸茫然,什么叫轮到她了?

    还有,他们现在这是很认真的在打好么,哪里有在玩了!

    就在这时,只见离夜脚尖轻点,整个人飞身而起,往空中翻滚而去!

    飞云步!

    萧水寒微微一怔,没有使用灵力,夜儿也使用出来了!

    再此同时,在天空之上翻滚的吾邪,瞬间回到她手上,蓝色剑气铺天盖地,杀气将这一方天地冻结!

    还能这样!

    众人惊愕,这样都能躲开秦家的围攻!

    他们差点都忘了,她的兵器,已经拥有了器灵!

    北宫奇和罗刹同样惊愕,他们惊愕的不是不是离夜躲开,不是吾邪重新回到离夜手上。

    “诛神剑式!”

    没有使用灵力的诛神剑式!

    “纵伐!”

    剑气急速形成,纵横之力宛若密网,在空中交错!

    而这些密网,是以一道道刀刃形成,尽管纵伐招式形成的之力,没有以灵力使用时那么庞大,却依旧强势凌厉!

    密网瞬间将围攻她的四个人分开,以东南西北四个地方困住他们,将他们交错在剑锋形成的密网之中!

    广场上,众人沸腾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

    “我靠!这不是招式么?”

    “可她没有使用灵力,也能使用灵师才能用的招式!”

    “你们会不会看错了,也许不是呢?”

    “妈的,你是不是眼睛瞎了,都这么明显了,看错什么,没看出来才真是看错了!”

    ……

    众人心里翻滚起波涛汹涌,到这一刻,他们终于把注意力移到离夜身上。

    被困在密网中的四个人,这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以为已经将她逼到没有退路的绝境,然而退到绝境的是他们!

    只可惜他们现在才清醒偶来,然而为时已晚!

    “焚灭!”

    火光四射,血红之光,顺着刀锋汹涌吞噬!

    顿时间,空气中形成惊天巨浪,翻滚而去!

    “砰——”

    巨响响彻天地,火焰翻滚而起!

    站在密网中的四人,眼睁睁看着火焰袭来,在他们周围被刀锋利刃圈住,根本动弹不得!

    火焰砸落,四人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被火焰震飞了出去!

    血红火焰灼痛了他们的手,他们立刻松开紧握兵器的手。

    “砰砰砰……”

    接连四声响起,四个人坠落在擂台下方!

    他们的兵器还留在擂台上,散落一地,无人问津。

    离夜飞身落下,纵横之力在她落下之时瞬间消失,看着弥漫的火光,她红唇微勾。

    眼眸轻瞥了一眼那四件兵器,瞬间,火光铺地而去,从四件兵器上碾过,转眼火焰消失,宛若从未出现过似的。

    那四件兵器,并未受损,依旧完好无缺的躺在擂台上。

    然而,有没有真的受损,只有离夜才知道。

    这四把兵器,现在来说相当于四把废铁,没有任何价值,再也不是上等兵器!

    一系列事情,一气呵成,中间几乎没有停顿,众人也没有看出来兵器哪里不对,毕竟它完好无损的躺在那。

    这就是离夜要的,玩阴的,玩死你们!

    广场上众人一阵呆愣,嘴角阵阵抽搐。

    一招!不对,两招!

    两招就把四个人震飞了!

    震飞了!

    天呐!的

    这姑娘太厉害了吧,没有灵力还能使用招式,还有刚才那火焰……难道是异火!

    异火!

    他们顿时觉得呼吸紧促,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离夜。

    她拥有疑惑,也就是说,她还是姑娘炼药师!

    炼药师!

    众人只觉得差点都不能呼吸了,脑海中一点点想起一直被忽略遗忘的事情。

    好像是的!

    这姑娘就是炼药师!

    刚才她就拿出一瓶丹药,给自己的队友,那丹香的味道,有着从未见过的清新纯粹!

    上等兵器,异火,炼药师!

    貌似昨天的时候,还看到剑家出现九婴,据说九婴就是她的契约兽!

    上古之兽!

    上古之兽为契约兽,除了外界家族,他们还从未听说过。

    而这头契约兽,还是上古之兽九婴,那可是上古时期,最残暴的契约兽!

    他娘的,这姑娘还是人吗?

    不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把秦家人震飞,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可能!”

    秦家人这边,看到自己家族的人被震飞下了擂台,整张脸都黑了。

    怎么可能就这么输了!他们可是四个人,四个人难道还不是一个小丫头的对手!

    他们的兵器,都是家族上等,也不见得差到哪里去,他们又怎么输了!

    混账!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秦家的人就算不想承认也没办法,他们的人已经输了,兵器掉落不说,人还被震飞下了擂台!

    “看吧,我就说离夜会赢吧。”剑寻美滋滋的看着擂台。

    要知道离夜这家伙有多变态,他们要是知道离夜有多变态就不会奇怪了。

    这种事情,离夜会输那才是最奇怪的,离夜怎么可能会输!

    看到剑寻美滋滋的笑容,刚才那些还坚定离夜会输的人,此时脸色一阵红一阵紫,重重哼了一声,收回目光。

    他们哪里知道,还会有这种事情,简直不是人干出来的!

    “她使用的是异火。”剑俎皱起眉头,那颜色,不像是异火,没有哪种异火是有这种异火的颜色,就是红莲业火也不是这样的。

    “族长,应该没有规定,不能使用异火吧?”听到剑俎的话,剑寻紧张看向他。

    “这倒没有。”只是不允许是实用灵力,没有说不能使用异火。

    他只是在奇怪,为什么那异火会这么特别,如同血一般的颜色。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异火?

    “那就是了,离夜赢了!”剑寻笑道。

    “剑寻,你能不能别先这么肯定,擂台上还有那么多人呢!”剑寻旁边的人不服道。

    他们剑家的人也在其中,剑寻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什么叫离夜赢了!

    擂台上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剩下最后十个,她就不算赢!

    “你觉得,他们还敢对离夜出手?”剑寻满头黑线指了指擂台上的人,他们都吓傻了好吗?

    反驳那人这才顺着剑寻指着的方向看去,然后整张脸都黑了。

    离夜步步走向他们,那些人不停往后退,脸上路露出惊恐。

    这种情况,他们别说对战了,连面对了都不敢面对。

    “快点动手吧,不要浪费时间,你们也可以一起动手。”离夜完全不在意,语气简单的,更像是在等会比试完,去吃什么才好。

    一起动手!

    妈的!太嚣张了!

    可那抹身影傲立在擂台那一方天地之间,强大的气势散开,给人感觉仿若是站在巅峰之顶!

    仿佛她就是站立站巅峰之顶的王者,生来就如此该狂傲,嚣张!

    生来!

    众人在心里惊愕,他们竟然用这个词!

    什么人生来就是什么样,这哪里说的准,现在他们居然用在了她的身上!

    擂台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摇头。

    他们才不要!

    擂台下的人可能没有任何感觉,就觉得刚才的招式不可思议,没有灵力怎么使用的出来。

    可他们真真切切感觉到了,感觉到那些招式的威力,绝对不只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就是在这里,看着,都有一种死神靠近的错觉。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敢动手,不要命了么!

    “那就滚开,不要浪费我的时间。”离夜冷冷开口。

    惊人的气势震开,在空气中掀起波涛!

    众人一阵腿软,转身就往擂台下方走去。

    就在这时,离夜的声音再次响起,“不是说能留下十个人,你们都这么走了?”

    走下擂台的人,如梦惊醒,嘴巴张开,艰难低头看着自己脚下。

    他们走下来了!

    怎么忘了,还能剩下十个人,就算他们不敢对那姑娘动手,可还剩下九个,他们现在就这么下来了,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尽管有不少人走下去了,但还是有人没来及。

    他们欣喜若狂,看了看擂台上还剩下的人数,拿起兵器就往自己身边的人砍去!

    居然还剩下十几个,只需要九个就够了!

    广场上围观的人,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脸皮阵阵抽搐。

    太狠了!

    先让人下去了大半,剩下的人就自相残杀!

    真的是太狠了!

    剑寻偷偷一笑,看着悠闲站在擂台上把玩着吾邪的离夜,无奈摇摇头。

    在剑家兵器比试擂台上,迄今为止,像离夜这么闲的,她绝对是第一人。

    阴险啊阴险!

    先是吓他们,让他们什么都忘记了,只想走下去,又在关键的时候提醒走下去的人一句。

    走下擂台的人已经晚了,没有走下去的人数量也不多。

    而这些位数不多的人,肯定不会再对她出手,而是自相残杀,争夺剩下的九个名额。

    所以说,这世上,有谁玩的过离夜。

    “夜儿还真是……”北宫奇失声轻笑。

    这种时候,还不忘玩一把。

    十几个人在擂台上“自相残杀”,过了好一会,终于只剩下九个人了。

    他们气喘吁吁跌坐在擂台上,身上出现了不少伤痕。

    终于,终于完了!

    这时,不知道消失去哪里的裁判,再次出现,匆匆忙忙走上擂台。

    “白签比试结束!”

    听到这一声,离夜这才走下擂台,往自己的位置走去坐下。

    其他九个人相视一看,匆匆走下去,回到自己位置上,立刻开始吃丹药疗伤恢复。

    尽管这一场比试结束,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特别是秦家人,他们恨不得冲上来把离夜直接给撕了!

    都是她,导致白签这一场,他们秦家人,一个都没留下!

    混账!

    回到位置上的离夜,靠着椅背,不急不缓拿出一枚丹药,吃了下去。

    “夜儿?”没事吧?她脸色不太好看。

    北宫奇皱眉,一脸担忧。

    “没什么事,只是消耗比较大,第一次在没有运用灵力的时候使用诛神剑式。”离夜沙哑开口,气息有些微喘。

    诛神剑式尽管比不上第五家族的帝皇灵诀,那还是北宫家族一代代传下来的招式,威力自然也不错,使用时消耗也挺大的,更何况她这次还是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使用。

    “放心,今天的比试已经完了,会比试三天。”北宫奇缓缓开口。

    “嗯。”离夜点点头,这她还是知道的。

    不过……

    “奇叔,你有没有听我娘提起过,北宫家族绝技?”她以为,绝技不只是诛神剑式这一种。

    就像是第五家族,他们有帝皇灵诀,帝皇灵诀一共五招威力都很大。

    “这就不知道了。”北宫奇摇摇头。

    “唉,先祖也没跟我提过。”离夜叹了口气,上次去北漠冰原,那些先祖也没说灵诀的事,只是开启了血脉之力。

    “不过夜儿,你怎么突然想到这些了?”北宫奇好奇问道。

    “没有,只是想着诛神剑式和帝皇灵诀还是有些差异的。”然后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北宫奇还想再说什么,擂台上裁判的声音响起。

    “今天的比试就到这里,明日就是前二十七名兵器正式排名!”

    前二十七名。

    也就是说,最后前三,会到后天了。

    离夜挑眉,这时间还真够长的。

    “奇叔,罗刹,走吧。”离夜站起身,迈步离去。

    今天比试既然完了,还是回去好好休息,虽然吃了丹药,但是还必须调息一下才行。

    北宫奇和罗刹走到离夜身边,三人一起离开。

    不少人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一头雾水。

    “为什么我有种感觉,好像那姑娘故意找秦家的麻烦?”

    “你是不是傻,明明是秦家人气不过,找那姑娘的麻烦,四个围攻一个,那姑娘又不是傻,给自己没事找事。”

    “可不是,谁会没事给自己一下子找四个对手的。”

    “不要想太多,也就是巧合,巧合而已。”

    对,也就是巧合,不然谁会给自己招惹那么多对手,这些对手一个个还那么强悍。

    秦家啊!

    剑寻走过他们,听到这些对话,脚步一顿。

    他好像忽略了一件大事!

    离夜怎么刚好那么巧,就找到秦家人,怎么刚好那么巧,断了秦家人的兵器!

    后面看起来,虽然是秦家人找离夜的麻烦,可前面绝对不是啊!

    不行,他好奇了,得去问问真相!

    想到这里,剑寻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消失在人群之中。

    萧水寒优雅起身,没有理会众人,红色身影不急不缓从人群中穿梭,明明无比拥挤,他却像是走在康庄大道一样悠闲。

    剑俎和剑执站起身,看着离夜和萧水寒他们走去方向,神情一点点沉下来。

    “看来是我们忽略了。”剑俎沉声道。

    谁知道萧水寒还打造出了这么厉害的兵器!那比他们收集的那些,强不止一点半点。

    “没有灵力还能使用剑招,族长,这个叫北宫离夜的孩子,很可怕啊。”剑执目光深邃,重重叹息。

    他现在突然有点庆幸,最后是族长处置剑莽,要是让这丫头动手,只怕剑莽连命都没有了。

    “当然了,她可是……”剑俎没有继续说下去,心里暗暗叹息。

    她可是第五家族的嫡长女,还有她曾经出现过的那个图腾,曾经只有在第五家族那个女娃娃身上见过。

    第五雪见!

    她们的图腾都差不多,可明显和其它家族的不同,外界家族八家,从未有哪个家族,有那样的图腾!

    第五家族虽然解释过那个图腾,也跟他们说第五雪见身世不一般,却不承认她是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个天才。

    众所周知,第五家族从外界带回来一个天才,可没人知道,这个天才是谁,什么样子,身份是什么。

    还有就是外界家族,到底是八家还是九家?

    每次谈论起第五雪见,以及她的图腾,先祖们都会避而不谈,仿佛在隐瞒着他们这些后代子孙不知道的事情。

    第五雪见,北宫离夜,北宫,北宫雪见么?

    若是北宫雪见,那当年从外面带回来的小天才,就是她了!

    秦家人眸光阴冷,愤恨看着离夜他们走去的方向。

    “大哥。”

    “回去说。”

    秦家人愤然离席,匆匆离开。

    众人看着他们走远,虽然好奇他们为什么走的那么快,心里却也是一阵偷笑。

    最后一场输的那么惨,当然走的快了。

    第五漪衣站起身,看着秦家人走去的方向,淡淡开口,“我还有点事,你们先回去吧。”

    说完,她起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她立刻改变了方向,追着秦家的人而去。

    秦家人不会这么轻易就了事的,他们一定一定在打下一场比试的主意。

    秦家的人匆匆回到自己的住处,为首的人刚一坐下,再也忍不住了,一掌拍在桌子上。

    他没有使用灵力,桌子也算坚固,没有立刻散架。

    “秦浩大哥?”他们难道就这么算了?

    “你不用说了,我会有安排的,一个黄毛丫头而已,在擂台上就算是不小心死了,也没有人会帮她说话。”秦浩阴冷开口。

    “可是剩下这几场,我们并不知道,会不会跟她对上。”进入前三十名的,他们家族,只有三个人。

    两个人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一定会对上的!”秦浩冷冷一笑,到时候,他一定不会让那个叫北宫离夜的活着!

    “可是纳兰清羽……”她可是天穹峰的尊王妃啊。

    纳兰清羽在那么多人面前说的话,他们不能不在意。

    “一个天穹峰罢了,还能打到外界家族来,就算是纳兰清羽亲自来,我也不怕他!”不就是一个纳兰清羽么!

    临天大陆的人害怕他,难道外界家族也要怕他不成!

    他们是外界家族!怕他一个小小的天穹峰做什么!

    “可是族长说了,我们不要和纳兰清羽起冲突。”临天大陆任何人都可以不顾,就是纳兰清羽,能避则避。

    尽管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族长会这么在意一个纳兰清羽,可是貌似不只是他们家族的族长在意纳兰清羽。

    “那你到底是想北宫离夜死,还是不想北宫离夜死?”秦浩不耐烦问道。

    怕这怕哪,还做什么大事!

    “当然想!”敢这么伤他们秦家的人,怎么能让她活着!

    “既然如此,那便足够了,只要记住,我们都想让北宫离夜死,不要管纳兰清羽!”纳兰清羽又怎么了!

    “嗯,知道了。”大哥说的对,顾及太多,反而不好。

    “去把明天参加比试的三个人叫进来,告诉他们怎么做。”他敢保证,明天北宫离夜,一定会死!

    “好。”

    秦浩在房间里,阴冷的笑了起来。

    北宫离夜,是你先招惹上我们秦家的!

    两人一点都不知道,他们的对话,被第五漪衣尽收耳底。

    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她转身离开,往离夜的住处走去。

    她要先把这些告诉夜儿,让她小心防着秦家。

    然而她才刚走出去,就看到第五风云站在百米外,第五漪衣停下脚步。

    “漪衣小姐原来是来听墙角的。”第五风云慢步走过来,笑得无比邪恶。

    第五漪衣没有理会他,直径离开,心里却一阵不安。

    第五风云,一定不会放过秦家这个机会的。

    第五风云见她离开,也不阻止,只是笑看着她走远的背影,然后往秦家人住的地方走去。

    既然现在有了一个秦家,他就不用自己动手了。

    秦家的人既然想对付北宫离夜,他当然得帮帮忙,要知道,他也很想杀了北宫离夜!

    第五风云一步步迈进,推开秦家住的院子的大门,走了进去。

    ------题外话------

    啊啊啊啊,刚写完,昨晚写到一半,实在太困了就没写,今天早上又睡过头了,醒来立刻写,写到现在终于写够了!

    大家国庆长假,玩的开心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