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不然她是怎么知道的,他们看了半天,都没看出来,可她一个都没错!

    北宫奇惊的嘴巴张开,下巴差点脱臼。

    他真的很想知道,夜儿是怎么看出来的,这完全没有逻辑啊!

    “夜儿……”北宫奇刚出声,就看到她眼中情绪逐渐变冷。

    怎么了?

    他顺着离夜的目光看去,就看到擂台上,和罗刹对战的人,招式很奇怪,他的实力应该在罗刹之上,明明能赢的,却故意拖慢速度。

    “夜儿!这是……”

    和罗刹对战那人,苦苦纠缠,不管罗刹怎么退他都会追上来,从擂台这边追到那边。

    兵器锋刃转动,虽然罗刹身体上是看不到任何伤痕,可那锋刃却是打进了他身体里面!

    这宛如最残酷的刑罚,锋刃落在血骨之上,痛楚锥心刺骨!

    罗刹每挨一下,全身神经都会承受巨大的折磨!

    太残酷了!

    他能看清楚这些,其他人就一定能看清楚,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出声,甚至连提都不提一句!

    剑家的比试,什么时候变成了兵器的抢夺战了!

    那个人,想要抢罗刹的冰绝剑!而要抢走冰绝剑,就是要……

    “奇叔,他们是哪家族?”离夜收回目光看向北宫奇。

    不同势力衣服和佩戴的装饰都不同,她能分辨出来哪些是哪派的势力,不过这个好像是的外界家族的,她以前没见过,不知道这是哪个家族。

    “是秦家。”秦家人,想要夺冰绝剑。

    “秦家。”离夜靠在椅背上,看向正和罗刹对战的那人。

    好啊,很好!

    这就想夺兵器了,看来这剑家的兵器比试,也不过如此,更像是一场夺取兵器的大战。

    红唇轻启,离夜以精神力为媒,将声音传进罗刹耳中。

    “罗刹,退下来。”

    兵器已经是滴血认主,要是想要夺取兵器,就要杀了兵器的主人!

    听到离夜的声音,扭头看去,心里尽管不甘,却也只能咬牙,然后飞身往后退去,在秦家那人步步紧逼下,他走到擂台边缘。

    “你也给我下来!”罗刹眼中闪过凌厉,反手抓过面前的人,用力一拽!

    秦家人完全没料到罗刹会来这一招“同归于尽”,等反应过来想要还击,已经被罗刹拉下了擂台。

    “你……”他一阵咬牙切齿,提起手里的兵器,就朝罗刹砍去!

    “阁下,你已经输了,再要动手,别丢了你们家的脸。”罗刹冷冷开口,话落,便转身离去。

    他心里更多的是不甘,可也明白,若自己不退,这个人会一点点,以最光明正大的手段,置自己于死地!

    好一个大家之族,不过也只是如此罢了!

    秦家那人手上的动作僵在半空,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能看着罗刹走远。

    目光落在罗刹手里的兵器上,一阵磨牙。

    本来以为,可以得到一把好剑,没想到还搭上了自己!可恶!

    不过没关系,还有一把好剑,那把叫吾邪的剑,族人一定会夺过来的!

    重重哼了一声,那人转身离开,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罗刹走回到自己位置坐下,重重一阵咳嗽,然后嘴里便是一阵甜腥。

    “受伤了就吃丹药。”离夜淡淡开口,“有些帐我会找他们算的。”

    抢夺兵器,那多没意思。

    “主子,是我学艺不精。”没能让冰绝得到一个排名,连前三十名都没有挤进去。

    “这和修炼没关系,你好好治伤,其它的不用管。”他伤的不轻。

    “是。”罗刹应道。

    这才从储物袋拿出丹药,一连吃了三颗,才舒缓了身体里那锥心刺骨的疼痛。

    刚吃完丹药,离夜又递了一个玉盒子过来,罗刹双手接过,打开玉盒,一颗乳白色的丹药躺在其中。

    丹香扑鼻,往四周散开,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又是丹药!

    罗刹没有去看那些人的目光,立刻把丹药吃下去,好像就怕有人跟他抢似的。

    丹药刚吃下去,罗刹立刻感觉一阵前所未有的舒适,全身的细胞好像都张开了,吸收着那清新醇厚的药力。

    身体里的伤,他几乎都能看见它在飞速愈合!

    好神奇!

    “主子,这是……”什么丹药?

    “没事了吧?”离夜看他脸色恢复正常,也松了口气。

    那些内伤在身体里久了,是会致命的!

    好一个秦家,给小爷玩这一招,就让你看看,谁才是算计人的祖宗!

    “谢谢主子!”多亏了主子的丹药!

    离夜没有再说话,而是看着擂台上的人,眸光变得深邃,慢慢的,嘴角弧线一点点上扬,冰凉而又冷冽。

    北宫奇坐在一旁,看到离夜嘴角的笑意,轻咳一声。

    看来又有人要倒霉了,秦家的人,惹怒夜儿,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啊,接下来,就是你们的报应!

    第一场比试,很快就结束了,擂台上大部分都是外界家族的人,只有一个是临天大陆散修者,是个高手,兵器也不错。

    叫天玄!

    她的兵器很有特点,柔可以犹如河流溪水,刚好比玄铁宝器,甚至能化作各种武器。

    这样的兵器,就是离夜,也只见过萧水寒手里的红伞是这样的。

    萧水寒那把红伞,可以变成剑,鞭子,长枪……各种兵器,当然了还有他手里的红伞。

    名字叫天玄也不错,至少的确是玄机重重。

    “第二场,黑签!”

    裁判走上擂台,大声宣布!

    “夜儿,你是白签吧?”北宫奇问道,那就是第三场了。

    “嗯。”第二场,有第五风云。

    “奇叔,你说第五风云是不是去欺负人的,他想找我动手,何必在剑家的擂台上。”离夜冷冷笑道。

    第五风云,他拿的是两把弯刀,叫双月弯刀。

    册子上没有什么记载,不过据说这两把刀,是第五家族一直传下来的,最接近上古的兵器。

    “夜儿,第一场你要在意的,就是天玄那件兵器,还有就是墨月的非墨,那把剑虽然说是软剑,可很怪癖。”那是墨家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兵器。

    离夜皱起眉头,墨月手里的剑,她也觉得怪。

    每次都觉得那把剑像蛇一样活过来了,剑尖化作蛇头,“咬”向对手。

    “奇叔,墨家以前是不是有一条大蟒蛇?是很特别的玄兽?”离夜疑惑问道,齐暮上次从墨家回来,说墨家家主,是被蛇咬伤的。

    不顾伤口罕见,要不是他仔细看,一定看不出来,那是被蛇咬伤的。

    “这就不知道了,外界家族虽然并存了这么多年,可每一家有每一家的底蕴,墨家和寒家虽然搬出去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

    到现在他都还在奇怪,当面墨家和寒家,怎么好好的会搬出去。

    明明他们的实力并没有削弱,也没看到有哪些没落,就是去了临天大陆,还是成为了一流势力,然而两家却相继隐世。

    实在是不懂,他们在想什么。

    “第二场有第五家族第五风云,有凌家凌烽,还有寒家寒雨笙,有好戏看了。”外界家族除了这三个人,还有其他人,十个名额,怕是不够用了。

    “凌烽手里那的兵器,叫十节尺,那是上古神器,有很久以前从羽化之穴掉出来的兵器。”羽化之穴掉出来的东西,自然不是凡品!

    离夜看着北宫奇,说到十节尺的时候,他变得很奇怪,语气还有几分惋惜。

    “奇叔,你的兵器不是箫吗?难道以前打过十节尺的主意?”两个虽然大同小异,但还是不同啊。

    用师父给的那本手札来看,奇叔的箫,可是好东西。

    那是用九天焠玉一点点磨成,坚硬的程度,跟天外陨石打造的兵器差不多,程度绝对不低于十节尺,他有了玉箫,还大十节尺的主意?

    “那是在得到焠箫以前的事了。”北宫奇摆了摆手,没有什么好说。

    离夜见北宫奇不愿意说,也没有再说下去。

    不过奇叔不想参加剑家兵器比试,也有原因是凌烽吧。

    对战两个人总会遇上的,奇叔现在是不想和凌烽有太多交集,嗯,应该说,不想和外界家族有太多交集。

    “寒雨笙的是凤凰杖,还以为寒家的兵器,都只是和冰雪有关。”她也研究过临天大陆各方势力,发现寒家的灵诀招式什么的,都是和冰雪有关。

    然而他们的兵器却是凤凰,不过看权杖的颜色,应该也是冰凤凰,还是没离开冰雪。

    “夜儿,我一直很奇怪萧水寒的兵器是什么。”他所知道的就是萧水寒手里的伞,可拿把伞叫什么,会变成什么样子,从没见过。

    离夜往萧水寒那边看了一眼,满头黑线道:“叫阎王。”

    阎王……

    两个字入耳,北宫奇不禁庆幸,自己幸好没有吃东西,不然肯定会被噎死。

    “为什么?”北宫奇试图找回自己的声音。

    “因为阎王叫人三更死,无人能留谁到五更。”师父在他的小册子上是这么记的,其它的,她也没不知道。

    都说了,她家师父太神秘,连她都看不透。

    “这也是理由?”北宫奇只觉得一阵狂汗。

    离夜淡淡一笑,“谁知道。”

    不过幸好她家吾邪,名字还是听正常的,也挺符合的,还有冰绝。

    其实师父起名字,都比较符合兵器,那他手里“阎王”应该也是比较符合的,只是他们都没见过是什么样子的。

    “秦家人,好像也只敢对临天大陆的人动手。”

    先让人重伤出局,在等比试结束,半路拦截夺走兵器。

    离夜从第一场开始,眸光就没怎么从擂台上挪开过,看着每一个人,同时也注意着秦家。

    “红莲,等会带你一起玩好不好?”离夜靠着椅背,没有开口,只是将声音传给红莲。

    “有危险,不去。”红莲默默开口。

    看情况就不太好,而且还很危险来着。

    “你觉得你可以不去吗?”离夜挑眉开口,不去,有可能吗?

    红莲:“……”

    貌似没有可能,离夜都说了,那肯定是要去的,不过,它真的想拒绝。

    这场比试说起来好听,可总觉得太危险了。

    “夜儿,第二场结束了。”北宫奇叫道。

    凌烽,第五风云,寒雨笙他们三个当然是留下了,再来剩下的,大部分也都是外姓家族的人。

    离夜站起身,看着擂台,嘴角勾起冰冷弧线。

    “奇叔,你说对战之时,兵器断了,会怎么样?”话落,离夜嘴角的弧线,她扭头看向北宫奇。

    虽然时间有点长,但是她什么都记得,该还的全都给她还回来!

    秦家,外界家族,没有人跟招惹么?

    北宫奇看着离夜,嘴巴微张,听到离夜的话,仿佛知道了什么。

    然后什么都没说,看向擂台,脸上露出招牌笑容。

    这次秦家,踢到离夜这块铁板,怕是没好果子吃了。

    ------题外话------

    上传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