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零四章 怪老头
    不只是剑家!

    外界家族的六家,听到这话,全都气到不行。

    天穹峰,纳兰清羽!

    让他几分,他就如此目中无人了!

    不过真的很难想象,纳兰清羽,那个嗜血如狂,杀伐不止的人,有一天身边会站着一个女人。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没有半点突兀,仿佛他们生来就给站在一起!

    可即便如此,他这话也太狂妄了!

    “纳兰清羽,好歹这也是外界家族,你说话最好掂量掂量。”

    “外界家族还不怕你!”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外界家族,放在眼里!”

    ……

    剑家中,四面八方传来声音,每个人都是气到不行。

    在他们外界家族啊,还是在剑家门口,就这么被警告,他们要是真怕了,外界家族的脸面何存!

    “你们若质疑,多想想第五家族,就知道本尊能不能做到!”冷冽的声音带着滔滔杀意。

    冰冷肃杀的气息散开,仿佛要杀伐天下!

    声音不轻不重,却刚好传遍剑家每一个角落,让每一个人都能听见。

    叫嚣之声戛然而止,他们张了张嘴,发现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

    第五家族!

    纳兰清羽说的是哪件事,他们当然清楚。

    在不久前,第五家族围攻天穹峰,就是因为天穹峰的尊王妃,也就是他身边的人。

    然而,那次他却让第五家族上千人,有去无回!

    说他敢不敢,他已经用行动最好的说明的!

    所以……

    他身边的人,动不得!

    众人忍不住打个冷颤,看向离夜,眸光中多了几分慎重。

    纳兰清羽见全场都静了下来,转身面向离夜,薄唇微扬。

    “可以了。”

    “嗯。”

    离夜笑着点头,尽管她可以做到自保,但是怎么能浪费她家清羽的一番心意呢。

    “早点回来。”话落,他往空中走去。

    强大的力量在他身体周围翻滚,他周围的空气,在猛烈撕扯。

    空间扭曲,仿佛随时就会碎裂,在他脚下,豁然划开了一道狰狞鸿沟!

    黑暗尽在脚下,乍然一看,还以为他即将就要坠落无尽的黑暗中。

    强力袭来,下一刻离夜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力量包裹,然后小心翼翼将她往后推。

    看到空中的男人,她心里划过了然,没有反抗,顺着那股力量退去。

    然而就是这无比简单的一幕,让原本已经哑口无言的外界家族众人,表情震撼,瞳孔缩紧,仿佛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情。

    空间撕裂!

    就连他们外界家族,已经有上千年没有人能做到,将空间撕裂,纳兰清羽竟然可以!

    这,怎么可能!

    剑俎脸皮阵阵抖动,看到即将消失在那片扭曲的空间是下的身影,心里的情绪,有震撼,有不甘,甚至还有几分惧意。

    外界家族上千年都没有人能做到,纳兰清羽做到了!

    他的实力,他的实力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外界家族一直对当年,突然出现的惊世天才,嗜血如狂的邪尊多了几分提防,当时也派了不少人去阻止他的成长。

    然而,哪一个去的人不都是,极其惨烈的是倒在他的面前!

    从那以后,外界家族对这个叫纳兰清羽的,除了提防,还有几分畏惧,之后便再也没有派人去过。

    这些年他的成长,越来越可怕,越来越可怕!

    现在想想,还有谁,阻止得了他!

    离夜慢步走下,清楚将看到这一幕众人的脸色收入眼底。

    在他们眼中,她看到了畏惧。

    心里一阵激昂,她扭头看向就要离开的纳兰清羽,嘴角扬起笑容。

    总有一天,她也会让外界家族如此敬畏她!

    和他并肩,站在巅峰之上!

    到那时,她倒要看看,谁还敢动她所在意的,她想要保护的人和物!

    “轰~”

    一声沉闷的震动响起,天边猛烈晃动!

    纳兰清羽所站的地方,那一片空间,轰然碎裂!

    它们如玻璃一样,一块一块坠落,掉入他脚下那黑暗的壕沟之中,消失不见。

    又扫视了一眼下方,他双手负在身后,才转身走进身后那一片碎裂的空间中。

    在他完全走过去后,散落的碎片,又从黑暗中飞起来,那一片扭曲碎裂的空间,一片一片接合,恢复如常!

    黑暗壕沟消失,天边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若不是离夜还站在那,众人肯定会以为,刚才看到的那只是错觉。

    这就是撕裂空间的力量吗?

    很强呢。

    离夜站在空中,看着恢复如初的天空。

    撕裂空间,挺好玩的!

    露出一抹笑容,她转身飞身而下,回到那一个院中。

    剑寻站在那,一脸目瞪口呆,一动不动,宛若石化了一般。

    天呐!天呐!天呐!

    激动的他看到离夜,迅速回神,拍了拍离夜,指向空中。

    “离夜,你看到了吗?是那个,那个是撕裂空间的力量!”不说他们剑家,就是外界家族,现在没有人能做到这样了。

    撕裂空间!

    太厉害了,消失了上千年,一直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终于见识到了!

    “嗯,看到了。”离夜平静点头。

    看到剑寻的样子,她发现,在看到空间撕裂那一瞬间的惊愕,完全不算什么,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不愧是邪尊啊,真的是太厉害了!”剑寻幽幽叹息。

    北宫奇轻咳一声,才回过神,比起那撕裂空间的力量,更让他惊讶的是纳兰清羽的话。

    当着外界家族的面,说出那样的话,这个世上,除了纳兰清羽,只怕还没有人做过!

    外人从来都是畏惧外界家族的,可纳兰清羽一点都不畏惧。

    “大哥要是在这里,会不会连最后一点不满都会消失呢?”他笑看向离夜,语气中带着调侃。

    离夜一阵狂汗,回看着北宫奇,“奇叔,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实话。”北宫奇不以为然摇头。

    实事求是,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纳兰清羽,邪尊,我才回去一段时间,他倒是更强了。”萧水寒走过来,看着空中。

    那表情,那语气,显然是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

    离夜没有说话,看着空中,想到那天她问他,在羽化之穴得到的是什么,他说以后就知道了,还可以给她看看。

    当时她可完全没想过,是用这种方法看的。

    “师父要是早回来一点,也能去羽化之穴。”说不定也会遇到点什么。

    那个地方,虽然凶险,也有很多人丧命在里面,可真正进入羽化之穴的人,都会有所收获。

    “没遇到就没遇到吧,不强求。”萧水寒宛若看淡尘世的神人,仿佛什么在他眼里,都掀不起波澜。

    离夜摸了摸鼻子,走到一旁,鄙夷看着他。

    每次她家师父这模样,她总觉得不真实,好像他原本就不属于这凡尘似的那种感觉。

    还有就是,她家师父完美的不像话。

    清羽,在外人看来完美,甚至,就是天生的神棍,他说什么,就他那张谪仙般的脸,就会让人相信他说的就是真的!

    有些人明明知道事实,听到他的话,心里还会怀疑自己!

    果然,够神棍的!

    “嗯,师父不是凡人,我是。”离夜认真回答,还闭上眼睛一本正经点头。

    萧水寒看到她这模样,有点哭笑不得。

    不是凡人,怎会不是?

    “离夜,我就奇怪了,邪尊什么时候来的?”就算是撕裂空间,也会有刚才这么大动静,可剑家居然没一个人发现。

    剑寻还是在好奇,正确的说是非常好奇。

    “我睡着了。”离夜淡淡说出四个字,她也想知道具体时间,可当时她迷迷糊糊的,谁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剑寻嘴角一抽,摆了摆手,“算了。”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反正也知道邪尊来过。

    不过,他觉得,纳兰清羽要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来过,肯定也能做到。

    “对了,离夜,你说过跟我去见怪老头的!”剑寻这时才想起来自己来这里是干嘛的。

    不就是为了去见怪老头,在临天大陆就说好的。

    “去吧。”北宫奇说了一句,总待在房间里也不是一回事。

    再说,等会就该有人找上门来了,夜儿出去了,他们遇不上,暂时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离夜当然知道北宫奇在想什么,无奈一笑,“那你们小心点,有什么事,直接动手就行了,我一定赶回来。”

    他们到剑家是参加兵器排名,不是来受气的!

    “好!”北宫奇笑盈盈应道。

    “走吧走吧。”剑寻赶紧往前面走去,怪老头都等了好长时间了。

    听到“北宫”两个字,怪老头就更怪了,然后说什么,他都想见见离夜。

    两人飞身走远,很快消失在院中,最后消失不见。

    在剑寻的带领下,两人走出了剑家,飞过山岳,走过水川。

    离夜俯瞰着这片大地,眉头微微蹙起。

    在外界家族中,有一个地方,是北宫家族的!

    “离夜,就是那!走!”走了半天,剑寻指着底下一个崎岖山涧,直接往下走去。

    离夜飞身跟上,看着周围的环境。

    景色很优美,灵气比其它地方浓郁,好似人间仙境一般。

    走下山涧,两人顺着溪流往前走,两边都是山壁,中间又是潺潺流水,他们只能凌空而行。

    终于,走到一处如银川一样的瀑布面前,剑寻停下了脚步,跳到一块岩石上。

    “怪老头,怪老头,我们来了!”剑寻大声叫道。

    离夜慢步租到他身边,看到他放声大叫,然后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而来。

    “出来!”看着瀑布后面,她冷声呵斥。

    那股力量就是从瀑布后面来的,不用说也知道,人就在瀑布后面。

    她的声音落下,瀑布后就传来叹息的声音。

    “无趣,无趣!”

    一道黑影从瀑布后冲出来,瞬间出现在瀑布前的岩石上。

    老人看上去年过花甲,但炯炯有神的双眸,看上去又好似壮年,可那幼稚的行为,就像是懵懂孩童。

    说幼稚,那是因为他此时蹲在岩石上,玩着岩石上的……泥巴。

    看到这个人,离夜满头黑线,看向剑寻。

    他带自己来见的,是这么个老头?

    不过,除去这些行为,这个人的确是很强,非常强!

    刚才那股力量,他身上的气息,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所以,我叫他怪老头。”剑寻耸耸肩,对于这种行为,仿佛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哎呀,小丫头年纪轻轻大惊小怪,老头子我不就是玩玩泥巴,谁规定老人家不可以玩?”老人重重哼了一声,一脸理直气壮。

    “的确。”离夜挑眉应道。

    的确是没有这个规定,虽然看起来突兀,但实际上也没什么。

    的确?

    怪老头怔了怔,手上的动作停下,他抬眸看向离夜,眼中流露出浓浓笑意。

    这小丫头,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