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零三章 这话不只是对剑家有效
    “怎么?”离夜抬头,他想到了什么?

    纳兰清羽挑眉,云清风淡道:“没什么,只是比较好奇,两家的关系。”

    那个先祖说是错信第五家族的人,想必之前他们关系一直不错。

    “不要以为关系好,北漠冰原那几个先祖,貌似也不怎么乐意提起第五家族。”离夜坐起身,摇了摇头。

    她像是知道纳兰清羽在想什么,直接回答。

    她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真的像清羽所想,以前的时候家族关系不错。

    可要是不错,那些先祖又怎么会不乐意提起第五家族。

    “第五家族和北宫家族的事,果然复杂。”纳兰清羽摇摇头,想要知道了解,怕没那么清楚了。

    “不管知道不知道以前的事情,我早就不会放过第五家族了。”离夜嗜血笑道。

    她现在只想,找回属于北宫家族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嗯。”他知道,什么都知道。

    离夜含笑,眼角余光看到这陌生的房间,才想起来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怎么来了?”他不是在天穹峰,怎么会突然到外界家族来了,还找到了这里!

    纳兰清羽伸出手,拇指指腹摩擦着离夜的眉心,双眸也注视着那里。

    “想夜儿便来了,这里有为夫的灵魂印记,为夫自然能找到夫人。”撕裂空间,就到了这里。

    到羽化之穴一趟,得到的东西,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菩提树此时要是知道,纳兰清羽用在羽化之穴得到的契机之力,用来见离夜,会不会气到又爆粗口。

    太任性了!

    “天穹峰发生什么事了吗?”洛倾风皱眉,他看起来也有点累。

    “只是扫清了几只蝼蚁。”有些人想要找死,他总不能不成全。

    既然动了手,就一起端了,省的麻烦。

    每一次的百年盛会,都要出一点事,也不是什么大事。

    “蝼蚁啊,那就不听了。”离夜摇摇头,清羽都说几只蝼蚁了,还有什么可听的。

    他只怕是连这几只蝼蚁是什么,都没怎么注意,然后就把他们捏死了。

    “比试还没开始码?”纳兰清羽好奇道,他不爱使用兵器,却也知道在很多灵师眼中,兵器很重要。

    离夜白了他一眼,顺势倒在床上,头枕着在他腿上。

    “还有几天,你要留下来看吗?”他要是天穹峰有事,还是不要留下来了。

    百年盛会,趁乱作势的蝼蚁,会有不少。

    他们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想要挣一个参加百年盛会的资格,也正是因为这样,从一流势力到三流势力,就会忙的不可开交。

    她不用担心,有天穹峰,炼药师公会,离宫,加上魅宗,中临都能参加百年盛会,是肯定可以的。

    这张门票,算是已经拿到手了。

    就算没有清羽他们,她也是要参加的,谁敢不服,揍!

    纳兰清羽笑着摇摇头,能留在这里一晚上,已经不容易了。

    “等会要和各阁,各峰主事商议事情。”还要赶回去。

    黑眸中流露出不舍,快一个月没见到夜儿了,现在刚见到又要走了。

    离夜急忙起身,走到他面前,“那你快去吧。”

    话刚说完,离夜顿时一阵狂汗。

    为什么她总觉得,清羽的这话听起来,就像是他们就在天穹峰,等会只要走出去,和能见到各峰各阁的峰主和阁主。

    要知道,以前在天穹峰也是这样的,每次他要去商量事,做什么事,都是轻描淡写一句话。

    她乐意去听,就去听听,顺便提点意见,一开始那些人看到她去,还有点不乐意,后面看到她去,那眼神就像是看到清羽一样。

    其实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了一些事,然后刚好清羽也是这么想的,最后就让他们去做了,那么害怕做什么。

    曾经议事的峰主和阁主要是听到离夜这些话,一定会争辩。

    那已经够吓人了!

    他们跟着尊主那么长时间,从来不知道尊主想要做什么,每次都是猜了半天,猜到最后感觉自己的命随时都快丢了的时候,还是没有猜出来!

    可尊王妃,只是听他们说个大概,甚至有时候只是知道事情经过,就给出了答案。

    而且,那完全就是尊主的意思!

    太吓人了好么!

    他们怎么可能不惊悚,那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尊主身边的尊王妃,有着和尊主一样的雷霆手段!

    纳兰清羽起身,帮她整理好的衣服,拉过她的手,往外走去。

    “怎么,昨天你不是直接从房间进来的吗?”离夜见他们往外走,不解问道。

    撕裂空间,难道需要选地方,不用了吧?

    虽然印象不是也很深,但是她还是有印象的,他是直接撕裂空间就走出来的。

    “嗯。”纳兰清羽回答得理直气壮,好像就是那么回事。

    离夜一阵鄙夷,她才不会相信。

    刚走出房间,几个人便立刻迎上来,当他们看到纳兰清羽,活像是看到鬼了一样。

    剑寻不敢置信揉了揉自己的眼珠子,下巴差点脱臼。

    不会吧!不会吧!

    自己没有看错吧,纳兰清羽!他什么时候来的?

    他出现在剑家,剑家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家里供奉的那些老祖宗去哪里了?

    天穹峰邪尊都跑到家里了,他们一个两个居然好像不知情一样!

    “邪尊,你这是……”北宫奇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他们昨天才到这里,纳兰清羽今天就出现了,什么时候来的,他们居然都不知道,也从来没有人所啊!

    “想夜儿便来了。”纳兰清羽简洁说出自己来的目的。

    听到这句话的剑寻和北宫奇,嘴角抽搐不止,顿时满头黑线。

    为什么他们听到邪尊说话的时候,会觉得那么理所当然!甚至还有种,他不出现在这里,才不合理的感觉!

    还有那令人折服的仙人气息,这简直是……

    看到北宫奇和剑寻的模样,离夜轻咳一声,“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有这么夸张吗?

    见到清羽,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要知道她家清羽,邪尊大人不管出现在哪里,都不要惊讶,不然早晚得吓死。

    北宫奇和剑寻回神,低头摸了摸鼻子,心里暗暗腹诽。

    能有什么表情,无比惊悚的表情,的确是太惊悚了!

    “邪尊,这里是剑家。”剑寻抬起头,提醒道。

    好歹客气点,别像走自己家里一样行不?

    “若这里不是剑家,不是外界家族,它如今便已经消失了。”昨天的事,就已经有足够的理由,将这里夷为平地!

    剑寻额角滑下一滴冷汗,默默走到一旁。

    算了,他觉得自己是无法跟邪尊说清楚了,也不要和邪尊生气,毕竟,他打不过啊!

    纳兰清羽在外界家族,名声是很响亮的,甚至连第五家族,都要对他畏惧三分。

    当日天穹峰一战,第五家族死了那么多人,大部分死在纳兰清羽手里,可第五家族连一句话都不吭。

    这要是外界家族谁做了这种事,第五家族还不得闹翻天!

    “你不是还要商量事情?”离夜挑眉提醒。

    “嗯,不过在那之前。”纳兰清羽拉着离夜的手,凌空而行,两人往空中走去。

    北宫奇看到纳兰清羽的举动,双眼睁大,仿佛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这是要干嘛?”剑寻不解。

    两个人往天上走干嘛?天上有什么吗?

    “我也许知道。”北宫奇开口,声音有些嘶哑,嘴角止不住往上扬。

    难怪大哥那么纠结,纳兰清羽,这样的一个男人,当然会放心把夜儿交给他,可是同时,大哥舍不得。

    不过嘛,不会有哪个岳父,看女婿顺眼的,比如北宫老爷子看大哥也是一样。

    “什么?”剑寻一脸茫然,他知道?

    离夜走在纳兰清羽身边,两人并肩而行。

    在走上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嘴角含笑,双眸注视着他。

    在走上空中的那一刻,强大的气势翻滚而起,如潮水般,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笼罩在整个剑家,压制着每一个角落!

    强者之威!尽显!

    剑家的人感觉到这股强力,剑俎立刻带着人冲了出来,当看着空中两道风华绝代的白色身影,他怔住。

    第五家族,凌家,以及其他到剑家的高手,都走了出来,看到天空上的两道身影,纷纷大惊。

    纳兰清羽!

    “邪尊,你来做什么?”剑俎走出去,语气态度都不是很好。

    北宫离夜怎么会站在他身边,他们是……

    “什么都不想做,只是简单的想提醒族长,本尊的尊王妃若在剑家少一个汗毛,本尊必定夷平你剑家。”轻描淡写的话语响起,语气平淡的,仿佛只是在说今天天气如何如何。

    听起来几位平淡的话语,却让在场所有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夷平剑家!

    好狂妄的语气!

    纳兰清羽竟说,夷平剑家!

    尊王妃,他身边的人,就是天穹峰的尊王妃!

    剑俎脸皮阵阵抽搐,气得浑身都抖动了起来。

    眼角余光看到离夜,他眯起了双眼。

    尊王妃?北宫离夜!她是纳兰清羽的王妃!

    眸光轻扫,纳兰清羽睨视了一眼剑家之中的所有人,薄唇再次轻启。

    “这话不只是对剑家有效。”

    ------题外话------

    时间来不及了,只能更三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