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零二章 第五昼天一定没死!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味道,一切都那么真实……

    半梦半醒间的离夜,突然一怔,半睁的双眼猛然睁大,看到圈在腰间的双臂,她迅速转身。

    “清羽!”

    双手紧紧抱住来人,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是他!

    空落的心情,只因他的出现,填满了大半。

    “夜儿。”薄唇轻启,那张足以颠覆苍生的俊容,展露出让万物黯然无光的微笑。

    黑眸隐隐含笑,透着慢慢的思念和溺宠。

    手掌轻拍着离夜后背,修长的手指,点点光亮跳跃在离夜身上,轻柔着她紧绷的身体。

    离夜慢慢放松下来,眼皮也觉得越来越沉重。

    “我就在这里。”纳兰清羽低头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红唇上扬,离夜便再没有顾忌,沉沉熟睡过去。

    感觉到怀中的人睡熟,薄唇微勾一笑,低头看去,修长手指轻抚着白皙的侧脸。

    眸光落在她手里的卷轴上,薄唇抿紧,双臂将她紧紧拥住。

    看来在他不在的日子,夜儿知道了很多的事情的。

    夜,寂静如水,悄然流逝。

    睡梦中的离夜,并不安稳。

    她又站在了那一片海域之上,却再也没看到那个老人。

    她想要寻找,可却不知道自己要寻找什么,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是一片茫然。

    耳边响起的,只有玄兽的嘶吼,嚎叫,怒吼!

    看着平静的海面,离夜蹲下身体,双手抱住膝盖。

    微风席卷,一股无形的力量随着微风旋转而来,将她环抱。

    这是!

    离夜怔了怔,扭头看着环抱着自己身体的那股力量。

    这力量很像,非常像她第一天来临天大陆的时候,路过那片海域的时候,把她送走的那股力量。

    也正是这股力量,在她来临天大陆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北雪儿,也就是娘亲!

    难道……

    离夜猛地站起来,脸上绽放出喜悦。

    那个地方,就是封印之处,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玄兽守护,还有结界封印阻隔!

    先祖就是在那里,设下的阶结界封印!将两块大陆彻底阻断!

    因为结界封印,是他们族人的灵魂,还有那位先祖的身体和灵魂形成,所以他们知道,是族人来了,要将她送到同族人身边。

    “第五昼天……”

    痛苦的声音响起,从四面八方而来,又像是在耳边轻声低喃。

    离夜立即转身,往周围看去,海面上云雾泛起,遮天盖日!

    隐约间,恍惚有人从云雾中走来,很模糊,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

    “你是?”离夜慢慢走过去。

    “你的精神力很强大,竟到了这里。”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那是没有苍老之前,那位先祖的声音!

    “先祖!”离夜眼前一亮,是先祖!

    精神力?

    她现在不是做梦!

    就像在历练之地,她也是因为精神力形成神识分身,到了的浮云殿的分殿,看到了奇叔!

    “我们家终于可以回归这一片土地了。”云雾后,那个声音继续响起,透着欣慰。

    “先祖,我一定会做到,王者归,天地颤!”离夜坚定应道,一定会!

    她一定会带领族人回来,拿回属于他们的一切!

    王者归,天地颤!

    云雾后的声音沉默,过了好一会,才又响起,“原来是你。”

    语气中带着惊讶,甚至是有几分激动。

    残留在轴卷上的神识,看到她了,尽管神识散去的很快,却足以让他知道有族人到了临天大陆。

    “先祖,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离夜问的急切。

    到底是什么事,让北宫家差点灭族!

    “我只是一抹残识,无法支撑说完整件事,但是孩子,你一定要记住小心第五昼天,他没有死,不会就那么死了!”一定不会!

    离夜皱起了眉头,她不懂为什么先祖一而再强调,第五昼天不会死,不会就这么死了。

    “嗯,我记下了。”离夜点头。

    第五昼天,到底是什么人?

    “只有你到了临天大陆吗?”北宫先祖又问道。

    “还有我娘,她叫北宫雪见,至于其它的族人的实力,还不能踏入这里。”他们连神化都没有达到,又怎么能到临天大陆来。

    顿了顿,离夜又说道:“先祖,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族人尽快修炼,然后……”

    话说到一半,周围的云雾又加强了不少,连那模糊的声音都看不到了,而她的声音,就像是锁在一个空间。

    不停在空间里面回荡,无法传出去,谁也听不到。

    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崩塌,海水将她吞没,最后她便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在没有知觉前的那一刻,她在想,先祖,你的残识,就不能再坚持把我的话听完?

    “先祖!”离夜猛然惊醒,下一刻便想坐起身,却被一双大手按住。

    她扭头一看,映入眼帘就是那双注视自己的黑眸,紧绷的身体软下来,她往纳兰清羽怀里靠了靠。

    “昨天在想你,你就来了。”突然知道了一些事,想要告诉他。

    “嗯,我们心有灵犀。”纳兰清羽微笑应道,拿起她的一缕发丝在手指上缠绕。

    心有灵犀……

    离夜撇了撇嘴,想要反驳,可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

    “做梦了?”先祖?

    北宫家族的先祖么?

    “不算吧,应该是回到了那片海域,就是有结界的那片,看到了我们北宫家的先祖,嗯,残识。”离夜把自己的头发拿回来,坐起身。

    扭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一阵轻啧,天都亮了。

    “出事了?”纳兰清羽跟着坐起身。

    昨天来的时候,她就非常不对劲,尽管没有表现出来。

    “算是知道了北宫家族为什么会在临天大陆,外界家族毫无痕迹,还知道了一个人,第五昼天,知道了族人是那么迫切后人带领族人回家。”离夜喃喃道。

    若不是纳兰清羽就坐在那,她低喃的声音,会让人因为她是在跟自己说话。

    “所以,北宫家族也是外界家族的一家。”能确定了。

    “外界家族一共有多少家?”离夜好奇问道,现在才看到凌家人,剑家人,第五家族的人。

    很多家吗?

    “算上北宫家族,就是九家,不过,现在住在外界家族的,只有六家。”纳兰清羽从后面环抱住离夜,不急不缓道。

    “为什么?”只有六家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千年前吧,有两家人突然从外界家族搬了出来,成为了现在临天大陆的两股一流势力。”现在所能查到的,也只有这些。

    “家族?一流势力,你别告诉我,是墨家和寒家。”离夜额角滑下一滴汗珠。

    “我们家夫人,就是聪明。”纳兰清羽赞许点头,语气那叫一个自豪。

    靠!还真是!

    离夜那叫一个无语,不过也难怪了,菩提树要的药材,她到临天大陆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墨家人却有。

    然后就是无际黑海音家音非,在和寒家寒雨笙说话的时候,语气总没那么强横。

    感情因为他们是外界家族搬出来的势力,就算是没落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两家的底蕴还是有不少的。

    “第五昼天呢?你知不知道?”奇叔都不知道。

    “听说过。”纳兰清羽不急不缓说出三个字。

    嘎?听说过!

    离夜挣扎起身,直视着他,“奇叔都不知道!”

    奇叔可是从小在第五家族长大,怎么会没有听说过第五昼天呢?

    纳兰清羽挑眉,邪魅一笑,便伸出双手将离夜搂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你奇叔,为夫想说一个真相。”其实他很早就想说了。

    “什么?”真相?

    “据天穹峰对第五景澈的调查,几十年前,他从成年后,就再也不曾理会过家里的事,除了有事回去一趟,基本连家门都不入。

    当年,第五沧浪气的直接把他赶出家门,因为这样,他好几年没回去过,还是你父亲派人去找,才把他找回去的。”纳兰清羽不急不缓,说的很详细。

    离夜嘴角阵阵抽搐,狐疑看着纳兰清羽,“你确定,你说的和我认识的,是同一个人?”

    她可是记得,从小奇叔就打理北宫家族大大小小的事,可以说是爷爷的左右手,甚至有时候爷爷闭关了,都是奇叔在搭理家中大小事情。

    可清羽说的第五景澈,那就是个被宠坏的纨绔子弟啊!

    “确定。”纳兰清羽点头坚定道。

    当他看到这些的时候,也差点不相信,毕竟相差太远了。

    一个什么都不管的人,到哪里现在都能把一股势力打理的井井有条,北宫家族,玄机城,都是这样。

    “浪子回头。”离夜汗颜说出四个字。

    也能想象,奇叔做到后面,用了多大的努力才做到的。

    “夜儿也是?”纳兰清羽收紧双臂。

    “咳~我那个也是。”有些事,她早就想告诉清羽,不过自从药界之后,她发现好像没想象中那么简单,想着还是等弄清楚了再说。

    说不定她很久以前就在这里,这个时间,可以追溯到她出生的时候。

    否则她不会那么清晰,看到刚刚出世的记忆,就如同自己亲生经历过一样。

    “等会,别转移话题!”离夜重重拍了一下他。

    她问的是第五昼天,还有她想仔细跟他说说刚才看到的事,和昨天看到的事。

    “第五昼天,是第五家族的一个先祖,据说已经死了很久了,骸骨都化成了灰,第五家族的人亲眼所见!”纳兰清羽正色道。

    这些只是天穹峰很久以前遗留下来的记录,在查第五家族的时候,这件事也顺便查出来了。

    “你一定要记住小心第五昼天,他没有死,不会就那么死了!”

    离夜突然响起北宫先祖说过的话,他说,第五昼天,没有死,的不就那么死了!

    当时她不懂那话的意思,难道就是这个!

    先祖让她小心,就是为了小心这个,被这个消息给蒙蔽了?

    “怎么了?”纳兰清羽不解看着她,第五昼天死的消息,有什么不对吗?

    “清羽,第五昼天一定没死!”离夜肯定道,先祖连以前发生的事都不说,却只告诉了她这么一句,她觉得,不会有假!

    第五昼天,肯定还活着!

    “没死?”纳兰清羽皱眉。

    “亲眼所见未必是真。”眼睛看到的,也未必是真的。

    “跟我说说。”夜儿到底看到了什么。

    “嗯。”离夜应道。

    然后她把昨天的事和今天的事,相信说出来,连对话都一字不差告诉纳兰清羽。

    说完之后,她顿时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心里紧存的那一点空落也随之消失了。

    她微笑靠在他胸前,幸好他来了。

    听完之后,纳兰清羽皱起了眉头,低声轻喃:“第五家族?北宫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