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零一章 待王者归!天地颤!
    深吸了一口气,离夜才拆开绑住轴卷的绳子,残缺的画卷缓缓打开。

    上面的字残缺不齐,只能看到一个大概。

    “风启大陆,吾族之域,后辈子孙,这乃吾族最后的领域!”这段话后面,就是一大片残缺,模糊的字迹,已经看不清楚写了什么。

    接下来便是,“风启是封起,亦是风起,这片土地尘封,自有开启之时,到那时,望吾族后辈,带领族人寻回……”

    画卷又是残缺,慢慢打开,后面已经没有任何文字,只有一块凹形的晶石玉块。

    就在这时,离夜周围掀起一阵旋风,透明的玉珠从她额头中间旋转而出。

    伐天玉阵慢慢飞旋落下,最后它竟落在了那块凹形的玉石之上!

    突然间!

    四周掀起猛烈狂风,吹得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面前万物都在交替变化,这一个院落,黄沙飞舞,不,是海风巨浪汹涌翻滚!

    碧海蓝天,接天连地,融成一片,四周狂啸奔腾,宛若一条条巨龙,要将世间的一切吞噬殆尽!

    大海中,无数兽影翻转,四面八方,都是兽吼之声!

    它们在大吼,在嗥叫,那声音听起来又像是无比愤怒!

    在蓝天大海之间,一抹高大的身影站立,他周围罡风席卷,形成道道旋力,旋力犹如刀刃般锋利!

    那浩瀚之力,别说是人,即便是大尊王级别的巨兽靠近,也会随时被分割成碎块!

    力量霸道至极,任何人都无法靠近,也根本看不清那人的真面目。

    离夜看到这凶狠的一幕,心理并没有畏惧,甚至连后退的都从未想过。

    脚步慢慢往前移动,她想要看清楚那个人是谁,心脏在强烈跳动,血脉在沸腾。

    原本已经消失的图腾,一笔一划勾勒,再一次在离夜额上出现。

    一道灵光从图腾旋转而出,将她全身包裹,四周席卷的猛烈之力,仿佛得到了感应,竟从她身体两边划开,绕道而行!

    图腾显露,有着前所未有的耀眼,离夜周围的气息,比寻常强悍了不止一点半点。

    她怔怔低头,竟觉得自己身体里那股涌动的力量,说不定能够和九尊巅峰灵尊相提并论。

    走了好远,还是不能靠近那人,离夜皱起眉头,看向周围。

    她才发现,在这茫茫蓝天大海中间,北宫奇,萧水寒,罗刹都不见了,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也不是,算上他有两个。

    “你是什么人?”离夜不打算再往前走。

    她能感觉到自己和那人之间的距离,有种感觉,不管自己如何走,都靠近不了他。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垂头看着海面,在他身上散发着浓浓的伤感。

    “家族竟在我手里毁了~”

    轻缓的声音响起,透着浓浓的不甘和自责。

    “北宫家族如今在外界家族,临天大陆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何等屈辱,何等残忍!”

    什么!

    离夜愣在原地,看着远处模糊的身影,心脏的跳动比刚才还要猛烈。

    好像,好像就要有什么东西,要从心脏跳出来了一样。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在这片土地上,留下家族的痕迹!让顺利离开的那一脉族人,再不受纷扰!”

    再不受纷扰?

    离夜皱眉,他说的是永世受到纷扰,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家族永世受到纷扰。

    “今日我在此以吾之身,吾之灵,吾之魂以及死去的族人之灵魂,与天地苍穹立下契约,这里将从此落下结界封印,将风启临天两地分隔!

    世人,世间将永远遗忘北宫家族的一切!世间如同从未有过北宫族人出现!”

    “第五昼天,你等着,我北宫家族定有归来之日!想让老子这一族人原谅你们,做你娘的春秋大梦!老子错信了你,砍不死你,老子的后代一定会宰了你这孙子!”

    “待王者归!天地颤!”

    “噗——”

    话刚落音,那人便喷出一口鲜血。

    顿时间,天空,大地,海水,都被染成了红色,如同一头巨型的血龙,寸寸吞噬!

    傲立在海天之间的身影,慢慢弯下腰,半跪了下去。

    三千青丝以飞快的速度在蜕变,雪白一点点吞噬着墨黑,高大身影一点点蜷缩,他周围的强大的罡风,脱离了掌控,往四八面方飞旋而去!

    风刃铺天盖地,拼命想要斩断这片海天,仿佛是想要阻止这一切地方发生。

    “不!”

    离夜看到这一幕,身体本能冲了上去,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心里有个声音在说,一定要快,要快!

    在快点,来不及了……

    那个声音在说,契约就要形成,封印就要开始,要快,要快!

    “先祖!”离夜大声叫道。

    她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见,但她只想让这一切慢一点,再慢一点就好。

    不对,这样还不够!这样不行!

    离夜停下脚步,看了看自己,伸出手掌,灵力在手掌上划过,鲜血迅速流淌而出!

    血腥味在四周散开,夹杂着和飓风中熟悉的一样的气息。

    快速老去的人全身一怔,猛然抬头,黯然的眸子中瞬间燃起了希望,就如同甘泉涌入了干枯大地,将死之人绝处逢生!

    眸子往四周不停扫视,看向周围,终于在罡风呼啸之后,看到了那抹白色身影。

    熟悉的图腾栩栩如生,仿佛要跳出额间。

    帝图腾!

    这孩子!

    当那苍老的容颜映入眼帘,离夜双眼紧紧盯着那老人,正确的说,是看着老人额上的图腾。

    那图腾,和她的一模一样!

    “哈哈哈……好好好!天不绝我北宫家族!不!从今天开始,北宫家族由己不由天!天地若阻,逆天毁地又何妨!”

    老人紧盯着离夜,身体一点点往下坠落,但他的眼睛,就这么看着离夜。

    那模样更像是在交代,将一切的不甘和悔意告诉离夜知道,知道这次北宫家族变成如今,他们是多么的不甘心!

    “第五昼天!第五昼天!”

    老人不停重复着那个名字,一直重复,重复……

    他看着离夜,念着这个名字。

    “先祖!北宫离夜一定会带领族人回归,实现你那句,待王者归,天地颤!也会宰了第五昼天!”铿锵有力的话语在海天之间回荡。

    也不知道往大海中坠落的老人,是不是听到了离夜的话。

    苍老的脸上,在离夜的话说完以后,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他的身体,就被血红的海水所吞没。

    双腿,及腰,过肩,下巴,嘴巴,鼻子,眼睛……

    离夜只能看着血红的海水,一寸一寸吞噬,而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周围那层压迫散去,离夜动作猛然巨大,手掌重重一拍。

    “哗啦——”碎裂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她茫然看着眼前一切,血天,血海,血染的大地,慢慢瓦解碎裂,古老的小院慢慢映入眼帘。

    “夜儿!夜儿!”耳旁听到的,是急切的叫唤声。

    离夜愣愣低头,看到脚边石桌碎裂,茫然抬起头,着急的几张脸映入眼帘。

    “师父,奇叔,罗刹?”她声音沙哑。

    怎么了?她明明在那一片海天之间,血海雪天之中,亲眼看到……

    离夜猛地惊醒,冷冷看着碎屑中的卷轴,蹲下身体拿起来。

    手指摩擦着伐天玉阵,玉珠瞬间消失在她指尖。

    “原来如此。”伐天玉阵中残留的影像,那一幕是北宫家族为什么在临天大陆,外界家族抹去一切痕迹的原因。

    先祖只是让他们过一个安宁日子,但他们更想,子孙后代知道这些,带领着族人归来!

    “夜儿,你没事吧?”北宫奇蹲在她旁边,手掌放在她肩上。

    刚才怎么了,玉珠刚刚落到玉块上,夜儿就不动了,双眼空洞,像是失去了神识一般,突然惊醒,却直接把石桌都给拍碎了。

    离夜摇摇头,抬眸露笑,“奇叔,我知道了,知道北宫家为什么会在这里没有痕迹了。”

    知道了,追寻了这么久,终于知道了。

    “知道了?”北宫奇也激动了,知道了,已经知道了!

    “奇叔,北宫家族有个第五昼天的吗?”离夜再次问道,对于第五家族,她不清楚。

    第五昼天?

    北宫奇疑惑不解,然后摇摇头,“我没有听说过,家里的事,我很少管,不过大哥也许知道,那时,他和大嫂已经正式执掌第五家族,只差族长之名。”

    大哥去找大嫂了,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问他就知道了!

    “奇叔,我们去第五家族吧。”离夜扯出笑容,她要去一趟第五家族。

    尽管一个谜团解开了,还有其它的谜团。

    第五家族当年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让北宫家族差点灭族,不得不送走他们这一脉族人,甚至还不惜那么大的代价与天地苍穹立下契约。

    那是那一次战争中,所有死去族人的灵魂,以及那个先祖的一切!

    有原因的,肯定有原因的。

    北宫奇还是浑浑噩噩,一点都没动离夜在说什么,但是听到她要去第五家族,他没有犹豫便点头了。

    “好。”夜儿想回去,那便回去。

    “师父,为什么剑家会对你礼让三分啊?”离夜抬起头,嘴角扯动弧线。

    萧水寒见离夜恢复如常,缓缓开口道:“当年他们盗走了我铸造的剑,被我识破了他们的身份。

    而我对剑家的铸造有兴趣,便立下了约定,我不再提这件事,他们让我在剑家铸造兵器的地方呆一年。”

    离夜嘴角一抽,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原因。

    剑家,的确,外姓家族的人偷兵器,这要是传出去,剑家脸面往哪里放?

    “反正他们又不是做了一件这种事。”离夜站起身,把卷轴重新卷起来。

    要不是他们的先祖想抢吾邪,也不会毁了剑家那么大的宫殿,就连九婴,他们都蛮横想抢过去。

    “他们又打吾邪的主意了么?”可惜,除了夜儿,无人能掌控吾邪!

    “没事的师父,我先回房了,想点事,再理一下刚才所看到的。”离夜迈步往房间走去。

    留下他们三个,一脸茫然。

    “看来夜儿是知道了什么。”北宫奇叹息。

    第五昼天,他们家的先祖,到底做了什么好事啊!

    “夜儿的性子,是不会告诉我的,走吧。”萧水寒摇头,可惜纳兰清羽不在。

    只有在纳兰清羽面前,夜儿才能坦然一切,甚至露出外人看不到的一面。

    “嗯。”北宫奇点头。

    三人走出院子,这里一下子恢复平静。

    离夜回到房间,紧闭房门,走到床边便倒了下去,眉宇间划过一抹疲惫。

    她闭上双眸,双手抱着卷轴,“清羽。”

    红唇轻启间,传出了两个字。

    黑暗一点点吞噬光明,黑夜慢慢降临,朦胧间,离夜感觉到轻微的波动,她半睁眼睛,又不愿完全睁开。

    不只是幻觉还是错觉,她仿佛看到了那一抹她不能再熟悉的白色身影,从撕裂的空气中走出来,将她拥入怀中。

    “清羽。”红唇上扬,她轻喃一声。

    恍惚间,她好像又听到了一声轻柔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