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百章 不愧是祖孙!
    “大家先散了吧!”剑俎站直身体正色道。

    先弄清楚再说,这怎么会是铸造师大人的徒弟呢?

    “散了散了!”剑执也连忙摆手,让所有人离开,其它事,他不知道,只知道眼前的人,就连剑家都给三分面子。

    剑家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一脸懵逼。

    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突然这么大转变,刚才不是还要喊打喊杀的?

    “无趣!”

    “没劲!”

    第五家族的人挥袖离开,心里也泛起疑惑,看向萧水寒,眸光中闪过深意。

    这个人,在剑家有不一样的地位,什么人能让剑家都尊敬,他们外界家族何曾尊敬过哪个外人?

    凌烽微微颔首,也带着人离开,疑惑和不解也是少不了的。

    在他看来,就算外界家族,各家也有各家的事,也就不再去想,既然剑家的人,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红衣男人这么客气,凌家对他还是客气点。

    毕竟能让外界家族如此客气的人,屈指可数!

    “夜儿?”第五漪衣有些迟疑,在这个红衣男人来了以后,剑俎和剑执两人客套了不少,可她并不放心。

    “放心吧。”离夜嘴角微勾一笑。

    “嗯。”见离夜这么说,第五漪衣迟疑点了点头离开。

    原本选择的地方,一下子只剩下离夜,萧水寒,北宫奇,罗刹,剑俎,剑执几个人。

    “大人。”他们两个走过来,语气只是透着客套,不是敬畏。

    离夜听到他们这语气,眉头微挑。

    看来师父在铸造师这方面,让剑家的人也不得不惊叹几分,才会对他礼让三分。

    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师父连外界家族都有涉及。

    “族长,长老。”萧水寒语气如常,凉意中带着几分洒脱。

    仿佛就是翱翔九天的雄鹰,他自由展翅,谁也不能让他停足太久,更无法将他掌控。

    “夜儿是我的徒弟,她如何我再清楚不过,今天的事,你们最好查清楚原,还有就是,我的徒弟和我一样,不喜欢别人窥探我们的东西。”萧水寒说的冷漠而又疏离。

    不喜欢别人窥探他们的东西!

    剑俎和剑执脸色一僵,然后立刻扯出笑容。

    “我知道。”剑俎点点头,心里暗暗腹诽。

    这家伙还记着当年的事,要不是因为当年剑家对他理亏,剑家又怎么会对他特别礼让。

    每一年剑家比试,都有给他请柬,他每次都没来,这次徒弟参加比试,他倒是来了。

    “夜儿,我们走。”萧水寒转身就走,剑俎和剑执,他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离夜嘴角笑意加深,看着萧水寒,点头,“好啊。”

    看来师父和剑家还有不小的渊源,可以打听看看,说不定能成为一张王牌。

    “剑俎族长,我提醒过你们。”北宫奇淡淡说了一句,跟着离开。

    他早就说过,不要去挑衅夜儿,否则后果是他们承担不起的!

    剑俎抿着嘴巴,看着他们离去,心里燃烧起一把火。

    “第五景澈!”不过一个后辈!

    “族长,有这位大人在,我们是动不了北宫离夜了。”剑执严肃开口。

    当年那件事,只有族长和少数的几个族人知道,所以……

    “就算他不来,我们也动不了她,她的身份和当年的第五雪见一样。”剑俎脸色慢慢沉下来。

    他一直都知道,先辈们隐藏着一个秘密,连他都不能说的秘密。

    那一年第五雪见到剑家,他从未见过留下来的先辈如此激动,不,不像是激动,更像是胆颤畏惧。

    还有那个人……

    剑俎看向废墟中躺着的佝偻老人,眉头紧锁。

    他是留下来的长辈中,唯一活着的一个。

    外界家族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先辈们看到拥有那样图腾的第五雪见,北宫离夜,都是同样的情绪?

    “族长,有时候我在想,古籍上曾经说的,外界家族曾有九家,也许是真的。”剑执轻叹。

    “也许吧。”剑俎语气沉重吐出三个字。

    九家!

    即便加起来那两家,如今已不在外界家族住的,也只有八家,那第九家……会北宫离夜这一家吗?

    若是,为何外界家族一点残留的痕迹都没有,甚至连记录都没有。

    至少不在外界家族住的两家,还有留下过痕迹和历史。

    离夜拉着萧水寒,往自己的出处走去,刚走到,剑寻就站在院子里,双手负在身后看向天空,如同老僧入定了一般。

    “剑寻!你干嘛?”离夜狐疑走过去,天上有什么吗?

    “离夜,你不怪我?”剑寻诧异问道。

    事情可是在他们家发生的,离夜不怪他们?

    “小爷不迁怒好吗?”离夜双手抱臂,扔给他一个白眼,“而且我是不会浪费那两个人情的。”

    怪他?

    为什么怪他,他又没做什么,还一直跟家里人帮她说话。

    她又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因为几个不重要的人,就要跟朋友怄气,还不至于这样吧。

    剑寻满头黑线看着离夜,嘴角抽搐不止,为什么听起来,后面半句才是真相?

    “好了,你回去吧,我暂时和师父有点事情谈。”离夜朝着他摆了摆手,直接下逐客令。

    “喂,这是我家。”剑寻指了指脚下,一脸无奈,她这么下逐客令,真的好吗?

    “现在这里小爷住。”离夜理直气壮道。

    一脸土匪样子,仿佛在说,现在这里是小爷的地盘了!

    “好好好。”剑寻应了一声,摇着头转身离去。

    在转身之时,他彻底松了口气,然后自嘲一笑。

    剑寻,你果然还是不了解离夜。

    想必没有人能了解她,她永远不按常理出牌,不过貌似也不是那样。

    天下间,懂离夜的人,永远只有那个男人,纳兰清羽!

    同样的,天下人都畏惧纳兰清羽,看到他如牛鬼蛇神,唯恐避之不及,然而天下间,也只有她最懂他。

    突然有点羡慕了,他以后也要找个,唯一懂自己的。

    别人怎么看不重要,自己在意的人懂自己,明白自己,相信自己,这便就够了。

    剑寻离开院子,离夜立刻拉着萧水寒走到旁边凉亭,满脸期待。

    “师父,风启大陆怎么样了?”快点说快点说。

    “夜儿,你就不关心,你让我带过去的近百万颗丹药,还有各种各样的兵器,最后怎么样了吗?对了,还有上千卷灵诀。”萧水寒优雅一笑。

    丹药和兵器,他都知道出处,就是那灵诀有点……不可思议。

    上千卷!

    离夜嘿嘿一笑,摆了摆手,“那些丹药,都是固本培元,强化经脉,提升实力的,不用说我也知道。

    至于兵器嘛,爷爷会弄好,尽管第六殿和灵师四家都来了不少人,那爷爷一定是有新帮手了,四国四家不都在那。”

    按照爷爷说的,风启大陆若曾经都是北宫家族的一部分,那……那片土地上的人,肯定也和家族有关。

    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了现在这样形式,可若真的是一部分,就会有抹不去的痕迹。

    就算不是一部分,那又如何,爷爷照样会把失地收复回来!

    不服,就打到他们服!

    “近百万!”北宫奇惊愕看向离夜。

    这件事,他怎么没有听说过!

    “嗯,不会有任何后遗症!”离夜笑眯眯回答。

    那些丹药各种等级都有,吃下去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其实还有灵果,灵液,能源晶石各种提升实力的东西什么的。

    都是这些年找到的东西,还有积累下来的,想到师父要回去,就都给他们带回去了。

    风启大陆还太弱了,需要更强大!

    有了这些东西,他们就会加快修炼的速度和进展。

    “老爷子非常不高兴。”萧水寒轻咳一声,想起他那天回去,老爷子差点把房子给掀了就是一阵狂汗。

    离夜点点头,“能想象。”

    她这么多年没回去,她家老头当然会生气,看来还是得找时间回去一趟,好好哄哄才行。

    她也想去看看,风启大陆现在的情况。

    “听说北雪儿的事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老爷子是很想女儿的,尽管他嚷嚷着不想见。

    “嗯。”离夜手指微微卷曲。

    这也是意料中的,尽管知道爷爷听到娘的事会担心,但她想着,让爷爷知道,至少娘还活着。

    只要活着,就肯定会有再相见的那天!

    “不过你父亲的事,他还是很火大,听说邪尊以后……”

    “师父,你说的太多了。”离夜满头黑线看着萧水寒,这趟回去,她家老头到底知道了多少?得掀了多少座屋顶?

    不是想太多,是绝对有这个可能,爹的事,清羽的事,貌似娘和她都没正式和他老人家说过。

    “因为……”萧水寒脸色黑了一半。

    谁能想象,自己一回去,玄机城直接搬到北宫联盟了,玄机城那座城,除了让几个人守着,基本上都是空的!

    他堂堂一个城主回去,居然被北宫家老爷子拒之门外!

    看到萧水寒的脸色,离夜叹息摇摇头。

    不得不说她家爷爷气死人本事,一天比一天长进,连她这个清心寡欲,啊呸,随心所欲的师父,提起他就黑了脸。

    老爷子这段时间,对师父他老人家,到底做了多少丧心病狂的事?

    “夜儿,为什么我觉得你这一脸叹息,有点幸灾乐祸的嫌疑?”萧水寒嘴角抽动。

    离夜眨了眨眼睛,微笑摇了摇头,“师父,你看错了,我笑的这么真诚,就是想到当年一个倒霉鬼,他绝对比你惨。”

    “噢?”萧水寒挑眉。

    “当年有这么个倒霉鬼,硬生生被我爷爷气吐血。”离夜挑了挑眉,仿佛在说,你这情况,还算好的。

    萧水寒:“……”

    北宫奇:“……”

    罗刹:“……”

    不愧是祖孙!

    北宫奇摸了摸鼻子,他好像想起来那倒霉鬼是谁了。

    好像是当年邵家那谁,儿子被夜儿废了丹田,结果当天晚上,老爷子就进宫告状了,说他儿子打伤了夜儿。

    结果那谁来了,也来告状,当然了,最后的结果是没告赢他们家老爷子,还赔了夫人又折兵,最后气到吐血。

    所以说,这两祖孙联手的时候,还是小心点。

    不过他更期待,大哥和夜儿联手,要知道他家大哥,也不是什么好人。

    “说正事,师父,爷爷没给你什么?至少有信吧?”离夜拉过萧水寒的手,翻着他的衣袖。

    上次奇叔他们来都带信了,这次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吧。

    “瞧你急的。”萧水寒含笑摇头。

    那些被夜儿吓到的人,要是看到这一幕,只怕眼珠子都会瞪出来。

    “不过这次老爷子没给我信,只是让我带来了一样东西,他说不完全,至少你得看看,你毕竟是家族的少主。”萧水寒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卷古老的轴卷。

    看到那散发着古老气息的轴卷,离夜迟疑了一会,才伸手接过。

    尽管没有打开,可她隐约觉得,这里面有着一些,她一直想要寻找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