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她是,大人的徒弟!?
    帝图腾!血脉之力!

    她,她也是外界家族的后代!

    震撼之中,剑俎猛然回神,看到地上倒下的两人,怒意逐渐取代震撼。

    “老夫不懂你说什么,但怎么样你也是杀了我剑家之人!”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直接就动手了!

    今天他要是不追究,剑家以后如何在外界家族立足,如何是收住现在的地位!

    “不懂?”离夜冷冷一笑,双手抱臂,“你们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九婴?剑家族长,你能说一个不?”

    他们剑家的人,打她契约兽的主意,难不成她还要双手奉上!

    剑俎一阵语塞,张了张嘴,他们出现在这里,的确是因为看到了上古之兽九婴的出现。

    别说族人,就是他突然看到九婴在剑家出现,都差点以为它在剑家出世。

    后面想了想才明白过来,九婴根本没可能在剑家出世。

    “可你也不能杀剑家的人!”杀剑家的人,又是另外一件事!

    离夜笑的冰冷,指了指不远处死去的佝偻老人。

    “你们剑家的人做了什么,族长最好查查,那个打碎结界应该还有残留气息,我就不多说了。”她语气冷冽到了零点。

    顿了顿,继续道:“今天本小姐若是被你们剑家伤了杀了,你们剑家是不是还会这么揪着这件事不放?你会不会让你们剑家灭族,给本小姐赔礼道歉!”

    “你……”

    “今天的事是你们剑家挑起,人的确也是本小姐杀的,你们想要报仇,可以,本小姐奉陪,可是,来报仇的人,本小姐绝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铿锵有力的声音震动四方!

    冰冷语气,宛若千年寒川,强大的气势以她为中心,往周围散开。

    那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惊骇,而她说话时额上帝图腾闪烁,威严之力尽显无疑!

    众人呆若木鸡,看着这气势如虹的人儿。

    太猖狂了!

    她竟说,伤了死了,要剑家灭族赔礼道歉!

    她敢说,想要报仇,她奉陪,可她绝不会手下留情!

    这人身在外界家族,身在剑家,当着剑家族长的面,就如此嚣张!

    可是这一刻,他们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此强大骇人,震慑人心的气势,从来只在他们各族族长身上才能看到,然而她比族长还要嚣张跋扈!

    瞬时间,四周寂静,所有人都盯着离夜,不知道该说什么。

    话都被她说了,要报仇,动手,不报仇,那他们站在这里干嘛?

    “夜儿,没人敢伤你,剑家若敢动手,我第五漪衣第一个不放过!”第五漪衣回神,那双似水的眸子,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锐利。

    前面半句话,她是对离夜说的,后面半句是在警告剑家。

    她的侄女,走到剑家来,难道是来让他们欺负的不成!

    从到剑家来以后,破事就不断!

    第五漪衣?

    除了大厅里那几个剑家人,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

    这个拥有陌生帝图腾的人,和第五家族是什么关系?

    第五漪衣居然如此维护,他们从没见过,第五漪衣维护过第五家族的什么人,眼前这个,只怕这世上,她唯一维护过人了吧。

    凌烽站在两家中间,目光落在离夜额上的图腾上,变得有些深邃。

    这个图腾,他记得自己见过,很多年前见过,如此特别。

    “话本小姐已经说完了,怎么做是你们的事。”离夜看了一眼第五漪衣,嘴角微微勾起弧线,然后迈步离开。

    怎么做是他们的事,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是他们的事。

    “你想走!”剑家的人立刻走出来,杀了他们家的人,还想全身而退!

    九婴就算是她契约兽,她说清楚不就行了,杀人算什么!

    他们剑家的人,岂能让一个外人不明不白的杀了!

    “滚开!”

    离夜冷冷看着他们,手里的吾邪感觉到她的杀意,开始猛烈震动。

    若他们再不让开,吾邪定会出鞘!

    吾邪出鞘,定见血光!

    “你们放下!”剑寻走过人群,站到离夜身旁皱眉呵斥。

    小心看着离夜手里震动的吾邪,他是一阵忐忑。

    他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总之他们再挡着离夜,离夜真的会大开杀戒,到时候兵器排名还没开始,就要开始一场惊天大战了。

    族中的人不知道离夜,他是知道的,也明白离夜会做出什么。

    今天的事,肯定有蹊跷,离夜不会随便动手,当然了一动手,那就是血光。

    “剑寻,你胳膊肘往外拐!”

    “剑寻,你还是不是剑家人了?”

    “你居然帮一个外人,她不过就是个外人。”

    “难道你是看到她有点姿色,被她……”

    “住口!”

    震怒的声音响起,激昂的众人,立刻闭上嘴巴,停止了喧哗吵闹。

    剑俎深吸一口气,尽管他在愤怒,他恨不得掐死离夜,可是他明白。

    剑俎不是没脑子,也不是在畏惧和害怕,能坐上剑家族长之位,不论是实力还是其它方面,当然都要过于常人。

    要是死两个族人,他就气昏了头,立刻开始喊打喊杀,和剑家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今天这件事,就拿那层结界来说,就有不对劲。

    西殿从来没有过那道结界,还阻止他们靠近,最总要的,是那个人……

    眼角余光看到躺在废墟中的人,剑俎眉头微微蹙起。

    他老人家活到现在,可以说是家里的老祖宗,但他行事……还有平常处事作风,和剑家一向行事的风格,就有很大出入。

    而且今天也杀不了北宫离夜,她本人,北宫奇,第五漪衣,还有她的那个护卫,实力都不弱,想要留下他们,就会影响剑家兵器排名。

    客人们都来了,这个时候出了意外,他们剑家的名声不就毁了!

    “北宫离夜,你……”剑俎刚出声,一股强大的威压之力,就从空中笼罩而下!

    紧接着,暴喝之声在空气中炸开,带着浓浓愤怒!

    “族长,你同意,我不同意!”

    黑影从天而落,站到众人面前,横眉怒瞪的,双眼燃烧的两簇火焰要是能烧死人,离夜早就被烧成灰烬了。

    “剑执长老!”

    剑家的人脸上划过喜悦,站到剑执这一边。

    他们都不同意!

    “剑执,你知不知道……”

    “族长,我不知道什么,只知道,她,杀了剑家的人!”剑执指着离夜,才真正扭头看向她。

    当那耀眼的图腾映入眼帘,燃烧起火焰的双眼,闪过惊愕。

    这图腾!

    “你和第五家族是什么关系?”剑执想都没想,直接问道。

    第五家族?

    除了明白事的人,其他人顿时一头雾水。

    她,又跟第五家族有关系了?

    离夜懒得开口,该说的她已经说了,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他们要动手就尽快。

    至于第五家族,她更没什么好说的,她额上的图腾,和第五家族没有半点关系!

    “难怪第五家族出手包庇,原来是你们自家人!”见离夜不说,剑执立刻就这么认为了。

    那个图腾他见过,那是第五家族的,二十年几年前就见过。

    当年第五家族让人胆颤的天才,还真不少呢!

    “别胡说,她跟我们家没关系!”

    “就是,我们家族没她这个人,而且她也不信第五!”

    “你们要动手就动手,我们绝不阻拦!”

    “要是奈何不了,我们说不定还能出手帮忙……”

    “你们几个,以为族长纵容你们,我就奈何不了你们了吗?”第五漪衣浑身散发着杀意,这股杀意不针对凌家,不针对剑家,而是针对第五家族的人。

    看到震怒的第五漪衣,第五家族的人摸了摸鼻子,闭上了嘴巴。

    刚才那几个找茬的人的下场,他们是看到了的,漪衣长老亲手把他们打成了重伤!

    他们从来没见过,那样可怕的漪衣长老!

    看到来人,剑寻也皱起了眉头,“剑执长老你这是因为剑莽的事,而针对离夜。”

    不是因为家族,而是为了剑莽,他是剑莽的爷爷,护短也情有可原,可别拉上家族啊,族长都已经决定查清楚再说了。

    家族的人胡闹,他身为长老怎么可以这样!

    剑俎若有所思看着剑寻,锐利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视,他第一次发现,剑寻是块不错的料子。

    他不愿意铸造兵器,可谁规定,剑家族长就一定要会铸造兵器?

    “谁说我是为了剑莽,是明明是为了家族!”剑执脸红脖子粗吼道,那模样外人一看,就知道是想假公济私。

    离夜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离开,这次,剑家都没有人再挡住他。

    剑家的人,完全是被剑执出手的真相给惊住了。

    “慢着,老夫还没说你可以走!”剑执飞身走去,手掌微曲,勾成利爪形状,朝着离夜抓去。

    离夜脚步停下,感觉到后面袭来的气息,手上震动的吾邪,将要再次出鞘!

    第五家族的人睁大双眼,满心期待着他的动手。

    第五漪衣想要阻止,却发现离夜停下,而北宫奇没有担心的神情,她才忍住出手的冲动。

    剑家人脸上露出喜悦,满脸折服。

    关键时候,还是看剑执长老啊!

    凌家人更多的是看热闹,把这场闹剧当做一个笑话来看。

    只见剑执离离夜越来越近,离夜手里的吾邪震动越来越平凡,九天之上,红色身影从天而降。

    一道劲力袭来,抽打在剑执身上,毫无防备的剑执,便飞了出去。

    身影一直到一丈外才落下,脚步踉跄,气息凌乱。

    离夜在那股劲力飞出之时,就抬起了头,看到空中落下的身影,红唇勾起了笑容。

    “我萧水寒的徒弟到你们剑家,是让你们欺负的不成!”

    寒冷如冰的声音传来,没有一点人情味,更像是断绝了七情六欲的神人,可是,偏偏又那么护短!

    红色身影落下,冰凉气息散开,高大的红衣男人,手持红伞,看上去无比尊贵!

    剑执被人突然抽退,本来还想出手还击,可当看到来人,他立刻收起了招式,甚至脸上还多了几分敬重。

    剑家族长剑俎,更是露出了一个天大的笑容,走了过去。

    萧水寒落在离夜身边,如冰雕一样没有表情的脸上,嘴角勾起了细微不可见的弧线。

    “无事吧?”

    她啊,到哪里都能闹出一场惊天动地,这次也许还不止一场。

    “师父,你怎么来了?”离夜笑问道,眼中露出热切。

    她能有什么事,不过师父回来了,肯定会带来不少好消息,风启大陆还好吗?她家老头呢?

    几年没见她家老头,她都开始想念那老头的吼声了!

    “徒弟来参加比试,师父来观战啊。”萧水寒淡淡开口,眸光看向剑家的人,“不过好像,找茬的特别多。”

    管他是谁,是什么理由,谁先动手,他的徒弟,就是不能让他们欺负了!

    一段对话下来,剑俎和剑执的笑容僵住,就连剑俎往他们走去的脚步都停了下来。

    看了看离夜,再看看萧水寒,他们一脸懵逼。

    师父?徒弟!?

    她是……大人的徒弟!?

    ------题外话------

    中秋快过了,昂昂,只有一天假的某甜,满脸怨念看着乃们,哼哼!